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诱我深入 > 正文 107、番外04
    番外03

    当天晚上,这对新手准父母挨在一块儿,研究育婴手册。

    孕早期注意事项很多,看到“多休息、保持睡眠充足、不可过度劳累”这条时,傅棠舟说:“以后别加班了。”

    “加班不加班,也不是我能决定的。有时候事情太多,做不完啊。”

    “往后缓缓,不碍事儿。”

    顾新橙用抱枕捂着肚子,说:“咱们部门其他女员工怀孕也没像我这么娇贵,人家都是该上班上班,该加班加班,生产前一个月才请假。”

    傅棠舟捏了捏她纤细的胳膊,说:“你看你瘦得,还说不娇贵?”

    他看她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玻璃娃娃,仿佛一碰就会碎。

    “你现在知道心疼我了?”顾新橙理直气壮,“昨晚你分明不是这样的。”

    傅棠舟:“……”

    昨晚发生了什么,他俩心知肚明。他轻轻咳嗽一声,以掩饰尴尬。

    第二天一早,两人去医院做检查。

    顾新橙怀孕大约两周,掐指一算,就是跟傅棠舟去上海出差时怀上的。

    这下两人心里有了谱,各自打电话向父母汇报这桩喜事儿。

    顾新橙的父母对于女儿怀孕这件事儿,千叮咛万嘱咐。这是一件好事,对女人而言更是一件苦差事。

    喜悦之余,他们更为顾新橙担心。

    傅棠舟:“我会照顾好她。”

    顾新橙:“爸妈,我自己也会照顾好自己的。”

    顾承望:“过两周我和你妈去北京看看你。”

    “爸,你别操心了,”顾新橙说,“等过年了,我跟他一块回去。”

    她怕爸爸长途奔波劳累,旧病复发。

    “那你这段时间也要注意身体,”顾承望说,“棠舟,家务事呀,麻烦你替她分担分担。”

    傅棠舟应声:“当然。”

    顾新橙却说:“爸,我平时在家也没做家务……”

    算得上体力活的家务都被家政承包了,偶尔自己给自己端个茶倒个水,这不算家务吧?

    她得承认,嫁给傅棠舟之后,她对婚姻的满意度很高。

    两个人在一块儿,比她一个人生活好太多了。

    傅棠舟的父母在这件事上,行大于言,第一时间就找了专业人士来给顾新橙的孕期做各项规划。

    哪个阶段该做什么该吃什么,条条框框限制很多。

    顾新橙望着清单发愁,她求助傅棠舟:“真得这样啊?我看我朋友怀孕,没有谁这么严格的。”

    他看了一眼那张表,将它放到一边,语气淡淡:“他们的建议,听听就行,没必要规规矩矩照做。”

    他对于这种事,早已司空见惯。

    “那你妈妈要是问起来,我怎么说?”顾新橙问。

    “我来说。”傅棠舟说。

    婚后他的父母没有过多干预他俩的生活,只是偶尔打打电话问问近况,隔一到两个月一家人聚在一块儿吃顿饭。

    他们与顾新橙不算特别亲近,但关系不差。对这个儿媳,他们不像对傅棠舟那样要求严苛。

    更何况,顾新橙说话做事,也没什么可指摘的地方,挑不出错来。

    怀孕以后,傅棠舟对顾新橙更上心了。

    家里请了专门的阿姨,为的就是他不在家时能照顾到顾新橙。

    他的工作安排也做出了相应的调整,出差尽量控制在三天以内。即使有应酬,十点前也一定能赶回家陪她。

    他还特地和严总打了个关照,给顾新橙配了两个副手,减少她的日常工作量。

    本以为这么细致体贴的照料能让她在孕期内保持轻松愉悦的心情,可事实却并非如虑的小孩是最幸福的。

    “这么大了,还想着当孩子呢?”傅棠舟将她搂得更紧些,“在家我把你当闺女宠,行不行?”

    顾新橙甜甜一笑,未置可否。转念一想,又觉得哪里不对,她说:“你想让我跟你喊‘爸爸’?”

    傅棠舟:“……你真想叫我也不拦着。”

    顾新橙掐了一下他的胳膊,挠痒痒似的,一点儿都没用力。

    闹着闹着,顾新橙又被他推倒在身下。

    怀孕至今,夫妻俩都没机会亲密无间地亲热。虽说有别的方法消乏,但终究缺了点儿意思。

    现在两个宝宝睡得安详,顾新橙一身奶香勾得傅棠舟心尖儿发痒。

    “老婆,”他埋首在她肩膀处,“我有点儿饿。”

    “饿了?”顾新橙像哄孩子一样轻轻拍着他的后背,“那怎么办?让阿姨给你做点儿吃的?”

