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全帝国氪金养我 > 正文 喵喵咪
    闻星泽哭了。

    家长们从来没有看见闻星泽哭过, 他们的王虽然年纪很小,也会不高兴、难过、郁闷……

    但也许是因为身为一国之君的责任感,又也许是因为从小到大已经习惯了各种各样不顺心的事情, 他真的很少有特别情绪化的时候。

    当然,他也不是那种崩溃的大哭, 就是鼻尖和眼尾通红,别过脸用手背悄悄抹眼泪。看着摄像头转播的画面, 国民们全都心疼坏了, 像是整颗心脏都被攥着了一样,恨不得冲进镜头里抱抱他。

    官方媒体的记者等在旁边要做新年采访, 记者本人也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 问闻星泽:“新的一年到了,您有什么话想要对国民们说的呢,陛下?”

    闻星泽吸吸鼻子, 努力思考了几秒钟。

    全国人民郑重地屏住呼吸。

    闻星泽:“嗝。”

    家长们:“……”

    闻星泽:“呜呜,我想吃烤鸡腿了。”

    家长们:“…………”

    吃,吃大块的!!!

    光赐节别名烤鸡腿节不是没有道理的,接下来他们开了一整夜的宴会,家长们轮流来给他喂鸡腿, 闻星泽也不记得自己到底吃了多少。最后就这么到了很晚, 必须要睡觉了……

    当然, 睡前他记得给自己的男朋友打了电话。

    “迟老师, 新年快乐,明天见,”闻星泽抱着手机躺在沙发上,看卧室高而透明的穹顶,今天有很漂亮的星星, “其实也想和你一起过节。”

    可惜迟晏不是缪斯帝国的人,还是快点结婚吧,那样就可以一起过节了。

    迟晏淡淡地嗯了一声。

    闻星泽戴上了蓝牙耳机:“要帮您省流量吗?”

    迟晏:“不缺钱。”

    所以闻星泽就和迟晏聊着一些和节日、宴会、家长们有关的琐碎话题,因为今天一整天下来实在是太累了,很快他就在这种慢节奏的聊天中睡了过去。

    星云耳机光芒闪烁。

    闻星泽在沙发上睡得四仰八叉,做了个很美味的梦,忽然习惯性向旁边翻身。在落地之前,他被一个怀抱接住。

    清冷旷远,冬末微潮的积雪草木味道。

    迟晏将闻星泽抱到床上,严严实实地裹进被子里。男人的手指拂过闻星泽发梢,垂眼,想要俯身吻他的额头。

    但紧接着,闻星泽自发拱进了被子里抱住家长们准备的海绵宝宝玩偶,变成了一只闻星泽饭团。

    迟晏:“……”

    毕竟是他,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而且很可爱。

    迟晏检查了一遍室内,家长们已经检查过千万遍了,温度适宜,没有任何潜在危险,随时可以通过中枢ai呼唤侍从。

    已经很晚了,迟晏最后去帮闻星泽掖被角时,饭团忽然动了动。

    迟晏:“?”

    不是错觉。

    在安静了片刻后,饭团又动了动,然后闻星泽从饭团里坐了起来。

    闻星泽的头发乱翘,迷惑又困惑地看了迟晏半晌后,拉住他的衬衣领口让迟晏低头,啾地亲了他。

    很响的一声。

    “我已经完全吃饱了,再不睡觉就要猝死了,”闻星泽说出了这两句没什么逻辑的话,躺了回去,“晚安。”

    说完最后两个字,他的呼吸已经再次变得均匀绵长,睡着了。

    迟晏:“……”

    迟晏:“…………”

    他维持着俯身的姿势,就像被暂停了一样,大约半分钟后才再次站起来。

    迟晏的表情其实没什么波澜,等转过身才开始感觉到,心脏以不可思议的频率跳动着。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要快点和他结婚。迟晏想。

    门外。

    “不知道崽崽有没有好好躺在床上盖好被子。”道格拉斯推了推厚底眼镜,犹豫着要不要让小机器人去看一眼。

    恰巧和推门而出的迟晏面面相觑。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道格拉斯其实曾在谈判桌上与迟晏见面,作为一国之首相,陛下的得力助手,他在外交上一向拿捏着很准确的分寸,对谁的态度都客客气气,从来不额外树敌。

    迟晏对他颔首:“您好。”

    道格拉斯也习惯性地微鞠一躬:“您好。”

    这位古板的侏儒族首相开始思考是否要报警的问题。

    最后。

    两人终端同时响起了提示音,终于缓解了这份难以言喻的尴尬。

    竟然是《崽崽养成计划》的通知:

    “恭喜家长们,对原著打击程度达到100%,《崽崽养成计划》游戏进程将在今晚更新后正式进入新篇章,更多全新惊喜功能即将上线,敬请期待!”

