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穿越小说 > 我在洪荒植树造林 > 62.第 62 章
    系统防盗~看一下是否跳跃,再清下缓存就好

    盘古一出生便被大道所忌惮, 盖因盘古走的乃是以力证道, 将会开天辟地, 终结混沌时代,若盘古证道成功便会成为混元圣人,脱离大道掌控,注定与大道不死不休。

    混沌不记年, 几十个会元间,三千魔神受大道所指引,与盘古争斗不休。

    不管是一对一还是魔神们围攻盘古, 盘古始终战无不胜,并在厮杀中夺走了众多魔神所持有的鸿蒙紫气, 以作日后开天辟地之基。

    最终三千魔神还是败于盘古开天斧下, 大部分魔神重伤身亡,驱壳在混沌中散落成碎片,也有些魔神撑住一口气遁走藏匿。

    战胜之后, 盘古也受了很大的伤,在混沌中修养数个万年后,伤势皆痊愈, 悟到以力证道的时机到了。

    混沌中,盘古挺身而起, 只见盘古擎起手中的开天斧向着混沌劈去,  “轰隆”一声, 混沌间被劈出数道清浊之气。

    裂开的混沌没能让盘古满足, 顺着玄之又玄的轨迹,盘古一下又一下劈向混沌,混沌支离破碎,演绎出地风水火四大元素。

    只见那无极生太极,太极生两仪,两仪生三才,三才生四象,四象演八卦,八卦演化万物。随着地水风火的慢慢演变,清气上升渐渐形成天,浊气下沉渐渐形成地。

    然而刚刚开辟的天地还不够稳固,竟有闭合之势,盘古大惊,不愿天地闭合,迈向天地中央,手撑青天,脚踏大地,挺立在天地之间。

    开天斧也一分为三,为了稳住天地边际而化为三道流光,飞向天地边缘镇压世界。

    此后,天每日增高一丈,地每日增厚一丈,盘古也每日长高一丈。又经过一万八千年,天地成型,不再变化。

    自开天辟地以来,没有生灵与盘古交流,连往日遁走的魔神也不知躲藏在哪里,是他越发感到寂寞,虽明白自己只要以这片天地证道便能成圣,却不愿这片天地间始终荒芜。

    深深叹一口气,盘古最终还是放弃了证道,决定以身化洪荒,育万千生灵。

    盘古周身散发出万丈金光,千万朵祥云。左眼化为太阳,右眼化为月亮,气化作风云,声化为雷霆,血液化为江河,筋脉化为地里,肌肉化为田土,发髭化为星辰,皮毛化为草木,齿骨化为金石,精髓化为珠玉,汗流化为雨泽,身之诸虫,因风所感,化为黎虻。肚脐则化为血海,内里污秽无比,鱼虾不至,草木不兴。

    盘古元神脱身而出,一分为三,化为三道清气。

    而盘古的精血则分为十二份,分散在洪荒大地。而盘古的脊梁则化为不周山,在天地中心继续支撑大地。

    从三千魔神手中夺得的鸿蒙紫气也化于洪荒之间,助地风水火四大元素衍化出五行灵气。

    新所开辟的一片天地让盘古无比喜爱,但也明白天地间的荒芜贫瘠正是大道对他的一种算计。盘古证道失败,心中仍存有几分不甘,身死道消前,吐出一口气血,正好落在天地间第一朵云彩之上。

    此后,大道隐而天道出,洪荒世界开始蓬勃发展。洪荒世间不再寂寥无物,出现了许多生灵,分布在洪荒各地,懵懂间各自遵循着天道法则静静潜修。

    …………

    此时距离洪荒初开已有数千年,洪荒西部以须弥山为中心,在须弥山东方,快接近洪荒中部的某处,有一山高耸入云,名为万寿山,山上灵气充沛,土木之气浓郁,以致草木十分兴旺。

    万寿山山顶上有一棵枝繁叶茂的绿树,乃是混沌时代,与盘古战败身亡的混沌魔神散落的躯壳碎片,落入洪荒后与洪荒灵气交织所化。此树生气勃勃,这时也有了灵智,而这灵智与一般洪荒生灵却有所不同。

    …………

    浓浓黑暗中,郑原“闻”到阵阵馥郁芬芳,中间还夹杂着几丝甘甜的泥土味道。郑原心中感到疑惑,回想起自己应是在赶路途中,死于突来的泥石流,为何还能闻到花草香味?借着这份疑惑,郑原努力睁开“眼睛”,而睁开“眼睛”之后的景象吓了郑原一跳。

    各种奇花异草在一片土地上姹紫千红,争芳斗艳。许多植物似花非花,似草非草,在微风中轻轻摇曳,郑原压根叫不出它们的名字,认不出它们的品种。

    他试图眨一下眼睛看看是不是幻觉,却如何也感受不到眼皮的存在,更感受不到四肢手脚。大惊之下,郑原四处环顾,找寻自己的身体,竟发现自己变成了一棵树。

    在得知自己是树的那一刹那,一道灵光闪过,大量信息填满脑海,他瞬间明白了自己身处何方。

    盘古开天辟地,身化洪荒,洪荒中有先天十大灵根,其中有一先天灵根名为人参果树,此树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再三千年才得熟,一次成熟最多能得三十个果子,果子的模样,与三岁小孩相似,四肢俱全,五官兼备。

