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都市小说 > 七零年代小温馨[穿书] > 17.第十七章
    阳石子全村只有一架毛驴车,是王大力家的,村里有什么大事小情都要借用。王大力也因此成了村里的人物,经常驾车去镇上帮队长办事,今天,他家的毛驴车又被征用了,王大力早早的驾着毛驴车在赵队长家门口等着。

    “高子,这么早就下地呀。”王大力坐在车上,翘着二郎腿等着赵队长,远远看到了提着铁锹路过的梁高子。

    梁高子正抿着嘴的低头走路,听到王大力的招呼声抬起头来,“嗯。”

    “咋还提着饭盒哩,今天你娘不给你们兄弟下地送饭了?”王大力随口说着一句闲嗑,都是一个村的住着,各家什么习惯也都了解,梁家三个壮劳力,高子娘心疼儿子,一般都是中午不怕累的回去做饭给他们送去,为了能吃上一口热乎的,当然三个儿子也争气,梁高子连着两年都是队上的种粮能手。

    但梁高子今天脸色却有些尴尬,胡乱的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就快步走了。

    王大力看着他走掉的方向,不屑的撇撇嘴,“哼,这当了种粮能手连人也不理了。”

    “大早上的在门口叨叨甚呢?”赵胜军打着哈欠。

    “还不是梁高子,人家现在可是咱们队上的种粮能手,那走路鼻子都朝天的呢,连人也不理啦。咦?胜军哥你这是大早上的去哪了?”王大力转身看见旁边一身是土的赵胜军,明显刚从外面回来。

    赵胜军担担身上的土,骂道,“有本事你也当,人家当个种粮能手看把你眼馋的。”

    王大力切了一口,“谁眼馋他,就会甩膀子傻卖力气。”

    赵胜军笑笑,“你精,今天这又上镇上干甚去?”

    “还不是给人家种粮能手拉东西去,你爹俺叔说了,说是今天公社发了奖品。”王大力无奈的叹了口气。

    说到这,王大力又看了看梁高子消失的方向,“对了,胜军哥你听说没,就那天咱们俩拉的那个晕倒的温知青,听说分配给梁高子家去搭伙了,你说这梁高子是走了啥运了这是,咋甚好事都让他给赶上了。”

    赵胜军弯腰拍着裤腿儿上的土手一顿,直起腰来,“甚?”

    王大力看着赵胜军,“你还不知道?昨天那温知青就是在高子家搭的伙,我娘回去说的。”

    赵胜军听了脸色一滞,顿了一下,给了王大力后脑勺一巴掌,“甚时候你也跟村里娘们儿一样开始传闲话了。”

    王大力还要申辩,院子里赵队长撩开帘子出来了,赵胜军收了脸上的表情,转身进门,一出一进,父子两个在院子里正面碰头,赵队长板着脸,“又去哪疯个啦?”

    赵胜军瞥了一眼他爹,“放心哇,反正没干好事。”说完就甩了帘子进门了。

    赵队长气的胡子一撇一撇的,骂:“混球!”

    温欣今天继续悠闲的泡病号,早上还引得同屋下地的刘悠悠一阵牢骚,她放言说自己今天也不吃饭,准备饿晕在社会主义农场上,也捞两个病号假来休休。但到底也是说说,出门她还是跟着林静她们去食堂了。她们几个女知青力气小,虽然地里的活儿被梁高子一再减量可还是干不完,天天累得半死,搭伙的家庭卫生又成问题,吃不下去,饿的前胸贴后背,昨天晚上熄了灯温欣还看到她偷偷的啃不知哪来的粗粮馍,想必也是饿的厉害了。

    温欣昨天下午才找到赵队长开了去镇上看病的介绍信,但来不及去送,今天准备上镇里的卫生所送信,既然要上镇上,温欣也不能浪费这机会,准备做点东西去黑市试试水。

    自从得知了镇上的黑市之后,温欣就开始盘算上了,来阳石子这些天,七七八八竟也花出去一百多,长此以往,她的家底儿很快就空了,今天大家都去地里了,正好给她一个施展的机会。

    穿书过来的温欣多少也知道些套路,因此去供销社的时候特地留意过,什么东西即有市场也方便操作。

    点心在七十年代是紧俏货,价格不便宜。七十年代人是喜欢甜食的,原因无外乎源于这十来年的饥饿。温欣观察过了,在供销社卖的江米条,桃酥,麻花,绿豆糕之类的点心,都要五毛或者六毛一斤,快赶上肉价了,而且还不是每天供应,需要排队,那天她在供销社,竟然到有人专门等在门口,就等着买点心渣子。成块的点心销售完了,供销社的碎点心渣会降价出售,温欣问了一下,就那点心渣还要一斤三毛钱,□□票呢。

    温欣自己曾经是个疯狂的甜食爱好者,家里就是开蛋糕店的,从小在甜甜的气氛下长大,不知是不是因为小时候吃太多甜食了,后来得了胃病,脾虚胃寒,再也不能吃甜,为了看病,索性家里连蛋糕店也关了,从那时以后,她就再没碰过甜。

