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都市小说 > 七零年代小温馨[穿书] > 25.第二十五章
    温欣一战成名, 不仅洗脱了这一身莫名其妙的脏水,也改变了别人的异样眼光, 凭着一手漂亮的堪比福气嫂子的农活儿, 彻底拉近了自己和阳石子村民的距离。

    福气嫂子豪不掩饰自己对温欣的喜欢,比赛完了的时候,直接跟村里人说温欣以后就是她的亲妹子,让大家都照顾着点, 搂着温欣热络像是一家人。

    几个知青莫名其妙的激动,知青们来阳石子时间也不短了。但其实跟村民们的关系并不好,村里人都不喜欢知青,觉得他们干不了农活却白白分了队里的口粮,知青们当然也瞧不上土里土气的下里巴人, 但是只能把这口气憋在胸口, 无处宣泄。更是因为回城的名额, 在阳石子看着别人的脸色过活, 如今看着赵队长那狼狈的背影,大家心里都说不出的痛快。

    村子里的小伙子更是打了鸡血一样, 平时压抑的羞怯都被释放了,一群人热络大胆的讨论着这位来阳石子不久的温知青,长得漂亮不说,还是干活的一把好手, 在阳石子这样的小农村, 这可太难得了。一夜之间, 温欣成了好多村里小伙子们的女神。

    本来寂静的小农村在这天掀起了不小的波澜。

    很多人都在这夜难眠, 有人激动,有人兴奋,但赵队长无疑是最心绪难平的,也是最难过的一个。他回家之后一句话不说,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一晚上。上一次赵队长这样沉默,还是在几年前的那天,也是从那以后,他和他小儿子的关系彻底走向了决裂。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亮,温欣就有了访客。

    陆强顶着两个黑眼圈,拿着一个袋子忧心忡忡的看着披着衣服出来打着哈欠的温欣,语气里晦暗不明的调调,颇为无奈,“你心可真大。”

    温欣看着他这句话不明所以。

    陆强无奈的叹了口气,把手里的袋子一把塞到温欣的手上,“你昨天晚上竟然还能睡的着?赶快收拾收拾吧,下地前去赵队长家赔礼道歉。”

    温欣看着他强递过来的东西,打开袋子,里面装了两条香烟。

    温欣抬眼看着他,“为什么要道歉?”

    陆强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温欣,左右看看,压低声音,“为什么?你还问为什么?你来阳石子也不短了吧,这还需要我给你解释吗?你知道那赵队长是什么人吗?你还想不想回城,想不想入党,想不想上大学了?你要是不想以后被穿小鞋,你收拾一下现在就过去。”

    温欣揉揉眼睛,被陆强的疾言厉色吓醒了,她一点都不否认,陆强说的一点都没错,回城,入党,前途,命运,这些词像是大山一样压在这群知青身上,她们就像一群长脖子鸡,躲在别人的屋檐下,低头,或者脖子被卡断。

    陆强见温欣不说话,以为温欣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于是又说,“现在知道后怕了吧!你这丫头性子可真倔,昨天怎么拉你都拉不住,就那几个满工分你说你非要跟他争什么争,现在可到好,把赵队长得罪了,我来了阳石子就没见过赵队长昨天那么生气过!你赶快过去吧,把东西给他,说两句软话,好歹也补救补救。”

    书中的陆强最后是个成功的商人,温欣看着眼前此刻这个给她分析利弊的人了然,这个人的成功不是偶然的,想必即便最后没有温欣父亲的帮助,他也一定会找到别的法子来达到目的。

    温欣低头看着手里那两条香烟,抬头看着陆强,“我听说这西湖烟是高档烟,怎么也得四五毛一包吧,这两条烟得十块钱了吧。”

    陆强听了这话似乎挺得意的,“可不是,这可是好东西,这是我托人从上海寄过来的。”

    “既然这么贵重,陆知青你还是自己留着吧。”温欣把袋子塞回陆强手里。

    陆强被温欣直接塞回袋子的举动弄得一愣,眼看温欣要转身回去,以为她是不好意思要,急忙拉了她一下,温欣转身,陆强又觉得不妥,放开她的袖子,语气温和道,“就拿这个吧,赵队长平时爱抽烟,送这个最好,你刚来不久,不如我懂,你放心,你听我的话,赵队长肯定不会跟你一个小女生计较的。”

    温欣看着陆强递过来的袋子,听着他左一个道歉右一个不与你计较,不高兴的眯了眯眼,“陆知青,所以你觉得昨天是我错了吗?”

