91txt > 都市小说 > 现代小城隍 > 220.猝死
    这顿早饭的气氛都让宗子乐觉得古怪, 总觉得今天的学长和大魔王跟以往的学长和大魔王似乎有点什么微妙的察觉, 可这察觉到底是什么呢……好像变化也不大啊, 为啥不大的变化就让他感觉不太对劲?想不明白,想不明白。

    直到吃完以后, 宗子乐都没有想明白, 等吃完以后,他才发觉自己不知不觉已经吃多了。

    阮椒把碗筷收拾起来,宗岁重也站起身,跟他一起把它们送到厨房里去。

    宗子乐斜眼看厨房,学长和大魔王进去以后就没出来, 里面还有水声和细碎的说话声……他扭着身子从门口往里面看,就见学长把碗筷放进洗碗机,大魔王在旁边收拾其他的东西。这配合, 这默契,这架势,还相视一笑……

    越来越不对了,要不是因为他俩都是男的, 他还以为是见着小两口……等等,为什么他会觉得学长跟大魔王在一块像是小两口?以前他也是偶尔会瞎七八乱想脑洞风暴调侃下,可想归想,他这回他觉得, 好像、好像不是瞎七八乱想了吧?!

    于是, 宗子乐的表情也变得古怪起来, 心情更是微妙。

    不会吧, 学长该不是……被大魔王给……话说回来,就大魔王那样的,也能脱单吗?说不定是他想错了呢……

    这么心里乱七八糟地想,宗子乐就见到厨房里的两人走了出来,虽然一个在前一个在后,但前面那个会下意识地等一等后面的,真是越看越亲密。

    ·

    阮椒跟宗岁重配合着解决了早餐的事,从厨房里走出来后,见到的就是宗子乐满是探究的眼神,不由挑了挑眉。

    “子乐,在看什么?”

    宗子乐轻咳一声,看看阮椒,又看看宗岁重,好像想问,又好像不太敢问。

    阮椒就笑了,好心情地朝宗岁重看去,征求他的意见。

    宗岁重直接把手搭在阮椒的肩上,往自己这边搂了搂,说:“以后阮学弟会跟我们是真正的一家人。”

    宗子乐的喉头下意识地滚动,咽了口口水。

    阮椒就更坦白了,笑着说道:“也就是说,我跟学长正谈恋爱呢,小孩子家家的,就不要担心这么多啦。”

    宗子乐:“……”

    不是,学长你为啥可以把跟大魔王谈恋爱的事儿说得这么雀跃啊?还有,谁是小孩子家家了!

    宗岁重见宗子乐呆愣愣的,微微皱眉。

    宗子乐即使发呆也还是始终处于大魔王阴影之下的,几乎是立刻发现了宗岁重的心情不对劲,条件反射开口:“祝你们幸福美满白头偕老早生贵子……”

    阮椒忍俊不禁,屈起手指给了宗子乐一个脑瓜崩。

    “越说越不像了,我能生还是学长能生?”

    宗子乐瞄一眼宗岁重沉得像是要滴出水的脸色,内心几乎是崩溃的,忙不迭地又说:“没有没有不是不是!我我我能生行了吧……”

    阮椒:“噗。”

    宗岁重:“……”

    他知道堂弟就是这个德行,也只能无奈了。

    一阵兵荒马乱后,宗子乐总算是冷静下来,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

    阮椒跟宗岁重坐在一起,没有太过亲密,只是肩膀靠在一起,说话间,偶尔会看一看对方。大概是两人都已经暗中产生情愫很久、也相处很久了,所以说破之后,自然而然就变成了这样的相处方式。

    而这样的方式在宗子乐“有色眼光”的看待下,时不时就让他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觉得脸红,觉得想扭头不看。

    阮椒把茶几上的饮料倒了一杯给宗子乐递过去,主动开口:“今天不是休息日,你没课吗,怎么这么早过来?”

    宗子乐听阮椒这么问,喝了一口饮料,脸色微微地变了。

    “新闻系死人了。”

    阮椒一愣。

    宗子乐叹口气说:“事情挺突然的,我早上起来准备晨跑,就听见有警笛的声音,才知道是有人死了。听说是在晨跑的时候突然死的,没有任何征兆,把旁边树林子里晨读的吓了一跳,然后就报警了。现在那边封锁起来了,很多人都在讨论这事,我想上午没课,也不想跟风讨论,就回来躲个清静。”

    阮椒看向宗子乐,轻声问:“你跟那个同学很熟?”

    宗子乐摇摇头:“不熟,但是见过。”

    要是真的很熟的话,他回来的时候哪还会注意到学长跟大魔王之间的气氛不对劲,肯定一心都想着那事了。现在的话,他就是挺唏嘘的,还记得那是个挺自律的妹子,好像还因为长相一般被嘲过,可那妹子还是挺坚强的,还得过奖学金,是个挺优秀的人。

    阮椒叹口气,问他:“我记得你的眼睛时灵时不灵的,看见那妹子的鬼了吗?”

