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修真小说 > 上膳书 > 341.神魔(中)
    神重新庇护那些各个小世界和秘地中遗留的灵族, 帮助他们战胜怪兽和天灾, 将家园建的更好, 于是很多灵族对他们的神重新有了崇拜之情,念力丝丝缕缕,从他们的身上传到了神的身上。

    魔物无法开灵智,对魔只有根植于血脉的崇敬, 这种崇敬被时光淡去,魔们也不知道怎么能让这些魔物重新给自己供给念力, 可他们不能坐视神变得比他们强大, 于是,他们打开界门, 将魔气与魔物也送去了各界, 甚至有魔自己去了小世界大开杀戒。

    神愤怒了,争斗再起, 战火燃烧在大地上的每个角落。

    巫神在这场争斗中陨落了。

    她是第一个“死去”的神。

    她死在沃野, 在她灰色的眼睛闭上之前,她的悉心庇护的灵族冲了过来, 他们哭嚎着,哀求着, 希望他们的神活下去,他们不再要庇护,只希望她活着。

    金色的念力包裹着巫神, 却不能阻止她的身体缓缓消散, 她是从花中走出的神, 身体也变成了一点一点的花瓣儿,飘向整个沃野。

    “你们,一定要好好的。”

    巫神摸了一下自己的眼睛,里面竟然流出了一滴眼泪,她轻轻把眼泪抹在了一个灵族女孩儿的眼睛上。

    “不要哭,你要看见将来的路,照顾你的族人,引领他们。”

    那个女孩儿的眼眸瞬间变得和巫神一模一样。

    一直看着这一切的宋丸子想起了微予梦那双能看见过去和未来的眼睛,也许,巫神也一直能看见未来,可她还是一步一步地走了过来。

    她是预见了自己的死亡,还是看见了自己创造出的灵族将再存在很久很久,又在某一天突然被毁灭呢?

    宋丸子不知道,她看着巫神的眼睛渐渐暗淡。

    就在这时,巫神的眼神中突然又有了光彩。

    宋丸子心里一惊,这极短的瞬间,她有种自己被神看见了的感觉。

    “神、魔于这天地间,也不过是一群吵闹的客人。”巫神笑着说,宋丸子不知道,这话到底是不是对自己说的。

    “客人该走了,总有,新的客人来,一个接一个,还都以为自己,是……天地之主。”

    白色的花瓣儿落了一地,像是这位神为自己布下了万里的缟素。

    宋丸子沉默许久。

    妄想做天地之主的人,她也见过很多,可更多的人的挣扎,不过是,不想做天地之奴而已。

    巫神的死刺激到了其他的神,甚至让魔都惊惧了起来,他们一直以为自己是不死不灭的,没想到居然也会有彻底消失的那一日,和随随便便就会千千万万倒在他们身前的灵族魔物并无区别。

    力神在宋丸子的眼中一直是身体强大、心却脆弱的,他扑倒在巫神怀里哭泣的那一幕,久久地徘徊在宋丸子的脑海之中,就像是造化椒炒出来的火锅底料一般,辣得让人从眼要心都疼得慌。

    可这一刻,火锅,啊不,力神手里攥着一把白色的花瓣,他把那些花瓣儿抹在了自己的脸上,竟然就是血的颜色。

    顶着一脸灼目的红,力神犹如换了一个神,他和杀死了巫神的魔大战了数百年,终于,第八十一次砍掉了那个魔的脑袋,魔再没有新的头颅生长出来,他高大的身躯踉跄了几下,身上渐渐出现黑色的魔气,不是他在变得强大,而是他将要死去了。

    黑色的魔气之后是黑色的水,被火神烧得一干二净。

    灰烬里有红色的东西在闪烁,力神他们没有看见,只有一个女子蹲下,将那些红色的细沙抓在了掌心端详。

    宋丸子也在端详。

    这些沙子跟他们在西陲发现的那些“灵族”像极了,只是上面魔气浓溢,完全不是他们见过的样子。

    “魔的骨髓所化,也算是生灵。”

    一道白色的流光闪过,那些细砂上的魔气都消散干净了。

    “我将你们送往极西之地,你们好自为之吧。”

    女子说完,她手里的砂已经不见了。

    宋丸子第一次认真打量起了这位女子,她也是个神,却一直是个没什么存在感的神。

    毕竟她走路的时候没有火光,抬手间不见海浪,身材不大不小,眼睛也不过是正常的黑色,她甚至没有创造出灵族,还不打架。

    仔细想想,这位神,平日所做的,就是……找个山洞,猫进去睡觉,睡一觉醒来,外面已经打了十来万年的架。

    姑且,可以叫她做睡神?

