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重生]剧院之王 > 第36章 第36章
    第36章  兰迪:钱不是够花就行了吗?

    掌声足足持续了三分钟之久。

    直到观众们终于情绪平静下来, 演出才得以继续。

    在吉蒂的这一段回忆中……

    当男主角鲁恩发现已经没办法避开妻子和情人后,反应居然是不慌不忙地退后几步,任由三位美人对峙, 他则在一旁露出了一抹似乎觉得眼前场景很好玩的戏谑笑容。

    于是……

    “禽兽啊!”“厚颜无耻!”“男人中的渣滓!”

    男性观众们又开始在底下群情激愤地怒骂,可也说不清是真为三位女主抱不平,还是纯粹酸柠檬心理。

    另一部分女性观众纷纷叹起气来。

    也许以往她们也曾遇过类似的事情, 但身在局中, 始终看得不是那么清醒。

    如今,她们刚好是站在局外人角度,冷眼旁观过去,清清楚楚地看到了男主那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哪怕刚刚也曾为对方的颜值、歌声和魅力所倾倒, 这一刻也不由得如剧中几位女主一样, 心中陡然一凉:“啊!他就要这样站在旁边看着吗?”“在他心里, 到底曾爱过谁?”“他是铁石心肠吗?”“男人难道都是没有心的吗?”

    可此时, 剧中三位美人却没能看得那么清楚了。

    她们彼此怒视, 做出愤怒到极点的表情, 眼睛几乎要喷出火来。

    乐队更是火上浇油地奏出了乍听平静实则波涛暗涌的乐章。

    三人一边瞪视着情敌们, 一边随着音乐开始向一侧缓慢走动地转了一圈, 样子像是小动物在攻击前, 先摆好了姿势。

    接着, 音乐爆发出巨大的声响。

    三人便同时冲过去, 做出互相抓挠、拽头发, 扯裙子的动作。

    这一幕虽则细想悲哀, 但看起来却颇为好玩。

    底下的观众们一时间忍不住笑了起来。

    等这么互相撕逼了一番后……

    “啊——!!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一直内敛着悲伤的妻子贝儿先叫了出来。

    她声音中饱含愤怒和痛苦,竟接近于歇斯底里了:“她比我好吗?”

    克莉斯一脸不屑地站在了不远处,但手里拿着扇子快速煽动的姿势,显示出内心并不平静。

    吉蒂紧紧咬着下唇,似乎很不安,却又兔子般惊惧地望着这一切。

    贝儿快步走到舞台的前方,对着观众们唱了一首足以让所有被背叛妻子都要感同身受且潸然泪落的歌曲《她比我好吗》:“她比我好吗?她比我好吗?她也会一早为你准备食物吗?她也会彻底不眠等你归家吗?她也会帮你生儿育女吗?她也会……我哪里比不上她们?”

    听到这里,观众们再没有笑的心情,几乎就要心碎。

    可贝儿还在那里一声声低吟:“你到底喜欢她什么?你到底喜欢她什么?”

    灯光适时移动到了克莉斯的身前。

    贝儿就走过去,围着克莉斯开始打转,声音如泣如诉,带着一种让人泪落的哭音:“你到底喜欢她什么呢?漂亮的脸蛋,迷人的身段,媚人的双眼……”

    在她唱这一段时,克莉斯随之舞动身体,配合地摆出种种娇媚动人的姿势。

    贝儿哭着爆发:“她能做到的……我也能!”

    她将披肩扯下,扔到一边,将长裙挽起,露出修长的双腿,抛弃保守的装扮,又一把拽过男主,围着他若即若离地跳起了舞,时而用手去轻抚他的脸,又害羞地收回,时而用腿去勾他的腰,却又不自在地放下,把一支舞跳得内敛又魅惑,还边跳边哭着唱:“如果你想,我也可以做到!”

    男主在这个过程中,还是保持来者不拒,却始终似笑非笑、不当一回事的可恨表情。

    等她一首歌接近尾声,舞也快跳完时……

    克莉斯就上前将她挤到一边。

    伴随着更加激烈的音乐,她如一团燃烧的火焰一般,肆意燃烧着自己,锋芒毕露地围着男主跳起了更性感的舞蹈,如蛇一般无顾忌地缠绕在男主的身上,火辣热情地唱起了一曲《我只要爱情》:“爱情若是一杯毒液,我只愿一饮而尽!”

    这个舞蹈的强度很高,动作也极为性感迷人,一时间剧场里仿佛着了火一般温度都升高了。,等她一曲跳完,前排观众还能清楚地听到一阵阵诱人地喘息,顿时不由得给出了一阵热烈的掌声。

    这时候,音乐渐渐缓和,长笛的声音婉转悠扬。

    吉蒂从舞台的另一边缓缓走上前,也唱起了一首歌,这次的歌名是《骗局》。

    “我的爱情是一场骗局吗?”

    她这么质问着,嗓音的爆发力,几乎让全场为之一寂。

    这位女演员相貌清纯,加上平时喜欢人前装乖,往往让人误以为是个只凭脸蛋的花瓶。

    但实际上,她的唱功是数一数二,嗓音得天独厚,是女高音中抒情的那一类型,既不会过分高以至于让人觉得刺耳,也不会太低以至于有共鸣的含混声,所以,极为匹配甜美又纯洁的角色,一旦遇到类似角色,几乎无人能与她争锋。

    此时,也许是受克莉斯和贝儿之前过于精彩表演的刺激……

    吉蒂在唱这首歌时,超常发挥了一番,将少女恋爱时的一腔情思,以及得知自己所托非人的难过和悲伤阐释得淋漓尽致,歌声绕梁,久久不绝。

    而且,在唱歌的过程中,男主角也会配合地表演。

    比如,吉蒂回忆恋爱时的情景,男主角会在一旁深情地说:“是的,我只爱你。”

    乐队的合唱部会在后头齐声用低音喊:“谎言!谎言!”

