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工具人的自我修养[快穿] > 正文 保护动物8
    那些在花园丛里安居乐业的原人的脸一下都变成了一张**奇所熟悉的脸——每一张都是他自己。

    没想过, 林奇一点都没有想过。

    合成人跟自然人是完全不一样的,自然人由胚胎发育,合成人从培养皿中诞生, 每一个合成人的诞生都伴有他们专属的作用, 家政型、战斗型、甚至性-爱型,与其说他们是人,倒不如说他们更像是智能的工具。

    作为工具诞生,又顺理成章地加入联盟成为一名小世界里的工具人。

    好像一切都发生的很自然, 是谁在推着他这样往前走?这是他该走的路吗?

    林奇的手开始发抖。

    郎彦用力握紧了他湿滑的掌心, 靠近低声道:“你在害怕什么?”

    林奇抬起眼睛,瞳孔里是显而易见的惊恐, 他没有变,尽管经历了漫爱上书屋会了无数技能,也懂得了爱,可他从最根本的地方一直没有变,还是那个从培养皿中醒来茫然又温顺的小合成人。

    “不要再说下去了, ”林奇的眼神直勾勾的,“求你。”

    郎彦闭上了嘴。

    他还是太着急了。

    才刚刚挑明彼此的身份, 再等等,他需要更多的耐心。

    为了安抚受到惊吓的林奇,郎彦拉着他的手重新进入了花园,迷宫一样的花园很容易就能找到安静的地方。

    方正的树木模块将一个小小的亭子包围着,林奇坐在冰凉的长椅上, 人还在发抖,神情梦游一样。

    他以为自己已经成长的足够强大,但其实只是还没有人触碰到他真正的内心。

    郎彦默默地陪着他, 碎发挡住了林奇的侧脸,只露出弧度优美的尖下巴,郎彦抬起手撩起他的短发。

    而林奇只是无动于衷地发呆。

    发呆的时间太长,郎彦都以为他灵魂出窍从这个世界又消失了,很慌张地摇了一下林奇,林奇一摇,人就回魂了,迟钝地眨了下睫毛,目光定定地望着郎彦,两片薄薄的嘴唇慢慢动了动,“啊?”

    郎彦松了口气,刚刚他差点就一冲动跑出这个世界了,见林奇这大受刺激的模样,心里再次后悔自己时机掌握的不准确,将他的脸按到自己的胸膛上,亲昵地抚摸他的短发,“累了就什么都不要想,闭上眼睛先休息一会儿。”

    很诱人的提议。

    林奇的脸颊在郎彦的胸膛上轻轻蹭了蹭,忽然很想撒娇。

    郎彦就那么刚刚好地把他整个人都拖到了自己的怀里,像抱个大号的孩子一样抱在自己的怀里,腰、背、膝盖都团在了郎彦温暖的怀抱中,很安全也很舒服,郎彦低头亲了亲他的鼻尖,目光像下雨时卧室里的灯光,昏暗又温柔,沉沉的,让人想哭。

    林奇将自己的整张脸都贴到郎彦的衬衣上,双手攥着他的领子,低沉道:“我爱你。”

    郎彦抚摸他的动作顿住了,慢慢又轻拍了一下林奇的背,闭上眼睛与他脸贴着脸,温度很自然地传递了,他相信林奇也听到了他无声的回复,这已经是一种无言的默契。

    林奇用力揪了下他的领子,抬起闷得有点红的脸,“你怎么不回答?”

    郎彦:“……”

    郎彦低头亲了下他的嘴唇,才道:“我当然……”他顿了一下,嘴里郑重道:“爱你。”

    林奇有点想哭。

    他们是一样的,除了面前的这个人,没有任何人可以去爱,亲人、朋友全都没有,他们的爱包含一切分量重得连自己都感到心惊。

    林奇没哭,在要哭不哭的时候及时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吸了好几下鼻子。

    郎彦道:“着凉了?”

    林奇又吸了下鼻子,“摸摸耳朵。”

    郎彦无奈又纵容地低下了头,林奇揉着他富有弹性的耳朵,人缩在他充满了男子气概和温度的怀里,对自己说:林奇,你有爱人,不孤独,张嘴啊呜一下把郎彦的耳朵嚼了满嘴。

    被豢养在凌雪风宅子里的原人中自有手艺超群的厨师,为了欢迎新人,厨师露了一手,只供给给了郎彦和林奇,人太多,真要办大宴会,他一个人忙不过来,对林奇这个难得出现在这里的祖人大大赞扬了一番,“不愧是凌先生的朋友,您的风度同样迷人。”

    林奇微微笑了一下,“谢谢。”

    餐厅很大,餐桌很长,像个高级食堂一样坐满了人,佣人们穿梭其中,每一个都笑容满面,用餐的氛围杂而不乱其乐融融,高声低语伴着笑声不绝于耳。

    林奇有点食不下咽。

    他现在一看到这些生活得很快乐的原人就想到郎彦问他的那句‘像不像’。

    的确很像。

    原人们对他也不避讳,非但不避讳,还很尊敬,不断地有人过来问候,他们都不知道林奇来这里干什么,只是很高兴有个祖人来到这里,把林奇当成慰问专员了,对林奇说他们在这里过得很愉快,也很感谢凌雪风对他们特殊的照顾。

    林奇两辈子加起来都没听过凌雪风这么多好话,听得脸都要麻了。

    一餐结束,林奇东西没吃多少,心事倒是攒了一箩筐。

    回到安排给郎彦的房间里,他比郎彦倒得更快,大字型地躺到了床上。

    佣人探头探脑地小声呼唤道:“林先生,凌先生准备了……”

    “嘘,”郎彦打断了佣人纠缠不清的问话,对她道,“林先生今晚就睡这儿,你不必管。”

    佣人点头,脸色很为难地退了出去。

    郎彦锁上门,转身却是一怔。

    林奇不知道什么时候把自己团成了一团,是个婴儿在子宫里一样的姿势。

    郎彦走过去,双手撑在他脸边,玩笑般道:“想什么?”

