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 > 正文 第134章 异端危险处理局
    白柳的舌头在口腔里动了一下, 冰凉的硬币在他的单薄的舌底粘膜下缓慢地移动,他眼里带着莫名的情绪,神色平静地看着那个小窗口外面, 用的恐惧的眼神看守他的警察。

    带着巨大厚重金属尾箱的货车在夜晚里荒凉的马路上飞驰而过,后面还接连跟着好几辆车,驶向一个坐落在荒原中间的圆顶状的, 体育馆大小的白色巨大建筑物。

    ——————

    圆顶建筑的内部光滑银白,是一种可以反射光线的光亮金属严丝密和地铸造而成的,每一面都像是镜子, 巨大的灯就像是太阳一样悬挂在中央,冷白的光刺目地从墙壁上反射, 然后从四面八方射过来, 里面来来往往的人员都带上了深色的护目镜。

    而那些打着警察名号突然抓捕了白柳的人走进这个硕大无比的建筑物之前, 就熟练无比地给自己带上了护目镜,但被他们用金属链条捆住的白柳并没有护目镜可戴。

    在这种高亮度的光线中不戴护目镜并且睁开眼睛,只需要一两秒人的眼球就会失去正常的视觉功能, 只能看到一些光斑, 长久地注视甚至会有雪盲的效果, 会让人的眼球被光线灼伤而失明。

    白柳本来想看一眼这个奇特建筑的内部构造方便等下跑路,但这种高强度的光线和建筑构造很明显就是为了防他这种想要出逃的人记路线图。

    在这种光线下,人的眼球是根本没有办法看到任何东西的, 更不用说记路线了。

    白柳瞬间放弃了这个想法,他从善如流地闭上了眼睛,被其他人拉拽着前行。

    这些人最终把白柳放到了一个大约正方形构造, 不太高的灰色金属小房间里, 小屋子里有一张桌子和两个板凳, 桌子上放了一盏亮度很高的台灯, 墙壁上只留下了一个和白柳在车上看到的那样大小的小窗口,白柳能听到外面的声音从小窗口传来:

    “报告第三支队副队长!小队已经成功捕获拟代码为006的高危险度人形异端!”

    “此次任务无人发疯!无人被异端蛊惑后自杀!无人被异端物理上的攻击造成任何人员身体残缺!因为唐队预设该异端为红色高危险度异端怪物,抓捕此异端出动了5辆改造装甲车,17支管束枪支和一支直炮筒,33名第三支队队员,目前没有出现任何人员和武器消耗,任务已圆满完成!”

    一道温和的男声说道:“麻烦队员们了,剩下的关于这个被抓捕来的人形异端之物的信息,我会亲自审问的。”

    那个汇报的声音有点急了:“苏队长,你着什么急啊,你和唐队一起吧!他抗防更高,而且也是唐队一力主张今晚强行抓捕的这个异端的,你一个人去面对这么一个未知异端太危险了。”

    “唐队人呢?”

    那个温和的声音有点微妙地冷淡下去,这个被称呼为苏队的男人似乎有些失望地叹了一口气:“今晚发了一通疯让我们去抓异端之后,又喝酒去了,现在不知道醉在什么地方了,电话也打不通,让人去找了。”

    “……唐队又去喝了?!”那个队员的声音带着无法置信,“他怎么能这样?!今晚的这个任务可是他动用了队长特权,在彻底调查这几个异端之前强行让我们抓捕的!唐队不是说他要亲自办吗?他怎么又去买醉了?!”

    “这也不是他第一次兴致上头,突发奇想地让支队去某个很奇怪的地方抓怪物了。”苏队长苦笑一声,“他喝醉了看谁都是怪物,不过动用队长特权还是头一次,今晚他那个严肃的给出这个叫白柳的人形异端的信息十分具体确切,我还以为他是真的查过了之后想办,现在看这情况,说不定人家是一个无辜的普通民众……”

    “我先进去看一下是什么情况吧。”

    说着,白柳小房间里的金属门被推开了。

    来人是一个穿着板正警服,带着防护口罩和棕色皮革手套,面容看着温雅谦和的三十来岁的男人,身量目测一米八以上,有一双泛着灰黄色,或者说浅琥珀色的柔顺眼睛,头发似乎有段时间没打理了,半长地垂在脸的两边,眼下似乎因为熬夜有点青黑,但整体干净整洁,似乎是一个在高强度工作中还比较擅长保持自己生活状况的男人,第一眼看上去亲和力很足,是很容易让人放下戒心的类型。

    白柳的眼神落在了他夹在右边胸前衣服口袋上的身份牌上:【危险异端处理部第三支队副队长——苏恙】

    苏恙对白柳比了一个坐下来的手势,在白柳坐下来之后苏恙注意到了白柳停留在自己身份牌上的目光,他点了点自己的身份牌,抬起头来对白柳无奈地解释:“或许被暴力抓来的这位同志你不会相信,但我们的确是国家正规部门。”

    白柳不冷不热地抬眼看了一下苏恙,没有接话。

    苏恙脸上无奈之色更重:“是这样的,虽然听起来很扯,但在很多普通民众没有意识到的时候,这个世界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很多人类的科学常识完全无法解释的存在,就像是怪物一样,我们称这些不知从何而来的未知怪物为异端。”

    “这些异端有些会蛊惑人心让人发疯,有些会吸食人的血肉,而为了处理这些会伤害普通民众的危险异端,异端处理部这个特殊的部门成立了,而今晚抓你的这些人就是这个部门的队员。”

    白柳掀开眼皮:“那和我有什么关系呢?我看起来很像是一个异端吗?”

