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女总裁的贴身仙少 > 正文 第185章 如此狗血
    有些人甚至需要以各种奇怪的方式背着她们的妻子,然后才敢在她们身上花钱。然而,孟炎实际上直接奖励了1300名服务员。

    这是最高的土皇帝!

    这是最好的土皇帝!

    那些女人迫不及待地想成为一名服务员,揉揉孟炎的肩膀,然后拍拍她的后背,这样她们就可以混合一些高小费了。绝对没有女人会认为按摩孟炎背部会磨破她的身份,因为世界上真的没有一百万个服务员会按摩一次,甚至有些女人想带一盆热水来好好洗孟炎的脚,这样就可以得到一些提示。

    那些不想看着孟炎,这个可怜的男孩的女人们,此刻无法活着吞下孟炎。

    有些人说孟炎是个白痴,而其他人则为自己感到羞耻。

    男人问自己,不可能奖励1300万名服务员。

    相比之下,他们确实相形见绌。

    其余的服务员都恨得要死。

    他们认为自己很聪明,没有去找孟炎,吵架,因为他们知道这肯定会让其他客人不喜欢,并被店主责骂,但他们从来没有想过找孟炎吵架会带来很多好处!

    他们简直恨死了,希望穿越时空杀死小夙,为孟炎而不是小夙服务

    他们承诺,不管发生什么,他们都会抱着孟炎臭脚,让孟炎有宾至如归的感觉。

    掌柜的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

    掌柜的当然已经看到了微胖男人猪肝色的脸在她面前,而女人闪亮的眼睛在微胖男人对面。

    如果微胖男人真的很富有,他们会看起来这么丑吗?

    如果一个微胖男人真的非常富有,另一边的女人会毫无顾忌地去见另一个男人吗?

    显然,这个微胖人只是一个普通的富人,而不是巨富

    而且,更重要的是,他永远也拿不到一千三百万奖励服务员,能拿出一千三百万是个问题。

    但是.

    我为了这个胖子得罪了大客户?

    我的上帝,我在做什么?

    掌柜的现在迫不及待地使劲扇自己一巴掌。

    他发誓如果他给自己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他会表现得更像一个子,而不是一个子,他会歌唱世界上所有的不公平,并影响所有人的心。

    如果是这样,他认为小费

    可能会落在自己身上。

    这时,孟炎突然笑了:“嘿,我越看你,就越喜欢你。不,我必须给你小费,否则我的心会很不高兴。”

    所以。

    孟炎出乎意料地给了十二个迎宾员一百万小费,给了小夙五百万小费!

    当这个数字宣布时,整个清风寨彻底爆炸了。

    “我的上帝!”

    “我的上帝!”

    “在我眼前发生的事情是真的吗?“

    “三千万!这家伙来吃饭,甚至奖励这些服务员3000万,我的老太太!”

    “我现在等不及要当他的服务员了!”

    “是的,我现在宁愿放弃我的广告公司,从现在开始做这个家伙的男仆。哦,我的上帝!”每个人都爆炸了。

    每个人的情绪都在瞬间爆发。

    因为每个人根本没有预料到,孟炎已经处于完全胜利的状态,并奖励了另外1700万英镑。

    风吹走了他的钱吗?

    孟炎看着人们震惊的眼神,笑了。

    当然,孟炎,也知道钱的珍贵,他知道这3000万比奖励服务员好,不管他做什么,但是没有办法.为了尽快开放黑羊商城,孟炎已经竭尽全力。

    如果不是因为害怕吓到13个服务员,然后在电视台报道,孟炎肯定会奖励他们全部15亿美元。

    现在,对孟炎,来说,钱只是一串数字。用他的能力赚钱并不难。现在,他想获得各种能力来提高自己的力量和保护能力。

    他不想用生命来赚钱。

    孟炎看了看略胖的男人,笑着说,“怎么了?你为什么不继续奖励他呢?”

    胖子微微咽了一口口水,连话都已经说不出来了。

    孟炎笑着说,“怎么了?你为什么不说话?”

