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修真小说 > 最强昆仑掌门 > 正文 第六百九十六章 节外生枝(四)
    第六百九十六章节外生枝(四)

    男人有两个弱点,以此成就了‘男人征服世界,女人征服男人’的名句。

    第一个弱点,是男人就会被女人吸引,区别在于,被一个女人吸引或被多个女人吸引。

    太监、龙阳不在此内。

    第二个弱点,男人不管里子如何,面子是不能不要的。

    特别是有身份的男人,最是要面子。

    最最让人不能忍受的,便是一邦子有身份的男人在一起,自己落了面子。

    如果还是在一个吸引自己的女人面前。

    落了面子的男人,为此可以杀人!

    ……

    身毒,龟兹十分受重视的王子,绝对不是色涝,但他是男人,就有男人的劣根性。

    美女见得多了,虽然如九儿一般的美人还是没见过,要不然也不会一下被吸引。

    但是,如果说身毒会为了女人,而不顾国之大事,一定不会有人相信。

    然而,事情偏偏发生在三个男人之间,还是一匹马的小事。

    这面子落的,不要不要的。

    “陆良生!!”

    一声乍喝,身毒看着陆良生,眼神不善。

    陆良生面相呆愣,实则却是聪明之人,他知道现在如何解释都是枉然,只能是恨恨的盯着九儿。

    见陆良生不答话,不求原谅,身毒更觉面子没地方放了,那怕你说句软话求个饶,也让人有台阶下呀。

    一旁,拖发、细风双手抄抱着看好戏,身毒更是气的浑身发抖,沉声道:

    “陆良生,你不用跟着我了,从此你做你的生意,龟兹太小容不下你这等豪商。”

    大惊失色,陆良生正欲开口,身毒却是转身而去。

    王子便是王子,绝不会如市井百姓一般,在九儿这事上身毒输了一筹,若是再行纠缠,反而让人看不起。

    身毒走了,拖发与细风交换了一个眼神,双方虽有合作,但毕竟分属两国,在这种风月之事上,能压过对方一筹也是让人高兴的。

    陆良生心中大急,原本还想跟上解释,却是被身毒身边的护卫相阻,护卫满脸冷笑说道:

    “陆良生你不是武艺高强吗?没听到王子殿下的话,即日起,你陆良生不再是我

    </div>

    龟兹族人。”

    “鸠摩罗,你!!”陆良生一脸忿恨,他与此人不和,却在此时被其落井下石。

    身毒走了,陆良生无奈,忿恨的盯了九儿一眼,也扬身而去。

    看着鸠摩罗的背影,拖发轻声喃语道:

    “他就是鸠摩罗?换了衣服都没认出来。”

    旁边细风和煦却是满脸的不屑,轻声哼道:

    “哼!拖发力威,你是不是对这鸠摩罗太过看重了。”

    微笑一下,拖发力威回应道:

    “听说细风兄招纳了一位中原高手?”

    细风和煦满面春风,也不答话,回过头对九儿道:

    “姑娘可愿到我家看看?”

    闻言,九儿也是聪明,只是拿目光又看看了拖发力威。

    场面顿时有些尴尬。

    见此,细风和煦扭头说道:“拖发兄不是对高手感兴趣吗?不妨一起前往?”

    不得不说细风和煦还是有一定手腕的,轻描淡写之间就化解了尴尬。

    看了一眼九儿,拖发力威还是有一些心动,却又是瞟了一眼陆良生离去的方向,言道:

    “姑娘既然与细风兄有缘,那我便只能忍痛让贤了。”

    说完,拖发力威朝着陆良生离去的方向而去。

    九儿用眼角瞄着拖发力威,心中却是开始留意。

    “姑娘请!”

    细风和煦十分开心,不仅得佳青睐,又压了两位王子一筹,这面子里子都有了。

    就在此时,整个市场哗然起来。

    正在交易的人们纷纷让开,躬身施礼。

    身份稍低一些的人,更是直接跪拜。

    原来是有一队人马,穿市而来。

    便见旗帜招展,上书‘万圣’二字。

    举目望去,便在这旗帜下面,一男一女并骑而至,身后跟着一干教众,各持法器声乐。

    一时间,浓厚的宗教之音响彻市场。

    来人非是别人,正是在此间停留的聂云与艾瓦西娅,他们是收到了九儿的青鸟传书赶来的。

    九儿对此亦是有些吃惊,人群中除了大白国子民,不乏他国商人,竟然都是秉持一礼。

    可见,万圣教在西域是何等的成功。

    心上一计,九儿对细风和煦道:“我家兄弟来了,实在不好意思,今天怕是不能与公子回去了。”

    细风和煦微惊,瞧着走过来的万圣教

    </div>

    ,又瞧瞧九儿,询问道:“姑娘是万圣教中人?”

    九儿眯着眼一笑,回答道:“有些关系罢了!”

    …………

    “……这就是事情全部的经过,小师姐说,怕对师门不利就让我先回来,他留下继续探察究竟。”

    听了聂云讲的事情经过,众人都是反应过来。

    发生在九儿身上的事,正好与公孙起那边相符,身毒在帐里说的事,应该就是现下正在发生的阴谋。

    阳逍沉吟了一下,言道:

    “事情既然已经清楚,可让青鸟传书,让九儿直接去接应起儿便是。”

    “等一下!”

    一直没有说过话的言青书,此时却是站了起来。

    对着师门各长辈一施礼,青书朗声道:

    “四师叔,师侄觉得此事有蹊跷。”

    众人皆是一愣,细风柳叶却是说道:“青书是怪我细风氏没有提前知会本派,其实我也是刚刚……”

    “不不不!”青书连忙摇手,踱步走到聂云身前,拍了拍其肩膀,言道:

    “幸好师弟传话详尽,要不然我也发现不了。”

    聂云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道:“是小师姐交待的详尽,还嘱咐我一定不能漏了细节。”

    一旁,花无颜笑道:“你们都是大师兄的弟子,大师兄做事一贯注重细节。”

    经此提醒,众人都开始细细回味聂云适才的话来,更有记不太清楚的,又再次询问。

    宫翎性子急,这便道:“青书,发现了什么?速速讲来。”

    “是!三师叔”言青书躬身应下,抬头朗声道:

    “按从西域传来的情报,乌孙发兵土城,龟兹与白国绕后袭击其根本,再分兵围歼乌孙回援之兵,不知我说的可对?”

    “我明白了!”细风柳叶突然乍起出声,跟着就是咬牙切齿道:“细风和煦你好大的胆子!!”

    阳逍先是一怔,霎时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看着言青书露出欣赏的目光。

    花无颜还有一些发懵,就轻声问道:

    “三嫂妳说什么?小妹没懂。”

    细风柳叶瞧了一眼青书,便说道:“聂云刚才说,代表我大白国的是拖发力威与细风和煦!青书,你把你的想法给大家说说。”

    青书再是施礼受命,朗声道:

    “此等国之大事,一国之主又怎会不知?拖发力威与细风和煦明显是瞒着大白国,这就是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