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为了活命我竟成了万人迷 > 正文 第79章 番外之跟我走吧
    “方云梦竟然谈恋爱了, 还公开了,呜呜呜,我女神啊,她竟然已经心有所属了......”

    酒吧里, 一个男人痛哭流涕, 跟同伴诉说着心中的苦闷。

    就在昨天,方云梦在微博上公开了自己的恋情, 恋爱对象是一位音乐制作人, 长相帅气儒雅, 家世也好, 两人非常登对。

    所以虽然消息突然, 但祝福的人很多。

    只是拿方云梦当梦中情人的不少, 有不少男的心碎神伤,酒吧里喝酒的这位就是其中之一。

    池溪在一边听着,再看看身旁听到男人说话后, 哭的更伤心的人, 不由得一阵头疼。

    “你妹妹找的男朋友不是不错吗, 你爸也挺满意, 你在这里还犟什么犟。”

    方云州捶桌子,“那我是妹妹啊!我一手拉扯大的妹妹,就这样被一个狗男人给拐跑了, 我怎么能同意!”

    池溪捂着额头叹了口气,扯了扯脖子上的领带, 又头疼又无奈。

    他现在已经接手父亲的公司,每天忙得不可开交, 现在出个差, 还要被方云州叫过来谈心。

    “你不是也过来出差的吗, 都不忙吗?”

    方云州喝了一口酒,哀怨的看了池溪一眼,怒到拍桌子,“瞧不起我是不是,我就挂个职没错了,我想当个米虫有错吗?!我才多大......”

    “快三十了。”池溪冷静道。

    方云州一梗,“那我也是个孩子,我还想再悠闲两年呢!”

    池溪啧了一声,越发冷峻成熟的眉眼,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更加迷人,“上次方叔叔跟我见面,还让我少跟你出来玩。”

    “屁!我爸那是不了解情况,是我找你玩吗,明明是你小子越大越闷,小逸让我有时间多带你撒撒欢儿,免得你成天跟工作谈情说爱。”

    方云州哼了一声,“咱身边的人一个个都成家了,就我和你孤寡两个人,我们不一起玩儿,还指望找谁一起玩儿,我可不想吃狗粮。”

    听方云州提起洛承逸,池溪眼睛柔和了一瞬,虽然撒撒欢儿这词有待考量,但他哥一直关心照顾他的心,从来没有改变过。

    这几年过去,池溪不再那么没有安全感,毕竟接收的爱太多,他已经没有余地缺乏安全感了。

    咣当,方云州将一杯酒放到池溪面前,“哎,陪兄弟喝两杯,我苦啊。”

    “你又苦什么。”

    “妹妹都有对象了,我还是单身狗一个。”方云州苦闷的叫了一声,“我妹!都有!对象了!”

    池溪:“......”

    他就不该问。

    池溪一口口喝着酒,免得自己控制不住,把旁边人嘴给塞上。

    “席哥和向哥也去旅游度蜜月了,啧,纠缠这么久,终于搞上了,不过上次见面,我还看向哥嘴角青了一块儿,这两还互相斗殴啊?”

    池溪呵了一声,“可能在床上斗了吧。”

    “啊?”方云州没听清,他下巴磕在桌子上,眼神有些涣散,继续叭叭自己的:“不过向哥那天还挺美,嘴角都青了,还一直笑,啧啧,单身狗理解不了,不过我又有些羡慕,你说我差他们哪了,长的也不差,为什么没人看上我呢,哦对了,席少云和那什么纪云也是,这两也一直纠纠缠缠,一对有病的。”

    “纪云又被抓回来了?”池溪倒是不知道这个,想起纪云以前做的事,他对这人就没好感。

    不过听说纪云从那以后,过得一直很惨,把席少云上了之后,跑了半年多,又被找到了。

    “对了,你知道纪云消失那段时间,去哪里了吗?”方云州猛然直起身,“卧槽,有一次我见到他,吓了一跳,好家伙儿,他以前不走奶油小生路线的吗,现在不仅人黑了,还壮了不少,变化真的好大。”

    “可能去非洲挖煤了吧。”池溪随口一说,然后就见方云州猛地睁大眼睛看他,“......我乱说的。”

    方云州翻了个白眼,“我还以为是真的,你可真会编瞎话。”

    池溪:“......这你都相信,还怪我?”

