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都市小说 > 七零年代小温馨[穿书] > 12.第十二章
    几轮交锋下来,赵胜军显然完全不是温欣的对手,被她气的够呛,半天才憋了一句整话出来,“我……我不跟你这个女人一般见识。”转身走了。

    温欣以为他放弃了,可是没想到人家没来捡温欣脚下的镐头,反而拿起了旁边的铁锹,开始清理荒地上的杂草和灌木,一副就是任你怎么说,我就要死赖着干活的样子。

    “赵同志,小黑子偷东西我这是给他点教训,让他来干活,让他以后不敢偷东西。”温欣试图跟他讲道理。

    “他偷了东西,必须受到惩罚,这也是小黑子自己亲口答应的,做事是要有信用的。”赵胜军手里的活计没停,哼哧哼哧的干着活,两只膀子甩开像是有用不完的力气,显然没有把温欣的话放在眼里。

    温欣瞪着他,这个不可救药的倔直男!

    “喂!”倔直男继续手里的活。

    “赵同志!你听到没?”蠢直男手里的速度更快了。

    “哎,赵胜军!”温欣气的喊他大名,但干活儿的汉子充耳不闻。

    简直是对牛弹琴。

    温欣没办法,只好上去抢赵胜军的农具,但有了上次的经验,赵胜军急忙后退两步,离开她三米远,站在田地上吭哧道:“你……你……男女授受不亲,你……你这个女知青怎么……怎么这样……”怎么就往男人怀里扑呢?

    赵胜军被她搞得心里噗噗跳个不停,现在脸还热着。

    温欣气得直点头,行!行!行!这么爱干活,我就让你干!“行!你愿意你就刨吧,我要开荒的地从这边到那边,这地你今天要是下工前刨不完这事儿就没完,我下次见了他还要让他来干。”温欣给他指了指目力所及的几棵老树,给他指了很大的一片地。

    赵胜军终于停下了手里的活,一脸认真的转头扫视了一下,皱着眉头看她,“这么大一片?”

    温欣瞪了他一眼,鼻子一哼,“对呀,这片全是,你不是非要干么?下工前干完,否则我还要找小黑子来干活。”

    赵胜军看着温欣的背影,她的麻花辫子一甩一甩的,看的赵胜军心里又气又痒!

    春天来了,温欣坐在柳树下,看着田里的那个男人挥汗如雨,他浑身的肌肉像是不知疲倦,抡着镐头一下又一下,半个多小时了,挥着镐头的频率一点都不变,比小黑子干的快多了,看这样子,这家伙是想在下工前帮温欣把那一大片的地都开出来。

    春天的太阳已经很大了,温欣抬手遮了遮凉棚,她最近想买个草帽,但是供销社却没有卖的,这里村民又都是绑头巾,今天她本来就是来露个脸然后溜回去的,因此也没带什么防晒的工具,眼下这样子,她还不能走,她得监督这个蠢男人干活,下工的时候给他一个教训。微风吹过,身边的柳树发出沙沙声,温欣抬头,眼睛一亮,可以编个草帽遮阳。

    温欣扯了两根柳条,看到一个小孩子正在不远的树下探头探脑,露出两个害羞的小眼神,在偷看她。

    温欣掏出兜里的两块大白兔对她勾勾手指,小孩子一开始还不敢过去,但是架不住那糖块太过诱人,最后还是俏俏的挪到了温欣身边。

    “想吃糖不?”

    小孩子眨着眼睛看着温欣,视线在她手里的大白兔聚焦,这么近距离的观看,温欣发现这是个小姑娘,睫毛长长的,眼睛挺大,挺漂亮的,只是瘦巴巴的,衣服也破破烂烂,补丁摞补丁,温欣看了看她的小脏手,还是给她剥开了糖纸,

    “啊!”温欣张开嘴给她示意。

    小姑娘口水都差点流下来,也像个小猫似得张开嘴巴,温欣把糖块放在小姑娘的嘴里,小家伙显然是第一次吃糖,这时候合上嘴巴整个脸上就是一种震惊的表情。

    “甜不?”

    小姑娘合上的小嘴都不敢张开,眼睛愣愣的。

    温欣笑笑,把兜里的几块糖都掏出来,放在这个漂亮小姑娘的小衣兜里,“这糖不白给你,你去给姐姐扯点柳条来,姐姐要编个草帽。”

    小姑娘看着自己衣兜里的糖一个劲儿的点头。

    就跟小黑子一样,温欣想让这些小孩子养成一些尊重劳动的思想。

    小姑娘显然也是天天在外面玩的,虽然腼腆但是十分机灵,两下就给温欣摘了一捧柳条。温欣坐在田埂上开始琢么着草帽该怎么编。柳条摘得差不多了,小姑娘就站在旁边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温欣,等着她的下一步指示,这孩子品性不错,温欣笑着放小姑娘走了,小姑娘捂着小衣兜飞毛腿似得跑了,着看她的背影,想来是跟自己的兄弟姐妹去分享自己的奶糖去了。

    赵胜军在地里锄地,温欣就坐在田埂上的树荫下编着草帽。

    温欣没编过草帽,比划着柳条不得要领,正忙活着,头就有点晕了,那种低血糖的感觉又来了。

    温欣一摸衣兜,想起来糖都给了那小孩,再看旁边,小姑娘早就走了。因为自己本来就没准备来地里多待,因此也没带饭盒,现在周围什么吃的都没有,但是今早她还吃了鸡汤面,打了两个鸡蛋,按道理不应该这么快就饿了啊。

    温欣急忙放下东西,站起来想去看看林静她们带什么吃的没有,没想到一站起来,眩晕的感觉更强了,温欣扶着头走了两步,感觉眼前一黑,接着整个人就栽倒下去,瞬间失去了意识。

    在失去意识那一秒,温欣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专心在土地上刨地的赵胜军突然听到旁边一声响,接着就看到刚刚还伶牙俐齿的女知青躺在地上,赵胜军疑惑的皱了皱眉,隐隐的觉得不对劲,看着那个方向,喊了一声,“喂!”

    没回应。

    赵胜军提着铁锹走过去,只见这女知青脸色惨白的躺在地上,像是睡着了,到底男女有别,赵胜军拿着铁锹把子轻轻戳了戳她的小腿,“喂!你睡着了?”

    女知青还是没有任何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