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笙点开领取奖励,当手上拿着那张免死符的时候,他一点都不想有生命危险。

    即使不用死。

    但是疼啊。

    他都死了两次了,真的不想再去体念那种跟死神肩并肩的感觉了。

    “这位大哥,有话好好说,我又不是那种会把人往绝路上逼的人,有事我们好商量啊。”

    宋笙尽量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简而言之一句话,只要你放了我,凡事好说。

    “我不需要和你好好说,我需要的是你去和宋齐好好说。”

    宋笙愣了好一会:“我爹?”

    他爹不是正在牢里坐着等着三堂会审么?

    “我不想杀你,只希望宋公子能好好配合我一下,反正你爹在牢中也就这样了,你就让他把这个罪给认下了,对我们都好。”

    宋笙花了许久的时间才反应过来。

    他好像知道这后面这个人是谁了。

    这他妈的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宋笙看过书,宋齐之所以会入狱,完全是因为被同朝为官的一个人给陷害的。

    要真严瑾的说起来,这中间还和祁郁有不少的关系。

    一桩陈年旧案,祁郁的亲娘因为这个失宠被打入冷宫,若干年后,这个案子又被翻了起来,当朝宰相锒铛入狱,最后,经过三堂会审,最终处死了宋齐。

    其实所有人都知道,宋齐是无辜的。

    但是,所有人也知道,皇帝要他死,不会因为他是无辜的就可以活下来。

    “郑大人有事的话,直接让你府上的人来叫我就是,何必冒着这个险,来找我呢。”

    兴许是因为宋笙猜中了,宋笙感觉自己脖子上的匕首微微动了一下,能感受到身后的人因为过度紧张而紧绷的身体。

    宋笙一下舒坦了不少。

    看样子,不止他一个人紧张。

    “认出我了也没用。”郑成拿着那把匕首的手抖了一下,在宋笙的脖子上划出了一条血痕。

    宋笙特别怕痛,就是这样割一个口子所带来的痛苦都能传遍全身,他身体微微颤抖。

    “你找我干什么?跟我爹有什么关系?这边好像离城中越来越远了,我们来这边干什么?”

    郑成:“希望宋少爷能在这里呆两天。”

    “这几天有饭吃吗?”

    郑成也许是没有反应宋笙的关注点这么奇怪,愣了片刻道:“有。”

    “好吧。”

    宋笙有一个作为人质的最基本的操守,在不威胁生命的情况下再找办法出去。

    如果再幸运点的话,或许还能把这张免死符给私吞了。

    郑成把宋笙推进了一间草屋,外面站着好几个侍卫,宋笙觉得,郑成让这么多侍卫来看着自己,完全是太抬举他了。

    别说这里七八个了,就是让一个人在这里看着他,他都打不赢也跑不掉。

    郑成在宋笙的身上找了好几圈:“听说宋齐给了你一块祖传的玉佩,玉佩呢?”

    宋笙眨了下眼睛:“啊,我前段时间没有钱,就先把那块玉佩押在典当行了。”

    郑成:“????”

    郑成看了眼这个传说中的京城才子宋少爷,感觉???跟传说有点不太一样。

    “把单子给我!”

    他本来以为这传家玉佩到宋齐的手上,宋齐就一定知道他儿子在自己的手上,但是???没想到,这块传家玉佩竟然被这宋少爷给当了?

    宋笙爽快的从怀里摸出了那块玉佩的典当单,然后还跟郑成说了一句:“对了,你用完之后能还给我吗?要是让我爹知道了,估计会打死我。”

    郑成:“???”

    郑成走后,宋笙掀开窗户看了眼几乎是将这间茅草屋团团围住的侍卫,已知???不能从正门以及不能从任何一个门出去。

    求问???

    他要怎么逃出去?

    宋笙:系统,咱两感情深不深?

    系统:???不深,不要打本系统的主意,任务道具已经提前预支给宿主了。

    宋笙:我现在想出去,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你就给我个打洞的东西,让我打个洞跑出去,要么你就给我一个一顶十的侍卫。

    系统:不给。

    宋笙:别这样吧?都是出来混的兄弟,今天你帮我,明天我帮你,你说呢?

    系统:……别试图忽悠系统。

    宋笙:我没忽悠你,我是实话实说,你自己想清楚。

    系统:我不听。

    宋笙:我是在教你经验,这要是换过个别的系统,我可能就不会这么好心了,你知道吗?

    系统:……所以我还得谢谢你?

    宋笙:谢谢倒不用,你把我弄出去呗,给我个传送符吧,最好是能直接传送到我房间里面的。

    宋笙其实想的挺美的,今晚美美的睡一觉,明天要去找找郑成那边了。

    系统:……

    系统沉默了一会之后,在宋笙任务空间的仓库上面有个红点点,宋笙点了进去,看着里面的东西,抽搐了一下嘴角。

    宋笙:原来咱们两个这么多年得感情就他妈值一瓶辣椒喷雾,你好歹给个高大上一点的东西好吧?

    系统:不要的话我就收回了。

    宋笙把那瓶辣椒喷雾给提现出来,拍了拍门:“开开门,我要上厕所。”

    “娘的,麻烦。”

    “是啊,直接打晕扔里面不就好了?”

    几个人在外面骂骂咧咧的,宋笙听到后,把门拍的更重了:“快点。”

    “叫什么叫!”

    听着外面开锁的声音,宋笙这会出奇的镇定,接下来的事情,他都在脑海里设想了一遍。

    要么是全部喷到了,他顺利逃脱。

    要么还剩下一两个喷不到,接下来是踹裆还是戳眼睛,他都想了个遍。

    门打开得时候,宋笙没有急着动手,等他出去的时候,才把那瓶辣椒喷雾拿了出来。

    快准狠,丝毫不拖泥带水,且一点都不手软,对着眼睛喷,喷完之后,宋笙踩着夜色跑开了。

    好在宋笙被抓过来得时候记了路,这会原路返回也记得,就是夜路并不好走,没少磕着碰着。

    好不容易能看见城中的一些微光了,宋笙跑得气都踹不过来,腿都软了。

    宋笙第一次觉得,百无一用是书生这句话真他的对。

    上辈子他吃了不会武功的亏,被祁郁摁在床上操了这么久,这辈子,就这么被人轻飘飘得从城中给带到了外面。

    不行。

    还是得弃文从武。

    宋笙本来是准备去找赵旭,但是刚到城中,他就被一群官兵给围了起来。

    宋笙:“……”

    我他妈到底是做了什么天理不容的事你们要这么对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