    “思考人生。”林奇一本正经道。

    郎彦也躺下了,屋顶的吊灯星星一样绚烂,他陪着林奇思考人生。

    似乎是过去了很久,林奇才轻轻推了他一下,郎彦扭过脸,林奇坦坦荡荡地看着他,“我饿了。”

    厨房安静又整洁,林奇与郎彦两人衣冠楚楚地靠在墙边吃奶油面包,林奇吞了一口冰凉的甜甜奶油,对郎彦道:“真好吃。”

    “还不错。”郎彦客观评价道。

    林奇嘴上沾了许多奶油,忽地靠近郎彦面颊‘啵’地亲了一口,将嘴上的奶油都涂在了郎彦脸上,露齿一笑,“你说这奶油面包是真的还是假的?”

    郎彦怔住。

    林奇又咬了一口,脸上的表情越来越轻松,“吃到嘴里能填饱肚子,有甜味,这就是真的,可你也没办法肯定,”林奇瞄了一眼手上的奶油面包,嘴角似翘非翘,“饥饿和甜这两种感觉到底是自己产生的感觉还是……”林奇抬头望向郎彦,“由代码输入的。”

    郎彦带着拯救林奇的心态挑起话头,被林奇忽然的锐利给刺得心头一颤,神情中甚至带了点警觉。

    “或者更深入一点,我觉得这面包真好吃,是它真的好吃,还是由别的什么向我传递了这个讯息让我的大脑输出了‘好吃’这个判断?”林奇吃下最后一口面包,舌尖慢慢舔去残留在嘴角的奶油,“你有答案吗?”

    郎彦一直对自己有百分百的自信——他坚信他即是真实,在林奇的目光注视下,也不禁产生了动摇。

    他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坚定强大,林奇也没有看起来那么柔顺软弱。

    这样的林奇让郎彦感到了震颤,他忽地低头吻住了林奇,将林奇嘴里残留的甜美奶油吮吸得一干二净,香甜的味道加倍地冲击着他的味蕾,呼吸略微重了,他曾经看过世界的真相,他怎么会没有答案,郎彦用力咬破了林奇的舌尖,眼睛紧盯着林奇的眼睛,“你呢?”

    “我的答案,”林奇捧了他的脸,微笑道,“要等等再告诉你。”

    奶油面包的香气一直停留在口腔里很久,彼此的舌头像小刷子一样刮过对方的牙床,林奇与郎彦在大床上甜美地拥抱了彼此,林奇事后恋恋不舍地揉捏了郎彦的耳朵,陶醉道:“你比奶油还甜。”

    郎彦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严肃地抖了下耳朵,“不要胡说八道。”

    林奇梦游般地笑了一下,心情似乎很好,好像相通了一些事。

    第二天,佣人来请林奇,说凌雪风要见他。

    林奇一口回绝。

    没一会儿,凌雪风亲自来了。

    林奇正在和三个原人一起打麻将,郎彦站在林奇身后,手上端着一杯茶,俨然一个听差小弟。

    “凌先生有什么事?”林奇一副主人的模样让凌雪风都有点恍惚了,嘴唇动了几下,才缓缓道:“我有话对你说。”

    林奇头也不回地摸了一张牌,“打完这两圈再说。”

    三个和他一起打麻将的原人对凌雪风打了声招呼也沉醉在牌局中,凌雪风是个和蔼可亲的饲主,原人们并不很怕他。

    凌雪风怀疑自己是没睡醒还在做梦,环顾了一下四周,原人们各自都在干各自的事,对上他的目光就快乐地挥一挥手,乐陶陶的。

    这个地方由凌雪风亲自监督建造,太久不来,现在他都要不认识了。

    郎彦还是沉默的狐狸精样子,没和凌雪风打招呼,将手上的茶悄悄地送到林奇嘴边,林奇抿了一口,眼睛盯着牌局聚精会神,郎彦望着他很温柔地笑了一下。

    凌雪风目瞪口呆,这和他预想的场景毫不相干。

    这是什么事儿?!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投出地雷的老板:揉揉揉揉 2个;越之、黑鸦儡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老板:妖歌 60瓶;月影半墙 48瓶;来都来了、太太今天日万了吗 30瓶;tui 29瓶;死了也要磕糖、...... 20瓶;二鳯想躺赢、宁不行、小毛球的猫妈、揉揉揉揉、天宝宝宝宝宝_、朝三暮你、釜山糯旻团、钦零 10瓶;筠黎、旅人、橙子是酸的、会织毛衣的小戳、顾知往 5瓶;6769 4瓶;q...qnm?、七月、43891308、亲爱的夏飞你好 1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