    宗子乐再次摇头:“没刻意去看,也许在也许不在吧,这事有警局来处理。”他顿了顿说,“就算我去看,最多也就是能看见点影子,听不见她说话也帮不上忙,还是不去添麻烦了。”

    阮椒点点头,没有鲁莽冲过去就好。宗子乐跟他们不同,本身除了偶尔能见鬼以外没有任何其他能力,就算有他给的城隍庇护,遇见鬼鬼神神的事儿了,也依旧只能被动防御而已。人死后变成鬼,要是死因不对,难免会变得有危险性,普通人哪怕能看见点什么,为了自身的安全也还是不去接近最好。

    见宗子乐自己拎得清,阮椒也没再这个话题上多说,只让宗子乐就先在家里待着休息,调整好心情,准备下午的课。

    宗子乐见阮椒拉着宗岁重往外走,忍不住问:“阮学长,你和岁重哥去上班?”

    阮椒笑笑说:“学长去上班,我之前请假了,去一趟剧组。”

    宗子乐纳闷:“去剧组?”

    他毕竟只是宗岁重的堂弟,跟阮椒熟,但是他跟阮椒的舍友们没什么交集,博洋和穆哲的事,他当然也是不清楚的。

    阮椒也没细说,只说道:“我有个舍友在那边拍戏,过去探班。”

    宗子乐兴趣来了,立马支起身子说:“我还没去过哪个剧组呢,跟你过去瞅瞅呗?阮学长,你能带上我一起不?”

    阮椒想了想,好像也没什么不行的,让他跟着去散散心吧。现在那边的事也解决得差不多了,去了也没什么关系。

    “那你跟我们一起吧。”

    宗子乐因为提起之前案件的心情微微上扬,麻溜地站了起来。

    宗岁重一直静静站在旁边,听两人已经说定,才抬脚朝门外走去。

    阮椒跟在他旁边,两人还是胳膊碰胳膊的,比起以前两人虽然还是并肩,却始终有一定间隙来,现在的这个剧里已经没有“安全距离”了,显示着,他们的关系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再也不是从前那样的克制了……

    宗子乐看得有点发呆,然后追上去。

    其实也挺好的,有阮学长在,至少大魔王不会孤独终老了,挺好的。

    唉,他现在也没什么资格说大魔王了,毕竟大魔王已经脱单,而他还是个单身狗……想想可真是让人意外啊。

    ·

    宗岁重先把阮椒和宗子乐送到剧组外,才掉头去公司。

    宗子乐目送车子远去,才转身呼出一口气。

    阮椒笑着调侃:“这么紧张?”

    宗子乐对阮椒一直挺能放开,就对他竖了个拇指:“你敢跟大魔王谈恋爱,是真的勇士啊。”

    阮椒也笑了,打趣他道:“你明知道我跟学长在谈恋爱,还敢跟我说他是大魔王,就不怕我跟学长告状?”

    宗子乐:“我相信咱俩不是塑料信友情。”

    阮椒摸了摸下巴:“还是挺塑料的吧。”

    宗子乐:“……”

    阮椒大笑着拍拍他的肩,往前面带路了。

    “走了走了。”

    宗子乐无语凝噎,算了,就斗嘴这栏目上,他总是比不过阮学长的——不对,现在阮学长跟大魔王谈恋爱了,他是不是该亲近点,改叫“阮哥”了?

    “阮哥等等哎!”说改就改。

    “……你快点!”

    ·

    剧组还是跟之前一样,博洋最近跟拼命三郎似的很努力,尽管还挺早的,他也已经投入到辛勤的拍戏工作中去了。

    颜睿坐在旁边在做资料,见到阮椒带着人过来,站起来打了个招呼。

    虽然不熟,不过大家都是帝大的,宗子乐偶尔过来找阮椒的时候,他们互相还是认识的。

    宗子乐就跟颜睿打了个招呼。

    颜睿看向阮椒,压低声音问道:“你不是昨天刚走吗,这么快回来了?”

    阮椒笑了笑说:“用了点特殊的办法过去,我见那边的事都是他们的家事,老大又好好的,就没去打扰,看过就直接回来了。三哥,回头你也甭跟老大提起了,他没事儿就行,说了还让他心里有负担。”

    颜睿沉吟着,说:“也行,你都这么说了,我也就不跟老大说了,反正没事就行。”他顿了顿问,“什么事都没有吧?吕盈翠她……”

    阮椒思索下,还是跟他提了一点:“那边是嫂子她妈出事了,老大正陪着嫂子呢,好像嫂子提过的长房的人做过点什么吧,里面具体我也不清楚,不好打听。总之,回头给老大打个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回来就行,多余的,老大说了就说了,不说就算了。”

    颜睿听完,表示明白:“这个确实不好打听,等快中午的时候我再给老大打电话。我正想去学校一趟带点东西,本来是准备等罗翔宇过来替班的时候去的,你既然回来了就替我先守着吧,晚点我再来。”

    阮椒当然没意见,点点头就痛快说道:“去吧,你也多休息休息。”

    颜睿朝他一摆手,收了东西先走。

    宗子乐没仔细听他们俩说话,只好奇地东张西望,突然间他看到点什么,忍不住伸手拉住了阮椒的袖子。

    “阮、阮哥!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