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海王翻车了 > 正文 第11章 第 11 章
    “——”

    鸦雀无声。

    场面一度很尴尬,气氛很紧张。

    苗从殊的脸埋在青石板上面,如果地面有土他可能会扒过来把脸埋了。

    一双白玉裸-足站定在苗从殊面前,两脚脚踝处各套着一个精致的金色脚镯。若是凑近仔细看,还能看到脚镯上刻满密密麻麻的降魔佛文。

    那对脚镯是曾经用来困住瀛方斛的降魔佛器,但现在感觉不到一丁半点的真佛之意。说明这佛器可能被污染,也可能被什么功法或灵器压制住,反正对瀛方斛再也不起作用就对了。

    苗从殊扼腕,天要亡他。

    当初正是料定瀛方斛会被这对佛器困在万魔窟,他才过分嚣张的跑了。

    犹记得瀛方斛发现他逃跑,怒红双眼发疯的杀出万魔窟想把他抓回去。可惜被佛器困住,便犹如困兽似的在荆棘丛里徘徊,又疯又病态。

    苗从殊当时心颤了下,见他赤红双眼,漂亮的少年又委屈又疯狂,一时心动便停下来同他说:“我不是要抛弃你,我只是个伤心人。伤心的人爱流浪,你能在我生命里留下痕迹已经足够幸运。”

    热爱冰恋的少年,再见。

    然后他就快乐的奔向人海治愈受过惊吓的心灵,直到遇见现任,因此目前正处于收身养性的阶段里。

    当初他那么说的时候没想过会再见到瀛方斛,谁能料到昔日爽一爽的嘴快变成今日杀人的刀。

    所以现在就是后悔、很后悔。

    瀛方斛‘咦’了声,向前走了一步,抬起左手、张开五指,五指间缠着银白色近乎透明的丝线。那些丝线无比坚韧锋利,它们灵活的缠住青衣散修的脖子,想迫使他抬起头来。

    可以想见,这些丝线再收紧些便能完整的切下苗从殊的脑袋。

    “你好像我认识的一个人。”瀛方斛说:“抬起头来。”

    丝线收紧,苗从殊感到皮肤被割裂的疼痛,内心:要死了。

    他不抬头会被割断脖子,抬头一样会被割断脖子,尸身说不定还会被捡走成全病娇前前任美丽的冰恋之情。

    左右都是死,他选择躺着。

    青衣散修躺定不动仿佛死了,围观群众纷纷表示他是真头铁。

    瀛方斛见状,眼睛危险的眯起来。尾指动了下,五指逐渐收紧,不耐烦之下便要将他杀了。

    太玄宗宗主被两个合体期魔将缠住,一时脱身不得。那厢徐负雪带人斩下企图闯进来的鬼兵,悲天悯人的薛听潮抱琴立在一旁治疗伤者,没太关注瀛方斛这边的境况。

    武要离和温锦程倒是认出苗从殊,但一个离得太远远水救不了近火,另一个是只弱鸡没什么用处。

    不过灯栖枝也认出躺地上的青衣散修正是苗从殊,当即掐着阵法瞬移到二人面前,将空气中的水汽全部凝结成水珠。

    下一刻,水珠化成冰锥子齐齐攻向瀛方斛。

    瀛方斛抬手挥开那雨幕似的冰锥子,发觉其中还蕴含变化无穷的道法,不由多了点兴趣。他在苗从殊身上留下一丝银线,然后松开,十指快速而灵活的操纵遍布广场的银丝线。

    刀枪水火皆不能斩断烧毁这些银丝线,它们编成蛛网似的网络笼罩住广场的天空,将细密的冰锥统统绞碎,也将扑杀过来的修真弟子们和自家鬼兵绞杀。

    真正是不分敌我的变态。

    修真界大多数人头一次真正接触到这位新上任的魔域魔主,为其不分敌我的暴戾而感到心惊。他们不约而同认为,假如魔主想攻打修真界,必会掀起一轮旷日持久、腥风血雨的战争。

    灯栖枝:“苗殊?”他将苗殊拉起来。

    苗殊早就趁机找到老早以前塞芥子里落满灰的易容-面具,被拉起时就快速的扣到脸上,顿时变成与之前相差不了多少但就是让人认不出来的脸。

    灯栖枝眉头一皱:“你戴了面具?”

    苗从殊:居然认得出来?

    灯栖枝看他没受伤,登时放心说道:“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认得出你。”

    苗从殊心里一咯噔,灯栖枝是他两百年前的前前前任,他都认出来了难道其他人会认不出来吗?

    应该……吧?

    他在心里安慰自己,毕竟当年跟灯栖枝相处四年之久,最近又遇见还住同一院子里,他又是水系的天生道骨,能破世间一切虚妄。

    所以灯栖枝认出他很正常,其他前任肯定认不出!

