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农门厨娘:王爷请尝鲜 > 正文 第八十九章 阴差阳错
    祝圆假装不经意四处看看,发觉通往外面的入口,惊喜的叫了一声,“王爷,这里还有一条路。是不是可以从这里离开客栈?”

    祝圆说着就往那条路走,被紧张的宁伯笙拉回来了,“先等等。先让人去探路。”他无法确定这是不是陷阱,不可能让她冒险的。

    半柱香的时间,探路的侍卫回来了。

    “如何?”宁伯笙问他。

    “这条路很长,如果我们往下走的话,肯定能离开客栈。”侍卫极为肯定,但是又有点迟疑,“只不过我们无法确定,会不会有人在出口守着。”

    事到如今,谁都没认为客栈着火是一场意外。要是他们顺着这条路走,外面有人守株待兔,那么他们就是自投罗网。

    这是一个两难的选择,一向果断的宁伯笙,也有迟疑,没有立刻就做出决定。

    唯有祝圆撇撇嘴,这是她刚刚让柏贝仿造出来的,除了这些人以外,其他人连水井在哪里都不知道,更别提守株待兔了。只是这种话她不能说,只能焦急的看着宁伯笙,“王爷,我们不如试一试?外面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离开,我们总不能一直待在此处。”

    “况且,即使火灭了,我们从客栈出去了,外面肯定还有人等着杀我们。”祝圆绝对不是危言耸听。

    宁伯笙决定听她的,几人顺着那条路一直走。

    然而,走了很久,祝圆都没看到出口。忍不住询问柏贝,“你仿造的时候把出口放在哪里了?”

    柏贝也不熟悉附近的地形,只想离外面那群坏人越来越远才好,于是这条路就变得很长,仿佛没有尽头。

    这还不是让祝圆最烦恼的,当她看到前面三个岔路口的时候,着实是愤怒了,“贝贝,这是怎么回事?”

    柏贝低垂着头,诚恳认错,“我在仿造的时候,不小心出了一点错,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错误已经造成了,祝圆也只能生气的说几句,没有多加责怪。

    宁伯笙也看着三个岔路口,神色变幻莫测。

    “王爷,我们该走哪?”侍卫听宁伯笙的。

    这回祝圆不敢胡乱开口,因为她也不确定,这条路到底会通向哪里。

    最后做决定的还是宁伯笙,他随便指了一个路口,“就走这里。”

    “王爷真的决定了?”祝圆很担心最后他们会绕回来了。

    “走吧。”宁伯笙没有多说,径直往他选择的路口走去。

    这一走,祝圆感觉走了好几个小时,因为她的腿很酸,好在她终于见到了光,那应该就是出口了。

    “属下先上去看看。”侍卫承担着探路的职责,还好柏贝没有把井口设置的太高,侍卫轻轻一跃,便能飞上去。

    确定上面没有其他人,宁伯笙才带着人祝圆从枯井里面爬出来。

    周围全是陌生的景象,祝圆无比茫然,“我们这是在哪?”

    不远处有院墙,看着像是在一个府邸中。

    祝圆扶额,“贝贝,你把出口放在人家家里来了?”

    “有三条路呢,是爹爹选了这一条。”言外之意就是和他没有关系,不过怕祝圆生气,柏贝连忙补充,“虽然在人家后院,不过也没有人,娘亲还是可以逃出去的。”

    柏贝刚说完那句话,就听到一声大喊,“谁在那里?”听着像是女子的声音。

    侍卫悄悄拔刀,打算等人靠近就解决了。

    跑过来的是一个丫鬟模样的人,陡然见到突然出现的几个人,吓的尖叫起来。

    祝圆承担解释的责任,奈何那姑娘一句话都没有听完,就跑远了。

    “我们长的有这么可怕吗?”祝圆瞠目结舌。不过她了,就是宁伯笙的长相,也是很容易吸引小姑娘的。怎么就把人吓跑了?

    “估计是去叫人了,我们在这里等一会儿。”宁伯笙没有挪动,想要悄无声息的离开,也不是不可能的。但是毕竟是他们深夜惊扰了这家主人,见一面说一句抱歉也是应该的。

    不一会儿,一个中年人步履匆匆的跑过来,后面还跟着带了武器的家丁。

    “王,王爷?”知府惊讶不已,揉了揉眼睛,确定突然出现在他家的人真的是瑞王,又惊又喜,“王爷怎么会突然在这里?”

    “云知府。”此人是宁伯笙的亲信,太河的知府,为官清廉,颇受百姓爱戴,所以一眼就认出来了。

    他没想到,阴差阳错竟然就到了太河,而且还恰好就在知府的家中。

    “王爷怎么会?”后面几个字被他自动消音了。

    因为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总不能直接质问,堂堂的王爷为什么会从他家的枯井中出来。

    “此事说来话长。”宁伯笙三言两语的说了事情的经过,省去了很多不能说的。

    知府好奇的往枯井看了一眼,“从这里真的能到兴城?”因为此处是府里比较偏僻的地方,所以也没人记得,这里到底有没有枯井,免去了祝圆的麻烦。

    一群人就站在枯井边上说了很久的话,知府瞧见几人脸上都带着疲倦,终于想起来此处不适合招待客人,于是将人请到前面,好茶好水待客。

    只不过太河饥荒严重,知府以身作则,府里拿不出好东西来。

    宁伯笙他们并没有嫌弃,见识过了兴城鱼肉百姓的,将难民赶到城外的做法,太河知府的做法,深得人心。

    “太河的饥荒如何了?”宁伯笙问完,知府脸上出现的悲悯,“有很多百姓都饿死了,是下官无能,请王爷恕罪。”

    他直直的跪在宁伯笙面前,为那些死去的百姓流下滚烫的泪水。

    一个人的情绪是无法假装的,宁伯笙和祝圆都看懂了他眼里真真切切是在为百姓担心。

    这是一个好官,宁伯笙如何忍心说他的不是,亲自将他扶起来,“当务之急是找到赈灾的方法,才能救更多的百姓。”

    两人就太河的饥荒,还有粮食的来源,要怎么保证难民能吃饱等问题,商量的热火朝天。

    祝圆插不进他们的话题,便去找柏贝。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