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豪门老男人是我亲爹 > 正文 47、小孩长大啦
    路唯安接到信息后, 不知道谢梵这么晚找她有什么事,但她还是重新把衣服换上,然后悄悄开门下了楼。

    出门后, 谢梵果然正等在外面。

    “谢梵哥哥,你找我有事吗?”

    谢梵说:“我睡不着,你陪我走一会儿,好吗?”

    路唯安自然说好。

    两人沿着家门前的路, 慢慢散着步, 这个时节, 路旁已经开满了鲜花, 在路灯的照耀下,看起来像发着光一样。

    路唯安的眼神不自觉跟着路边的花走。

    “安安?”直到谢梵喊她,她才把眼神收回来。

    路唯安问:“你有心事吗?”

    她很理解身处娱乐圈中的人经常要面对许多外来的压力, 要是抗压能力不强的人, 在那个圈子里只会更难,现在谢梵说他睡不着, 看起来心情又好像不好的样子, 她便开始担心起来。

    谢梵说:“安安, 你别相信网上那些乱七八糟的新闻, 我真的没谈恋爱, 照片里那个女明星和我就是在一个剧组拍戏,其他什么关系都没有,那张图片也是因为拍照角度的问题, 所以看起来才会显得亲密, 实际我跟她之间还隔着一定的距离……”

    谢梵仔细跟她解释,他还有没说出口的是,这次的绯闻完全就是赵盈蕊自己搞出来的, 她的经纪人找过谢梵的团队,想和他一起炒作绯闻,既可以提升热度,也可以帮新电影做宣传,但被谢梵一口回绝,赵盈蕊便想出这样的办法,自编自导自演了一出戏,搞出这次的绯闻事件。

    虽然谢梵已经在网上第一时间作出否认,但他不想让安安有任何误会他的地方,于是便把她喊了出来,想当面跟她解释清楚。

    还有赵盈蕊,敢踩着他往上爬,最主要的是还因为这件事让路叔叔和安安误会他,谢梵眼光微暗,他迟早会让赵盈蕊还回来。

    “我相信你,网上的新闻本来就有真有假,我知道很多绯闻都是假的,你放心,我可不是个会被轻易误导的人。”路唯安本来就不信网上那些绯闻,但她并不太理解谢梵为什么特意跑来跟她解释一番。

    听到路唯安的话后,谢梵才总算舒了一口气。

    路唯安突然想起上次因为杨雯雯,她请求谢梵暑

    假让她去片场探班三天的事,便说:“谢梵哥哥,我朋友杨雯雯你还记得吗?”

    “记得。”

    她开玩笑道:“我上次不是说要带她去剧组探你的班吗,她说她想当你的小助理,你流汗她可以帮你擦,你饿了她可以帮你喂饭的那种小助理,可以吗?”

    谢梵:“?”确定有这种小助理?

    “她不可以!”谢梵定定地看着她,说:“只有你可以!”

    这么亲密的事,只有安安才能做!

    谢梵已经记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路唯安的,他只知道他小时候就喜欢安安跟在他后面,喜欢带着安安一起玩。

    而当他渐渐长成少年,安安成长为少女的时候,他心中便不知不觉多了一份情愫,暗藏在他心中一点点生根、发芽,然后茁壮成长。

    他喜欢安安,喜欢到想一直和她在一起,一辈子走下去。

    “……”路唯安微微有些不自在,谢梵的话不仅奇奇怪怪,而且他还用一种既直白又隐忍的眼神看着她,他的眼里仿佛带着火光,明亮又烫人。

    她僵笑着说:“我刚刚开玩笑的,我朋友其实是个很知分寸的人,她就是说说而已,不是真的要给你当小助理。”

    谢梵也笑了笑,没再说下去。

    安安马上就要高考,现在还不是时候。

    两人又走了一会儿,谢梵重新把路唯安送回家。

    路唯安悄悄开门进屋,她也没开灯,穿着拖鞋脚步轻轻地走到楼梯口,正准备上去的时候,就听到后面传来一道声音——

    “安安去哪了?”

    路唯安吓了一大跳,她转回身来,就看到路季臻正端着水杯,从厨房里走出来,她刚刚都没注意到厨房的灯是亮着的。

    路唯安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有些心虚——

    “我睡不着,夜跑呢。”

    “睡不着?”路季臻顿时慌了,该不会是因为快高考,闺女已经压力大开始失眠了?!

