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我行让我上[电竞] > 正文 第143章 P白番外(完)
    一局排位结束, 简茸点开战绩1/7/8队友后面的举报按钮,把游戏中不能骂人的憋屈全发泄在键盘上, 转眼就是洒洒洋洋的三百字小作文。

    然后他忍无可忍地转头:“有话就说。”

    从简茸回基地到现在就直盯着他不放的庄亦白眨眨眼:“也没什么要说……”

    “那就把你脑袋给我折回去。”

    “——其实是有个事想问你。”

    “问。”

    “真的能问吗?”

    “……”

    在简茸“你想死吗”的眼神中,小白挪动电竞椅坐到他旁边,小小声、含蓄内敛地问:“就是……那什么,你和我哥……那什么,嘶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反正就是……那什么……你屁股疼吗?”

    TTC中辅决裂了。

    具体表现在:简茸把直播间头像换成了小白n年前打比赛时的黑历史杀马特超绝视角丑照,小白不甘示弱换上路柏沅几年前的照片,谁知招来一堆在他微博下高喊“我老公以前也好帅”的评论;直播过程中两人互动为零;二人排位相逢成对手, 简茸把下路当中路玩,小白不服输也跟着打野天天光顾中路……等其余一些幼稚无害的针对行为。

    “十分钟来了四次下路,我从来没见过这么丧心病狂的人!反正他就仗着你不在疯狂干我,还好我哥去复诊了, 要是他在和我哥双排那我那局直接挂机好了。”小白手撑在Pine电竞椅扶手上告状, 说完低头喝了口Pine刚给他带回来的奶茶。

    Pine刚去俱乐部总部签完续约合同,正会儿正在单排混直播时长。他熟练地补着刀,问:“所以你问他什么了。”

    小白扫了眼亮着的摄像头,毫不自然地撇开眼,过半晌才嘀咕:“……没问什么,一点无关痛痒的事。”

    他是Pine直播间的常客了,粉丝闻言立刻调侃——

    【庄亦白你变了, 你有不能告诉Pine的小秘密了。】

    【挨得好近啊……这两人真的没有在一起吗?】

    【铁粉可以拍着胸脯告诉你, 绝对没有,这俩直男平时相处都这样。】

    Pine玩游戏很少看弹幕, 弹幕助手开着也只是给观众一点面子。感觉到倚在自己身上的力道消失, 他转头问:“去哪?”

    “换身衣服, ”小白道:“一会不是要出门聚餐么?”

    Pine看着他心不在焉地离开训练室, 直到看不见背影了才收回视线。

    敌人的基地已经被队友推掉,游戏结束并返回到战绩页面。Pine靠在椅子上左右活动了下脖子,在队伍里的辅助发出双排邀请的同一时刻退出了战绩房间。

    庄亦白这几天有点怪。

    也不是很明显,就是总喜欢走神,垂着睫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庄亦白是藏不住事的,但这种状况已经足足维持了快一周,眼看着都快憋坏了。

    Pine点了一支烟,难得抬眼看了一下弹幕助手,正好看到一条【还有人不知道Bye天天缠着Pine卖腐蹭热度吗?心疼Pine身为后辈敢怒不敢言,连转会期都没逃掉】。

    他叼着烟把说这话的人给封踢999年,淡淡道:“房管勤快一点,别让我自己动手。”

    这次聚餐是丁哥安排的,晚上还订了ktv的包厢。他们的休假即将结束,后天将恢复训练好去迎接英雄联盟德玛西亚杯比赛。

    因为是训练前的狂欢,丁哥这次破例主动给他们点了酒,本意是想让他们小酌过个瘾——

    “庆祝我们今年拿到大满贯!”

    “庆祝队长出柜成功!”

    “庆祝我们俱乐部全员续约!”

    “预祝我们德杯顺利夺冠!”