    吉蒂在前面继续往下唱,唱一些“我相信他说的每一个单词,直到今日”一类的词。

    等这样唱完,吉蒂的回忆也结束了。

    然后,她和克莉斯、贝儿一样,对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一次站在舞台上的警察说:“虽然他骗了我,但还是希望您能尽快破案,将真凶绳之以法。”

    警察又一次点头。

    不过,这时候,底下观众基本已经群情激愤,快要骂街了,大概的心情就是:“日了狗了!什么玩意儿?明明翻车,还有美女爱?男主角他凭什么啊!”

    然而,在一片叫骂声中……

    幕布依旧坚定地落了下来,第二幕结束,中场休息十分钟。

    观众席那边,米尔森先生决定趁机去后台转一转。

    他想给大家打气加油一番,问阿尔要不要一起去。

    阿尔婉拒了。

    他现在一点儿都不想再看到和这部剧有关的事物。

    作为一名可悲的剧作家!

    在刚刚一个来小时的演出中,他坐在那里,根本没有任何安心欣赏作品的心思,而是极为没出息地不停扭动脖子,前后左右地四处看,对周围的观众们不断察言观色,绞尽脑汁地试图揣度他们对这出剧是否还算满意……这实在是一件耗尽人心力的事情。

    于是,他试图短暂地将剧抛到脑后,缓缓顺着过道,走出了大厅。

    但没想到的是,同样出来透气,顺便抽支烟的几个观众刚好聚在一起,就站在他旁边,还不可避免地谈起了刚才的演出。

    “你们觉得,这出剧怎么样呢?”其中,有一名男子突然随口问。

    他旁边一个西装革履,打扮颇为入时的男人闻言,立刻摆出一副专业点评的样子,抢先回答起来:“平庸之作,有故弄玄虚之处!而且,除了男男女女的情爱实在没什么新鲜的可看之处,极度无聊。唯一的亮点大概在那三名女演员了,实在很美,若是将自己代入男主角的话,想必是不错的体验。”

    听到最后一句,在场男士全都露出了赞同地暧昧笑容。

    只有阿尔心里有些恼怒。

    可那人虽有哗众取宠的意思,可口才居然还算流畅。

    他见有人喜欢听,便越发来劲儿,索性高谈阔论起来,反复将这部剧贬了又贬。

    人都爱凑热闹,好比在旅游景点,听到有人讲解,就下意识地驻足,凑过去跟着一听。

    于是,人越聚越多。

    那西装男子如此这般地把剧批了一通,说了个痛快后,见此情况,居然灵机一动,开始同大家发起了名片,自来熟地招呼起来:“来来,既然一起看了戏,大家干脆互相认识一下吧!我是卖XX保健品的,大家有需要可以找我……”

    站在一旁的阿尔不免也得了一张名片。

    他低头看了看就问:“你们公司的保健品真的不错吗?”

    男子立刻熟练地背出一堆标准的推销话术,将产品夸了又夸。

    阿尔耐心地听完,便随手将名片扔进一旁垃圾桶,也开始点评起来:“听起来实在是很平庸的产品,还挺故弄玄虚的。实际上,除了满篇的空话外,根本没有任何真实的数据能证明疗效。你既然还有跑来剧院看一出‘极度无聊戏’的时间,为什么不赶紧回去,重新整理、整理这套傻子才会信的推销词,顺便好好督促你们的研发生产部门,搞点儿更有用的玩意儿呢?”

    他说完转身就走,毫不迟疑。

    相对成年人较为瘦弱的体型,游鱼一般灵活地在人群中钻了两钻,很快消失了个无影无踪。

    那西装男子起初听愣了,一时没反应过来。

    等意识到有人当面拆台时,人早跑了个无影无踪,他只气得脸涨通红。

    之前营造的热络气氛,荡然无存。

    旁边一众人刚看完上半场音乐剧,这会儿又平白看了场热闹,全都觉得有趣,互相挤眉弄眼,哈哈一笑,也将刚刚出于客气接过的名片往垃圾桶一扔,一哄而散!

    另一头,阿尔跑到一半,正想回戏厅里等着开演,却突然被人拽了一下。

    他急忙转身去看,却原来是兰迪。这人也不怕被观众撞到,居然还穿着那件女仆裙,只在外头不伦不类地披了个男士大衣,正一脸惊奇地望着自己。

    “我刚刚看到了,你是在同人生气吗?”

    “稀奇,这还用问吗?”

    “他怎么得罪你啦?”

    “他说我的剧不好。”

    “啊?这就要生气吗?其实大可不必呀,人的爱好总是不同的,何必勉强。”

    “哦。”

    “怎么这么冷淡,是不赞同我的话吗?”

    “没什么,你说得都对,只是我还是更希望能得到每个人喜欢的。”

    “然后呢?”

    兰迪便将手插进大衣口袋,歪着个头端详人,还饶有兴趣地追问:“被喜欢了又能怎么样呢?”

    阿尔迟疑了一下。

    最终,他不知道为什么,避开了对方探究的视线,选择了一个非常现实的回答:“……能赚到很多的钱吧。”

    兰迪咧嘴笑了。

    然后,他无所谓地耸了耸肩:“钱不是够花就行了吗?”

    阿尔张开嘴,差点儿习惯性地把“爸爸死了,妈妈怀孕,还有弟妹要养”那套词又搬出来。

    可最终,他望了望兰迪明亮又无一丝阴霾的天蓝色眼睛,便不再解释,只笑了笑附和:“对,钱够花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