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瘟疫医生 > 正文 最后一天,求一张月票冲分类榜!
    悠阅书城a,,ios需海外苹果id下载

    接到报警电话后,马振兴和同事边毅很快就出警了。手机端https://

    他们都是漠北市马儿湾区云临镇的警察,这个地方平时没什么事情,犯罪率很低,人口就不多呢,又多数是些老人家,所以小偷小摸也很少见,他们的工作最多的是调解一些邻里矛盾。

    但这次北甸村的这个报警电话却很罕见和奇怪,可能是一宗盗伐案。

    由于案主老头田福厚现在是这疙瘩不大不小的一个名人了,而且一把年纪的,大家都没有怠慢。

    还在这早晨时分,马振兴两人到达了林地现场,只见王福厚与其老妇妻子站在那,费解、紧张、忐忑不安。

    “我还有很多树明明就在这里的!不见了。”一见到他们,王福厚就上前抓着他们说了起来,布满皱纹的老脸又激动又惊恐,“我把手按了按那树干,就探进去了,像被火烧着一样,你们看看我这皮!”

    马振兴看着老头撸起自己的右手衣袖,手掌和小臂皮肤的确有点像烫伤,也可能是老人的皮本来就那样。

    这事很难让人相信,周围的树木是比一路走来的其它区域要稀少,土地也更要荒黑,但盗伐要车辆运走木材的啊,那么大的树,人是抬不起的,可是这条路走不了大车,而且没有车痕。

    “田大爷,您是不是记错了?”马振兴问道。

    “没记错!”田福厚不满道,“这里每一棵树我都记得,没记错。”

    “真的没有了。”田妻张麦冬唉声叹气,“种下有几十年的树,昨天还好端端的在那呢!”

    “田大爷,您说手可以伸进这树里?”边毅若有调侃,这是酒喝多了吧,“那我试试。”马振兴隐约感到不妥,但还没说什么,边毅就不以为然地抬起右手按向那棵槐树枯裂的树干,手伸进去了,那张中年脸庞也瞬间变了色。

    一声痛苦的惨叫,边毅已是把手抽了出来,整只手颤抖不已,脸色一阵红一阵白,“里面,真的,真的……”

    马振兴愕然着,田福厚激动道“你看,你看!”

    还没等众人怎么的,突然间,他们眼睁睁地看着,那一棵槐

    </div>

    树似有水面的涟漪泛过,然后就消失不见了。就那么一眨眼间,消失不见了。而在周围,树木也变得更加稀疏,消失的不只是一棵槐树。

    “这、这……”边毅茫然地喃喃。

    田福厚、张麦冬都活到快十的年纪了,这样的事情还是第一次见,苍老的脸都不知如何反应。

    “报天机局。”马振兴终于说出了话,浑身突然微微颤抖,有一股不知道从哪里涌到心头的恐惧,“报天机局。”

    这件事已经超出他们的能力范围了。马振兴慌神中立即用手机进行上报,警局那边听了也十分紧张,马上接去漠北天机局。马振兴还是第一次与这些人打交道,“树不见了,手能探进去……”

    说了半晌,马振兴才能冷静下来,把事情说个清楚。

    对于平时只是做调解工作,上一次抓小偷还是去年的他们来说,他们不知所措。

    漠北天机局那边高度重视,让他们先待在原地不要走动,很快会有疾控人员过来把他们接走隔离检查。马振兴一下有点蒙了,尽管对方说这是常规程序,不用紧张,但他还是想到去年的新军团病……

    “这叫啥事啊。”那边的田福厚焦躁地走来走去,老脸的面色好像越发有点差,忽然就咳嗽了几声。

    大爷这一咳嗽,马振兴、边毅可都急了,马振兴问道“田大爷,您怎么样?”