    毕竟是上品灵器,没有大乘修为休想认出他!!

    苗从殊惴惴不安的心稍稍安定:“多谢。”

    他说完就想跑回偏殿躲起来,结果刚迈出两步,发带忽然断裂,束起的头发披散下来并有一束被切断。发丝飘飘扬扬的洒落,而颈项一根银线正亮着光。

    一根根银线拔地而起,将地面坚硬的青石板整齐割裂,同时拦截住灯栖枝和苗从殊两人。主要是拦截苗从殊,截杀灯栖枝。

    魔域之人显然有备而来,他们用仙器锁住整个清幽峰,瞒过护山大阵的灵感,同时锁住天地灵气致使在场众人修为下降。

    灯栖枝察觉到灵气稀薄,他被逼得步步后退,不忘将自己用的防御灵器套在苗殊身上:“苗殊,用防御灵器!”

    苗从殊早在自己身上挂了十来件防御灵器,就算是大乘期高手也得耗点时间才杀得了他。

    “殊殊,我终于找到你了。”

    天真清脆得有些明媚的嗓音自苗从殊身后响起,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觉阔别一百多年再次自尾椎骨蹿起。

    苗从殊的眼角余光瞥见突然出现在身后的、已经比他高出半个头的少年扬起明媚的笑容,好似甜美的糖果,但只要尝了就知道内里全是剧-毒。

    “好久不见啊。”瀛方斛叹道:“殊殊,你伤心的毛病治好了吗?”

    苗从殊:“别问,问就是心碎。”

    瀛方斛奇道:“难道殊殊在离开我之后,爱过别人?”

    苗从殊:“怎么会?!”

    爱是爱过的,但这都是过眼云烟的事情,何必翻出来说?

    说实话,没有意义。

    至于现任,那是别人吗?

    那是自己人!是内人!

    “我碎过的心,一直有你。”

    其中一片应该是有的。

    瀛方斛太过病娇,当初浓情蜜意就能一言不合搞冰恋,现在他俩有过渣与被渣的不堪过往,被渣的那个还没有佛器束缚,苗从殊自然是伏低做小尽力苟。

    奈何瀛方斛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被困在万魔窟无可奈何的小魔修了,他环抱住苗从殊说:“是吗?我不信。”

    苗从殊心想,你这个自问自答就很灵性了。

    瀛方斛笑了两声,直接将苗从殊拦腰抱起就跳到半空,退回黑色的雾气里。离开时还留下一群鬼兵骚扰太玄宗,并嚣张狂妄的说:“秘境开时,我们再会。另外,东荒以南八千山林从现在开始归入我魔域疆土!”

    “苗殊!”灯栖枝怒而动用天地道法、借其龙族强悍血统直接在在场千万鬼兵碾成粉末,纵身追入鬼雾里,身影消失在众人面前。

    武要离好不容易跑过来却见苗从殊被抓走一幕,不由变了脸色:“苗道友!”

    景簪白跟随在他身后走来,望着鬼雾里的一幕,神色间若有所思。

    薛听潮只见到那一闪而逝的青色身影,顿时觉得有些熟悉,他低语:“……丛殊?”

    ..

    昆仑。

    昆仑山巅茫茫无状,空缈广阔的雪地里只有一座木屋。木屋里,炭火正烧着,左边靠墙有一张简陋的木桌。桌上摆着周天星辰推衍阵图,图阵也十分简单。

    图阵上画着几个图形,图形周边点缀一些黑点。

    有人推开门,端着烹制好的银鱼走过来。他随手一挥,挥过图阵,那图阵立刻疯狂吸收空气中充沛的灵气,开始绽放光芒、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运转。

    图形和黑点仿佛是周天星辰,此刻已然活了过来。

    黑隼缩在屋檐外面的角落里,尽力缩小身影,还抬起翅膀掩藏头部,黑豆似的眼睛透过羽毛偷偷观察那进屋的神经病主人。

    屋里那人穿着缟衣,缟衣因褪色而变成灰白与微黄相间的色调。他垂落至膝盖的长发未打理,捋在洁白的耳朵后边。然后一边强迫症发作般,将银鱼一条条整整齐齐叠好,一边看周天星辰的推演结果。

    “在……太玄。”

    作者有话要说:  苗海王:我心里有你(但不止有你。

    瀛病娇:真的吗?我不信。

    治海王,用病娇!

    PS:瀛病娇跟神经病现任是有点像的,后者不搞冰恋而已。

    景簪白不是前任。

    我不行了,我笑死了,虽然现任两章内真的要出现了但是!

    苗苗不断在翻车的边缘,现任就一直在钓鱼、烤鱼!

    PPS:更新少,我很难给二更。我现在每天都是凌晨5点钟睡的,持续两个多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