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临高启明 > 正文 第二百六十四节 听证会(二)
    他等了几分钟,虽说下面有交头接耳的嗡嗡声,但是没有人提出异议。

    “《梧州暴乱的调查报告》得到了与会元老的认可,没有元老对此表示异议。根据目前已经收到全部驻外元老的相关调查回函,已经形成三分之二多数,因此元老院决议,认可该报告之合法性。”

    马甲抑扬顿挫的念完这句话,接下来便是重头戏――质询了。

    果然,当马甲一宣布质询会议开始,立刻便有人要求发言。

    马甲定睛一看,正是木器厂的海林。他知道这海林是老资格的“元老院反对派”,和单良当初堪称是“双璧”。但凡有大事情发生必然要求开听证会,各种“定体问”和“反思问”每周都会登上BBS。一度是让元老院各部委局办头疼的人物。

    这回单良没有抽选上,海林抽上了,马甲就知道他肯定是有备而来,准备着开炮了。

    “马甲同志,”海林走上发言台,先微微朝着马甲点头致意,接着又转向听众席致意,“各位同志!”态度彬彬有礼,颇有绅士风度。

    马甲心想,这海林如今也开始玩这一套了,元老们这些年的政治水平果然有所提高。

    “解迩仁同志,有关梧州的报告我读过了。”海林说,“实话说,我是即痛心又惊讶。”说到这里他故作深沉的停顿了片刻,“元老院把这么重要的一个城市交给了你,可是你呢?到底是用什么样的精神去做这份工作的呢?对不对起广大元老对你的信任?!”

    这话就带着批判的味道了。解迩仁虽说早有心理准备,也不免被这诛心之问弄得张口结舌。

    不过他到底是记者出身,牛鬼蛇神看得多了,稍稍平复了下心情,便按照预想考虑好得套路,做出一副愧疚的模样说道:“我的确愧对元老院对我的信任,没有做好本职工作。这次梧州暴乱,我是第一责任人,没什么好辩解的。”

    海林原以为这记者必然有一番巧舌如簧的言辞来诡辩,没想到他马上就认账,这多少有些打乱了他的计划。

    原本他准备通过一系列的事实来“揭穿解迩仁的画皮”,来把听证会的气氛炒热,

    </div>

    但是解元老马上就承认自己是“妖精”,这原定的大戏就唱不下去了,海林无奈,只得话锋一转,开始谈“追责”问题。

    “……同志们,梧州的事件虽然是解迩仁同志个人犯下的错误,但是其他部门,特别是在某些人保持下政务院,还有组织人事、情报、治安和我们一贯无所不能的政治保卫局就没有责任吗?我看不但有责任,而且责任是主要的!”

    董时叶低声道:“开始了。”

    马甲微微点头:“他这是千年不变的老方子了。”

    他看着海林的慷慨激昂的发言,知道海林的最终目标是马千瞩――把马督公批倒搞臭,最少也得叫他“不能祸害元老院”这是他长期以来毫不掩饰的目标。当然了,这目标如今越来越渺茫。现在谁都知道,马千瞩就算下台卸任,接任国务卿的不是他班子里的人至少也是“亲密战友”。

    果然,一番慷慨激昂的“整风势在必行”的言辞之后,海林把目标转到了马千瞩头上,表示他当国务卿这么多年来,多次出现严重的失误,这次梧州的失败更是“政治灾难”。而且马千瞩是解迩仁担任梧州地区主任的“提名人”之一,其具体任命也是经过他批准的。应该负首要责任。

    “……我认为,马千瞩同志应该引咎辞职――至少也要做公开检讨!”

    海林发言完毕,席位上发出一阵稀稀拉拉的掌声。虽然有人高喊:“说得好!”但是没什么人响应,显得有些冷清。

    虽然气氛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热烈,倒也算开了头一炮。接下来举手要求发言的是程咏昕,这倒也没出乎马甲等人的预料――她已经好久没有在公共事务上发言了。

    程咏昕自打在女仆案上栽了跟斗,又冀图借着闹临高的事煽风点火。一番折腾下来,倒不是一点好处没捞到,至少在新闻媒体上现在已经是个知名人物了。她非常小心的和杜雯在妇女权益事业上保持着距离,免得有人拿她和杜雯相提并论。

    虽说她进入媒体,影响媒体的企图多少得到了实现,但是马甲知道,程小姐陷入了一段不成功的感情纠葛之中。据说身心受到了很大的伤害,一度伤心欲绝。最后虽然斩断情丝,了却了这段