    “精灵滤镜已激活!目前等级:lv1(森林之子)。”

    “支线任务顺利完成!家长宇宙旅行系统正式开启!将从报名家长中随机抽取一位家长进行首次时长三小时的旅行,先将规则公布如下:”

    【光塔宇宙旅行系统(家长版)】

    系统描述:想去往平行宇宙和崽崽一同生活吗?想切身融入崽崽平静温馨的日常点滴中吗?想实地考核崽崽的恋爱对象是否值得信任吗?光塔圆梦计划新项目,启动!

    系统收费:基础价格1000000星币一次,视具体情况增加费用

    系统规则:

    1、降落地点以崽崽为准(误差一百米左右),穿越时间随机,启程前十分钟家长将收到短信通知

    2、禁止携带会危害平行宇宙稳定的物品(包括但不限于粒子炮,重型核武器,宇宙飞船等),尽量不要在平行宇宙暴露身份

    3、不可通过威胁或贿赂光塔延长旅行时间

    ……

    适度游戏有益身心健康,祝您游戏愉快!

    闻星泽的第一次星际之旅就这样圆满结束了。

    因为时间实在是太短,很多事情都没来得及去做,很多家长也没有见到,不过还好还有下次的机会。

    闻星泽回到家之后又睡了整整一天,等被迟晏从被窝里揪出来吃饭时才逐渐从旅游后遗症中缓了过来。

    闻星泽从星际带回来的、家长们送的礼物已经被工整地收纳好,只有精灵家长送的不知道什么种子和机器人家长送的礼物盒还没有拆,摆放在置物架上。

    管家躬身点燃了蜡烛,又收起落地窗帘,就和两人礼貌告别下班了。

    “已经回到地球了?”

    闻星泽整个人都非常恍惚,尤其是当他坐在饭桌前,迟晏取下金边眼镜放在旁边,露出一双浅银色的眼睛。

    很好看的,带着点灰色金属质感的浅银。

    闻星泽:“?”

    迟晏:“?”

    “为什么是银色的,”闻星泽有点震惊,“虽然银色也很好看,但是……不应该是在这边就是黑色,在那边就是银色,这种设定吗?”他记得最开始捡到的盲眼军官的确是银瞳。

    迟晏:“没有那种设定。”

    闻星泽:“那以前为什么是黑色眼睛?”

    迟晏:“隐形眼镜。”

    闻星泽:“???”

    闻星泽更恍惚了。

    显然这个话题让迟晏稍微有些不自在,他挪开视线轻咳一声,再抬眼时,猝不及防地和闻星泽对视。

    闻星泽之前就在想,迟晏到底来自哪个宇宙,他的眼睛,他经历的一切……

    “如果你想要知道,我全部讲给你听。”迟晏说。

    出乎意料的,闻星泽端详了他片刻,说:“不要。”

    迟晏一怔。

    闻星泽绕过餐桌,拖过旁边的椅子坐在迟晏旁边,伸手去触碰迟晏的眼尾。

    “我可以摸对吧?我们在谈恋爱,”闻星泽用很满意的语气说了这句话,然后说,“你不想的话我就收回来。”

    说着他要收手,而迟晏握住闻星泽的手:“……想。”

    闻星泽于是很轻地摸了摸迟晏的眼睛。

    “你是最重要的。”闻星泽说。

    他当然想要知道迟晏的过去,但是他的求知欲没有旺盛到那个地步,迟晏明显就不想讲。他如果想讲,早就有许多机会,不至于拖到这最后一刻不得不面对的时候。

    迟晏安静了许久。

    并不是不想讲。

    而是害怕,因为那并不是什么光彩的过去。至少现在,他害怕那一面让闻星泽看到。

    就像精灵族在变成黑暗精灵时会避开闻星泽一样,被迟晏隐藏起来的部分,比那还要不堪许多倍。

    当然,他们都知道,闻星泽并不会因为这些事情对他们改观,但恐惧却并不会因为光芒的存在而消退。

    闻星泽:“迟老师?”