    那个胖男人的脸现在红得像血一样。

    他知道他输了,这太可怕了。

    不管他做什么,他都不能打败孟炎,因为他根本没有那么多钱。

    有些人没有那么多钱,他们在这个世界上肯定很有活力。

    他的小公司绝对不可能被孟炎这样的人抛弃

    稍胖的男人只能认输。

    他低下头说,“那个.正确.抱歉……

    孟炎斜睨了他一眼。“对不起,”他说。

    那个略胖的男人看起来像猪肝,说道:“那我该怎么办?”

    孟炎说,“你刚才看不起小夙女孩吗?比方说,

    你钻到小夙女孩的裤裆下,然后狗爬出门去。让我们忘记这件事,这3000万小费不会让你出去。”

    从女人的裤裆里爬出来?

    听到这里,周围响起了嘶嘶的声音,这个略胖的男人被吓了一跳。

    但是那些能够取得伟大成就的人是非正式的。

    那个稍微有点胖的人咬了咬牙,知道如果他今天不爬,他就会被彻底埋掉。也许他甚至没有机会东山再起。

    聪明人总是能忍受胯下的耻辱。

    所以那个胖乎乎的男人像条狗一样爬过了小夙的裤裆。

    小夙站在那里,低头看着那个胖乎乎的男人,他像狗一样爬上了他的裤裆,脸上带着一丝同情和喜悦。

    她很高兴,因为刚才那个略胖的男人的表现实在令人不愉快。她一直讨厌这种狗眼看人低的家伙。此刻,这个家伙已经变成了一只狗,但这很难,因为她是一个有良心的人。看到一个没有尊严的人仍然很不舒服。

    当这个稍微有点胖的人和狗爬出来的时候,比赛间隙传来了一声大叫。

    此刻,他们都是拍孟炎,马屁的人,他们甚至忘记了清风寨是一个安静的地方。

    ……

    孟炎懒得理会那些马屁精,而是看着店主微笑道:“店主,你刚才是在赶我走吗?”

    掌柜的此刻已经一脸的孟迫。

    他沉默了很长时间才反应过来。他微笑着走过来说,“对不起,对不起.我刚才失去理智了……”

    说话间,掌柜的竟然噗通跪在了孟炎的脚下这一幕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略胖的男人被迫下跪,但掌柜的应该主动下跪。

    店主脸上带着谄媚的微笑说……

    从女人的裤裆里爬出来?

    听到这里,周围响起了嘶嘶的声音,这个略胖的男人被吓了一跳。

    但是那些能够取得伟大成就的人是非正式的。

    那个稍微有点胖的人咬了咬牙,知道如果他今天不爬,他就会被彻底埋掉。也许他甚至没有机会东山再起。

    聪明人总是能忍受胯下的耻辱。

    所以那个胖乎乎的男人像条狗一样爬过了小夙的裤裆。

    小夙站在那里,低头看着那个胖乎乎的男人,他像狗一样爬上了他的裤裆,脸上带着一丝同情和喜悦。

    她很高兴,因为刚才那个略胖的男人的表现实在令人不愉快。她一直讨厌这种狗眼看人低的家伙。此刻,这个家伙已经变成了一只狗,但这很难,因为她是一个有良心的人。看到一个没有尊严的人仍然很不舒服。

    当这个稍微有点胖的人和狗爬出来的时候,比赛间隙传来了一声大叫。

    此刻,他们都是拍孟炎,马屁的人,他们甚至忘记了清风寨是一个安静的地方。

    ……

    孟炎懒得理会那些马屁精,而是看着店主微笑道:“店主,你刚才是在赶我走吗?”

    掌柜的此刻已经一脸的孟迫。

    他沉默了很长时间才反应过来。他微笑着走过来说,“对不起,对不起.我刚才失去理智了……”

    说话间,掌柜的竟然噗通跪在了孟炎的脚下这一幕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略胖的男人被迫下跪,但掌柜的应该主动下跪。

    店主脸上带着谄媚的微笑说……

    从女人的裤裆里爬出来?