    “不吃那个,”傅棠舟的指尖解开她的衣扣,“我尝尝这个,行么?”

    氛围恰到好处,顾新橙没有拂了他的意。

    她轻轻拱着腰,像是一把柔软的弓。

    隔了快十个月,不光是他想,她也很想他。

    一切顺水推舟进行得很顺利,顾新橙气喘吁吁地躺在被褥里,她的眼神瞥过床畔的婴儿床,说:“咱们换个地方吧……待会儿别把宝宝吵醒了。”

    傅棠舟却不依,他吻吻她的嘴角,说:“一会儿你声音小点儿。”

    她竭力忍住不叫,像小猫一样低吟,可还是没能控制住。

    正是最激烈的时候,哥哥像是和妈妈产生了某种奇妙的心灵感应,突然哇哇哭了起来。

    他这一哭,像是会传染一样,妹妹也开始哭。

    两孩子哭得此起彼伏,顾新橙被吵得一点儿兴致都没了。

    她要推开傅棠舟去哄孩子睡觉,却被他压得动弹不得。“傅棠舟,你放开我啊……”顾新橙嘟囔着,“孩子都这样了。”

    “哭一会儿不碍事儿,”他不肯放人,“谁小时候不哭啊?”

    “可是……”顾新橙还是放心不下孩子。

    “我快点儿,”他扣住她的手,“一会儿我帮你哄。”

    最终,顾新橙还是妥协了。

    孩子得哄,老公也不能落下啊。

    哎,当女人真难啊。

    本以为这样已经够惨了,没想到还有更惨的。

    又过了三分钟,主卧外面有人笃笃笃地敲门。

    “先生,太太,孩子需要抱出去吗?”

    是家里请的阿姨。

    估摸着她是听到哭声一直没停,就过来问问。

    在哄孩子这方面,阿姨是专业的。

    晚上俩孩子也不跟爸妈睡一屋,他们平时有工作,得保证睡眠质量,到点儿阿姨会把孩子抱走。

    可今晚……还没到时间。

    顾新橙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一声,在这种时候被打断两次,也不知道傅棠舟还行不行……

    傅棠舟动作放缓了些,说:“暂时不用。”

    他的语调四平八稳,仿佛一切状况尽在他的掌握中。

    阿姨走了,顾新橙松了一口气,用拳头轻轻打了他一下,像是在撒娇,又像是在埋怨。

    在俩孩子催魂索命一般的哭声下,傅棠舟没坚持太久,草草收场。

    他翻身下床,也没哄哥哥,而是瞪了他一眼——这什么儿子,尽坏爸爸的好事。

    哥哥的哭声止住了,他睁着乌溜溜的眼睛看着爸爸。

    三秒之后,爆发了更大的哭声。

    妹妹听了以后,像是要和哥哥比赛谁嗓门大似的,哭得也更凶了。

    顾新橙:“……”

    天啊,杀了她吧,她快被逼疯了。

    刚刚就不该听傅棠舟的话,跟他做那种事!

    顾新橙把妹妹抱在怀里哄,哄了好半晌,也不见好转。

    最后她只能求助阿姨,阿姨很有经验,说:“把俩孩子分开哄。”