    他的手指轻轻停留在迟晏眉骨的位置,而迟晏闭上眼睛,握住闻星泽的手,吻了他指尖。

    闻星泽:“……”这会不会有点太刺激了点!

    迟晏:“真的不听?”

    “我不听,你千万别讲,”闻星泽说,“而且……”

    迟晏:“而且?”

    闻星泽:“我饿了。”说完他的肚子就咕咕叽叽叫了一下

    迟晏:“……”

    迟晏被暴击了。

    于是两人很快停止了严肃的话题,开始吃饭,闻星泽觉得迟晏和家长们好像都很有身为饲养员的觉悟。

    饭后,终于到了闻星泽期待已久的环节。

    拆礼物。

    迟晏将裁纸刀和盒子放在闻星泽面前,确定他不会割伤自己的手后就站起来,说:“我去给你热牛奶。”

    闻星泽发自内心地说:“您好贤惠。”

    迟晏:“……”虽然很开心,但这形容听起来怪怪的。

    不知道机器人家长们送的是什么,其实送什么闻星泽都会很高兴,但这不妨碍他享受拆盲盒的过程。

    闻星泽小心翼翼地拆开盒子,包装的很细心,里面装着一支风格很蒸汽感的机械怀表,有齿轮和发条。

    闻星泽打开怀表时,旁边的微波炉突然亮起来,而音箱播放出015号磕磕绊绊的声音:

    “王,礼物,收到了?”

    闻星泽:“收到了,这个怀表很好看,是用来做什么的?”

    他打开怀表,一个半透明的光屏弹出来。

    机器人们都凑在话筒旁边,015号无意义地上下摆了摆手:“功能,很多,最简单的是,穿越时间。”

    他们其实可以把使用说明直接写在怀表程序里,但是他们很贪心,想要多和崽崽说一会儿话,所以就擅自设置了打开怀表会自动连接机械星的通讯。

    闻星泽:“?”

    穿越时间??!

    是他想象的那样吗?这也过于黑科技了一点吧?

    闻星泽胆子比较大,他伸手拨了一下怀表的指针,现在的时间是傍晚7:25,他把指针拨向7:20。

    秒针停滞了一瞬,然后开始倒转,在眨眼间倒退了五圈,然后……

    闻星泽感觉视线一黑。

    再睁眼时,眼前是完好无损没拆开的快递盒。

    迟晏将裁纸刀和盒子放在闻星泽面前,确定他不会割伤自己的手后就站起来,说:“我去给你热牛奶。”

    闻星泽无言了半晌,深呼吸,然后说:“您,您好贤惠……?”

    迟晏:“……”虽然很开心,但这形容听起来怪怪的。

    连迟老师的内心独白都没变。

    时间真的倒退了!!!

    闻星泽不想把这五分钟再重复一遍,于是拨分针回到7:25,机器人们正通过光屏期待忐忑地看着他。

    闻星泽:“这个……”

    机器人家长紧张。

    闻星泽真心实意道:“好酷啊!”

    能回到过去,也能去往未来吗?不知道,当然无论能不能,闻星泽都不会选择去往未来,这个怀表本身的存在好像就打破又创造了很多悖论……

    机器人家长们一定耗费了很多心血。

    机器人家长紧张地确定了闻星泽是真心的。

    这个礼物他们准备了很久,回炉修了很多遍,担心崽崽不喜欢。

    机器人们的呼吸灯闪了闪,片刻后,他们羞涩地低下了头。

    ……还好,他喜欢。

    时间一晃而过。

    闻星泽终于知道迟晏每天有很多时间不在家是为什么了,除了这边的工作之外,他还要去星际那边处理政务……和闻星泽这个咸鱼国王完全不一样,当然闻星泽也是被迫的。

    不过,闻星泽也不是没事做。

    除了配合宣传,洛克菲斯那边想拍风水师纪录片的打算似乎是认真的,而且闻星泽在家里也要自己为《一天》的试镜做很多准备。

    “你平时没事尽量不要出门,”这天工作结束后,江烨叮嘱他,“出门也一定要戴口罩。”