    宋丸子就看着睡神拍拍手站起来,她是被力神与魔的争斗给打醒的,曾经栖身的那个洞穴已经毁了,她在地上走了两圈儿,发现这偌大世界竟然没有一处能让她安眠的地方,每当她找了一处,众神和群魔就会打过去,轰鸣声中地崩山摧,神也睡不着了。

    与轰轰烈烈不肯停歇的征战相比,这位到处找地方睡觉的神让宋丸子的心中生出了几分好感,巫神和力神之外,她是这些神魔中第三个让宋丸子觉得自己看见了些不同的神。

    当然,其中也有些原因是这位水神让宋丸子想起了另一个也睡个不停的。

    睡神为了能得安眠,去了一个小世界。

    正是水神火神联手造出水火小世界。

    她的身上没有神迹,没有人知道她是一位神,她大概也没把自己当成个神,在丛林深处找了个洞穴就睡了进去。

    没过多久,她就被吵醒了,一群红头发的灵族住在西边的火山里,他们来林子里打怪兽,“捡”到了这个黑发黑眼的女子。

    睡神自称自己是林中修出的灵,那些红发的灵族人对她很热情,可怜的睡神几十万年来说的话都屈指可数,被这群灵族包围着,她一天内就说了无数次“让我睡觉就好”,却还是被灵族带回了火山。

    火山的洞穴里很温暖,这些红发灵族心灵手巧,用石头雕琢出了床和桌凳,睡神觉得这个地方很适合她,就留了下来。

    可是几乎每天都有人带着东西来给她,见她睡觉,就把东西放在门口。

    怪兽的肉,灵树的果,漂亮的石头和毛皮。

    灵族们轻手轻脚,睡神翻来覆去,竟然睡不着了。

    她睁开一只眼睛,看见门口一个小小的灵族把一串儿白色的花挂在了她的门上,小灵族轻手轻脚离开的样子,在神的眼中大概就像是一只蚂蚁无声离开。

    睡神的手抬起来,那一串儿白花出现在了她的手里,被神抚摸过的花变得光华熠熠,神笑着,把花放在了耳边,然后睡了过去。

    第二天,睡神睁开了眼睛,那个小灵族又来了,轻轻放下了一片大大的树叶,树叶里包着浆果,还带着晨露。

    睡神终于走出了房门。

    宋丸子看着有些想笑,也有点想吃个东西甜甜嘴儿。

    睡神不睡了,她看着灵族粗陋的用器,看着灵族守着火堆吃着带血的生肉。

    她也学着他们的样子,把肉放在自己的嘴里,却怎么都吃不下去。

    红发灵族们笑着说她可能还不知道吃了肉会让人更有力气,又拿出了灵果让她享用。

    睡神吃了一个灵果,还在看着自己手里的生肉。

    没有人看见的地方,她的指尖五行之力在汇聚,水冲,土埋……最后看着被火炙烤过的肉,闻着上面的香气,睡神弯了一下眼睛。

    这是宋丸子第一次看见睡神笑。

    之后,她还会见了很多次,很多很多次。

    不过,这不重要,宋丸子开始认真思考起来,她觉得自己叫这位神是睡神,实在是冒犯了——这明明就是食神啊!

    不说食修了,这根本是天下厨子的祖师爷啊!

    宋丸子很激动,作为一个厨子,她刚刚见证了世上第一块烤肉的诞生,虽然这块肉被水洗又土埋,还差点被包了一层金,可它就是一块烤肉啊!

    再一想,这地方就是日后的无争界,这火山若干年后会变成栖凤山……

    “原来我当年不只是走错路,我是还顺便朝圣了呀。”

    真是失敬失敬!

    宋丸子已经决定等她回了无争界就要带着徒弟们来拜山。

    带一只头上插着小白花的烤乳猪。

    睡神,哦不,食神把烤好的肉给了那个送她花的小灵族,那肉烤的挺香,小灵族吃了一口,小眼睛差点瞪出来。

    从那之后,红发灵族们开始用火烤肉、烤果子、烤草叶子,甚至连石头都拿回来重新烤烤看看能不能吃。试吃石头的那个灵族被嘴里热烫的石头折腾得手舞足蹈,所有人都哈哈大笑,包括了食神。

    五行皆通的神很聪明,她能改进器具,还能做出更多好吃的东西,灵族们得到了好吃的东西,没忘了供奉给庇佑他们的火神。

    最近火山异动连连,他们也想祈求火神,让这山安静一些,山下已经有无数生灵,一旦火山爆发,必是可怕的劫难。

    食神眨眨眼睛,看着她烤好的兽腿被摆上了祭坛,天空中有雷声滚滚,闪电劈在了祭坛上,然后,便有一些金色的丝出现在了她身体周围。

    是念力。

    火神出现在天空,他冥冥中感觉到了有人在邀请他,他难以拒绝,到了自己创造的灵族面前,他感受到了磅礴的念力向他涌来,比从前多了何止十倍。

    宋丸子知道,自己大概是围观了世上的第一次真正的“祭天”,奉上食物就能请来神,大概就是最原始的,关于食修的传说。

    食神看见火神要自己烤出来的牛腿,对他摊开了手掌。

    “怎么了?”

