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被剧情强制娇软 > 正文 第41章 加更
    市中心图书馆, 离步行街本来就不远,宋川在图书馆里受到友人的信息。

    照片里,虽然灯光昏暗, 只有模糊的侧脸,但是他还是一眼就认出来照片里的是谁。

    原本友人也说过圈子里几个人聚会, 问他要不要去。

    他对聚会没什么兴趣。

    只是现在,在照片上点击保存。

    想要知道聚会的地点很容易。

    林苏本来就是这个圈子的, 她在聚会, 证明林苏肯定也在。

    少年骨节分明的手在屏幕上点击几下。

    很快就收到微信恢复。

    林苏:川神, 我们在步行街KTV五楼。

    宋川笑了下, 关闭手机屏幕。

    ~

    徐楼这两天自我感觉良好到空前高涨。

    家里找来的老师, 解说的题目他都能听明白,不光如此,就连家教老师留下来的试卷,基本上他都能做的全对。

    徐父请的都是各个名校金牌老师,带毕业班的经验很足。

    像徐楼这样, 基础不牢, 但是有点小聪明的学生, 关键是要让他对学习产生兴趣,那么接下来就会容易的多。

    所以在刚开始, 老师讲解的都是高一高二的基础知识,留下的试卷当然也是为徐楼量身定做的基础试卷。

    基础打扎实了,后面就会轻松很多,但是这些徐楼都不知道

    只觉得坐在网吧里, 看着一群小伙伴, 在对着电脑屏幕厮杀, 忽然觉得自己是这么的与众不同, 形象是如此伟岸。

    这家网吧是他们这群人经常来的,环境好,VIP包厢常年被几个朋友包下来。

    虽然说,原本徐楼对玩游戏就没什么兴趣,每次来都是待一会就走。

    但是在网吧刷试卷,这就有点过分了吧?

    尤其是这么一本正经的在网吧刷试卷,大家瞬间都觉得游戏都不香了。

    不让人玩也不带这么刺激人的啊?

    周围的人愤愤的走到徐楼身边,看他在装逼。

    “卧槽!真的在刷试卷?楼哥你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

    “我看看,我看看,数学试卷?楼哥,你确定你能看得懂题目吗?”

    “不是吧,真的啊?”

    连一旁的钟佳佳都诧异的看过来。

    这帮人,几乎每次都约在网吧,之前她还以为徐楼是喜欢网游戏,所以才回来,没想到每次他来,都只是坐在一边刷手机,要么就是睡觉。

    根本连游戏碰都不碰。

    她坐在旁边就是想搭话都找不到机会,但是这让她越挫越勇。

    徐楼果然跟其他的男生都不一样。

    徐楼得意转起手中的笔,随即拿回自己的试卷。

    “看什么看,你能看得懂吗?”

    这些人有些是跟他从小玩到大的,很多对学习都是抱着可有可无的态度,反正大家最后都是要出国,有什么区别。

    但是徐楼觉得自己现在跟他们不一样,具体哪不一样,大概就是比他们更帅,更伟岸了。

    游戏有什么好玩的?

    能有刷题来的有成就感?

    顿时觉得自己形象都光辉起来。

    “以为我跟你们一样吗?我可是有目标的人!”

    “玩你们的游戏去,不要打扰我!”

    说着又低下头沉迷刷题。

    周换也觉得楼哥这两天有些过于亢奋了,尤其是前天晚上跟他要了教学电影之后,连校霸人设都崩了?

    楼哥这是准备走学霸人设?

    周换有点迷,不过看楼哥这么努力,作为小弟是不是也该追随大哥的脚步。

    要是被楼哥嫌弃了怎么办?

    赶紧把题目刷起来!

    说做就做。

    看徐楼好像被题目难住,钟佳佳犹豫片刻,才羞涩的开口:

    “徐楼同学……”

    徐楼抬头,目光有些不善,眯着眼睛,看起来跟往常一样。

    很凶但是也很迷人。

    钟佳佳有点脸红。

    “徐楼同学,你在做试卷吗?”

    徐楼皱眉,她这不是明知故问?

    有事说事,没事叨叨啥?

    “嗯。”

    少年的声音,低沉又好听,不像这个年纪出于变声期的男生,一幅公鸭嗓,开口说话都觉得刺耳。

    钟佳佳上前一步:“我能看看吗?说不定我会呢。”

    徐楼意外的看了钟佳佳一眼,怎么?她能看的懂?

    想了想,徐楼勉为其难的开口:

    “你这次月考考了第几?”

    钟佳佳的脸上一阵错愕,随即开始涨红,周围正在打游戏的男生听见,连头都没回,大声嚷了一句。

    “楼哥,你什么时候,还关心人妹子成绩了?哈哈哈。”

    “佳佳,月考你去参加了吗?”

    钟佳佳原本没觉得考试成绩一般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反正成绩又不能说明什么。

    她小声的说:“没有很好……”

    徐楼一听,眉头皱的更紧。

    不好就是不好,好就是好。

    没有很好是什么意思?

    “考进年级前十了吗?”

    小骗子就是年级第八,比第八名低,那就是不如她好。

    钟佳佳涨红脸,错愕的表情:“什么?”