    听到这里,周围响起了嘶嘶的声音,这个略胖的男人被吓了一跳。

    但是那些能够取得伟大成就的人是非正式的。

    那个稍微有点胖的人咬了咬牙,知道如果他今天不爬,他就会被彻底埋掉。也许他甚至没有机会东山再起。

    聪明人总是能忍受胯下的耻辱。

    所以那个胖乎乎的男人像条狗一样爬过了小夙的裤裆。

    小夙站在那里,低头看着那个胖乎乎的男人,他像狗一样爬上了他的裤裆,脸上带着一丝同情和喜悦。

    她很高兴,因为刚才那个略胖的男人的表现实在令人不愉快。她一直讨厌这种狗眼看人低的家伙。此刻,这个家伙已经变成了一只狗,但这很难,因为她是一个有良心的人。看到一个没有尊严的人仍然很不舒服。

    当这个稍微有点胖的人和狗爬出来的时候,比赛间隙传来了一声大叫。

    此刻,他们都是拍孟炎,马屁的人,他们甚至忘记了清风寨是一个安静的地方。

    ……

    孟炎懒得理会那些马屁精,而是看着店主微笑道:“店主,你刚才是在赶我走吗?”

    掌柜的此刻已经一脸的孟迫。

    他沉默了很长时间才反应过来。他微笑着走过来说,“对不起,对不起.我刚才失去理智了……”

    说话间,掌柜的竟然噗通跪在了孟炎的脚下这一幕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略胖的男人被迫下跪,但掌柜的应该主动下跪。

    店主脸上带着谄媚的微笑说……

    从女人的裤裆里爬出来?

    听到这里,周围响起了嘶嘶的声音,这个略胖的男人被吓了一跳。

    但是那些能够取得伟大成就的人是非正式的。

    那个稍微有点胖的人咬了咬牙,知道如果他今天不爬,他就会被彻底埋掉。也许他甚至没有机会东山再起。

    聪明人总是能忍受胯下的耻辱。

    所以那个胖乎乎的男人像条狗一样爬过了小夙的裤裆。

    小夙站在那里,低头看着那个胖乎乎的男人,他像狗一样爬上了他的裤裆,脸上带着一丝同情和喜悦。

    她很高兴,因为刚才那个略胖的男人的表现实在令人不愉快。她一直讨厌这种狗眼看人低的家伙。此刻,这个家伙已经变成了一只狗,但这很难,因为她是一个有良心的人。看到一个没有尊严的人仍然很不舒服。

    当这个稍微有点胖的人和狗爬出来的时候,比赛间隙传来了一声大叫。

    此刻,他们都是拍孟炎,马屁的人,他们甚至忘记了清风寨是一个安静的地方。

    ……

    孟炎懒得理会那些马屁精,而是看着店主微笑道:“店主,你刚才是在赶我走吗?”

    掌柜的此刻已经一脸的孟迫。

    他沉默了很长时间才反应过来。他微笑着走过来说,“对不起,对不起.我刚才失去理智了……”

    说话间,掌柜的竟然噗通跪在了孟炎的脚下这一幕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略胖的男人被迫下跪,但掌柜的应该主动下跪。

    店主脸上带着谄媚的微笑说……

    从女人的裤裆里爬出来?

    听到这里,周围响起了嘶嘶的声音,这个略胖的男人被吓了一跳。

    但是那些能够取得伟大成就的人是非正式的。

    那个稍微有点胖的人咬了咬牙,知道如果他今天不爬,他就会被彻底埋掉。也许他甚至没有机会东山再起。

    聪明人总是能忍受胯下的耻辱。

    所以那个胖乎乎的男人像条狗一样爬过了小夙的裤裆。

    小夙站在那里,低头看着那个胖乎乎的男人,他像狗一样爬上了他的裤裆,脸上带着一丝同情和喜悦。

    她很高兴,因为刚才那个略胖的男人的表现实在令人不愉快。她一直讨厌这种狗眼看人低的家伙。此刻,这个家伙已经变成了一只狗,但这很难,因为她是一个有良心的人。看到一个没有尊严的人仍然很不舒服。

    当这个稍微有点胖的人和狗爬出来的时候,比赛间隙传来了一声大叫。

    此刻,他们都是拍孟炎,马屁的人,他们甚至忘记了清风寨是一个安静的地方。

    ……

    孟炎懒得理会那些马屁精,而是看着店主微笑道:“店主,你刚才是在赶我走吗?”