    酒桌代师袁谦频频起身带节奏,大家听了他这些话也高兴,一口接着一口往嘴里灌。

    袁谦这人哪哪都好,就一个缺点,喜欢劝酒。

    简茸在听到“出柜成功”的时候眨了下眼,默默把酒杯里剩的大半杯喝光。

    他刚要继续给自己倒酒,酒杯被旁边人拿过去。

    路柏沅拿起刚买的矿泉水,在桌下偷偷给他杯子满上,放到他手里后举起自己的酒杯,面不改色地对袁谦道:“预祝你求婚成功。”

    袁谦红着脸挠挠头:“哎好,谢谢队长。”

    简茸:“……”

    袁谦一口饮尽,再次续杯:“再预祝……”

    “别特么预祝了。”丁哥伸手拽他:“一会醉了谁负责?!”

    袁谦立刻道:“小茸醉了有队长,小白醉了有Pine,不怕。”

    丁哥:“那你醉了呢?我先说好,我可扶不动你。”

    袁谦想了想,把酒杯放下了。

    但现在收手有一些晚,有位十分捧场几乎句句都跟着举杯的专业凑热闹人士已经喝红了脸。

    Pine把小白的酒杯挪走,看着他筷子在锅里搅和半天都没能把想吃的夹出来,干脆帮他动了手。

    小白看了眼碗里的牛肚,又转头看了眼Pine。

    Pine道:“不舒服?”

    小白摇摇头,轻轻打了个酒嗝,凑近他喊:“P宝。”

    “嗯。”

    小白垂眼盯着他卫衣前襟的绳子看了一会,问:“我们是在谈恋爱吗?”

    吃饱喝足,丁哥叫来服务员结了账,起身道:“那走吧,我订的ktv包厢也到时间了。”

    “我们不去了。”Pine半扶着庄亦白起来:“有点事要回去处理。”

    -

    回到基地,Pine直接把他带回了自己房间。

    把人放到沙发上,Pine去泡了杯蜂蜜水。

    一路坐车回来,小白的酒已经醒了一半,他开口叫了一句:“P宝。”

    “嗯,”Pine把杯子递到他嘴边:“喝。”

    小白小小喝了一口。

    Pine:“拿出你刚才喝酒的气势喝。”

    小白:“……”

    他一口干了一杯。

    Pine满意了,把杯子放到桌上,然后才问:“怎么了。”

    小白仰头看他:“嗯?”

    “我们是在谈恋爱。”Pine用指腹把他嘴角的水光抹掉:“所以怎么了。”

    小白眨眨眼想了一会,朝他笑了一下:“其实也没怎么。”

    “就是……总觉得我们还跟以前一样。”

    “一起住,一起吃饭,一起打游戏。”小白顿了顿:“连粉丝都觉得我们和以前没差……”

    他这句话没能说完。

    Pine撩起他额前的头发,弯腰低头把他吻住了。

    他们都喝了酒,这个吻带着干涩的清苦。小白本来就喝得有点多,这一下直接被亲得脑袋发晕,脚底都像在飘。

    被松开时,他感觉到Pine在揉他头发,带着一点力,揉得他后颈发麻。

    Pine垂着眸光看他,道:“我们以前会这样?”

    小白记得自己跟Pine第一次见面时,Pine还没他高,看着就是个发育不良的小屁孩。

    而现在,Pine只是轻飘飘一个目光落下来,他心跳失衡,无法动弹。

    他下意识做了一个吞咽动作,过了两秒意识到自己咽的是什么,他脸烧红一片,然后抬起头道:“那倒不会……”

    “但你不是说过,谈恋爱会做的事不止这一件吗?”

    Pine一顿,垂在一侧的手指轻轻动了下。

    “你不想试试么,”酒精让庄亦白看过来的目光比平时更加大胆直白:“我都学会了。”

    Pine看着他:“学?”