    那可不行,路季臻赶忙走过来,“闺女,你要是有什么心事就跟爸爸说,爸爸什么都可以帮你解决。”

    “我没心事,就是突然想跑步,当锻炼身体了。”路唯安既愧疚又心虚,说谎的感觉还真不怎么好,她赶忙转移话题道:“爸,这么晚你怎么还不睡?

    还在工作吗?”

    “你有时间也给自己放个假,去找钟阿姨吃吃饭约约会,别老是自己一个人,就知道上班下班,女朋友也是要陪的。”

    路唯安口中的钟阿姨是路季臻的女朋友,名叫钟月柠,他们两人已经交往七八年,感情一直还算稳定,但再稳定的感情,长期不见面也是要出问题的。

    路季臻说:“你钟阿姨比我还忙,她工作还来不及,哪有时间跟我约会。”

    钟月柠和路季臻一开始是合作伙伴的关系,在合作过程中两人都极为欣赏对方的人品和性格,后来更是发现彼此就连三观都很一致,于是便自然而然地走到了一起。

    钟月柠是事业型女强人,是个典型的工作狂,她忙起来的时候全世界到处乱飞,一般只有偶尔放假休息,想的起来的时候,才会记起自己还有路季臻这么个男朋友。

    路季臻也一样,作为路氏集团的董事长,他工作只会比钟月柠更忙,而且路季臻家里还有个宝贝女儿,他还得花时间顾家。

    因此,两人虽然谈了七八年恋爱,但实际上真正在一起的时间其实并没有多少。

    钟月柠和路季臻一样,都是不婚主义者,觉得事业比爱情重要,所以他们俩都很满意现在的这种交往状态,舒适自然,不会给彼此压力,一直以来,两人都还算合拍。

    “那女朋友也是要陪的,不能陪至少打个电话问候一下。”路唯安见她爸注意力确实被她带偏了,便装作困了的样子打了个哈欠,“爸,我好困,先去睡觉了,你也早点睡。”

    说完便爬上楼梯,迅速进了自己房间。

    路唯安回房间后,一头栽倒在床上,开始回想起刚刚和谢梵散步时的细节,大部分女生对这方面其实都很敏感,谢梵为什么非要向她解释清楚他绯闻的事,还有他刚刚看她的眼神,他似是而非的话……

    这些似乎通通都在传达着一个意思,那就是他喜欢她!

    路唯安能感觉得出来,其实以前她也有过怀疑,因为谢梵对她太好,好到已经超出了邻家哥哥和妹妹的关系,但她一方面觉得自己以前还小,一方面谢梵又很忙,两人这两年见面其实并不多,所以她便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但通过今天晚上

    ,她知道那并不是错觉。

    谢梵是真的喜欢她!

    她捂着砰砰跳的心脏,被人喜欢,尤其是被这么优秀的人喜欢,她……当然是开心的,只是,她喜欢谢梵吗?

    路唯安不知道。

    爱情究竟是什么,从她慢慢长大开始,路季臻就总害怕她会早恋,经常会在不经意间提点她,但那时的她总觉得谈恋爱有什么好玩的,还不如多写两道题呢。

    这一点她和路燃很像,路燃经常说的话就是他脑子抽了才会想不开去谈恋爱,单身不香吗?自由的呼吸不好闻吗,他为什么那么想不开非要找一人栓着自己。

    可现在,她真实感受到有一个人喜欢她,而这个人还是和她一起青梅竹马长大的谢梵,如果谢梵像学校那些男孩子一样,向她告白,那她要怎么做,是像拒绝那些男孩子一样拒绝他吗,还是……接受他?

