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火影:从双神威开始 > 正文 第919章 龙之往事,羝羊触藩!
    高天原,圣域,银白色殿堂,墙壁上雕刻着大筒木的族徽,以及神鹿浮雕。

    倚靠着宝座的女子,有着白皙无暇的瓜子脸,五官精美如画,头顶一对棕色犄角,形状酷似麋鹿,银色双马尾末端卷曲,垂在腰际,宽袖白袍,不同于后世辉夜的大襟,而是采用对襟款式!

    她就是当今本家,身份无比尊崇的二公主,大筒木辉月,神树查克拉果实的服用者!

    宝座下,国殇和照胆二人回来了,身上皆有伤。

    辉月慵懒道:“怎么伤的?”

    国殇和照胆,皆讳莫如深地看向身后的龙式!

    辉月皱眉:“不是叫你们客客气气地请人吗,是擅自无礼了吧?”

    “属下惭愧!”国殇和照胆,躬身下跪。

    辉月冷道:“出去候着!”

    “是……”

    国殇,照胆,忙小心翼翼地退下,这在本家中排名31,32位的两人,是原始本家之外,首屈一指的存在了,在辉月面前,却连大气都不敢喘。

    二人退出后,诺大的殿堂中,只有辉月和龙式了。

    “过来,让哀家好好瞧瞧……”卷帘后,柔和的声线,和方才高高在上的公主殿下,判若两人。

    龙式走上前去。

    辉月额头上,缝隙幽闭,其下那双‘转生眼’,光芒流转着。

    其实早在百多年前,她就通过自己那只十尾的眼睛,看到过龙式,并留下相当深刻的印象。

    辉月满意道:“果然配享用哀家的十尾,龙式,从即日起,你就是哀家的人了。”

    龙式不卑不亢地反问道:“公主这话,不太恰当吧。”

    辉月饶有兴致地问道:“哦?何以见得。”

    龙式道:“我答应为二公主效力,是为报答你馈赠十尾的情分,但不代表龙式接受十尾,从此就是你的人了,凡事,都要有一个限度。”

    辉月不仅不生气,反而赞赏道:“敢和哀家这么说话的,你还真是头一个。”

    龙式张弛有度,他适时放低姿态:“况且二公主的力量,没有什么办不到的事情,还真不见得多少用得着龙式的地方。”

    辉月慵懒道:“办得到是一回事~,乐不乐意是另一回事~亲自出手有失哀家身份,所以需要可靠的人代办,这样~十尾,十条尾巴,一条尾巴一件事,十件事,不分大小,你为哀家办成十件事,这份情就还完了,之后还愿不愿意留下,看你自己的意愿喽~。”

    辉月话锋一转:“但是,十件事办完之前,你名义上,都是哀家的人~。”

    龙式沉吟片刻后,点头:“我明白了。”

    辉月道:“即日起,准你在圣域行走,平日无事时,就留在阿波崎原上,哀家为你建成的‘绵津见神之宫’吧~”

    龙式一怔:“绵津见……”

    “咯咯咯。”辉月掩唇微笑:“你在比婆山下,故乡的名字,怎么样……哀家是不是很体贴?”

    “公主有心了……”

    “去吧,每日辰时,无事的话,准时来给哀家请个安……”

    “明白了。”

    “去吧……”

    辉月望着龙式离开身影,内心想着:哀家看中的东西,就没有得不到的,包括你,龙式……

    龙式在阿波崎原定居,那之后,娑娜鲜少有音讯,真彷佛与他形同陌路了。

    龙式没有被儿女私情所绊,他每日深居简出,除了定时觐见辉月,钻研术法和宝具外,他就为破译妙木山遗迹中石碑而奔走,破解那个预言的关键,就是仙家的文字。

    这天,龙式在高天原边陲的某个遗迹中,没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离开时,和一名高大男子打了个照面,互相都没有问候。

    哗啦啦!

    突然,红光锁链,纠缠在了龙式的身上。

    “妙见神轮,可以根据心意,制造出各种武器,是我在龙宫城中,留下的唯一一件‘可复制’宝具,已经在一族中普及了吗……”

    内心感叹之后,龙式余光瞥向身后,淡然道:“我记得,你是‘一式’前辈吧,有什么事情吗?”

    这个时期的一式,已和他的老师零式分道扬镳,成了侍奉三公主辉夜之人!

    一式道:“轮回转生眼,传说除了伟大的始祖神外,在本家中,不过两双,另一双,对我而言太过遥远了,不像你,近在眼前……”

    滋!

    话音落,一式刻录的左眼,绽放出光华。

    ——大黑天!

    轰!