    小白:“也不是学,我就是去查了一下。”

    查完之后,当天晚上他就做了个巨他妈离谱的梦。

    想到那个梦的内容,庄亦白忍不住揉揉脸,清醒了一点点。

    后来每一个吻他都有些躁动——但似乎只有他。每次接完吻,Pine都会帮他擦擦嘴角,然后他们再若无其事的回到平时的相处。

    感觉到Pine的沉默,庄亦白明白了,似乎只有他自己有这种难以启齿的念头。

    丢在书桌上的手机响了一声消息提示,打破了庄亦白后知后觉的害臊。他立刻站起身来,喃喃自语:“我手机……”

    手臂被人拽住。

    Pine的掌心很烫,烫到他觉得被握住的地方都快要烧起来。

    “你学了些什么。”Pine说:“给我看看。”

    ……

    庄亦白曲膝半躺在床头,一只手捂着自己的眼睛,另只手撑在Pine的肩膀上。

    他眼尾和脸颊都是红的,额头沁出汗,想看又不敢看。

    Pine一边手往下,俯身去亲了一下他的手背:“是这样么。”

    庄亦白胡乱点了几次头。

    Pine:“不睁眼看,怎么知道我做得对不对。”

    庄亦白连脖子都红了:“……你随便吧,我好像又不是很会了。”

    他听见Pine很短地笑了一声,然后突然放开了他。

    小白愣了一下,立刻睁开眼——看到男人从地上捞起大衣,从里面拿出了几样东西。

    小白看清那些东西:“你什么时候……”

    “吃饭之前,去买烟的时候。”

    小白怔怔地看他,眼睛还是红的:“原来你也想跟我上-床。”

    “……”Pine脸色有一瞬间无语:“你说呢。”

    “哦。”小白眨了下眼:“我以为只有我这么想。”

    庄亦白不管做什么事话都很多。

    Pine承受了几年,终于在今天找到了治他的办法。

    “你上网都查什么了?”Pine捏了捏他的脚趾。

    “没,没查什么……”小白声音有些哑,断断续续地应他:“那些,都很恐怖……”

    “那还跟我做?”

    “……想到是跟你,就觉得……还好。”小白把脸全埋进了枕头中:“你……别和我说话。”

    …………

    醒来时天已大亮。

    小白半眯着眼扫视一圈,他旁边是空的,浴室里有水声。

    感觉到身体不适,他皱眉舔了舔唇,拿起手机想看一眼消息。

    群消息跳在消息最顶端。

    【丁哥:阿姨熬了粥,都下楼吃早餐,吃完我们开个会。】

    【丁哥:@全体成员  都醒了?】

    其余人很快都给了回复。

    【丁哥:@P宝的小辅助  @bye的猫爬架  你俩呢?】

    【丁哥:?】

    看到这,小白和丁哥发出了一样的疑惑——

    【丁哥:@bye的猫爬架  这他妈是谁???】

    小白掀被下床,刚走了一步就疼得他“嘶”了一声。

    他艰难地走到浴室门口,跟刚洗漱完的Pine对上了视线。

    Pine:“醒了?”

    小白靠在门框上发了几秒钟呆,然后举起手机道:“你微信名……改了?”

    “嗯。”Pine扯下毛巾,随意抹了下脸:“现在能感觉到了么。”

    “什么?”

    “我们在恋爱。”

    -

    发消息没人回,丁哥干脆上楼来找人。

    他走到Pine房门口,抬手刚要敲门,“咔哒”一声,门开了。

    他和庄亦白对上视线。

    这货在Pine房间留宿的事他已经见怪不怪,换做平时他或许会调侃一句“能不能给你AD一点自由”,但今天……

    说来别人可能不信,但自从他们队伍中野谈恋爱之后,他似乎就有了一项新的技能——裸眼探基。

    丁哥低头打量,庄亦白穿得是Pine的衬衣,衣领空出一款,露出他脖颈上无数斑斑点点……

    正巧Pine裸着上身从浴室出来,男生冷冷淡淡瞥了他俩一眼,转身往屋里走去,肩后是几道残忍的抓痕。

    -

    这一天TTC的集体会议没能开成,改成了三人会谈。

    中途发生了怎么样的对话无人得知。

    只是会议结束后,丁哥在阳台抽了两包烟,然后颤抖着手发出一条朋友圈——

    【丁哥:TTC来个战队经理,老子不干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