    顾新橙终于发现大房子的妙处了,兄妹俩一人一个房间,一点也不耽误事儿。

    这场闹剧在半小时后落下帷幕。

    俩孩子平时安安静静,八成是在攒着力气大哭一场。

    这一场哭得顾新橙都没脾气了,像是有打击乐队在她的天灵盖上开演奏会。

    要是家里没有阿姨,她这个新手妈妈真应付不来。

    孩子给家庭带来无尽的欢乐,也带来甜蜜的烦恼。

    辰辰特别黏妈妈,顾新橙每天下班后,辰辰都要妈妈陪着他玩,不然就会闹小脾气。

    星星挺乖,妈妈陪不陪她对她而言没那么重要,但她喜欢跟哥哥在一起玩。

    所以,最终结果还是演变成两个孩子把顾新橙霸占得死死,傅棠舟想和顾新橙单独待一会儿培养培养夫妻感情都没机会。

    顾新橙倒是无所谓,她喜欢小孩儿,对自己的一双儿女更是爱到骨子里,每天陪着孩子她非常充实。

    而傅棠舟,他的确很爱顾新橙为他生的这一双儿女,可是他也很爱顾新橙——他总觉得有了孩子以后,顾新橙越来越不关注他了。

    有一天晚上,他应酬到了十一点,顾新橙连一个电话都没打。

    饭局上其他人的老婆都打两三个电话了,傅棠舟的手机却是安静如鸡。

    旁人纷纷羡慕傅棠舟,说他会管老婆,不吵不闹不上吊的。

    谁曾想,傅棠舟觉得这些人当着他的面接老婆电话都是一种炫耀。

    回家之后,他看见顾新橙累得已经上床睡觉。

    阿姨说,今天孩子特别不好带,一直闹到十一点多,都不肯睡觉。

    顾新橙在带孩子这件事上,付出了不少精力,这一点傅棠舟都看在了眼里。

    上床之后,傅棠舟把她搂进怀里。

    顾新橙被吵醒,她睡眼惺忪地看他,小声说:“今晚不想要了……”

    他们每周会保持三到四晚,通常是隔天。昨晚没做,可她今天太累了,没精力伺候他了。

    傅棠舟垂眸看她,亲了亲她的面颊,说:“你睡,我抱着你。”

    于是顾新橙在他怀里继续睡了。

    望着她熟睡的面庞,傅棠舟的心软得一塌糊涂。

    第二天早上,傅棠舟没叫醒她,一直陪着她睡到了九点。

    她醒来以后,他说:“新橙,咱俩谈一谈。”

    “谈什么?”

    “关于孩子的事儿。”

    一提到孩子,顾新橙立刻来了精神。

    “新橙,我理解你当妈妈的心态,但你得注意自己的身体,别太累了。有些事情,能交给阿姨就交给阿姨。该放松的时候也得放松放松。”

    “我是想多陪陪辰辰和星星。”

    傅棠舟:“那我呢?”

    顾新橙:“……你?”

    “昨晚你都没打电话找我。”他语气里颇有些不满。

    “我找你干嘛?”顾新橙觉得不可思议,“你今年又不是三岁,还能丢了吗?”

    “那么晚没回家,你一点儿都不担心?”傅棠舟又问。

    顾新橙想了想,问:“你会出轨吗?”

    “不会。”

    “那我干嘛要担心?”

    “……”

    她对他这么信任吗?傅棠舟一时不知这是他的幸运还是不幸。

    不闻不问,有时候未必是信任,而是不在意。

    “老公,”顾新橙叫他,“我现在有两个宝宝,有时候会顾不上你……”

    “所以呢?”

    “你知道我是爱你的就够了。”

    “你对我的爱变少了。”

    “傅棠舟,”顾新橙惊叫,“你是在和孩子争风吃醋吗?”

    “没有。”他怎么能承认这点呢?早知道当初就别那么早要孩子了,原来他可以一人独享顾新橙,现在要和俩孩子分宠,他还必须得排在第三位。

    可顾新橙在他心里,依旧是第一位的。

    育儿的重担没法削减,傅棠舟只能尽力帮顾新橙分担。

    每晚有一段亲子时间,是属于他们一家四口的。

    傅棠舟很爱这两个孩子,愿意陪他们做各种游戏。

    顾新橙以前没想过有一天他会这样,她总觉得他这样的男人不会囿于家庭的束缚,没想到他在家里陪孩子时和工作场上判若两人。

    升幂这两年的事业版图日渐扩张,傅棠舟依旧忙碌,但他愿意为了家庭牺牲一部分时间。

    以前他一个人时,愿意将大部分时间投入到工作中,爱情只占很小很小的一部分。

    而现在,家庭这一块的比例逐渐增大。一个稳定幸福的家庭会为他的事业增色,也是他工作的动力之一。

    顾新橙在这件事上比他牺牲更大,他愿意花时间陪她一起养儿育女。

    辰辰很聪明,十一个月大的时候就开始牙牙学语。

    他第一次叫“妈妈”时,顾新橙感动得快要落泪。

    当天晚上,她和傅棠舟分享了这一喜悦。

    “辰辰今天叫我妈妈了。”

    “星星呢?还是不说话?”

