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穿越小说 > 我在洪荒植树造林 > 85.第 85 章
    宫殿摇晃不已, 与此同时, 门外传来了安荷仙子的惊呼声:“娘娘, 好多男修说是要退出散仙盟,正在外面胡闹!”

    西王母面若寒霜,沉声道:“未曾想, 才不过关了他们几个月, 竟然就憋不住了。”

    在外闹事的,肯定有几个是刚刚突破的大罗金仙, 东王公现在神志不清,西王母此时不得不出面镇压了, 而镇元子他们是外人,不好直接插手散仙盟的内部事务。

    她对镇元子和红云揖身一礼,道:“大哥尚且不能随意移动, 还望两位道友帮我看护一二。”

    两人连忙回道:“好说。”

    西王母周身翠光一闪, 迅速赶往宫殿之外镇压散仙们去了。

    外面的散仙们当然不是全都反叛了, 只是有几个新出炉的大罗金仙跨了一个境界后,便傲了起来,渐渐不满足于屈居人下, 想自立门户了, 东王公出事后又十分憋屈地被西王母困在东阳山里,就煽动了有类似想法的人一起攻击西王母的阵法。

    剩下的修士有些是愿意继续跟着东王公的人,两派人马一言不合, 已然开打了。

    而有些修士则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一转身躲进了洞府, 把阵法一开就不管外界如何。

    作乱的大罗金仙都是刚突破过来没多少年头,与根基深厚的西王母自然不能比。

    然而他们组合成团,西王母为了不让对东王公下毒的修士趁机跑掉,依然在用伴生灵宝支撑着包裹一山的禁制,一时还不能快刀斩乱麻地平息这次混乱。

    连着好几天,东阳山上各个修士飞来遁去,一片火光乱洒,寒芒四射的嘈杂乱景。

    镇元子和红云此刻就在东王公的房内面面相觑,不知该做什么好。

    外面打得正火热,东王公又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昏迷不醒。

    西王母对女仙们虽有些怀疑,但还是不忍心让她们只身在外,便让女仙们进了宫殿。此时三只鸟妖和安荷仙子便一起去和众女仙待在东王公房门之外了。

    闲着也是闲着,这几天镇元子便略微探查了下东王公的情况。

    洪荒中的毒跟灵酒有些类似。

    修士们如果修为不够高,就对酒和毒的抵御力不高,那他们当然也能被毒倒。一切端看毒的品级和修士自身的修为。

    像是毒蛇毒虫之类的生灵化形后,他们还会把自身分泌的毒炼作神通。

    这些使毒的修士若是境界高了,那他们的毒杀能力可是很强的。

    东王公中的毒貌似是几种不同种类的毒物混合而成。

    下毒者大约是想直接毒死东王公的,但却没有成功。这毒要是下在太乙金仙身上,那这个太乙金仙的小命就悬乎了,而眼下东王公虽然睁不开眼,但实际上他底蕴足,体内的毒素还伤不到他的性命。

    只要多过些时日,东王公体内的毒素就能被他自己的灵气消磨掉。西王母去求老子的丹药,也不过是为了加快这个速度。西王母的不死药针对的是寿命,在解毒方面却是不行。

    镇元子一脸同情地瞟了瞟东王公。

    东王公瞅着也是个可怜人,这才晕了几个月,手下小弟就开始造反了,而毒害他的凶手还有几分可能是他的红颜知己。

    镇元子想了想,转向红云,一脸深沉地说道:“你以后要是遇到道友有难,救归救,可千万别跟女修们牵扯过深。”

    红云长得虽不如东王公刚健英武,但也是一副俊美绝伦的相貌,万一被卷入什么情感漩涡那就不好了。

    说完后,镇元子想到了东王公的小弟们,又加了一句:“男修们也一样。”

    红云眨巴几下眼睛,眸中闪过几丝不解之色,迟疑地回了一声:“怎么样才算过深呢……”

    镇元子低头默默思索了一会儿,忽而觉得自己的说法不太对。

    东王公的问题大概也不是什么与人交往过深造成的,而是御下手段不佳和太过刚硬的性格因素导致的。

    红云没什么手下,应该不会遇到什么争权夺利的事,不过他跟东王公一样喜欢救人,情感问题还是挺需要重视的。

    花草童子们先前天天在五庄观聊东王公,镇元子被动地对东王公的感情生活了解过。

    明眼人都看出了那些女仙是对东王公有意思,偏偏东王公不自知,对女仙们都是一个态度,没有对谁特别一点,也没有明确拒绝过谁。

    镇元子想到了关键点,便说道:“有修士对你大献殷勤,你又不喜欢他们的话,一定要及时拒绝掉,切忌优柔寡断!”

    红云听到这儿,睫毛抖动,笑得一岔一岔的:“道兄你想太多了吧。”

    闻言,镇元子杵在一旁敲了敲额头,也觉得自己有些胡思乱想了。东王公的情况毕竟少见。

    红云正笑着,三只鸟妖惊慌失措地在门外大喊道:“老爷,有大罗金仙攻进了殿内,还劫持了安荷仙子。”

    两人急忙开了大门。只见外面众多女仙围成一团,一个个泪光涟涟,如小鹿遇到猎手一般惊恐。

    外面有一面色灰败,周身气息飘忽不稳的黄衣修士,正表情狰狞地以手勒着安荷仙子的脖子。

    黄衣修士状似在西王母手下吃了不少的亏,看上去应是伤得不浅。

    安荷仙子倒是比她一群姐妹们勇敢了许多,即使被人按住了命脉,脸上却是不曾落泪。

    那修士恶狠狠地说道:“把东王公交出来,否则我就一掌拍死她。”说着,他还加重了手下力道,使得安荷仙子白皙的脖子上浮现出些许青痕。

    黄衣修士是反叛的大罗金仙之一,只是他没想到西王母原来如此厉害,就算他们好几个大罗金仙联手也动不了她分毫。于是他便暗中脱离了战局,想利用东王公来要挟西王母。

    镇元子眉心微皱。

    宫殿外围也有西王母布下的阵法,怎么那么轻易就被人攻进了,怕不是有内贼吧。

    红云怒喝道:“卑鄙!”