    《遇龙夜》已经播出到剧情高/潮的部分,衡之身份揭露,整个剧情走向最激烈的冲突,伴随着衡之回忆的插叙。

    遇龙夜本来就很爆了,而且随着剧情的推进渐入佳境,此时已经到了空前的地步。

    闻星泽出门时都听见门卫保安和保洁阿姨在聊什么龙族灭族的真凶是谁。

    而闻星泽本人更是粉丝数暴涨,走在路上也会被要签名,去小区超市买酸奶也会被阿姨们拦下来笑眯眯地要帮他介绍对象。

    至少这是闻星泽第一次刷个朋友圈都能看见关于他的营销号文章,标题类似《五年!隐忍!昔日踩三轮盛世美颜贫穷糊爱豆,竟……》。

    ……后面闻星泽也没有往下看了,毕竟这太尴尬了!

    闻星泽:“哦,好。”

    之前那次直播效果其实还是挺好的,最后遇龙夜官方出来说是剧组为大家准备的惊喜,整个场景都是绿幕和投影制作,好歹是蒙混过关了,但是他们自己人都知道这实在扯淡。

    “你之前那次直播……算了,”江烨叹气,这事情不能细想,细想对世界观会造成冲击,“你还有什么大新闻,一起说了吧。”

    闻星泽:“我和迟晏——”

    江烨:“你不会和他谈恋爱了吧?”

    闻星泽刚想说原来你知道了啊,就看见江烨握着车把手,另一只手在车前柜里开始摸索速效救心丸。

    闻星泽:“……”

    车正在行驶过高架桥,肉眼可见地轮胎开始微妙打滑。

    “等等,烨姐,”闻星泽说,“您先冷静!迟老师最近在外地出差,暂时不会发生您担心的事情……”

    这个话题还是暂时搁置一下吧。

    闻星泽回到家,先去露天小花园看了看他种的盆栽。

    这颗种子就是之前独角兽叼来的、精灵族家长送他的新年礼物,但是闻星泽之前玩《荒芜》时对此完全没有印象,精灵家长也没有说这是什么,更没有种植说明,只是贴了个便签让他找点土随便埋。

    闻星泽买了专门的培育土,不敢浇水太多,就每天眼巴巴看着那完全没有冒芽的土壤,在心里为它加油。

    《崽崽养成计划》的直播频道:

    【嫁给陛下小分队:我猜到这种子是什么了,但是崽崽在心里努力猜测然后期待种子发芽的样子太可爱了,想多看一会儿】

    【呀呀亚斯特:所以第一次被抽中旅行的是谁啊?】

    【用户12743:好想见崽崽啊,虽然才见过没多久】

    【不知夏:我也是……】

    精灵族主星。

    这是一颗过分寂静的星球。

    精灵族有许多吟游诗人,他们将关于王的故事编成歌谣,他们抱着竖琴,在月光照耀下,让歌声淌遍溪流与山川。

    最浪漫也最病态的种族。

    这个晚上,没有歌声。

    这是属于暗精灵的夜晚。

    王很久不曾来到圣树下,他们的王座空荡,但暗精灵们仍习惯靠近它,将额头贴在冰凉的扶手上,可以让他们感觉到平静。

    老旧的电影放映机沙哑转动着,正在播放一部感情细腻、节奏缓慢的文艺片,它讲述诗歌与旅行,讲述自由和爱。

    他们的王很了解他们,所以会挑这部电影作为新年礼物。这是光精灵最喜欢的电影类型,他们可以津津有味地坐着看上许多遍,甚至会在感动时潸然泪下。

    “……”

    辽阔的森林中央,有寥落寂静的光从上万米高空洒落。

    老旧电影的画面一帧帧闪过,在光照射不到的角落,有许多暗精灵沉默地坐在阴影里。

    他们长发垂地,瞳色深沉,脚腕上束着银链,像是某种纤细的镣铐。

    ——比起诗歌和爱,暗精灵更喜欢血、暴力、杀戮,这种冗长枯燥无聊的电影多看一秒都是在浪费生命。

    而他们已经把这部电影看了第三百五十九遍。,,,网址m..  ...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