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纸片人同时求婚怎么破 > 正文 第85章 第 85 章
    大胆?

    邬星文不明所以。

    宿沿有什么大胆的?

    这人——平日里虽然瞧着乖乖巧巧的, 但真要说,也确实大胆,在感情方面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但宿沿脚踏两条船的事情, 应该没直接闹到盛校长面前吧?

    他面上不显, 笑了下:“盛校长,这话怎么说?”

    宿沿正与校长对视, 看到后者眼中的复杂,心中登时警铃大作。

    他不知道邬星文和校长的关系究竟好到哪种程度, 或者校长三观正到哪种地步, 生怕校长现在多说两句, 暴露宿沿和沈宿择之间的关系,导致之前的努力前功尽弃。

    “应该是说我和你这个关系吧?你是不是没跟校长说我是个男的。而且我能和你在一起, 确实挺大胆的吧?如果关系曝光,我肯定要被你的女粉骂死。”

    宿沿哈哈一笑,赶紧圆了句,他抬手, 拉住邬星文的手腕,小声说,“学校里人太多了, 你现在暴露身份,不太好继续待着。要么跟我一起出去?”

    他压低了声音, “我答辩完了, 可以去酒店住。”

    邬星文:“嗯。”

    邬星文来这一趟的目的就是宿沿,当然是宿沿说去哪里就去哪里。

    何况, 如果是酒店的话……

    邬星文心中想到什么, 眼眸中的光暗了暗。

    他没继续在意校长之前说的“大胆”, 只对校长说:“之前约定好的演讲, 我会来的。”

    校长还沉浸在宿沿竟然脚踏两条船,把他学校里两个知名人物一起“搞”了的无敌八卦中,他看看邬星文,又看看不敢看他的宿沿,才点头说:“辛苦你了。”

    “没事,这也是我的母校,当初受益良多,现在为母校尽薄力,是我应该做的。”

    两人与校长告别。

    一号楼并不是教学楼,来这里的人不多,且大多数都是老师。

    宿沿一路上没见过几个人。

    倒是有些学生,在楼下的空地处徘徊,应该是在等邬星文。

    宿沿直接带邬星文从另一头的小门出。

    他问:“橙汁没来?”

    “来了。”邬星文无奈,“我怕他跟我身边暴露我身份,就没让他过来。没想到还是被认出来了。”

    他声音微哑,“没能看到你答辩,抱歉。”

    “不需要道歉啊。”宿沿心虚,想到学校论坛里的那些帖子。

    ——邬星文看不成答辩,也有他的一份推波助澜在。

    “快走吧。”

    到底还是在学校,宿沿生怕被人爆出黄头发学长和邬星文在一起的消息,被沈宿择看见。

    他一路闷头疾驰,邬星文长腿都差点跟不上。

    等两人终于出了校门,坐进王成之开的保姆车中,宿沿微喘的气息总算慢慢平息。

    邬星文看宿沿出了一头的汗,狐疑道:“你这么着急干什么?”

    他眯了下眼,“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不愧是邬星文!

    又猜对了!

    可惜宿沿早就预判了邬星文的预判。

    ——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慌乱的海王了。

    现在的他是钮钴禄·海王。

    宿沿一脸淡定,摇头说:“不是啊,只是学校里好多你的粉丝,我怕他们把你堵住,我们就出不来了。到时候我们关系曝光,肯定还有很多认识的不认识的来找我要你签名,或者八卦我们……”他故意凑过去,靠在邬星文肩膀上,“而且我好不容易和你见一面,想多和你相处,被他们缠上,岂不是浪费时间。”

    邬星文一顿。

    他原本觉得哪里不对,但宿沿毛茸茸的脑袋在他的脖颈处蹭,搞得他什么都想不出。

    “别蹭了。”

    邬星文声音有些哑,没再纠结,“先去酒店开个房。中午带你去吃饭。”

    宿沿眼睛一弯,笑了下:“好。”

    邬星文对前面开车的王成之说:“找个酒店。”

    王成之:“附近比较好的是天城酒店。现在直接过去?”

    “嗯。”

    一行人抵达天城酒店。

    王成之还要回公司一趟,只把房卡交给邬星文就走了。

    宿沿之前和祝啄就住在这里,上楼时,他有些尿急,几乎房间门一开,直奔厕所去,等出来后,就见邬星文蹙眉看着他,脸色有些发沉。

    宿沿:“?”

    他小心翼翼问,“怎么了?”

    ……邬星文这脸色,活像是宿沿欠了他几百万不还。

    吓人得很。

    宿沿难免不多想。

    ——难不成是趁他在厕所的这段时间,校长把他和沈宿择的关系告诉邬星文了???

    啊啊啊。

    很有可能!!