    正当镇元子和红云不知该如何是好时,几道细弱的脚步声响起。

    东王公嘴唇透紫,拖着颤颤巍巍的身体,一步一晃地从房内走出。

    镇元子诧异问道:“道友醒了?”

    东王公沉默地点了点头,而后对那黄衣修士说道:“你且放了她,我跟你走。”

    话音落下,那一群女仙尽皆以袖抹泪,哭得不能自已。

    黄衣修士大喜:“除了东王公都给我退下!”

    东王公步履缓慢地朝着黄衣修士走去。

    黄衣修士嘴角都快翘上天了,东王公离他越近,他的笑意便越发明显。

    约莫是看自己目的快要达成,他的两肩猛地一松。

    镇元子站得虽远,神识却牢牢锁在那修士身上。

    见状,镇元子立马祭出山海经,迅如闪电般发出一道浩渺黄光,直冲黄衣修士的面门打去。

    黄衣修士猝防不及之下,顿时“砰”的一声仰天倒下,钳制安荷仙子的力道也随之消散而去。

    东王公反应不慢,迅速一个跨步,上前把惊魂未定的安荷仙子拉扯到了他身后。

    黄衣修士被镇元子那气势十足的锋锐一击打得面容扭曲,满脸是血。他倒下后已是奄奄一息,却仍不甘地挣扎着以手指着东王公,凄厉一笑道:“你以为你救了谁吗,我告诉你,给你下毒的就是……”

    “安荷!”

    黄衣修士的话语和刚刚冲入宫殿内的西王母的怒吼声混合在一起。

    东王公震惊地低下头,望着插在自己胸口的玄色长剑。

    若是以往,凭着安荷仙子的修为,这把剑断然刺不进他的身躯。而现在他体内的毒未清,一时提不出灵气护体,竟被安荷仙子得手了。

    安荷仙子嘴唇紧抿,神色不明地提着那把长剑。

    西王母怒极,身边汹涌气浪不断翻滚,一掌将安荷仙子拍倒在地。

    一旁的众人皆被这一场变故惊呆了。

    先前一切发生地太快,镇元子又把心神都放在了黄衣修士的身上,也没来得及护住东王公。镇元子暗自讶然,安荷这是求爱不得吗?可西王母不是说安荷是少有的不痴迷东王公的女仙吗。

    西王母上前搀扶住东王公,大声质问安荷仙子道:“你究竟意欲为何!”

    安荷仙子的素色衣裙被她吐出的鲜血染红。她惨然一笑道:“娘娘,我是为了您呀……就因为这个散仙盟,您要放下修炼,处理东王公他留下的杂事,还要放下脸面,炼制不死药给别的修士……只要没了东王公……”

    和西王母一起进来的,还有老子和几只青鸟。一干女仙已经难以置信地连眼泪都不留了,和老子脸上淡然的神情形成鲜明对比。

    老子轻咳一声,走上前来,从容不迫地说道:“先容贫道给东王公道友看看吧。”

    又是中毒又是被刺的,也不知道东王公能不能活下来。

    …………

    混乱过后,散仙盟最终还是土崩瓦解了,而东王公一事也给镇元子提了个醒。

    回到万寿山后,镇元子便开始着手于改造万寿山所有灵食的包装。

    镇元子先是对所有百音馆的小妖们强调了一番食品安全的问题。

    鸿钧讲道时,镇元子对他讲的阵法一道听得可认真了。镇元子花了几年时间,开发出了一种小型阵法。

    镇元子将阵法刻入小妖们的木牌之中后,一一教给了百音馆的工作人员。

    开启这个阵法,便能给灵食外部的樗树叶或者灵酒的坛子烙印出一道类似产品序列号的神识,上面还附带了人参果的幻象,相当于防伪标志。

    而外层的包装一旦被拆开后,人参果的幻象就会变成被咬了一口的样子。镇元子以此防止有人拆了外部的包装后再换上他们自己做的东西。

    难保就有人想用残余的包装去做假冒伪劣的产品陷害万寿山的事情呢。

    从此,五庄观销售出去的灵食都会以产品详细加编号的形式,再加上是何人所购,将一条条信息逐一记录至玉简之中。

    修士们若是不确定自己买到手的东西是不是五庄观出品的,便可以带着包装来五庄观查验。

    假若修士们买到的产品没有这道神识,又或者神识中编号与产品本身与五庄观的玉简是对不上的,便说明他们买到的是假货。

    不过,镇元子自然无法保证修士们都能有那个耐心去辨认真伪。

    假使有人粗心大意,吃了仇人替换的东西吃死了,镇元子也回天无力,顶多说一句遗憾,道一句惋惜。

    只要有想杀人夺宝的心思,何愁找不到方式方法。

    仇人间的针锋相对又不会因为万寿山向不向外出售灵食而停止,灵食也不过是个能被人利用一番的手段罢了。

    他给灵食的包装加上这一层神识,主要还是为了留下些证据。

    要是有人拿着几片不知哪里来的樗树叶跑到五庄观大吵大闹,起码五庄观的小妖们不会有口难辨,直接用玉简作证即可。

    时光匆匆而过,随着五庄观里的防伪阵法渐渐步入正轨,紫霄宫第三次讲道也即将到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