    </div>

    孽缘,却不得不病休了好长一段日子来恢复,所以最近一直不太活跃。

    这次在听证会上发言,显然是她准备重返舞台的一个信号。

    程咏昕的脸色微微有些苍白,她上台之后首先询问了解迩仁几个问题――都是关于蔡兰的,包括如何收容的蔡兰,又是怎么会想到把她留在身边的。

    虽然这是报告里都有的内容,但是解迩仁还是一一作了回答。

    “各位元老,”程咏昕一般不用“同志”这个称呼,“我想提请大家注意一下这件案子中的蔡兰。虽然是她现在已经被认定为梧州骚乱的主要参与者之一,甚至在我们的调查小组去之前就自杀了。但是,我们是不是应该反过来想一想,她为什么要参与这次骚乱?”

    大家瞪大了眼睛,心想她是这样说什么?

    “……蔡兰刺杀元老,原本是一桩严重的罪行。但是既然刺杀未成,解元老又使用手中的元老权力赦免了她的罪行,那么就应该按照相关的规定另外安置或者直接释放她,为何将蔡兰当作一件物品一样收入房中,难道对某些下半身思考的元老来说,女性的唯一作用就是***吗?!”

    马甲微微颔首,程咏昕的话说得没错。在蔡兰这件事上,解迩仁是严重有问题的――甚至可以说,梧州暴乱的很多问题就是出在他处置蔡兰失当上了!虽说她的本意未必在此,但是抓重点的观察力还是在线的。

    程咏昕接着说道:“不尊重女性,将女性物化,随意贬低、玩弄女性在元老院内已经是蔚然成风,甚至已经形成了一种潜规则,而广大女性元老只能忍气吞声……”

    马甲敲了一下法槌,提醒道:“程咏昕女士,请您注意发言内容,我们不反对大家自由表达意见,但是请围绕主题,不要离题太远。”

    “我这里是抒发一下我个人的想法。让你不高兴真是非常对不起。”程咏昕语带讥讽的说道,“好吧,既然在座的元老们不喜欢听这个,那我就围绕主题来谈。”

    “蔡兰之所以会参与骚乱,其原因就是蔡兰不堪解迩仁先生对她进行的精神和肉体上的虐待和折磨!”说到这里,她的情绪有些激动起来,“这促成了蔡兰最终投向了敌人……”

    </div>

    接下来程咏昕对解迩仁进行集中扫射,差不多就是直接扣了他几个“人渣”“色魔”“虐待狂”的帽子,大家都觉得有些纳闷,程咏昕怎么忽然变得这么激动,就差声泪俱下了。

    “……我感到很奇怪,象解迩仁先生这样一个能力堪忧,道德水准我不想评说的人,到底是怎么当上一个重要城市的地方行政长官?他根本没有任何行政经验,受得教育也没有专业背景。这背后到底是谁在充当他的推手和保护伞?还有案件中起了极其恶劣作用的刘有望,这么一个道德败坏的小人,居然堂而皇之的当上了管理一个俘虏营的长官。我感到奇怪:元老院的人力资源部门是按照什么依据来选拔任命官员的?这些都是我们应该搞清楚的。我提议对这些部门和个人进行独立调查!如果有必要的话,提请召开元老院全体大会,对部门进行改组!”

    “她和海林是一伙的?”董时叶低声问道。

    “我看不见得。”马甲微微摇头,“海林要搞得只是马千瞩。她喷得明显是人事组织部门。”

    “这是想动明朗?”

    “有那么一些意思。”马甲说,“她显然不是一个人――背后有人。人事和组织是隐形的权力中枢,想要插手的人可真不少。”

    程咏昕的发言得到了比海林多得掌声,虽然大伙对她的“物化女性”的控诉并不太感兴趣,但是梧州事变中,人事组织部门在选人用人上的瑕疵是显而易见的,

    经过连续两人的暖场,会场里的气氛变得踊跃多了,又有多人请求发言。

    “这下可热闹了。”马甲对董时叶说道,“今天这听证会是持久战了。”

    第三位发言的元老马甲和董时叶都不太熟悉。因为平时很少见到此人的名字出现在会议或者“两刊一报”上。应该是很少掺和元老院政治,职位不高,专注于本职工作的普通元老。

    “梧州暴乱的事情,我也想说几句。”他拿手帕擦了下脑袋,显然不太适合这样的场合,“事情本身报告里已经说得很明白了,我本人也没有疑问。主要是想对这起事件发表一下个人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