    苏恙没有直接回答白柳的话,而是从白柳面前的桌子里掏出了一个遥控器,对准墙壁轻轻一摁,墙壁上就缓慢降落了一块白色的屏幕,对面出现了一个投影仪,开始在屏幕上投射播放PPT:

    【危险异端处理部科普】

    苏恙看向白柳:“我先和你解释一下我刚刚说的东西,然后再和你具体聊你的情况,刚刚说到我们负责处理这些突然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异端,我们这个部门存在很久很久了,但到现在为止,我们还是谁都不知道这些异端是从哪里来的,但是它们就是出现了,以各种各样诡异可怕的姿势,有人,有动物,有物品。”

    苏恙摁下遥控器,投射在白布上的PPT出现了画面切换。

    他继续说了下去:“这些异端拥有着足以摧毁我们的可怕力量,还记得发生过的镜城爆炸案吗?”

    PPT上的画面是一张照片,照片上是白柳在《爆裂末班车》里见过的那面古董镜子,周围有几个和苏恙穿着差不多版型和颜色制服的人正在皱着眉头严肃勘察测量这面镜子。

    苏恙说:“这就是镜城爆炸案里面那面镜子,在爆炸案发生后,很多公众质疑,为什么有人能把炸弹明目张胆地带上地铁,安检没有作用吗,当时我们的对外公示是盗贼把炸弹藏在了股东镜子里,被骂了将近一个月,说我们为了推锅什么降智的话都能往外说,镜子那种大小和厚度,根本不可能藏得下炸开一个车间的炸弹。”

    他又摁了一下遥控器,屏幕上的照片变成了另外一张,还是这群穿着制服的人,这群人正表情震惊地从镜子里掏出一个巨大无比的黑色炸弹,这完全是一个反空间和反常识的画面。

    “但事实就是这样。”苏恙转头看向白柳,“这面镜子在爆炸里碎裂了,我们花了不少功夫才从出事的地铁站里拼凑起了这面镜子,回收之后,我们对这面镜子做了很多检测和实验,我们发现它就像是一个空间的折叠点,可以从里面取出远超于它本身体积大小的东西,并且放进去的东西根本没有办法被我们所有已知的射线或者装置检测到。”

    “然后在我们长久的实验和检测下,我们发现这个镜子不光是会储存物品,还有一定的精神具体现化的功能,如果我们的实验人员长久地凝视这面镜子,这面镜子里东西就会从炸弹变成他们当时最不想见到的东西。”

    ”我们在事后的调查里发现,之前这面镜子里的东西之所以会是炸弹,是因为那对偷盗兄弟非常不想这面他们好不容易搞来的镜子碎掉,他们害怕任何可以弄碎这面昂贵镜子的东西,并且日夜地凝视着这面镜子,最终他们的恐惧就汇成了炸弹存储在镜子中,最终在列车上爆炸了。”

    PPT上的画面继续切换,这次变成一副说明书的画面:

    【异端收容物品名称】:墨菲定理之镜

    【编号】:CEDT-0714

    【报告】:发现于一场特大爆炸中,回收碎片的过程中发现列车处于一种无法停止的,列车爆炸前一小时的环形地铁线循环中(该线路并非环形),后经证实发现是爆炸中死亡的人在死前的恐惧投射于被炸碎的镜面碎片之内,这些在这辆列车上的乘客害怕无法离开即将爆炸的列车,因此镜面就反射了无法停止的循环爆炸……

    ……在回收所有镜片后,无需修复,碎片自行拼凑成正常镜面,拼凑后找不到碎裂痕迹……

    ……经过测试,超过十七分钟的凝视可让镜中物品转换为凝视之人畏惧的之物……

    【收容方式】:放置于深17米的地底,用聚乙烯深色布料包裹避光保存,需三位支队副队长的同意许可或一位正队长的同意许可,才可进入CEDT—0714收容房间内察看。

    【危险等级】:轻一级红色

    “当然在我们实验后这面镜子里装的东西已经不是炸弹了。”苏恙微笑着打趣了一句,“我们让一位很讨厌吃辣的实验人员在一边吃特辣火锅之后盯着这面镜子,一个小时后,这面镜子储存的东西全是魔鬼辣火锅底料。”

    苏恙继续往下播放PPT的画面:“前段时间发生的那个福利院蘑菇中毒案你在电视上见过吧?”

    白柳抬眼看向墙面——屏幕上是血灵芝的图片,不是照片,是手绘的。

    “我们在中期就接手这个案件了,调查到当年那些投资人很有可能和这种东西有关,据说可以包治百病,但是很可惜没有具体的线索。”苏恙笑得很浅,似乎意有所指地扫了白柳一眼,“但你说巧不巧,今天早上突然就有人曝光了一个线索大礼包送给我们,二队的队员已经去抓人了。”

    PPT上的画面继续往下,变成了一段医院病房的监控小视频。

    视频里的白柳正在看望病床上的小孩子,小孩在在白柳走之后迅速地恢复了过来,然后转头看着白柳离去的病房门轻声说了一句谢谢你。

    白柳看到这一幕在心里轻轻地啧了一声。

    心想他要翻车了。

    “我们在你走后用棉拭子对这个小同志的喉部做了呕吐物和粪便检查,发现的确有一种很奇特的菌丝残留。”苏恙从右胸的口袋里掏出一个大拇指大小的玻璃瓶子,里面用固定液放置着一根血红的菌丝。

    他抬头直直地看向白柳,“白柳同志,当天除了你并没有什么外人来探望这些孩子,而且这些孩子也是在你来了之后好起来的,你能解释一下这些菌丝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