    陆强显然没料到温欣会来这么一句,愣了一下,又看到温欣满脸的倔强,叹了口气,“温知青,你怎么还这么倔,对错有那么重要吗?我知道你厉害,你能拿满工分,现在全队都知道!可是这有什么用?你得罪了赵队长,就算天天拿满工分也是没用的,这知青回城,上大学,都是他一句话的事,难道你想在这阳石子待一辈子?”

    温欣听了半天没说话,陆强看着温欣叹了口气,十分善解人意的给了一个这种方案,“你要是不好意思一个人去,我可以陪你一起去。”

    温欣抿了抿唇,抬头看着陆强,“陆知青,这件事情错的不是我,所以,我不会道歉。对错在你那里似乎不重要,但是在我这,对错远比回城更重要!”

    陆强看着温欣亮亮的眼睛中散发的光芒以及斩钉截铁的转身背影,满眼的不敢相信,半张着嘴愣怔在门口。

    大早上的被陆强教育了一番,温欣心里很是不舒服,她不否认,陆强这人在人情世故方面确实有一套,八面玲珑的照顾好每个与自己有利益关系的人。可是温欣扪心自问,她承诺想要给书中女配温馨的一生,难道是这样的一生吗?她不甘心,心里总有个声音告诉自己,有些原则她想要坚持,有些棱角不能被磨平。

    其实今天除了早上被陆强教育了一番之后,温欣在阳石子过得还挺开心的。阳石子村民们都很单纯,昨天见温欣在田里干活的气势之后,今天认识的不认识的见到她的时候都笑呵呵的,俨然把她当成了自己人,这种别人给的认同感让温欣的虚荣心得到了小小的满足,早上陆强嘴里的潜规则带来的阴影和不开心也转瞬即逝。

    杀牛的事情也不知道最后队里是怎么决定的,反正到了下午下工的时候,就有人来通知大家说牛已经杀了,让大家去大队活动室按工分领牛肉。

    温欣和几个知青回去拿着盆子去了活动室外面的空地上,福气嫂子站在前面的一块大石头上大嗓门的冲着温欣边挥手边喊:“温知青,温知青,赶快来,来这儿!”

    阳石子一年到头才杀一次猪,分一次猪肉。眼下拖了老八的福,能在不年不节的时候吃一顿牛肉,都十分开心。村里人全部都集中在了这广场上,人满为患。北方人本来就嗓门大,这时候广场上吵吵闹闹的,也就是福气嫂子中气足,要不然吵嚷的根本听不到。温欣端着盆子挤过去,福气嫂子人高马大一把把温欣拉过去站在那块大石头上,还没站稳,福气嫂子就热络的凑在温欣耳边,“我跟我兄弟交代过了,给你留一块好肉。呐,那个,中间那个,就是俺兄弟,他认得你,等会儿你就上去跟他拿就行。”

    温欣顺着福气嫂子手指的方向看过去,这石头上视野极好,那边切割牛肉的景象一览无余,中间一个与福气嫂子长得及其相似的壮实小伙子正朝着她们这边看过来,见温欣正看过去,急忙又低头割肉了。

    “我刚刚都看过一遍了,这牛肉比猪肉差远了,这又是头老耕牛,肉瘦的很,一点肥膘都没有,肯定柴,不过妹子你放心,我让我兄弟大壮给你留了一块牛腩肉,有肥花花的,吃起来肯定香。”福气嫂子人爽朗大方,对温欣也是极好,一刻不停的给温欣介绍这牛肉的事。