    宿沿心中崩溃。

    邬星文前几天和宿沿语音,还让宿沿乖乖的,不要乱搞,不然就淦死他,他当时答应的好好地,结果转头就和学弟有一腿……现在一切曝光,他岂不是要血溅酒店???

    宿沿心中暗道不好,正想着如何解释,就听邬星文问:“之前来过这个酒店?”

    ……这和想好的问题不一样。

    宿沿一脸茫然:“啊?”

    邬星文冷笑一声:“一进门就知道厕所在哪个方向?你透视眼?”

    哦。

    原来是这个啊……

    宿沿轻咳一声,摸摸鼻头,张口就来:“大学和我室友一起通宵喝酒,又去唱歌,回来学校门禁,早就不让进了,不然要计分,我们就凑合凑合,在这个酒店开了个房。”

    他指了指卫生间的位置,“这个酒店格局都差不多,一眼就能看出来卫生间在哪,我又不傻。”

    “是吗?”

    邬星文眯着眼睛。

    宿沿表情诚恳:“真的。”

    邬星文神色冷淡:“过来。”

    宿沿乖乖走过去。

    邬星文按着宿沿的脑袋,低了点头,亲吻宿沿。

    两人柔软的唇触碰在一起,紧跟着邬星文主动加深些许,一吻毕,他退开一些,懒懒散散说:“这次先信你,要让我知道你骗我,你就完了。”

    宿沿心中松口气,点头说:“我知道,你会淦死我。”

    邬星文:“……”

    宿沿:“?”

    邬星文没吭声。

    他安静看一会儿宿沿,突然又低下头亲宿沿。

    这次先从嘴巴开始,紧跟着是下巴,随后是宿沿白皙细长的脖颈。

    宿沿被邬星文推到一旁,肩胛骨紧贴墙壁。

    他微微仰着头,喉结被邬星文的牙齿轻轻研磨,忍不住哼了声,有些遭不住这种行为,但身体被邬星文桎梏在原地,完全动弹不得。

    宿沿有些不明白,不知道自己刚刚的话,到底怎么打开了邬星文奇妙的开关。

    ——明明那是邬星文自己说过的话。

    伸手抓住邬星文的衣服,宿沿求饶说:“别咬了。痒。”

    邬星文低声说:“去床上。”

    宿沿脸一红:“□□的,不太好吧……”

    邬星文眼眸上抬,亲了下宿沿的下巴。他直接拿着遥控器,将窗帘拉上。厚重的窗帘缓缓合拢,将房间中最后一点光线也吞没。

    房间中没开灯。

    周围一片昏暗,几乎看不清摆设。

    邬星文用轻缓的语气说:“沿沿,现在天黑了。”

    ……天、天黑了???

    真有你的啊邬星文。

    这种鬼话你也说得出来???

    宿沿心中好笑,不过两人之前更亲密的事情也做过,他也不是那种扭捏的性格,再加上四周都是黑的,就算他脸红,邬星文也看不见。

    他干脆大大方方,随着邬星文一同摔进柔软的床铺中。

    两人抱在一处亲吻,姿态亲密无间。

    过了会儿,宿沿忍不住将脑袋埋进邬星文怀里,发出一小声呜咽。

    邬星文在宿沿的耳边亲了下。

    宿沿看着近在咫尺的邬星文的俊颜,恍惚间有种回到前几天,祝啄也是这样,抱着他亲吻的场景中。两个人虽然长相不同,性格不同,但在这一刻,却有种莫名的重叠。

    他眼睛眯了下,使劲儿用脑袋蹭邬星文的脖颈。

    “怎么跟只猫一样。”邬星文又说。

    宿沿平缓了下心跳,他将唇贴在邬星文锁骨上,小声问:“那你喜欢我这样吗?”

    邬星文:“……你说呢?”

    他看着宿沿圆溜溜的清澈的眼眸,冷哼了声,“如果不喜欢,我会帮你这样?”说着,他的拇指用力一些,在宿沿脸上捏了下。

    宿沿“唔”了声,笑起来。

    纸片人也太可爱了吧。

    要是现实也能有这么一个纸片人就好了。

    两人贴在一处,宿沿能清楚感觉到对方稍高一点的体温,甚至能清楚数出邬星文沉稳的心跳。又过了会,宿沿翻了个身,打了个小小的呵欠。

    他眼角多了点生理泪水,睡意朦胧说:“有点困。”

    邬星文便拍了拍宿沿的肩膀:“睡吧。中午吃饭喊你。”

    “嗯。”

    宿沿找到一个舒服的姿势,抱着邬星文睡了。

    清浅的呼吸传来,预示着宿沿已经陷入沉睡。

    邬星文看着怀中的人,想到之前校长说过的话,宿沿着急出校门的样子,皱了下眉。他拿出手机,想了想,在浏览器里翻找,许久才找出一个网址来。

    ——是许久未登录的学校的论坛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