    “吃了我的东西,你要拿东西交换。”

    火神茫然,食神手指轻动,火神腰间挂着的火葫芦被她拿到了手中。

    “这里面是你炼的火灵?”

    火神点头,他的嘴上还叼着那块牛腿,看着有些呆。

    食神打开葫芦,将火灵送入了火山中。

    “这样,山中有灵,就不会让你们觉得太热了。”黑发黑瞳的女子对那个小小的灵族如此说道,笑眯眯的。

    她就在灵族里一住就是几千年,红发灵族们称她为“师”。

    火神时不时就会被她召请来,帮着灵族解决些事情,随着她厨艺的精进,每一次召请,她和火神都能收到大量的念力。

    承载了灵族信仰的食物成了神眼中难得的宝物,不时有神偷跑来学了食神的烹饪之法,再用个托梦也好、神启也好、甚至干脆就现真身在灵族面前,让他们都学起来。

    除了沃野。

    沃野,已经没有神了,只有能看见了未来和过去的巫,沃野的灵族建起了高高的塔,能看见很远很远的地方——巫神所化的花瓣飘落的地方。

    水火界的红发灵族所在,成了神魔世界中绝无仅有的清平安乐地,人口越来越多,物产越来越丰富。

    宋丸子的心却在一点点地变凉。

    十数万年后,无争界的水中尚且有鲛族存在,那是水神所造灵族的后人,可这些红发的灵族,并没有丝毫的踪迹。

    在想到这一点的那一刻,宋丸子突然明白了自己所见的是什么,这是神魔的过往,是传说的消亡,是这世上存在过又消失的人,他们连点滴痕迹都没有留下的——时光。

    这等感悟,比巫神的死给她的冲击更大。

    大得让她感觉到自己从腹腔深处开始,一点点泛出了苦味来。

    沃野被袭击的消息传来时,食神在水火小世界住了万年,她站在火山下面,看着忙着收割和打猎的一众灵族,小小的孩子们跑过来,抱住了她的腿。

    “师,师,我们要吃好吃的呀。”

    “好,我离开几日,回来的时候,给你们带好吃的。”

    沃野有一种很胖的兽,解决了魔物之后,食神不客气地捆了几只,有公有母,她要带着它们一起回去,烤烤炖炖都不错。

    看她笑眯眯地要回到小世界的时候,一直能看见一切的宋丸子突然很想叫住她。

    叫住她,叫她别回去。

    可万古已过,她宋丸子只是个借了生死簿而来的看客。宋丸子一直知道这一点,也一直能带着看戏之心来探究种种过往,毕竟过去的就是过去的,她得心平气和。

    直到这一刻。

    食神回到水火界,看见了汹涌的魔气,魔火肆虐于山野,无数灵族的尸体都被灼烧成了不堪的样子。

    两个魔放肆大笑,他们探查许久,才知道是这里的灵族让火神变得愈发强大,他们又如何能放过呢?

    食神也没放过他们。

    烤过肉,摘过花,抚摸过灵族一草一木的手指穿过了两个魔的胸膛。

    “万物不过求生,你们却以嗜血为乐,此刻,看看自己,你们还开心么?笑啊,你们怎么不笑了?”

    魔都化成了飞灰,食神看看自己身上那些魔血,再也不是曾经笑眯眯的样子了。

    火神随后赶到,他感知到了自己创造的灵族被毁灭了。

    “我、我再造……”再造一群灵族,定是和从前一样的。

    “不用了。”

    食神的手上火焰燃烧,将魔血都焚了个干净。

    山里的火灵为了保护灵族,也被魔撕碎了,食神双手合拢,将那红色的一团放在胸口,等她张开手,火灵已经变成了白色。

    “也许很久很久之后,你再醒过来,还会遇到你想要保护的人。”

    宋丸子在旁边看着,她知道为什么火灵会变成白色,因为神的一滴泪滴了上去。

    白色的火灵回到了火山里,整座火山都安静了下来,神一挥手,焦土重新成了肥沃的土地,死去的灵族被彻底埋葬,食神把自己捆回来的肥兽杀了,烤了,却没吃。

    火神想吃,被她拦住了。

    “从一开始,我就不想给你吃。”