    见村里人都到齐了,这赵队长就组织着村里人开始分肉。

    队里分肉也是按着工分数分的,满工分的先分,依次递减,分到的肉的质量当然也是依次递减的。温欣自然是靠前的,不一会儿,就听到了自己的名字,温欣端着盆子走上前去,那个福气嫂子的弟弟大壮接到了姐姐的授意,冲着温欣咧嘴一笑,二话不说趁人不注意从案板下拿出了一块好肉,放在温欣的盆子里,一块上好的牛腩肉,比起案板上摆着的那些瘦的看不到一丝白色脂肪的肉,温欣这款看起来肥嫩多了。赵队长自然也看到了这一幕,转头严肃的看了一眼大壮,又看了一眼温欣,想说什么到底没说出口,最后瞪了大壮一眼才作罢。

    虽然是一块福气嫂子嘴上说的好肉,但是其实还是瘦的出奇。这老耕牛本就老迈,七十年代在那种放养模式下,基本上只能吃草,脂肪含量相当低,虽然是牛腩的部分了,也瘦的可怜,这样的牛肉肉质太瘦,肯定柴的很,温欣端着盆子琢么着不知道得炖煮多少时间才能软。

    温欣抱着盆子想着怎么吃肉,迎面碰到刚分好肉出来的梁高子娘,两人走了个正对脸,高子娘脸色颇为尴尬,高子娘是个实诚人,这时候直接迎上来开口,“温知青,那个,昨天的事你别往心里去啊,俺们也不是那个意思。”

    温欣本来也没怎么样,又听高子娘这么一说,立马笑道,“婶子你这是说的啥话,婶子你和梁同志都很照顾我,我心里都知道。”

    高子娘见温欣神色如常,立马拉着温欣的手,“哎,你说这话咋说的呢,这事儿才是闹的,但是你可不能记婶子的错,昨天婶子也是被吓晕了头了,让你受委屈了。走,今天去家搭伙,咱们吃牛肉,吃细粮。我这这两天也忙的忘了,也没叫你,你也是跟婶子生分,以后不用客气,直接去家就行!”

    总体来说,阳石子人都是有啥说啥的性格,高子娘虽然昨天口无遮拦,但这时候说的话却也真心实意。温欣本来也没把他们这事放在心上,但搭伙的事情温欣却也正好借这个机会拒绝,高子娘一听温欣拒绝的话,一脸遗憾。但她当然也知道眼下的情况,温欣再也不可能去她家去搭伙了。经过昨天温欣的自证清白,高子娘反而认为温欣是个好姑娘了,不止如此,关键温欣出手大方,眼下家里白白少了一份收入。高子娘这时候遗憾的拉着温欣的手,不停的惋惜,一定要温欣不能记恨她,经常去家里做客。

    两人正在拉扯着,梁高子小跑过来,神色赧然的看着温欣,“那个,温知青,赵队长让你去队里活动室找他一趟。”

    “赵队长?”温欣有些意外,赵队长竟然会主动找她。

    温欣也没多想,抱着盆匆匆跟梁高子去了队长办公室。路上温欣在回忆书中对这位赵队长的描述,虽然是个老顽固,但也还算正派。而且,经过温欣的观察,除了昨天这赵队长有点糊涂之外,他这个队长当得还是不错的,他敢因为知青的事情直接跟领导呛,敢因为阳石子通电的事情跟领导吵架,怎么想,这位固执的赵队长也应该跟温欣是一个路数的,不应该因为昨天那件事找她麻烦吧?难道就因为昨天自己让他丢了面子,他真的会像陆强说的那样,要给她穿小鞋?

    到了队里的办公室,赵队长脸色自然是不好的。梁高子站在温欣旁边不动,一脸护花使者的样子,这就又惹着赵队长了,劈头盖脸的就把梁高子狠狠骂了一顿,连带着遭殃是根本没到场的梁高子的二舅,赵队长提起儿子就越说越气,连骂带踹的把梁高子轰出了办公室。

    温欣全程站在旁边看着脸色很差的赵队长发飙,不知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杀鸡给猴看?

    赵队长在窗户边上见梁高子走远了,才转身用一个小钥匙打开了他的一个小柜子,拿出了一份温欣十分眼熟的东西放在桌上。

    两条西湖牌香烟。

    温欣恍然大悟,扶额头痛……怎么书中她的这两任丈夫都这么能给她找事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