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穿成农门恶婆婆 > 正文 第566章 说绑就绑,不带一点磕绊的
    朱五没站稳,差点被朱大一膀子掀翻。

    还是朱四赶了过来,这才扶住了他。

    朱四也是一脸焦急:“大哥,老五不是这个意思。”

    “老五不是这个意思是什么意思?老四,你别拦老子,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们几个是什么德性。”朱大突然爆发,将平日里积攒的那些不满与怨气给吼了出来,“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平日里,脏活累活都是我跟老二的,家里有点什么好处,都让你们四房、五房给拿了。”

    “娘有什么露面的事情,也永远只会想着你们。我们是什么,我们就是一帮废物!”

    ……

    朱四、朱五呆在原地,没想到大哥平时都是这么想他们的。

    他们想要解释,但现在哪里是解释的时候?

    柳氏站在原地,不敢劝。

    朱二到是张了张嘴,但因为私心,没有说出来。

    其实,打他心底说,他觉得,这个家最吃亏的是他们二房。

    大哥一家有两个儿子,跟着老七到镇上读书了,多少占到一点便宜,连娘建的新房子都有那小的一份。

    三弟不用说,直接住在镇上,以后的好处肯定不会少了他。

    然后是四弟、五弟,一个掌了家里的生意,一个暗戳戳的被娘派了事。

    眼看着一个个都有了着落,却只有他们二房还空落落的,什么都没有。

    家里是有地,但前面还有大哥一家顶着,他也就能够分到一点“残羹冷炙”。

    估计,叶瑜然也没有想到,在她被衙役给绑了的时候,他们几兄弟之间的“矛盾”也爆发了出来。

    朱四想说什么,被朱五给拉住了。

    朱五静静地站在原地,任朱大说了一通。

    他知道,大哥这些“不满”肯定不是一天两天了,有的事情,早点说开也好。

    等朱大终于平静了一些,朱五说道:“大哥,我不知道你心里有这么多抱怨,不过我现在没时间跟你解释,等娘这件事情了了,我们兄弟几个再在娘面前,好好说道说道。”

    “在……娘面前说道?”朱大没想到朱五会这样说,怔了一下。

    而且他心底也有些虚,也不敢跑到叶瑜然面前去闹。

    因为在他看来,兄弟间的事情就是兄弟间的,有点委屈与不满也正常,哪有为那么一点“小事情”,闹到老娘面前的?

    “这不好吧?就这么点事……”朱大说道,“还是算了吧。”

    “有的事情,还是早点说清楚比较好。”朱五说道,“大哥妒忌我们几个小的,又岂能不知,其实我们几个小的也在妒忌你们。好了,不说这个了,我们还是先去‘救’娘吧。”

    朱五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大哥,我希望你不要冲动,要相信娘,只要我们不给她拖后腿,就没有她解决不了的问题。”

    朱大、朱二、朱四、柳氏:“……”

    ——你对娘好有信心呀!

    朱五:不是有信心,而是“无奈”。因为,若是连娘也解决不了,我们怕是更加没办法了。

    叶瑜然最终还是被衙役给带走了,不过在临走前,她有机会跟家里人说上几句话。

    她让他们几个都不要着急,先打听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死的是什么人,死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因为什么原因而死,所有细节,一个都不能漏。

    除此之外,还要打听是谁报的案,背后有没有其他人。

    “这是我给你们的第一个考验!”

    “如果你们能够把我‘解救’出来,就说明你们真的长大了!”

    ……

    望着叶瑜然被带走的背影,朱家的几兄弟好一会儿都没有说话。

    他们感觉到有些羞愧,才在娘看不见的地方吵了一架,没想到娘却这么“信任”他们。

    同时,他们也在忧心:这可是命案啊,他们真的能够“救”娘吗?

    如果做不到,那不就是……

    朱五打了一个机灵,吓得赶紧甩头,把这种念头甩出了脑袋。

    ——不会的,他一定有办法“救”娘!