    “她不说话,但是爬得比辰辰快啊。”

    果然,星星是最先学会走路的那一个。

    傅棠舟有一天下班回到家,星星见了他,像往常一样爬过来找爸爸抱。

    爬着爬着,她忽然站了起来,跌跌撞撞地往这里走。

    平时她得站在学步车里才能走,这次她没要学步车。

    傅棠舟怕她摔倒,又怕她忘了怎么走,想扶她又不敢扶。

    顾新橙紧张又兴奋地看着星星稳稳地走完了这一小段路,扑到了傅棠舟的大腿上。

    她伸出两只肉嘟嘟的胳膊,这是要抱的意思——跟她妈妈当年求抱抱时一模一样。

    傅棠舟笑着把星星抱了起来,她坐在他的臂弯里,一双黑葡萄似的眼睛直盯着爸爸看。

    “我们星星会走路了。”傅棠舟亲了亲她的小脸。

    “星星真棒呀,”顾新橙捏捏女儿白皙的小脸蛋,“辰辰要向妹妹学习。”

    辰辰见妹妹赢得了爸妈的夸赞,像是能听懂话一样,不服气地扶着沙发,想要来争宠。

    谁知走到一半,吧唧摔倒了。坚强的小男子汉,哭了。

    顾新橙赶忙把辰辰抱起来,哄着说:“不哭不哭,辰辰也很棒。”

    辰辰霸占着妈妈,一个劲地喊:“妈妈抱抱。”

    “好,妈妈抱抱。”顾新橙把他抱了起来。

    他长得挺快,这会儿已经二十斤了,顾新橙抱着他,略显吃力。

    傅棠舟把星星放下来,说:“儿子给我。”

    谁知辰辰一把搂住顾新橙的脖子,只留一个后脑勺给他,嘴里还念叨着:“妈妈抱抱。”

    这是不想让爸爸抱的意思。

    傅棠舟:“……”

    心情愈发复杂。

    晚上睡觉时,傅棠舟说:“该开始给孩子上课了。”

    “上课?他们才多大?这就要上课了?”

    “辰辰已经会说话了,现在开始上课,刚好。”

    “我爸说我像辰辰这么大的时候,还天天坐在地上玩泥巴。”顾新橙叹了一口气。

    她研究过早教书籍,平时也会带着让孩子学习一些基础的知识。可她觉得那些早教的东西,随着孩子年龄增长会学得越来越快,完全没必要在一岁时就开始上课。

    “多学点儿东西不是坏事儿,”傅棠舟说,“有老师教,你能轻松不少。”

    最终顾新橙妥协了,谁让这俩孩子将来有家产要继承呢?不学无术可不行。

    兴许是孩子越来越大的缘故,俩孩子开始上课之后,顾新橙终于解脱了。

    她很庆幸自己生的是双胞胎,否则她没法想象同样的流程重新来一遍,她得累成什么样。

    又是一年春天,一家四口去玉渊潭看樱花。

    辰辰和星星已经两岁半了,俩孩子能跑能跳,能说会道。

    顾新橙今天给星星编了一个漂亮的发型,头发上用粉色缎带绑了一个蝴蝶结。

    辰辰凑在旁边,举着手说:“妈妈,我也要蝴蝶结。”

    “你要蝴蝶结干什么?”顾新橙问。

    “妹妹有,我也要。”辰辰说。

    俩孩子平时关系挺不错,但也避免不了一些小争吵。

    星星非常高冷地说了一句:“我把蝴蝶结给你,你叫我姐姐。”

    星星一直不满意自己的妹妹身份,总想着篡位当姐姐。

    辰辰一听,立刻说:“我才不稀罕你的破蝴蝶结!”

    傅棠舟见这俩孩子闹来闹去,觉得甚是有趣。

    “辰辰,”他说,“你是哥哥,要让着妹妹。”

    “我让着她了,”辰辰不服,“昨天我还把牛奶糖给她了。”

    那可是他最爱吃的牛奶糖,不是妹妹他才不给呢。

    “辰辰这么懂事呀,”顾新橙说,“一会儿妈妈奖励你一块饼干。”

    “妈妈我也要。”星星拽了拽顾新橙的手,一双漂亮的黑眼睛眨啊眨。

    春日阳光和煦,微风拂过枝头灿烂的樱花。

    顾新橙的发丝随风飘动,眼底温柔一片。

    傅棠舟的记忆像是回到了许多年前,他们初见的时候。

    她像是一只粉色的小蝴蝶,停驻在他的心上。

    从此他心里便有了她。

    现在,他不仅有了她,还有一对可爱的儿女。

    往后余生,他不会再松开她的手。

    本章共5段,你正在阅读(第6段)

    本章共5段,你正在阅读(第7段)

    本章共5段,你正在阅读(第8段)

    本章共5段,你正在阅读(第9段),,,网址m..  ...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