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都市小说 > 八零之擎爷宠坏我 > 正文 第484章 父母的爱,坚不可摧
    晚上万荷花和姜立国给顾晚打电话,万荷花言语之间的感谢之情掩饰不住:“还是我们晚晚厉害,能带她姐姐做生意,等以后

    你们生意做大,舅妈给你看孩子。”

    万荷花老早操心姜月寒离婚以后怎么过日子,如今让她和顾晚一起打拼,那是一千个一万个放心。

    “舅妈你说这话太客气了,我们姐姐妹妹应该的。”

    姜立国把电话抢过来:“晚晚你们放心做,亏本舅舅给你兜着。”

    话虽如此,两口子对顾晚特别有信心。

    瞧人家商店开的,不比她爸差。

    舅舅从小就疼顾晚,帮忙兜着的话不是虚言。

    姜月寒苦于自己没资金,就没投资。

    未曾料到这消息传回家,万荷花隔天跑过来,拿来不少补品给顾晚,顺便给姜月寒塞来一千块钱。

    一千块钱对于普通家庭不少了。

    姜月寒不想给父母添麻烦,没开口管家里要。

    闺女不要,但父母少不得操心。

    万荷花和姜月寒说:“你妹妹她们赚得多,本钱多,可你不能一分不拿,多少咱要做到位。”

    多少表示下自己的心意。

    姜月寒结婚离婚,爸妈没少费心。

    现在她开店,她们估计把存款都拿出来了。

    这一千块钱格外沉重。

    万荷花家里工作要忙,下午坐客车离开。

    姜月寒把一千块给哦顾晚送去:“这是我妈给的。”

    顾晚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她很感谢舅妈对她的信任。

    收起钱,顾晚在本子上几下这笔账:“你现在不止是劳动力股东,也是有资金投入的。”

    肚子滚动,顾晚沉吟着捂住。

    肉眼可见,隔着毛衣裙,孩子在踢肚子。

    那叫一个欢实。

    顾晚无奈笑骂:“这孩子特别不老实,我都怕是个性子活泼不好管教的。”

    姜月寒看的新奇:“活泼的才好呢。”

    “你和钟暮现在怎么样了?”

    她上次去商店,看到钟暮帮月寒姐搬衣服,二人之间的剑拔弩张的感觉少很多。

    说起钟暮,姜月寒脸颊滚热,和熟透的桃子似的。

    “就那样,他总在我眼前晃,看得多也就习惯了。”

    对顾晚姜月寒没设防,有啥说啥:“只是我经过刘峰以后,很难敞开心扉去喜欢谁,我对他不讨厌,却也算不得喜欢。”

    顾晚点头:“慢慢来,不急。”

    “嗯,我现在不想谈儿女私情,我只想做生意。”

    顾晚脸上有点疲惫之色,肚子又胀又累,怎么躺都不舒服。

    小腿肿的一按一个坑。

    姜月寒把她扶上楼:“你躺着休息会儿,我回商店把剩下的几件衣服底子清理了。”

    “你不用去,让巧儿卖。”

    “没事,我在观察下市场。”

    顾晚知她闲不下来也不拦着:“那你去吧。”

    姜月寒离开,顾晚躺在床上小憩。

    小镇杏花微雨,一梦入深。

    淅淅沥沥的雨沿着房檐滴落,墙上的红漆字被雨水打的更深,自行车弹着铃声,人们着急的往家赶去。

    急促的小巷子里,穿着西装的高瘦男人撑着伞,臭屁的整理头发。

    金丝框眼镜架在鼻梁上,多了几分斯文败类的味道。

    他抬手敲门,很快从里面走出来个女人。

    二人见面,那就是天雷勾地火,天地间只剩下我中有你,你中有我。

    激情过后,冯若兰勾着贺泽晨的脖子,心满意足。

    真好,顾晚上她的心上人,她把顾晚心上人给上了。

    “你觉得,是我味道好,还是顾晚味道好?”

    冯若兰眯眼问。

    她和贺泽晨无意间认识。

    被姜宁堵在报社揍过以后,冯若兰的脸也丢光了,她只好消停的在一家小的不能再小的报社里上班。

    负责一块很小的版面。

    冯若兰刚去报社的时段,是贺泽晨最惨的一段时间。

    父亲过世,母亲一病不起,他的经济来源枯萎,他吃不起饭装不了逼,人生像被玻璃罐子罩住。

    灰蒙蒙的。

    他成了1987年最惨的虐心故事的男主。

    贺泽晨到处找朋友借钱,无意间和冯若兰碰到。

    冯若兰开苞后,尝过男人的滋味儿,目前吃不动陆擎,她也想找个皮相好的男人挥霍时光,而长相还不错的贺泽晨就成了她的

    首选。

    二人勾搭到一起,事后谈心,互诉衷肠,也知道自己现在的惨状都和顾晚陆擎有关系。

    失去后贺泽晨才知道顾晚的好,他想霸占顾晚,冯若兰想霸占陆擎。

    狗男女一拍即合,平时互相解寂寞,在暗搓搓搞事情。

    贺泽晨没钱,既嫖了女人还能花冯若兰的钱。

    “自然是你的滋味儿更好些。”因为他根本没尝过顾晚什么味儿。

    当然要说她好。

    冯若兰脑补顾晚不检点,和贺泽晨发生过关系。

    越发笃定,同样是残花败柳,自己比顾晚更好的想法。

    顾晚不知道他们在背地里讨论她,她现在睡的很不踏实,梦里自己溺水,腿脚被淤泥缠住,怎么都挣脱不开。

    门轻轻关上,陆擎脱下沾满凉意的工装衣服挂在墙上,他搓暖手,抬起顾晚的腿放到自己腿上帮她揉捏。

    腿又抽筋了。

    生孩子真辛苦。

    束缚感褪去,顾晚迷糊醒来,视野里出现个帅气的男人。

    顾晚知道是陆擎。

    “你回来了。”

    她哑着嗓子问。

    这觉睡的好累。

    陆擎看着她肿成馒头的腿,眸色渐深。

    他做什么都不够。

    “看什么呢,我想起来。”

    睡了一小会儿就腰酸背痛的。

    陆擎松开她的腿,轻松把她抱起来,让她靠在墙上歇着:“今天嗓子难受吗?”

    顾晚摇头:“好很多了。”

    “嗯。”

    这人今天好奇怪,闷闷不乐的。

    顾晚艰难爬起来,跪在床上隔着大肚子抱住他的肩膀。

    陆擎垂着头,到眉梢长的刘海儿挡住他的眼睛,顾晚抱着他的头疲惫的哄他:“怎么了?”

    “在外面遇见挫折了?”

    腰身一紧。

    陆擎将面埋进她胸口,很快传来温热和闷闷的颤音:“老婆,生完这个,咱们别生了。”

    天知道,这几个月他有多担心,有多痛苦。

    他身为一个男人,不能帮她分担,看她承受一切。

    陆擎觉得他狗屁都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