    掌柜的此刻已经一脸的孟迫。

    他沉默了很长时间才反应过来。他微笑着走过来说,“对不起,对不起.我刚才失去理智了……”

    说话间,掌柜的竟然噗通跪在了孟炎的脚下这一幕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略胖的男人被迫下跪,但掌柜的应该主动下跪。

    店主脸上带着谄媚的微笑说……

    从女人的裤裆里爬出来?

    听到这里,周围响起了嘶嘶的声音,这个略胖的男人被吓了一跳。

    但是那些能够取得伟大成就的人是非正式的。

    那个稍微有点胖的人咬了咬牙,知道如果他今天不爬,他就会被彻底埋掉。也许他甚至没有机会东山再起。

    聪明人总是能忍受胯下的耻辱。

    所以那个胖乎乎的男人像条狗一样爬过了小夙的裤裆。

    小夙站在那里,低头看着那个胖乎乎的男人,他像狗一样爬上了他的裤裆,脸上带着一丝同情和喜悦。

    她很高兴,因为刚才那个略胖的男人的表现实在令人不愉快。她一直讨厌这种狗眼看人低的家伙。此刻,这个家伙已经变成了一只狗,但这很难,因为她是一个有良心的人。看到一个没有尊严的人仍然很不舒服。

    当这个稍微有点胖的人和狗爬出来的时候,比赛间隙传来了一声大叫。

    此刻,他们都是拍孟炎,马屁的人,他们甚至忘记了清风寨是一个安静的地方。

    ……

    孟炎懒得理会那些马屁精,而是看着店主微笑道:“店主,你刚才是在赶我走吗?”

    掌柜的此刻已经一脸的孟迫。

    他沉默了很长时间才反应过来。他微笑着走过来说,“对不起,对不起.我刚才失去理智了……”

    说话间,掌柜的竟然噗通跪在了孟炎的脚下这一幕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略胖的男人被迫下跪,但掌柜的应该主动下跪。

    店主脸上带着谄媚的微笑说……

    从女人的裤裆里爬出来?

    听到这里,周围响起了嘶嘶的声音,这个略胖的男人被吓了一跳。

    但是那些能够取得伟大成就的人是非正式的。

    那个稍微有点胖的人咬了咬牙,知道如果他今天不爬,他就会被彻底埋掉。也许他甚至没有机会东山再起。

    聪明人总是能忍受胯下的耻辱。

    所以那个胖乎乎的男人像条狗一样爬过了小夙的裤裆。

    小夙站在那里,低头看着那个胖乎乎的男人,他像狗一样爬上了他的裤裆,脸上带着一丝同情和喜悦。

    她很高兴,因为刚才那个略胖的男人的表现实在令人不愉快。她一直讨厌这种狗眼看人低的家伙。此刻,这个家伙已经变成了一只狗,但这很难,因为她是一个有良心的人。看到一个没有尊严的人仍然很不舒服。

    当这个稍微有点胖的人和狗爬出来的时候,比赛间隙传来了一声大叫。

    此刻,他们都是拍孟炎,马屁的人,他们甚至忘记了清风寨是一个安静的地方。

    ……

    孟炎懒得理会那些马屁精,而是看着店主微笑道:“店主,你刚才是在赶我走吗?”

    掌柜的此刻已经一脸的孟迫。

    他沉默了很长时间才反应过来。他微笑着走过来说,“对不起,对不起.我刚才失去理智了……”

    说话间,掌柜的竟然噗通跪在了孟炎的脚下这一幕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略胖的男人被迫下跪,但掌柜的应该主动下跪。

    店主脸上带着谄媚的微笑说……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