    路唯安拿被子捂着头,在床上打了两个滚后,她拿出手机,开始搜索谢梵的新闻。

    谢梵今天的绯闻还挂在微博热搜榜首上,她点进去,看到里面有好多评论,有说谢梵和赵盈蕊很般配的,有说赵盈蕊配不上谢梵的,还有很多谢梵的粉丝在评论下哭的,总之各种各样的都有。

    路唯安又搜了搜赵盈蕊的新闻,虽然赵盈蕊是当红小花,但路唯安其实只知道她的名字跟长相,其他的知道的并不多,这些年,除了她从小喜欢的谢立霖外,她其实并不算一个合格的追星人士,并不怎么关注娱乐圈的新闻。

    即使是谢叔叔和谢梵,她也只是每次只要出了他们的电影,就会第一时间买票去看,其他的就不会过多关注了。

    网上关于赵盈蕊的新闻和图片有很多,赵盈蕊长得很漂亮,不然也不会成为当红小花,而且身材也很好,总之是男人会喜欢的那种,路唯安和她比起来,就显得清汤寡水了。

    这么好看的女孩子,谢梵为什么不喜欢,而会……喜欢她呢!

    她看着谢梵的照片,谢梵长得很帅,就像她爸说的那样,他长得甚至比谢立霖都帅,完美继续了谢立霖和他妈妈的全部优点,美人尖,大眼睛高鼻梁,性感的薄唇……路唯安微微红了红脸。

    她把手机放下,叹了口气,不管怎么说

    ,这些事还是等她高考完以后再烦恼吧。

    杨雯雯的成绩在路唯安和赵扬的帮助下果然提升得很快,她其实本来就很聪明,只是心思一直没放在学习上而已,现在下定决心,又有两个学霸帮助,成绩自然升得快。

    这天,杨雯雯完成当天的复习任务后,为了奖励她,放学后,路唯安和赵扬准备带着她去外面放松放松,精神高压之下,适当的放松也是很重要的。

    三个来到一家商场,准备逛会街买点东西之后,再吃个晚饭,然后再看场电影。

    逛完街后,几人坐在商场中分享刚刚买到的战利品,正准备要去吃晚饭时,杨雯雯把东西放下:“我去上个厕所,你们等我一下,别自己先去吃啊。”

    赵扬又开始怼她:“你怎么老要上厕所?”

    杨雯雯瞪了他一眼,“我现在很急,不跟你一般见识。”说完便跑走了。

    杨雯雯走后,赵扬看着路唯安,似乎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

    路唯安疑惑地看着他,赵扬平常大大咧咧,有什么就说什么,突然变得扭扭捏捏起来,她还怪不习惯的,“有事吗?”

    赵扬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脑门都开始出汗。

    路唯安:“……”到底是有事还是没事。

    赵扬捏着手里的购物袋,期期艾艾地开口:“安安,你能先走吗?”

    路唯安:“?”

    “去哪?”她大脑有些当机,还没反应过来,便说:“我还没吃晚饭呢。”

    赵扬看安安没理解他隐晦的意思,只好闭着眼睛快速又直白地道:“我等下想和杨雯雯两个人单独吃晚餐,单独看电影!所以,你能先走吗?”

    他说完后低下头,脸红成一片。

    路唯安:……

    这下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赵扬喜欢杨雯雯,想和杨雯雯单独约会,所以她在不知不觉中被人嫌弃,当了一个大大的电灯泡!!!

    只是,赵扬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杨雯雯的?三人一起长大,平常也是经常逗逗嘴吵吵架,尤其是赵扬和杨雯雯两人,小时候还经常打架,就跟水火不容一样,而且赵扬怼杨雯雯的时候,很少有落下风的时候,所以,路唯安从来没往这方面想过。

    看路唯安露出震惊的样子,赵扬还挺不好意

    思,“我、我……”我了半天,愣是一个字没说出来。

    “你既然喜欢雯雯,那你干嘛还老跟她过不去。”有赵扬这样追女孩子的吗,看来这就是个钢铁直男无疑了。

    赵扬不好意思地说:“小时候打打闹闹惯了,我一时也改不了,而且谁让杨雯雯老惹我生气,我忍不住就想怼她。”

    “你确定你这样追得到人?”路唯安说,“还有,我们现在快高考,你不会是想告白吧,这样……会不会影响雯雯的心情。”

    就像她一样,谢梵连心意都没表明,只是被她稍微看出点苗头,她这些天有时候都会忍不住想起他来,反倒把自己搞得心绪不宁。

    赵扬有些激动道:“谁说我要告白了!”