    一尊擎天神柱,从大黑天空间释放,耸立百丈高,其上出现的枷锁,将龙式牢牢禁锢。

    一式收回妙见神轮的红光锁链,成竹在胸道:“这是天之御柱,支撑八寻殿的顶梁柱之一,一根镇压六头十尾都不在话下,我等这一刻,已经很久了……”

    哗!

    但下一瞬,束缚住龙式的枷锁,自行瓦解!

    一式骇然:“这不可能……我计算过你的力量,天之御柱只要成功,你绝对摆脱不了!”

    咚!!

    一个照面后……一式受到重创!

    一式想将自己身体缩小逃走,却发现,他引以为傲的秘术‘少名毘古那’,失效了!

    龙式漠然道:“一式,你的一切手段,在我这双眼睛面前,都如同儿戏!”

    一式心惊胆战:不过百年多,他的实力,竟已经到这一步了吗!

    “宗家一式,天资不足,实力排名末尾,卧薪尝胆千余年,在宗本两家合并之后,甚至有着本家68名的高排位,我本觉得你也算个人物,看来,我是高看你了……”

    龙式走到一式跟前,将他提到半空中:“那么,是什么驱使着一向谨慎行事的你,铤而走险呢?”

    稍稍一想,龙式就明白了:“我懂了,3000年的大限,日渐临近的死期,自知查克拉果实无福消受,就决定放手一搏,可惜……找错人了。”

    龙式眼中,流转着杀意。

    一式忙道:“我给你仙家文字的线索……换我一条命!”

    龙式淡漠摇头:“不用,你能找到的线索,我一样能找到,不够换你的命……”

    一式孤注一掷道:“还有另外一件事,我先说,你如果感兴趣,就放我一马……”

    说完之后,一式闭上眼睛,等待着裁决。

    “……”龙式沉吟之后,将一式放下。

    “人生本就短暂,不要再走捷径了……”

    留下这柔和但凌厉的忠告,龙式消失在风沙中。

    “呼,呼,呼……”一式瘫坐在地上,惊魂未定地喘息着。

    他方才说的,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有关两个特殊族人,虎式和心式。

    虎式因为生来没有查克拉的经络系统,被视作废物,心式因为延续了先辈的诅咒,生来体弱多病,没有未来。

    生死攸关,一式赌了一把,他觉得龙式身为宇比地迩的弟子,理应传承了那份仁厚……既然知道,就不会对这两人坐视不理。

    好在,一式判断正确,他赌赢了。

    但龙式今日赐予他的恐惧,深深刻入了骨髓,并在今后漫长的岁月中,伴随着他……

    时光荏苒,五百八十年光阴……弹指即过。

    龙式通过收集到的线索,破解了石碑的秘密。

    原来,石碑上,不单单留有蛤蟆仙祖的遗言。

    蛞蝓仙祖,和白蛇仙祖,亦在临终前,其各自的特色法门,记载其上!

    受龙地洞炼丹之法的启发,龙式创造了可以为大筒木族人延年益寿,增益查克拉的‘丹遁之法’,虽比起查克拉果实,丹的效果有限,却也给那些注定得不到果实的族人,一个慰藉!

    受湿骨林的祈祷之法启发,龙式创造了可以为大筒木族人收集下界生灵香火的‘神启之法’,此法虽有失人道,至少给了族人一个不滥杀下界无辜生灵的理由,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龙式一直奉行着自己的理念,用他自己特有的方式,保护着下界的人类,同时为自己的族人,争取利益……

    至于那个蛤蟆仙祖临终预言的内容,是很简单却抽象的一句话。

    ——‘天地合一,乾坤逆转’。

    龙式苦苦冥想这句话的深意,最终也没有任何头绪。

    但受天地合一这四个字的启发,他创造了以地上之人为器,重启自身,名为‘楔’的转生之法,这项跨时代的创举,将意味着大筒木族人,突破3000岁寿命的限制!

    唯一能限制大筒木族人的,是9000年的岁轮!

    【注,再次重申,岁轮不同于寿命,大筒木正常寿命是3000年,岁轮是9000年,理想情况下,大筒木成员只要用楔转生两次,就能活到9000岁。】

    但龙式发明了‘楔’,等于将理论上的大筒木族人实际存活时间,硬生生提高了三倍,故能极大缓解一族的生存压力,但因为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永生,所以并不能从根本上消除对一族对于查克拉果实的需求!

    但即便如此……也是巨大的突破了!

    “老师,我做到了,我终于做到了!”

    就在龙式兴高采烈地,想将这份喜悦,分享给自己的恩师宇比地迩时,却听到一个惊天霹雳的噩耗!

    ——淤能棋吕岛,宇陀血原,宇比地迩和须比智迩兄妹,联手发起了叛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