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都市小说 > 七零年代小温馨[穿书] > 10.第十章
    小黑子擦擦眼泪,嗫喏了好久,“你的包子和馍馍也不值九毛钱,你还四毛钱给我,那是我胜军哥的钱,我不能要,我还得还给他。”

    温欣好笑,“哦,你也知道你哥的钱不能随便要?那你偷东西的时候知不知道那是别人的东西,不能随便拿。”

    小黑子自己也知道自己理亏不说话了,只是倔强的站着。

    温欣捡起旁边的镐头,“行啦,走吧,我还干活呢,以后别偷东西了,要不然我可真不客气。”

    身后的小孩拿脚蹭着地磨蹭了一会儿才慢吞吞的转身,温欣停下手里的动作,看着这个孩子的背影,他穿着一身满是补丁的衣服,还是那天那身,只不过被她一脚踹到地上蹭开的膝盖处又落了新的补丁。温欣叹了口气,到底还是个孩子,看着他那悲悲戚戚的小身影,温欣还是硬不起心肠。

    “小子,”

    小黑子转头看着她。

    “你会刨地不?”

    小黑子看了坎温欣手里的镐头不明所以,只是点点头。

    “那这样,这地,你帮我刨了,我就把那九毛钱给你。”

    小黑子湿润的眼睛黑亮黑亮的亮起来,“真的?”

    温欣笑笑,“骗你干嘛?”

    到底还是农村娃,也不记恨,伸出手背来擦擦脸上的鼻涕,就咧开嘴大步流星的走过来接过温欣手里的镐头,迟疑了一会儿,“那你能不能先给我钱?我想早点还给我胜军哥。”

    温欣看着眼前这个小黑娃,“我还不知道你能不能干呢?”

    小黑娃也不含糊,熟练的抬起镐头,狠狠的砸向黑土地,一大块黑土地就这样被掀开,相当专业。

    “你看,姐,你放心,我家的份都是我干的,我这两天都来,保准给你把这地上的活全给干完。”小黑娃咧着嘴呲牙,连称呼都变了。

    温欣忍俊不禁,这小子还真是个人精儿,她从身上掏出了一块钱,“剩下的一毛钱昨天姐下手重了,流血了,就当给你赔礼了。”

    小黑娃笑嘻嘻的接过了钱,“没事,姐,就磕破点皮,今天就好了。”

    温欣看着眼前的孩子,其实孩子是个好孩子,只是别走了歪路才好,忍不住又说“以后别再偷东西了,我可不是吓唬你啊!再看到你偷东西就没今天这么便宜了。”

    小黑娃忙着咧着嘴点着头把钱放到自己的兜里,这时候温欣说啥就是啥。

    温欣看着他笑笑,突然感觉头晕,又是那种低血糖的感觉,温欣扶了扶太阳穴定了定神。

    “姐,你去那树底下坐哇,我来刨地。”小黑娃这时候跟温欣一口一个姐的叫着。一毛钱不是小数目了,在这个以分厘计数的年代,因此小黑娃不计前嫌,对这个刚刚他还咬牙切齿的疯女人叫姐叫的亲着咧。

    温欣也不推辞,最近不知怎么了,可能是每天干活太费体力,而且饭菜没油水,温欣总会时不时有这种饥饿的感觉,坐在田埂旁,找出带过来的饭盒,拿出了一个白面馍开始吃,一个大白馒头吃了才觉得好点了。

    小黑子是农家娃,干起活来有模有样。他还挺守时,每天都定时到温欣地上报道,也不偷懒,每天都能顺利完成地里的工分,下工的时候温欣在计分员面前露个笑脸,梁高子就给她记个满工分。

    有了几次低血糖的情况之后,温欣就想着要改善伙食了,食堂的饭菜实在没有油水,连着吃那清汤寡水的东西,温欣做梦都在馋肉,以前没时间,现在有了小黑子的帮忙,温欣白天可以偷偷的进城,去供销社买点副食品,营养跟上了以后,温欣连着几天再也没出现过低血糖的现象。

    昨天还被她抢到了供销社的一只整鸡,回来炖了鸡汤下了面条,香味飘得满院子都是,温欣不是小气的人,自己吃了两只鸡腿,剩下的给知情们分了,有了上次林静的劝告,温欣这次也不白给她们吃了,每人都要了钱和肉票,知青们都是城里来的,家里多少给贴补点,还有刘悠悠这样的干部子女,不差钱,一来二去,温欣买鸡肉的钱就回来了。虽然是这样,但是温欣算过,如果继续想这样大吃大喝下去,她自己的钱用不了多久,但是目前她还没找到什么赚钱的法子。

    早上起来,下了一碗昨天剩的面,温欣照例还是到荒地上报到,虽然每天偷懒,但是早晚她都要到地里露面的。走到自己分的那片地上,远远的看到有个人已经在那干了,温欣每次都是让小黑子晚到,因为她怕早上有村里的记分员查岗,但现在那身影明显不是小黑子。

    春寒料峭,那人上身只穿着一个蓝色背心,衣服下的肌肉随着规律运动结实的鼓起来,这人正一镐头一镐头的在荒地上挥汗如雨,太阳刚刚升起来,走近了,温欣能看到他头发上汗珠闪烁出的点点星光,看来是干了一会儿了。

    走近,温欣看出是谁了,这人是她书中的原配搭子赵胜军。

    温欣看着荒地上的杂草已经被他锄掉了一大片,因为要开荒,刨地是一方面,地上的杂草乱木什么的也要清理,因此工作量并不少,每天女知青都有固定的工作内容,一般温欣都让小黑子干完自己那份就不干了,因此地上一大部分还没动。

    “同志,你是不是锄错地了?”

    最近温欣整个人看起来容光焕发的,每天也不干活,不像是其他几个女知青和村里的姑娘们,天天被累的一身臭汗,再加上最近伙食好,休息好,温欣又有时间扮,每天走在路上都能看到村里的小年轻们在偷看她。今天她用了几块蓝色的碎花小布当做发带扎在头上,俏丽又可爱,阳石子的很多劳动的妇女也都有扎头巾的习惯,不过都是土里土气的扎块毛巾,温欣入乡随俗并且进行了改良,虽然是头巾,更是装饰,再绑一条繁复的鱼骨麻花辫,俨然就是村花一支,就连知青队里势力的陆强最近也时不时绕开刘悠悠故意跟温欣说话。

    所以面对原配搭子折服于自己的女性魅力,直直白白的上来锄地示好,温欣一点都不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