    听到路唯安的话后,赵扬立马急了,意识到自己反应有些大,他立马低声说:“你别乱说,我、我就是想跟杨雯雯单独吃个饭看个电影。”

    路唯安看他这么激动,倒是先笑了,“知道知道,这就走,待会雯雯出来你随便帮我找个借口,我不在这碍你眼了。”

    路唯安把几个购物袋收拾好,起身就要走人。

    “谢啦,安安,下次我请你吃好吃的。”

    路唯安刚走出没多远,就听到身后传来杨雯雯的声音,她立马大跨步将自己藏在转角处,微微伸出头看着他们——

    杨雯雯正眼睛四处乱看,寻找她的身影:“安安呢?”

    赵扬红着脸向杨雯雯解释:“安安家里突然有急事,先回家了,让我们自己吃饭看电影。”

    杨雯雯:“有什么急事,要不要紧啊?”

    “没事,安安自己能处理,我们先去吃饭吧。”

    “就我们俩有什么好吃的,还不如回家吃呢。”

    赵扬不乐意了,站起来不爽道:“杨雯雯,你有毛病吧,三个能吃两个人怎么就不能吃,赶紧的别磨磨叽叽,我都快饿死了。”

    “你那么大声干什么!”杨雯雯立马怼回去,“吃吃吃,你就知道吃,你是饿死鬼投胎吗。”

    路唯安看着两人越走越远,这才从转角处走出来,赵扬果然是个钢铁直男,追女朋友不知道温柔一点,一言不合就大呼小叫的,就他这样能追到杨雯雯才怪。

    路唯安拎着购物袋,暂时还不想回家,想

    到马上就是路季臻的女朋友钟月柠的生日,她便重新在商场里面逛起来,准备给钟阿姨挑个生日礼物。

    等她买完礼物正准备离开商场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喊了她一声。

    “安安?”

    路唯安顺着声音传过来的方向望去,便看到钟月柠穿着一身职业装,后面跟着好几个人,好像正在工作。

    钟月柠走过来说:“真的是你,我还以为看错了。”

    路唯安赶紧打招呼:“钟阿姨。”她上次见钟月柠好像还是两三个月以前,而且以前见她都是在私下场合,这次在工作场合遇到她,感觉看起来特别不一样。

    钟月柠低声跟身边的助理说了几句话,然后助理便带着另外几人离开。

    钟月柠说:“走,阿姨请你吃饭!”

    路唯安本来要吃饭被赵扬赶了出来,现在有人请吃饭,她当然立马答应。

    钟月柠带着她来到一家高档的西餐厅,两人进去后,找了个靠窗的位置,等菜的时候,钟月柠问:“安安快高考了吧?复习得怎么样?”

    “恩,已经复习得差不多了。”路唯安说,“钟阿姨最近很忙吗,好久都没看到您。”

    “我啊哪天都忙,上个月刚去国外出差待了大半个月,前两天才刚回来。”

    路唯安笑着问:“我爸爸不会还不知道钟阿姨出差回来了吧?”这两天也没见路季臻出门约会,所以他真的有可能还不知道女朋友已经回北城的事。

    钟月柠轻笑道:“哦,我还没来得及跟他说。”她每天忙得昏天黑地,回国后手上又接了一个大项目,即使跟路季臻说了两人也没时间见面,于是她便没告诉他回国的事。

    要不是今天在商场见到路唯安,钟月柠都快忘了她还有个男朋友这件事。

    路唯安:“……”

    好吧,她爸好像被女朋友给遗忘去天边去了。

    等菜上来后,路唯安边吃边看两眼钟月柠,钟月柠今天化了一个非常精致的妆容,嘴唇是显眼的大红色,看起来很有气色,眼线在眼尾处往上挑,眉毛是一字眉,显得眉宇有些锋利,穿着打扮都显示职场女强人的风范,气场简直有一米八,看着就……非常帅气!

