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天价小毒妃 > 正文 第五十三章谣言害人
    “今日来这儿是为了赏菊花,可惜了。”顾湘宜故作惆怅的轻轻摇了摇头:“本以为老实赏菊就可,不承想竟是欣赏这些燕环肥瘦的,还要比一比谁的姿色更胜一筹,不知道的还以为易姑娘是梦柳河的鸨子呢。”

    易修晗的神色十分不自然,舒展的眉眼紧蹙起来,又不想让别人看出自己很生气,于是嘲笑道:“不承想这六姑娘倒是个伶牙俐齿的,怎的平日里也不出门转转,好让别人瞧瞧你的模样?”

    顾湘宜大方回答:“不靠姿色吃饭,又何必在意这张脸给自己是否会带来好处?我不像那些自以为很美的人,想攀龙附凤却没那个本事,还是安安稳稳脚踏实地的好。”

    一句话将易修晗的心思点破,让她心虚的呛了口口水,连连咳嗽起来。

    不过是一个没出过门没见过世面的伯爵家庶女,竟敢这般张狂!

    她必须要给顾湘宜一个教训!

    一家姐妹应当荣辱一体,易修晗就不信,她家三姐姐的名声已经差到了极点,她还不跟着丢人?于是她高声说:“前些日子听闻你家三姐姐出了些龌龊事,近日过来与你闲聊是想劝你放宽心,虽然自家有这么个糟心的姐姐,可日子还是要向前看,但眼下看你的嘴巴这般厉害,倒是用不着我操心。”

    是打算拿顾若宜的错事来讥讽自己?顾湘宜心中冷笑数声,阴恻恻的看向易修晗。

    她并不嫌弃顾若宜丢人,因为她并不在意所谓的伯府名声,她又不是这顾家真真正正的人,但是易修晗若执意与自己作对,那她也不介意告诉告诉易修晗,顾家有她这么一号不好惹的人物。

    “三姐姐的错误固然好说不好听,但作为妹妹的我明白不言兄姐之错,不同于易姑娘一般那人家短处当话头说,我谢过你的好意,也想尽尽心提醒你一番,攀不上的高枝就被攀了,累的半死不活还未必落得好下场。”

    “你什么意思!”易修晗忽然抓紧了帕子,隐约觉得她好像知道些什么。

    顾湘宜也并不掩饰。

    “还记得宁初吗?”

    这个熟悉的名字想起在耳畔,就如一个洪钟敲响在易修晗耳侧,让她腿不自然的软了一下,险些跌倒。

    并不是她怕宁初,而是她有些慌,不知为何眼前的少女知道她心里的想法,知道她嫉恨谁,为什么她会知道呢?

    强迫自己不要露出破绽,易修晗定了定神问:“你提起这个名字做什么?”

    “你是聪明人,想想她的下场,你会放弃攀高枝的心思。”

    此刻的易修晗甚至忘记了反驳她说自己攀高枝,心中慌的像是没了主心骨一样,不敢直视顾湘宜的眼睛,感觉她什么都看得透,自己站在她的面前如同透明。

    “我明明不认识你才对。”易修晗伪装镇定说。

    顾湘宜并不避讳这个问题,直言:“你不认识我,可我认识你啊。”

    这种被人隐瞒和捉弄的感受十分不好受,易修晗顿时觉得自己没有什么隐私可言,那些不可让别人知道,会让别人笑话的心思,竟然被顾湘宜知道了个一清二楚,屈辱之感就像是洪水将易修晗扑倒在地。

    “你说的没道理,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付芷容看见易家长女似乎和顾湘宜发生了争吵,心中大喜,觉得终于有人收拾那死丫头了,连忙带着几个姑娘去凑了个热闹。她打算好了,若是易修晗给顾湘宜难堪,那作为主母她不好不出声,但是也不过简单劝两句罢了,她可不能哄得易修晗消了气,到最后一举三雕,既显得她有主母风范,又让顾湘宜挨了训斥,而欺负人的还是易家的人,和她八竿子打不着边,简直是捡了个大便宜!

    “湘姐儿,你这是在闹什么?快跟易姑娘道歉!”付芷容厉声说。

    顾湘宜被她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弄的有些懵,好笑的问:“母亲为何要女儿道歉?”

    “你惹了易姑娘生气,出门在外惹主家动怒,你真是够没教养的!在家中我教导你什么了?快快赔个不是。”

    易修晗正是气愤之时,见了付氏和顾若宜等人来了,没好气的说:“我可用不着她道歉!顾夫人,以后你可得教导好家里的姑娘,像这没教养的东西下次再进府里,我就让人拿大棒子打出去!”

    两人的矛盾看来很深啊!