    方云州咂咂嘴,嘿嘿笑了两声:“话说回来,席少云不是一直想报复纪云吗,结果把人找到之后,自己又躺了好几天,哈哈,我觉得他肯定又被压了。”

    “......你听谁说的?”池溪有些一言难尽道。

    “我找人打听的。”方云州还来劲了,跟池溪叭叭自己那些八卦,“他们两闹出的笑话还少吗,席家的脸都快被席少云丢尽了,纪云被找到之后,你瞅瞅席少云做的那些事,那还叫人事儿吗,不过纪云也不是什么好人,受那些也是罪有应得,不过纪云也是绝了,又让席少云哪里跌倒又哪里再跌倒,哈哈......”

    池溪:“......”

    他还是喝酒吧。

    就这样,一个人醉醺醺的叭叭,一个人打发时间式喝酒,到最后,两人都醉的有些不清醒。

    “嗝,要我说,咱们两个凑合过得了。”方云州醉眼迷离的看着池溪,伸手一勾池溪的下巴,“你小模样儿也不错,嘿嘿,跟你不吃亏。”

    池溪也是醉了,此时听到这话,竟然笑了笑,还有心情开玩笑,“那行啊,你今天晚上就跟我走吧。”

    “走走走,你去哪,我去哪,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到天涯~~~”

    后面还唱上了。

    ............

    一觉醒来,方云州还没睁眼,就觉得自己哪哪都痛,头痛,腰痛,最恐怖的是,屁股还痛。

    稍微动弹一下,立即感觉自己腰上有条手臂,这一发现,吓得方云州立即清醒了。

    他僵着身体没动,脑海里转了百八十圈。

    昨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记得自己和池溪在喝酒,后来两人醉醺醺回酒店,然后......

    池溪!

    方云州咽了咽口水,怀着最后一丝侥幸,掀开被子往里瞅了瞅。

    脱的那叫一个干净,光溜溜的。

    他又小心翼翼转过头,就见到了池溪那熟悉的半张脸。

    池溪大三的时候,就已经在他爸公司干的风生水起,那时候,方云州才开始上进。

    两人时常被对比,加上洛承逸和贺穆峥那一层关系,两个人的联系也越来越多。

    方云州虽然比池溪大,但在工作上的事情,并不如池溪熟练,他脸皮也厚,遇到不懂的,经常找池溪帮忙解决。

    于是这一来二去的,原来泛泛之交的关系,后来变得越来越好。

    但方云州也从未想过要吃窝边草啊,和自己兄弟发生这种意外,绝对是想都不敢想的。

    啊啊啊!真的要疯了!

    方云州无声抓狂,趁着池溪还没醒,想偷偷摸摸离开。

    他爬下床,撅着屁股找自己衣服,地上乱糟糟的,他小裤衩怎么都找不着。

    “在床这边。”

    “哦,谢......”

    方云州声音卡嗓子眼里,猛一回头,见池溪杵着胳膊,正侧着脑袋看他。

    “早上好。”

    方云州瞧着池溪还挺镇定,顿时觉得气不打一处来,衣服也不找了,往地上一摔,站起来叉着腰问:“你就没什么想说的吗?!”

    池溪上下一打量方云州,张嘴打了个哈欠,“再睡会儿?”

    方云州想池溪比个中指,末了发现池溪眼光不对,往下一瞅,吓得小鸟扑腾了一下,赶忙捂住,“艹!”

    “你自己昨天说过的话,不会忘了吧?”见方云州要发作,池溪连忙开口,“你说我们两个凑合一起得了,也是你先扑我的。”

    方云州瞪着眼睛,“那你不会推开我?!”

    “我喝醉了。”池溪一摊手,“后面感觉也不错,就顺水推舟,半推半就。”

    “我可去你的吧!”方云州又气又急,“说的好像我强迫你一样,是我被你上!你还勉勉强强是吧?!”

    “唔,你屁股不疼吗?”池溪往下看一眼,“腿肚子都打颤了。”

    “关你鸟事!给爷滚!”