    温欣点着了灶火,捡了一些大红枣,准备尝试一项简单的甜品,枣糕。

    烧开水,把红枣放进去,小火煮着,直到水分收干,把皮和核都去了,只留了枣肉,又热了锅到了油,加入红糖,翻炒一下,枣泥呈现出诱人的棕红色,整个厨房都弥漫在一种红枣香味中,因为这年代没有烤箱,温欣就准备用蒸蛋糕的方法来蒸枣糕。

    枣泥中加入了鸡蛋,虽然没有打蛋器,但是温欣有麒麟臂,用筷子就打出了很松弛的泡泡,撒入了面粉,放到大锅中去蒸。

    半小时后,打开锅盖,温欣整个人沉浸在红枣和红糖融合在一起的甜甜气氛中,把大盆子蛋糕扣在面板上,枣糕脱模。温欣把东西拿出来倒扣在案板上,仔仔细细的切成了好看的形状,迫不及待的尝了一块,入口绵密的蒸蛋糕,还能吃到一块块的甜甜枣泥,嘴里鼻间都是红枣的香味,整个人幸福的好像在红枣上打滚。

    以前不能做,不敢做的事,在书中通通实现!这金手指,连后遗症都是为她量身制作的,天哪,这里简直就是天堂!

    “温欣姐……”

    温欣刚刚沉浸在甜品的世界里没注意,小黑子已经在大门口站了一会儿了,见温欣迟迟不回应,只好走到窗前。

    温欣笑着招手,“小黑子,鼻子挺灵啊。”

    小黑子站在门口不好意思的红着脸,“我不是……不是来吃东西的,我刚刚在门口叫门你没听见,我……我是听说你病了,我来看看。”

    温欣眉毛一挑,有点意外,“哦?”

    小黑子走了两步上来,从窗户上递给温欣一个纸包。

    “这是什么?”温欣疑惑的接过来,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堆绿绿的小叶子。

    “是榆钱儿,能吃的,好吃,我都洗过了,直接就能吃。”小黑子给温欣解释。

    温欣看着这包榆钱儿,突然心软的一塌糊涂,这是这个贫穷的小少年能拿的出手的最好的慰问品。温欣把那清新鲜嫩的一小团榆钱儿捏在嘴里,一股清香的味道。

    “好吃哎。”温欣眼睛亮亮的回应。

    小黑子有点腼腆的挠挠头,嘿嘿笑了一下,接着从兜里掏出一毛钱,“我胜军哥说你不用我给干活了,那这一毛钱还给你。”

    温欣给了他一块钱,九毛钱还了赵胜军,还剩一毛是辛苦费,但是这孩子还挺有原则的,因为自己不干活了,今天特地来还钱。

    温欣看着他递过来的钱,没有接,“你今天咋不去替你娘干活了?”

    “刚干完回来,那这钱给你放这了。”小黑子拿着一毛钱,放在了窗口,跟他哥一个做法,放好了就要跑。

    “等等。”温欣急忙叫住他,“下午有事儿没?”

    “下午我得帮我娘去镇上卖鸡蛋。”七十年代,为了缓解中央供应副食品的压力,每家都允许养一定数量的鸡鸭,大家把鸡蛋攒着,到一定数量到镇上的供销社里换钱,这也是七十年代家庭仅有的赚钱方式。

    温欣一听急忙走过去,“那正好,钱你拿着,下午姐也上镇上,你帮姐卖点东西,。”

    七十年代的人都缺钱,小黑子看着温欣塞到他兜里的钱,到底是一毛钱,诱惑不小,“卖啥?你们知青也养鸡?”

    温欣招呼小黑子进了厨房,刚刚案板上还有一些红枣糕的边角料,形状不好温欣就没装起来,“你先替姐尝尝,你看姐这东西能不能卖出去。”

    这时候的小黑子,连白面都正经没吃过几次,能吃到这样甜滋滋的美味,眼睛幸福的眯成一条缝。

    温欣看他的样子,笑道,“好吃不?”

    小黑子点点头,一脸的正儿八经,“好吃,我就没吃过比这好吃的东西。”

    听到他这句话,温欣不知是该喜还是该忧,自己的手艺受到肯定她是开心的,但是听到他长这么大吃到的最好吃的东西就是自己的枣糕,顿时也觉得心酸。

    温欣把其他的不规则形状的边角料都拿纸包一包递给他,“好吃这些就都给你,姐也吃不进。”

    可小黑子接过来却没再吃,把纸仔细的包好,放在自己的小兜兜里。

    温欣问他,“怎么不吃了?你不爱吃?”

    小黑子脸色一红,低头小声道,“不是,我想回家给我娘和我妹尝尝,她们都没吃过。”

    温欣没说什么,她看着小黑子,好像知道为什么赵胜军那么疼他了,这孩子确实有些让人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