    她第一次见钟月柠是在她十五岁那年。

    路唯安

    五岁那年回到路家时,路季臻其实也才不过三十岁而已,后面几年,路季臻一直都没再谈过恋爱,这么年轻的爸爸,路唯安不可能只让他守着她生活,所以在她十岁那年,她郑重和路季臻聊过,表示不希望因为自己而影响他的正常生活,他该谈恋爱就谈恋爱,想结婚就结婚,只要对方人品好,路唯安并不介意。

    路季臻总要有他自己的生活。

    也不知道路季臻是不是把她的话听进去了,总之,他在三十五岁那年确实新交了个女朋友,那人便是钟月柠。

    他们两人交往七八年,路唯安见钟月柠的次数屈指可数,但她每年生日还有重要节目,都会收到来自钟月柠的礼物还有问候,既不显得过分亲近,也不显得太过生疏。

    所以,路唯安其实挺喜欢钟月柠。

    而且她一直很好奇路季臻和钟月柠到底是怎么谈恋爱的,两个大忙人,忙起来的时候一两个月都见不上一面,恋情居然也维持了有七八年,路唯安觉得还挺神奇。

    快吃得差不多之后,路唯安起身去上厕所,等她上完厕所回来后,看到自己的座位居然被另外一位女士给霸占着。

    这位女士穿着一身红色裙子,坐在钟月柠对面,脸上虽然带笑,嘴里说出来的话却不怎么好听——

    “月柠,真不是我说你,咱们老同学这么多年,我老公也是你公司的重要客户,凭咱们的关系,我肯定盼着你好,虽然一直有听说,你和北城首富路季臻交往多年,但我们这些老同学也都没见过,你这么藏着掖着,反倒是惹人猜疑。”

    钟月柠脸上没什么表情,她端起杯子喝了口水问:“猜疑什么?”

    “当然是猜你和路季臻分手了。”红裙女人接着道,“也是,路家这样的豪门哪是那么容易嫁进去的,而且我听说路季臻还有个女儿,这豪门千金肯定娇蛮任性,不愿意看着后妈进门,我也是不想看你再浪费时间,你都三十九了,时间要再浪费在不可能的人身上,这辈子怕是真的嫁不出去……”

    路唯安听不下去了,她走过去在钟月柠旁边坐下,伸手把对面自己的餐盘端过来,从盘子里切了一小块牛肉放到钟月柠盘子里:“阿姨最近都瘦了,多

    吃点。”

    红裙女人看着突然出现的路唯安问:“月柠,这位是?”

    路唯安没理她,自顾自道:“阿姨最近生日快到了吧?不知道今年爸爸会给你送什么生日礼物,他审美不太行,每次都只知道送包包和珠宝,一点也没有新意。”

    钟月柠轻笑:“你爸爸审美确实不太行。”

    “这次阿姨想要什么礼物,偷偷告诉我,我再告诉我爸爸,这样他就会送合阿姨心意的礼物了。”路唯安笑着强调说,“只要是阿姨喜欢的,爸爸肯定屁颠屁颠送到您面前来。”

    红裙女人也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她再次问道:“月柠,这位小姑娘是?”

    路唯安像是刚刚才注意到她:“您好,您是我钟阿姨的长辈吧,我叫路唯安,我爸爸是路季臻,他是我钟阿姨的男朋友!”

    红裙女人被“长辈”这两个字噎得满脸通红。

    她和钟月柠是同学,年龄差不多,只是钟月柠保养的好,四十岁看着跟刚满三十岁一样,而她生了两个孩子,每天柴米油盐,哪那么多时间精心打扮,而且昨天刚刚和老公大吵一架,哭了一晚上,今天就是约闺蜜出来解压散心的。精神本来就不好,看着倒快像五十岁的人,和钟月柠站在一起,不知道的人还真会以为她是钟月柠的长辈。

    这也是她一直看不惯钟月柠的原因,她们俩是高中和大学同学,家世差不多,明明她嫁得比钟月柠好,早早就过起富太太生活,还生了一儿一女,应该比钟月柠幸福才对,可偏偏事实跟她想的完全不一样。

    事实上是,钟月柠过得比她好!

    不仅事业有成,还有个首富男朋友,日子不知道过得多滋润,所以她心里更不舒服了。

    但知道对面的小姑娘居然就是首富路季臻的女儿后,她是万万不敢得罪的,自家老公虽然有钱,但和路家这样的豪门比起来,那差了不是一点半点。

    “原来你就是路先生的女儿。”红裙女人努力让自己保持微笑,“你好,我是你徐阿姨的老同学。”她把同学两个字说得格外重些,好让小姑娘知道,她并不是什么长辈!

    路唯安礼貌点点头:“你好。”

    然后便不再看她,又给钟月柠碗里盛了点沙拉,“阿,,,网址m..  ...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