    徐楼绝对这个女同学是不是耳朵不好,怎么什么事情都要问两遍?

    “这次月考,你考进年纪前十了吗?”

    钟佳佳摇头:“……没有。”

    “可是……”

    可是她的成绩在六中也在一百多名,算是中等了。

    在这一帮人中算是很好了。

    徐楼瞬间夺回自己的试卷,语气也有点凶巴巴:

    “都没有考进前十,试卷你能看懂吗?”

    “那你来这干什么?为什么不回家好好学习?”

    含含糊糊的,连话都说不清楚,还想看他的试卷?

    他这次在班级进步了七名,他随随便便要看人试卷了吗?

    钟佳佳:“……”

    周围一帮发小:“……”

    人六中校花妹子,都快被你说哭了,楼哥你没看出来吗?

    还有你一个校霸和人妹子谈学习,这合适吗?

    接下来整个网吧包厢里,一群人在玩游戏玩的飞,吵杂的环境中,少年垂头沉迷刷试卷。

    画面诡异又和谐。

    钟佳佳羞愤的捏紧手机。

    徐楼这是当众在羞辱她?

    还是说在暗示她,他喜欢成绩好的女孩子?

    钟佳佳先是愤怒,想到后面这一点,忽然又奇异的不生气了。

    徐楼跟这里的男孩子果然都不一样。

    手机也在这时候震动。

    是小群里在发消息。

    “佳佳,你快看,我刚看见跟你一件差不多的制服耶,是不是跟你同款?”

    下面是一张照片。

    是在地铁上。

    首先注意到的就是,女孩子的腿,又白又直,而且很长,看起来像是P过的。

    穿着跟她同色系的校服,都是白衬衫,深蓝色百褶裙。

    只是照片里的裙子大概到膝盖上五厘米,而她则是在膝盖的位置,而且衬衫下摆的位置也比她短一些。

    像刻意修改过尺寸,完全贴合身形,整个比例被修饰的非常好。

    好到让人嫉妒。

    “佳佳,你看,是不是假的?”

    “我记得当时你说过是在国外买的,国内没有对吗?”

    钟佳佳放大图片,并没有在同样的位置看见标识。

    “当时买的时候,店员跟我说的,只有一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国内看见另外一件。”

    “而且也没有看见标志?”

    佳佳没有否认,那就是假的了!

    群里顿时就开始刷屏。

    “我就说吧,就是穿山吧!现在居然还有人穿山?”

    “这人也真好意思的,穿山都穿到大街上去了,就不怕别人嘲笑吗?”

    “可能是觉得大家都不懂吧?就有点肆无忌惮了?”

    “买不起就不要买呀,为什么要穿山,好讨厌哦。”

    “整个圈子就是被这些穿山的人弄的乌烟瘴气!”

    有人在群里小声反对:

    “也许人家根本不知道呢?没必要这样吧?”

    “而且人家说不定也不混圈。”

    结果这句话一出来,整个群都沸腾了。

    “穿山就是错!穿山就是可耻!穿山就是原罪!”

    “佳佳应该把她的制服发出去,两个对比一下就知道了。”

    “对,对,看她应该也是连校的,就应该让她知道穿山是不能被原谅的!”

    好吧,反驳的人瞬间闭麦。

    ~

    KTV里,五颜六色的灯光,一群人群魔乱舞,鬼哭狼嚎。

    千幼坐在角落,满脸平静,一点也没有被眼前的阵势吓到!

    她可以!

    除了坐在对面的第二兄,刚还满脸春风得意,下一秒就跟吃了翔一样,整张脸都黑了。

    然后就坐在沙发上哀怨的看她。

    千幼:“……?”

    就在这时,包厢的门被打开,昏暗的灯光下,有人从门口走进来。

    背对着光。

    白衣黑裤,跟里面暧昧的灯光比起来,像是异次元的侵入者,冰凉清冷,没有一点温度。

    千幼只觉得这人真高,然后就觉得脸上,身上都有点发热。

    应该是刚刚喝的果酒,浓度不高,超市里也有的卖,同学聚会的时候也时常能看见。

    并不会醉人。

    但到底还是带点酒精浓度,开始上脸了。

    包厢里的音乐还在继续,千幼觉得有点热,想拿冰块敷一敷,降降温。

    “你在找什么?”

    少年的声音带点凉,让人想要再靠近一点听他在说什么。

    也许是音乐的声音太大,怕她听不见,少年微微俯身在她面前,一只手搭在她身后的沙发上。

    千幼抬头看他,像黑白画一样的少年,深邃又好看。

    她记得,是那个路人甲同学。

    女孩子的脸上红扑扑的,双眼里的水意几乎要漫出来。睫毛眨呀眨的,像是挠在人的心尖上,只觉得痒。

    痒的厉害。

    她的语气有点软,有点酥。

    “热,我有点热。”

    为什么要档在她面前?

    千幼伸手扯了下领子,扣子扣得太紧了,觉得自己有点呼吸不过来。

    尤其是对方还完全俯在上方,连空气都被抽干了。

    宋川垂下眼帘,看着女孩子衬衫领口被扯开一些距离,露出一点白皙。

    他忽然伸手,抓住她的手,不让她在动作。

    连声音都很平静。

    “不要再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