    朱家的院子外面,朱家人并不知道的是,关于“老虔婆害死人”的传言,已经满天飞了。

    原来,大嘴巴带路到朱家之后,她就躲在了院门外,并没有离开。

    虽然听得不是很清楚,但大概也听到了一些内容。

    巴不得叶瑜然的大嘴巴认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叶瑜然杀人了!

    “哎哟,我的娘啊,你们不知道,这可是差大哥亲口说的。”

    “真的,这回我真不骗人,我亲耳听到差大哥说的。当时我给差大哥带路,你们也看到了吧?”

    “我真的没想到,老虔婆平时看着人模人样的,竟然是这种人。”

    ……

    一帮看客,唏嘘不已。

    虽然他们也不相信叶瑜然会害死人,但人心隔肚皮,谁又能下这种保证?

    就算有人不信,大嘴巴也一句话把他给堵了回去:“老虔婆要是没害人,差大哥会抓她?这不是明摆的事情嘛。”

    这边是传言,那一边,朱里正、朱族长也遇到了麻烦。

    不仅大嘴巴相信了这个事情,就连潜泉村的人也信了,他们直接说:“老钱和钱新,不会也被那个老虔婆给害死了吧?要不然,你们怎么不交人?”

    朱里正、朱族长噎住。

    人是叶瑜然“藏”的,知道他们在哪儿的,也只有朱家人,他们哪知道?

    “这话不能这么说啊,你们之前还在跟我们争,说朱二妹是钱家的媳妇,要葬也要葬在钱家的祖坟里,怎么就那么一会儿功夫,就不认账了?”朱族长一脸不高兴,“唱黑脸”这事完全不用演了,直接本色出演。

    他质问道:“这媳妇,你们到底还认不认?”

    钱族长没敢把话咬死,毕竟还没见着尸体,他道:“没说不认,这不是事情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嘛。我们之前说朱二妹是钱家的媳妇,要埋在钱家,你们又不同意,非要让老钱先把休书给收了。现在我们想了想,觉得你们说得有理,确实应该先让老钱把休书给收了。你们把老钱、钱新给请出来,我们当着他们父子俩的面说。你放心,这次我们有很大的把握,绝对能够劝服他们。”

    “劝服”也就是一句话,但却不是一个意思,到底是哪个,这就要看后期的发展了。

    叶瑜然能放出来,那是你好我好大家好,之前的“商量”继续。

    若叶瑜然放不出来了,那掰了就掰了,朱家也没什么了不起了。

    朱里正、朱族长听闻他们的话,心里堵了一口气,那叫一个不舒服,恨不得掀了桌子,翻到他们脸上去。

    ——简直太不要脸了!

    ——有好处的时候,一个个跟闻到了腥味的猫似的,全凑了过来。一旦没了好处,就一个个跟见了鬼似的,调头就跑。

    ——这都什么人啊?

    两村之人,不欢而散。

    朱里正、朱族长不愿意交人,更是让潜泉村的人认定了——老钱和钱新,怕是凶多吉少了,否则人家怎么不愿意让他俩出来呢?

    此时,被关在真正的地窖中的老钱、钱新:“……”

    ——日了狗了,这个老婆子真狠,说绑就绑,不带一点磕绊的。

    ——她那几个儿子,也跟狗似的,她让干嘛就干嘛,一点脑子都没有。

    ——娘的,别让老子出去,要不然老子……

    还有一件事情,让钱新有些小小的担忧,那就是他与唐掌柜的“约定”。

    原本说好,只要他从老虔婆那里弄到了吃食配方,唐掌柜的和他五五分成,大家一起发财。可若是他超出了“期限”呢?

    ——应该没事吧?我就超了那么一点点。

    ——再坚持坚持,肯定能拿到配方。

    ——唐掌柜的又不傻,是配方重要,还是时间重要啊?

    ——有了配方,那还不是我说什么就是什么?

    可怜的他并不知道,昨天晚上要不是叶瑜然,他和他爹就该死在那个杀手手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