    正中付氏下怀,几个姑娘也都兴致勃勃的打算看这场好戏。

    谁不知道顾湘宜是块爆炭?那可不是个一味挨欺负的性子,她要真跟易修晗硬碰硬起来,能有她好果子吃?

    “哎呦易姑娘严重了,下次我再来绝对不会带这个惹人厌的了,你消消气。”付芷容卖了个好给她,作为长辈特意说的低三下气了一些。

    可易修晗却满腔怒火无处发泄,听着付氏的话心头更乱,随口道:“你下次也别来了,把你家里那几个见不得人的都领回去吧!”

    此话一出,付氏如被雷劈中了一般,笑容僵在脸上,其余几个姑娘也都是一样。

    “易姑娘,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付芷容气愤的问道。

    易修晗当然意识到说错话了,可说话就像是泼出去的水,哪里有收回来的道理?再说,那是顾湘宜的嫡母,她要是当着付氏的面服了软,那岂不是向顾湘宜服了软?反正都是她顾家人,说一个一家没脸,她才不怕得罪忠毅伯府。

    她父亲可是敬德公啊!公爵比伯爵高了两阶不止,她有的是底气。

    于是她又说:“我说什么话你们听不懂吗?你家六姑娘说话毫无教养可言,你家那三姑娘我就不用提了,邀她来都嫌脏了我公府的院子,也不知母亲是怎么想的。”

    听闻她提到了自己的名字,说话还如此不客气,顾若宜顿时来了火,挽着袖子揪着易修晗的领子骂道:“小贱人你胡说什么呢你!”

    眼看着顾家姑娘要动起手来,易修晗的丫鬟机灵的很,连忙护在了自家姑娘跟前儿,扯着嗓子喊道:“你做什么!好歹是个伯府姑娘,怎么还要动手不成?”

    这一嗓子瞬间惹得众人看过来,将顾若宜推上了虎背。骑虎难下的感觉并不好受,可这手松开是她认了怂,不松开还能真动手不成?此刻的她恨透了自己的莽撞,母亲提溜着耳朵嘱咐的那些转身就让她抛在脑后了。

    原本这次来是要当个活招牌,证明那些难听的名声不过是谣言罢了,可这一动手,却是石锤了她没教养脾气爆的品行。

    付芷容顿觉一个头两个大,看了看女儿又看了看易修晗,耳边听着突然传来的议论声,红着脸喊道:“还不给我松手!”

    “顾夫人,您府上的家教我真是见识了。”易修晗嘴角含笑在顾家几个姑娘身上扫了一圈,眼神定格在顾湘宜脸上。

    巧的是,顾湘宜也正在看她,嘴角的笑似乎比她还要明艳。

    她这是做了人家的刀还不自知,替顾湘宜收拾了仇家。

    “易姑娘你误会了。”付氏气自己女儿的同时,对易修晗又何尝不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揭自己女儿的短,京城都传遍了的事,为何独独她张口说了?这么看她也不是个聪明人!听着不绝于耳的议论,她沉声说:“说到底都是传言罢了,易姑娘用传言伤人,教养想必也不高!”

    “我教养不高?我就算再没教养也没和哪个哥儿传出过难听的闲话来,不像你女儿,既然都心有所属了,何苦巴巴的到我公府里来?怎么,打量着再找个官人不成?”

    这话未免太难听了些!付芷容险些气的背过气去。

    此刻她有些求助般的看向了顾湘宜,潜意识告诉她,这死丫头嘴巴嘴不饶人了,为了顾家的面子,她能把易修晗怼的哑口无言是最好。

    偏偏她没开口!

    自家女儿名声这般难听,这么大的软肋拿在别人手里,易修晗只短短两句就够顾若宜身败名裂了,付芷容此刻哭的心都有了。

    正当她纠结该说什么好时,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姐姐为何这般咄咄逼人?不知的还以为咱们公府的人都这般素质低下。”

    众人回过头,见到易景枭缓步走上台阶,站到了易修晗旁边。

    顾若宜连忙撤了抓着对方姐姐衣领的手,慌乱的理了理鬓角的碎发。

    “二弟,你怎么不帮着我说话!”易修晗急了:“本来就是她们家的姑娘德行有亏,你为何不向着你亲姐?”

    易景枭淡淡的看了这位大姐一眼,和他的大哥一样,那副惹人厌的面孔十分的相像。

    “很多话一听一过就算了,说出去除了徒增议论,大姐又得到什么了?难道你非要看着忠毅伯府被谣言埋没不成?”

    易修晗面色一紧,知道此刻在那些公子哥儿的眼里,她的形象已经一落千丈。

    男人不会喜欢德行有亏的女子,但同样不会喜欢她这种传谣言将人逼到死路舌头长的女子。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