    说完,食神便走了。

    每走一步,她的身上都有金色的光团在闪烁,她曾经是最不像神的神,可现在,她是最像神的神了。

    食神杀入了魔界,又杀了一个魔。

    她用三个魔和无数魔物的死争来了一份承诺——以后神魔相争,只去一个小世界打斗,不再牵扯灵族魔物。

    看着食神单独劈出了一个小世界,只为了与魔做决斗之地,宋丸子已经什么都不想说了。

    到底神是什么,魔又是什么?因为太过于强大,便只把世间一切当做可以随便抛却的琐碎,想要力量,想要胜利,想要……也许,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无论是神是魔,也不过都是连明日早饭都踌躇不定的可怜人罢了。

    众神里,大概只有食神自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可宋丸子希望她不知道,那些死去的灵族从不把她当神,只把她当同类,当朋友,做朋友,大概都是希望对方能开心一点的。

    酸甜苦辣的味道从她的心里过去,宋丸子挺想撇撇嘴,再找个地方蹲着吃口饺子,把能入口的都剁成馅儿,用新麦磨的面擀成皮子,包了囫囵吃下去,也忘了自己心里的难过。

    最好能拉着她祖师爷一起吃。

    用来决斗的小世界里每日争斗不断,力神也陨落了,他死之前,对火神说,请火神把他的头送去沃野,他想替巫神看着那里。

    火神如约照做,可没想到他刚把力神的头放在沃野边上,那一块土地就突然崩裂开来,力神的头颅消失不见,变成了一群人,他们有些害羞,还会嘤嘤地哭,这些人活几百年就会死去,可埋在那块土地上,过上二百年,他们又都会活过来。

    那群人就只能生活在那块放过力神脑袋的土地上,可没想到那块土地在很多年后竟然飞了起来,最后落到了南海之外。

    力神想要自己能守着巫神留下的一切,这个愿望终究没有实现。

    有神死了,自然也有魔死了,最后,魔只剩了四个。

    神也只剩了四个。

    食神对火神说,她有办法能将魔一网打尽,火神信了她,把自己的神器借给了她。

    决战的那一日,四个魔进入了小世界,食神也进去了,其他的神却无论如何都进不去了。

    这个小世界是食神创造的,她竟然能更改了这个世界的法则,强大如神的人,这个小世界里只能同时有五个。

    也就是说,食神造了一个铁笼,让魔都进去了,她自己也进去了,然后关上了门。

    利用火神的神器,食神一举引爆了整个小世界和从其他世界抽来的所有灵火,更可怕的是,直到一神四魔都死去,这个小世界竟然都没有被毁掉。

    食神不止会做菜,她做的笼子也结实极了。

    整个世界都变成了火的世界,食神身受重伤却还是不让四个魔离开,他们对峙着。

    有魔问食神说:“你为何要将我们赶尽杀绝?”

    食神吐出一口血,将一串儿白色的花慢慢挂在自己发顶,被神摩挲过无数次的花,怎么看都透着仙气。

    戴着这一束在普通不过的花,食神没有回答他们。

    烈火灼烧的绝望中,不知道是魔先死了,还是食神先死了,总之,几千年后,这世界里只剩了一滩血和几块骨头。

    诸魔皆死,活着的神也感觉到了天地对自己的排斥,他们都心有所悟,他们得离开这个世界了,把一切都留给后来者。

    宋丸子并不知道那些神最后都去了哪里,她的目光落在食神的那块骨头上不肯移开,神的骨,魔的血……为什么会这么奇怪地放在一起?

    神魔消失,世上出现了人。

    人生而有魂,死后魂魄不散,就可以入黄泉传世为人,。

    …………

    奈何桥边上,还在受罚的孟婆戴着脚镣为要轮回的鬼送汤,苏远秋走过来的时候,孟婆很有些惊诧。

    “孟婆大人。”苏远秋对孟婆行礼,“几日不见,您风采依旧。”

    什么风采?狼狈的风采吧?

    孟婆冷笑,对于能暗算了自己的人,他不可能不防备,尤其是个凡人。

    苏远秋却并不觉得自己受到了冷遇,他慢慢道:“大人这些年辛苦,我代那已逝之人,向您道一声辛苦。”

    已逝之人?

    孟婆想了片刻才知道苏远秋所说的竟然是苏清明。

    “你代他?你怎么代他?”

    苏远秋微微后退一步,又行了一礼。

    孟婆仰天大笑,他这些年来你被苏清明的记忆和痴念折磨着,到头来能等得到的,也不过是一句辛苦。

    “好在,我虽然辛苦些,只要一想到这次还是要看着你抛爱忘情重入轮回,我就觉得解气了!苏清明,你放在心上之人,就要被你抛下了,你要是哭一场给我看,我说不得会更开心些!”

    苏远秋的脸上不为所动,仍是温和笑意。

    “孟婆大人,您既然承了苏清明的记忆,可否告诉我些旧事?”

    这才是苏远秋找来的真正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