    “老人咳几句……平常事。”田福厚小声道,但自己也是担心的,张麦冬给老伴拍了拍背。

    边毅叹了声,忍不住从口袋拿出烟盒和打火机,抽出一根烟,就要点着。

    “边警官!”田福厚见状一声大喝,却还是中气十足,急道“这里不能点火,没看周围都是树吗!哎你这。”边毅不好意思地把烟和打火机收回去,田福厚又说“这些树,几十年了啊……”

    老头子一边喃喃,一边看着四周已变得稀少的树木,“两位警官,你们说我这里的树都会这样消失掉吗?”

    “大爷,我们也不知道,这事涉及超自然力量了。”马振兴只能这么说,也是茫然。

    就是在这种心情中,过了约莫半个小时,有直升机的隆隆声响从天空传来,天机局的人到了。

    不久,四人就看见一队人马从落满

    </div>

    枯叶的林路走来,十几个人,全都穿着气密型防护服,手持枪械,是漠北天机局的机动特遣队“雪沙小队”,队长是个中年男人,李玮泉,“马警官,边警官,辛苦了,这里开始由我们接手。”

    马振兴松出一口气,感觉总算找回主心骨。

    “疾控小队马上就到,你们将从地面走。”李玮泉说道,“两位警官,麻烦指示一下变异范围。”

    其实队员们走了一圈,已经看得出来了,因为有比较明显的分界线,土壤看上去不一样。

    他们纷纷皱着眉头,与异常力量是交过手的,而且漠北这里有个大基地,天机英雄顾俊就在那里特训过。他们也有定期进修,接触过咒术,学过旧印……但这里不像黑暗侵蚀的那种感觉,很是奇怪,不同寻常。

    科研队员刘文涵拿着手持式的长杆探测摄影仪,往一棵松树的树干探去,果然一下探了进去。

    而在这外面的探测屏幕上,众人只见一片模糊扭曲的影像,那绝对不是树干里头。

    突然,影像变为黑屏,探测摄像仪失灵了。

    在众人警戒的注目中,刘文涵把手中这个仪器慢慢地一点点拉回来,却见摄像头已然碎裂,整个仪器刚才探入树里的部分都多了一层焦黑,似乎是自身被什么能量烧灼成了这样……

    是咒术力量吗?队长李玮泉已知不好,这里的情况也许比他们出发前预想的都要严重。

    “指挥中心,指挥中心。”李队长马上用卫星对讲机进行上报,要呼叫总部咒术部那边了,“这里是雪沙小队,情况属实,这里树林的一个区域出现空间扭曲,面积约为300平米。现场警官证实树木还在继续减少,剩余树木的枯裂也在加重,情况可能正在加剧。”

    与此同时,田福厚看着这些天机人员,也是知道天机局比一般部门更要能耐的,不由得向正给他和老伴询问事情经过的陈姑娘问道“陈姑娘,我这些树都会那样消失掉吗?”

    “大爷,您别忧心。”陈秋萱安慰道,却不敢给大爷什么保证,“应该没那么严重,您就当歇几天。”

    “不歇了不歇了……”田福厚喃喃自语,“我这年纪虽然不小,还能干活那肯定要干的……”

    老头儿看看

    </div>

    树林这,看看树林那,想起了往昔的那些日子。

    那时候这里还完全是一片荒地,他和老伴起早贪黑的,先是平整土地,然后开渠做闸,接着育苗,栽种……很多时候一天就一顿饭,就吃随身带着的炒米,用水泡着吃……做完一天活,睡一觉,第二天继续。

    “我还想多承包几十亩荒地。”田福厚说着,“这回不种其它树,就种樟子松。这种树能活几百年,不像杨树活个几十年就没了。陈姑娘,过个几百年,这里的沙漠得是森林的,这些树不能没有啊……”

    “大爷……”陈秋萱正要安慰说什么,骤然心头一紧,周围李玮泉、马警官等人也纷纷惊疑。

    只见田福厚的面色很苍白,而鼻子流出了鲜血。

    。

    悠城一免看的源a,安卓手需ogley下安,果手需登非中大下安

    瘟疫医生

    瘟疫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