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祁郁心情尚好出来的时候,看见旁边有气无力的宋笙在那里敢怒不敢言的看着他。

    祁郁:“怎么?不该本王提起皇兄了?”

    宋笙:“王爷,你能和我说说吗?为什么对大殿下这么大的敌意?刚刚明明就按照你说的就可以的,为什么突然之间改了口?”

    祁郁:“不能。”

    这顿午饭是直接省了,祁郁将锅直接甩给了祁敛,祁敛本来就说过那种话,祁郁胡来就算了,被楚帝知道这是祁敛教的,祁敛被留在了御书房直接被说教到晚上才出来。

    祁敛即使再怎么秉性温和,也实在是难咽这口气了。

    从说辞到甩锅,哪一样是一个五岁孩子能做出来的?

    祁敛从御书房出来的时候,就被宫女请去了皇后的宫中。

    “额娘。”

    皇后看了眼祁敛,叹了口气:“听说你今天被你父皇留在了御书房里了?”

    祁敛不语。

    皇后:“敛儿,你行事作风一向最有分寸,也只有你最让你父皇放心,这次是因为什么?”

    祁敛眸子动了动,没有将前因后果给说出来,只是道:“没什么,儿臣以后会注意的。”

    皇后把祁敛给扶了起来:“你是嫡长子,你要以身作则,为你父皇分忧知道吗?正是因为你站在这个位置上,所以你不能出一点点的错误,那么多双眼睛在看着你,他们可以支持你,也可以支持别人。”

    皇后的话就像一个沉重的石头压在了祁敛的身上,到了祁敛这个年纪,就越来越不想到皇后的宫中来。

    原因无他。

    他不想听到这样的话,他对那个需要踩着自己兄弟上去的位子,一点想要的念头都没有。

    祁敛漫不经心的嗯了一声,心情有些不太好。

    也不知道宋笙好了点没有,都病成那个样子了,还被祁郁拉着进宫了。

    想到祁郁,祁敛的眸子又增加了一层不悦。

    回王府之后,宋笙直接在床上睡了一下午。

    到傍晚的时候,贺萧才过来叫他起床吃饭。

    贺萧:“宋哥,今天下午大殿下身边的逐月来了一次王府,带了许多珍贵的药材来了,但是被王林给赶出去了。”

    贺萧说着说着他就觉得有些肉疼,那么多好的药材啊,说赶出去就赶出去,他家王爷在想什么呢。

    宋笙已经放弃了让祁郁跟祁敛交好的想法了,小崽子爱闹腾就让他闹吧:“没事,王爷开心就好。”

    贺萧:“宋哥,我真的觉得王爷现在越来越让人捉摸不透了。”

    贺萧觉得他应该是最了解他家王爷的那一个人,毕竟两个人一起从冷宫中走出来的,但是,自从出了冷宫之后,特别是最近这几个月,他家王爷的变化真的是翻天覆地的。

    “主子的事,咱们还是少管吧,别看咱们王爷小,但是人精着呢,不用担心。”

    贺萧叹了口气:“能不担心吗?上次跟大殿下闹成这样,我都要吓死了。”

    别说是贺萧了,宋笙看着系统给他看的那些画面,他都觉得祁郁这小兔崽子勇气可嘉。

    还他妈是用他做的借口。

    贺萧:“好了,我吃完了,哥你慢点吃,我先去书房了。”

    宋笙:“去书房做什么?”

    贺萧哭丧着脸:“王爷说这段时间让我去做账,说是让你好好休息,宋哥,有时候我真的觉得王爷很偏心,你想想啊,我要是生病了,王爷顶多给我请个大夫。”

    宋笙对上贺萧幽怨的眼神,轻咳了两声:“王爷主要是怕我传染给他。”

    贺萧才不会相信宋笙的鬼话:“我不信,王爷要真的是怕你传给他,怎么会天天待在你的房间盯着太医给你诊治?”

    这一句话把宋笙给问懵了:“不知道,你应该去问王爷。”

    贺萧留下一串哼哼声离开了偏厅。

    宋笙吃完饭的时候,特意去书房看了一下贺萧,发现贺萧正被祁郁训的低着头,默不作声,模样委屈至极。

    宋笙有些于心不忍:“王爷,我来吧,你去休息。”

    祁郁扫了眼宋笙:“不用。”

    宋笙实在是忽略不了贺萧求救的眼神:“我来吧,你别吓他。”

    不然,等到了以后,吃苦的是你。

    一时虐妻一时爽。

    日后追妻火葬场。

    小伙,你长点心吧,哥哥是为了你好啊。

    “不用。”

    祁郁最不喜欢的就是宋笙对谁都上心的样子。

    即使在上辈子,也是一样。

    别看宋笙上辈子和贺萧吵的天翻地覆的,却没少帮着贺萧在朝中的那群老东西面前说话。

    宋笙这个人。

    对谁都好。

    却唯独对他,最为狠心。

    有时候,祁郁甚至想,不就是皇位吗?你跟我好好说啊,我真的???什么都能给你。

    宋笙看着祁郁这么冷冰冰的看着他,顿时觉得后背一凉,抱歉的看了眼向他求救的贺萧,随后便打开门溜之大吉了。

    休息了好几天,宋笙的病情总算是渐渐转好了,连带着胃口都好了不少。

    因为这中间耽误了这么长的时间,他都没有再去见赵旭了。

    身体好了之后,趁着祁郁出门时,出了王府见赵旭去了。

    赵旭看着门口的宋笙,松了口气:“我还以为公子出什么事情了。”

    宋笙笑:“不好意思,最近身体不太好,一直关在王府中,没有出门。”

    赵旭有些紧张:“现在没事吧?”

    能病这么久的,应该不是什么小病吧?

    宋笙接过赵旭给他倒的茶,说了声谢谢之后,才低声道:“你给我的那张纸我看了,所以现在我成了最有嫌疑的人了是吗?”

    赵旭挠了挠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刚好查到了,就一并给公子写下来了,看着能不能给公子找到什么线索。”

    宋笙笑:“现在都这么久了,你可以继续往那边查了,还是那句话,注意安全,如果碰到了那一拨人,千万不要硬碰硬,知道吗?”

    赵旭点头:“公子是知道那一拨人是什么人吗?”

    宋笙叹了口气,神色有些暗淡:“我只希望不是我想的那样。”

    他希望那个人不是祁敛。

    从赵旭那里回家的时候,宋笙在街上准备回去。

    在路上的时候,他被人拍了拍肩膀。

    宋笙回头。

    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给扣住了肩膀,那人低声道:“宋少爷,跟我走。”

    宋笙一阵恍惚。

    光天化日之下,这样的不太好吧?

    但是腰间不可忽视的匕首让他无法不跟着那个人的走向走。

    “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需要宋少爷跟着我走一趟。”

    身后的人说的话多了,宋笙就觉得很熟悉。

    这个人的声音很熟悉,说话的语气也很熟悉,但是一时之间又不能从这本书中庞大的人物关系网中把这个人给准确的揪出来。

    “抓我干什么?”

    “别乱动。”

    宋笙本来还想让后面那个人多说点话,当那人的匕首从他腰间划到他脖子上面的时候,他呼吸瞬间就紧了一下。

    系统:紧急情况,本系统提前预支一张免死符给宿主,请宿主接收。

    宋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