    人参果中饱含气韵,只要闻一闻吸收了果子周身弥漫的精气,就能得三百六十年寿命,吃一个人参果,就多得四万七千年寿命。

    虽然只有第一次吃人参果才对寿命有影响,但果中所蕴含的灵气,对洪荒生灵的修炼仍有许多益处。

    郑原此刻便是从21世纪穿越为了这人参果树所产生的灵智,之前看到的景象,也并不是透过双眼,而是神识,毕竟是棵树,有几片绿叶已经不错了,哪来的五官。

    虽不了解为何自己死后并没有消失而是转世成了人参果树,既来之则安之,好死不如赖活着。在现代郑原也没什么亲人,就算怀念21世纪的现代化生活,他也不知道怎么穿回去呀。

    此时在洪荒里,万千生灵凡是有点根脚的,只须跟脚在某个水平线上,在产生灵智的那一刻便能收到盘古遗泽,对这洪荒世界有一些基本了解,真正做到生而知之。

    根脚好的生灵甚至能直接得到适合自己的修炼方法。天道更是会直接结合生灵自身的根脚和气运,授予生灵最适合的名字。

    在得知自己是人参果树之时,郑原也被天道授予了名字——镇元子。这个名字,郑原也算是有所了解。

    镇元子乃是《西游记》中的地仙之祖,有一颗人参果树,是阻拦孙悟空一行人西天取经的一个小劫。

    如今他更是知道原来镇元子本身就是人参果树化身而成。镇元子虽未成圣,但也是极有实力的。

    只要不随便去作死,安稳活过洪荒中几个无量量劫还是问题不大的。于是郑原欣然接受了这个名字,从此他便是镇元子,洪荒中的一员。

    接受了天道给的名字,解决了人生三大哲理问题中的我是谁,我来自哪里之后,镇元子周身气息一变,山顶上的灵气涌向人参果树,他正式被天道承认,领悟到一门修炼功法,这功法适合先天灵根修炼,乃是收揽日月精华,汲取地气之法。

    领悟到功法后,镇元子的修为达到了太乙金仙。

    这洪荒中修为等级可分为引气入体,练气化神,练神还虚。地仙,天仙,玄仙,九天玄仙,真仙,太乙真仙,太乙金仙,大罗金仙,准圣,圣人。

    当然天道还不完善,天机未明,镇元子的功法顶多让他修炼到大罗金仙,后面如何修炼还是一条未知路。

    相比其他生灵,镇元子已算是得天独厚,以后注意点不跟那些根脚更好的大神拼个你死我活,还是能活的很滋润的。

    再次用神识留意起树身四周环境,镇元子观察到人参果树正矗立在万寿山山顶的中心,此地鸟语花香,实乃人间仙境。山顶上绿意盎然,花团锦簇。

    这些灵花灵草在洪荒初期长出来,也不是凡物,大都是先天灵根,虽不及人参果树这样能排上洪荒前十,各自也有各自独特的能力或效用。

    尽管山顶上铺满了花草,却再无人参果树外的其它树木。镇元子隐隐明白,一山不容二虎,山腰可能会长着其它树木,山顶却不会再有。

    人参果树这颗先天十大灵根扎根在山顶,吸收地下灵脉的速度很快,长在他周边的小花小草还能受他惠及,更迅速地吸收灵气,但他本身有先天十大灵根的霸道,不会再将灵气分给其它大型树木。

    如今万寿山唯一开了灵智的灵根只有镇元子,他合该成为此山山主。

    心念流转之间,镇元子不再消耗神识,开始参悟自己的修炼功法。他本体只有树身,动动自己的枝条还行,若是遇到什么劫难,让他带着本体走路那是不可能的,当前最要紧的,还是继续修炼,参悟天道法则。

    被镇元子这么一问,慕灵愣了一会儿,紧接着反问道:“恕妾身孤陋寡闻,不曾听过酒是何事物,也是一种饮品吗?”

    “不错,酒是在下家乡的一种饮品。”镇元子抿嘴一笑,答道,“出门在外许久,倒是许久未曾喝过了。”

    “若有机会,妾身也想见识一下不同地方的特色饮品呢。”慕灵倩倩巧笑,又追问道:“不知两位道友自何方而来?”

    举杯示意了下红云,镇元子说道:“红云自不周山脉而来,我则来自西方万寿山。”

    红云嘴巴里啃着一颗紫蓝色的灵果,听见镇元子提及他,赞同地点了点头。

    随即,几人聊起了洪荒各地的逸闻趣事。

    慕灵有意挑起气氛,说起麒麟族各种文化习俗。红云又欢快跳脱,许多故事在他口中变得精彩绝伦,几人聊得宾客皆欢。

    镇元子对凝灵不大感冒,对其母亲慕灵倒是有几分欣赏,没摆什么架子,挑了些西方有趣的洪荒异兽讲了讲。

    待吃完灵果,饮尽千霖露,镇元子甚至觉得有些意犹未尽。

    慕灵安排了两个房间给镇元子和红云,房间内有温润的冰灯玉床和各色琉璃装饰,全带着些灵气,有平心静气之效。

    镇元子被这些建筑和装饰激起几缕创作的想法,计划着回五庄观后,重新设计一下自己只有一张蒲团的房间。

    到了第二天,镇元子起身去了水麒麟族地外的树林,即沙棠树所在之地。

    木棠在山海经中过了几日,虽然有里面的水土之气维持生命,但在封闭的环境中呆太久终是不太好。

    镇元子向沙棠林中开了智的妖类打听了木棠原先扎根的地点,走过去把木棠放下。

    木棠从山海经出来后,树身整体上看过去恢复了许多精神,被抠掉的缺口也渐渐长出了新的木肉。

    但镇元子细细看过之后,发现木棠的树叶外侧受灵气滋润,萌发了淡淡的绿意,中心却依然暗淡,瞧着有些死气的。

    这大约是木棠的心结所致,却不是镇元子提供灵气所能治愈的了。

    将木棠安放妥当后,镇元子缓缓说道:“能在姑水山外捡到你的木块,也是缘分一场。我有意收你为徒,但也不强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