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我在西北开加油站 > 正文 第996章 成了代表
    陈牧和曼妮虽然很久没见,交往也并不多,但是两人聊起来,却像是认识多年的老朋友一样。

    这或许是因为陈牧“会聊天”使然,也或许是因为曼妮有点外国妹子的个性使然,总之两个人什么聊,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一个多小时。

    聊到陈牧来了深城以后的下一站是武城,曼妮忍不住说:“我的母亲就是武城人,武城也算是我的半个家乡。”

    “哦,是吗。”

    陈牧笑着问:“那你会说武城话吗?”

    “老子信了你的邪!”

    曼妮张口就来,听起来还挺像那么一回事儿的。

    “厉害!”

    两人开完玩笑,陈牧随口问了一句:“你为什么不到内地来工作,现在国内的环境很好,不是会比在港岛更有发展潜力吗?而且你的夏国话也能快速提高。”

    曼妮道:“我之前也曾在大夏国区工作的,只是……嗯,有点不适应,所以才去了港岛的亚太区。”

    “不适应,为什么?”

    陈牧有些好奇,他感觉以曼妮的个性,应该挺能适应国内的节奏的。

    曼妮想了想,才说:“我之前在好几个地方工作过,常常会听到一些类似于让我滚出夏国的言论,这让我的感觉非常不好。”

    “嗯?”

    陈牧怔了一怔,倒是没想到曼妮会这么说。

    “可能是因为我的到来,阻碍了某些人向上升迁的路径,所以他们对我会抱着敌意……不过我真的常常听到或者看到,这一类对我排斥的话语或者文字。

    其实说真的,夏国这两年排外的情绪很浓郁,就连我的母亲回国,也听到很多让她既然出了国就别回来的话儿。

    要知道我的母亲在默哀国的时候,可是常常为自己出生在夏国而感到自豪的。”

    曼妮表达的方式比较直白,有什么就说什么,不会遮遮掩掩。

    陈牧想了想,问道:“你听说过同温层效应吗?”

    “我知道。”

    曼妮点点头:“echo-chamber是由心理学家凯斯桑斯坦提出来的,只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下,一些意见相近的声音不断重复,并以夸张获其他扭曲的方式重复,令处于相对封闭环境中的大多数人认为这些扭曲的故事就是事实的全部。”

    陈牧说道:“这世界上,有很多人靠着夸张的歪曲事实而获得利益,就是博眼球嘛,所以一些歪曲的东西正在不断发酵,在社会上产生了同温层效应,不过如果把时间拉长,这些都会过去的。”

    现在是大数据时代,数据会为用户选择,让用户看到他“想”看到的东西,而看不到他“不想”看到的东西。

    也正因为用户被大数据限制了视野,所以只能看到同一类的东西。

    而这些东西,正在扭曲用户的观念,造就对立,造成仇恨。

    伟大的默哀国,内部撕裂严重,便源自于此。

    同时欧罗洲和默哀国大肆抹黑西北,不断捏造夸张而扭曲的故事抹黑国棉,虽然看起来是满纸谎言,可是因为同温层效应,这些谎言在他们内部正变得“容易接受”。

    至于排外的这种东西,同样是一种同温层效应的结果。

    陈牧不想多说这个话题,很快就丢到一边,转而诚意邀请曼妮如果有时间,可以到疆齐省去看看。

    曼妮一口就答应了下来,她喜欢旅游,喜欢户外,一个女人能够连续征服珠峰和k2,已经足够说明了她的性格有多外向了。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才终于散了,曼妮还要赶回到港岛去,据说明天还要上班。

    和曼妮见过面后,深城的事情很快结束,陈牧他们这一行人又去了武城。

    &    他们在武城的选址也没有任何问题,基本上过去看了看以后,就可以签约了。

    再下一站,则是重城。

    最后是京城。

    连续这么走了五个城市下来,五城项目全部定了下来,可以全面开始。

    回到加油站以后,陈牧感觉自己一下子忙了起来。

    没办法,猛地在外面建设五个温室项目,等于在公司的母体上分裂出五个零部件出去,这里面需要大量的人手调配,对牧雅林业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过,凡事都有开头,经历过这第一次的“分裂”以后,以后再有第二批、第三批温室项目要搞的时候,应该就容易得多了。

    ……

    一望无垠的沙海。

    阿古达木种下手里最后的一棵树,然后缓缓站直了身体。

    弯腰弯得太久,即使是他这样铁打壮汉也顶不住,忍不住用手捶了捶后背腰眼的位置。

    看一眼自己新种下的一排小树苗,阿古达木忍不住又抬头看了看天,望向沙海的更远方。

    “可千万别来沙尘暴……”

    虽然他对树苗的存活率心里有数,可是每次种完树,他还是忍不住这么絮叨一句,就像是在向长生天祈祷,又像是在自己给自己鼓劲儿。

    种树毕竟是看天吃饭的活计,如果老天不赏脸,那就没饭吃。

    树苗种下去以后,至少三个小时处于虚弱期,如果这三个小时里来了沙尘暴,那之前的就等于白干了

    度过了这三个小时,树苗就算是在这沙海中活下来了,之后只要隔几天来浇一下水,它们就能靠着自己活下来,这树也就算是种成功了。

    当然,阿古达木一直觉得老天其实不算赏脸的,否则他之前为什么就种不成树?搞得一家子老小穷得揭不开锅,几乎活不下去?

    自从认识了那位陈总,有了他的资助,自己才真的把日子过起来了。

    所以说,最重要的还是陈总的这些树苗,简直太好了。

    阿古达木是个有良心的人,谁对他好,他都会记在心里,记一辈子。

    他觉得自己真的运气很好,当初要不是遇见了陈总,和陈总说了那么一会儿的话儿,他根本不会有今时今日的生活。

    回头看看,自己承包的林地里的一抹又一抹的土灰绿,他就忍不住觉得心里充满了干劲儿。

    要不再种十棵?

    阿古达木这么和自己说,只要能种树,把这沙漠给治理好,就算让他一直这么干下去,干到死,他都不会喊一声累。

    正当他想着回头取树苗再种几棵时,远处传来了妻子的声音:“你怎么还在这里磨蹭呢?再不走可就要迟到了。”

    阿古达木停下手,看着妻子走过来,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再干一会儿就走。”

    “还干什么呀,赶紧走!”

    妻子絮絮叨叨起来:“今天是省里仁大开大会呢,你还不赶紧回去洗个澡、换件干净的衣服,难道你想就这么一身是土的就过去吗?”

    阿古达木嘿笑道:“我本来就是在地里干活的农民嘛,有点土算什么?”

    妻子没好气道:“你忘了秦领导是怎么说的了吗?你现在是省里的仁大代表了,你代表的可是北棹口所有的农民兄弟,个人形象很重要,要注意一点的。”

    微微一顿,妻子又说:“咱们虽然不是什么体面人,可总不能邋里邋遢的吧,这样可不好,让人觉得我们不尊重会议。”

    阿古达木一听这话儿,觉得还有点道理,点点头:“好,那我这就走,回去换身衣服再去。”

    “快去快去!”

    妻子拍了拍丈夫身上的土,终于满意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