    池溪撑着手臂,从床上下来,他这几年一直没闲着,为了保证有精力,时刻保持锻炼的好习惯,身材越来越好,此时瞧着比方云州高出半个头。

    面前人背着光站着,让方云州倍感压力,他有些怂的后退一步,“干......你要干什么......”

    池溪啧了一声,弯腰将方云州打横抱起来,然后仍在床上,“天还没亮,继续睡。”

    方云州懵了一瞬,就想奋起反抗,但池溪已经压了下来,双臂撑在他耳边,脸色很不好,“我现在困的很,你是想和我继续睡,还是我让你累了再睡?”

    “累了......再睡?”方云州觉得这句话有些危险。

    池溪倒在方云州身上,又打了个哈欠,“云州哥,继续睡呗,我真的好困。”

    方云州愣住,这个称呼,他好久都没听池溪叫过了。

    就这样糊里糊涂的,方云州还真躺在池溪怀里又睡了过去。

    ............

    出差回来后,方云州总觉得别扭,倒是池溪跟没事儿人一样,他都不知道池溪什么想法。

    为了避免尴尬,方云州就开始躲着池溪,也不找池溪喝酒了,也不找池溪聊天了,工作上遇到困难,也去找了别人。

    这一刻意躲着池溪,方云州才发现,自己和池溪联系好多,而且每次都是自己屁颠颠凑过去。

    就连上次被压也是,都怪他这张嘴,还有喝醉了扑谁不好,非要扑池溪,不知道他是个哥控吗!

    又气闷,又莫名其妙委屈,方云州更不想见池溪了。

    这天,洛承逸打了电话过来,“云州,过两天小溪生日,你记得过来啊。”

    “我有点儿事,可能去不了。”方云州犹豫再三,还是决定拒绝。

    “我提前问云梦了,她说你什么事都没有,而且那天云梦也要带她未婚夫过来,你确定不来?”

    洛承逸软磨硬泡,非得让方云州去,方云州没办法,只好答应下来。

    放下电话才觉得不对,现在又不是池溪以前上大学的时候,办什么生日宴会,他不是大二的时候就不办了吗,有病!

    不过一想到她妹妹要和狗男人单独出去,方云州还是不放心,就算再怎么躲着池溪,也还是想跟过去看看。

    生日宴会当天,来了不少人,席君雨和向秋阳,还有他妹妹和狗男人等,就是没见池溪。

    洛承逸提着个头盔过来,“云州,帮我个忙,把这个拿去院子给小溪呗,他在修车。”

    “啊?你自己......”

    贺穆峥揽住洛承逸的肩膀,“你有意见?”

    “没......”

    方云州提着头盔赶紧跑了。

    身后,洛承逸有些发愁,“云州有点傻,他和小溪在一起,会不会吃亏啊。”

    “吃亏是福。”

    “有你这么当舅舅的吗!”洛承逸瞪了贺穆峥一眼。

    贺穆峥:“我只想赶紧让池溪脱单。”

    洛承逸:“......都说了,小溪当我是哥哥。”

    “哦。”

    “......”

    院子里,池溪正坐在一辆机车上,难得脱掉西装,穿着一身皮夹克,显得帅气又有型。

    方云州提着头盔走过去,见池溪看过来,眼神往别处飘了飘,“给,你头盔。”

    “给你的。”

    “嗯?”

    池溪拿过头盔,给方云州戴上,然后拉着方云州坐在他身后。

    “不是,什么意思?”方云州有些懵,下意识被池溪摆弄好姿势,直到双手被抓着抱住池溪的腰,才反应过来,“干嘛,我要下去。”

    “别动。”池溪看也不看,就着前后的姿势,拍了下方云州的屁股,“坐好,带你去兜风。”

    “可你的生日宴......”

    “鸿门宴。”池溪带上头盔,也掩盖不住带着笑意的声音,“为了哄你过来。”

    车子发动,方云州不得不抱紧池溪。

    寂静无人的车道上,他才醒过味来,但还是想问,“你什么意思?!”

    “以后我车后座只带你一个人!”

    “啊?”

    “还不懂,你是傻子吗?”

    “......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