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校草妹妹是花妖 > 正文 第147章 化装舞会
    小幼崽小小的掌心捧着几颗亮晶晶的糖果, 漂亮的大眼睛在春日绚丽的阳光下显得格外明亮。

    熊猫人伸出厚厚的熊掌,道了一声“谢谢!”

    熊猫头罩依旧还是那副不变的模样,但头罩下的清澈少年音却带着掩饰不住的笑意。

    “松松哥哥罒▽罒”小槐米高兴道。

    熊猫人似乎愣了一下, 随后用空着的手轻轻拍了拍小幼崽的头顶, “你妈妈还在等你,去玩吧!”

    小幼崽却不急着走, 反而追问“你怎么成了大熊熊?”

    叶蓁站在离他们不远处,正给小槐米拍视频,沈老爷子年纪大了没来,她要拍些视频发给老爷子看。没想到槐米和熊猫人聊起来了, 这熊猫人真的是简菘蓝?

    叶蓁略带狐疑。

    她也不知小家伙是从哪里得出的结论,认定这只熊猫人是简菘蓝。不过刚才听熊猫人的声音, 确实有一点点熟悉。

    只是简菘蓝这么大牌的明星, 怎么会单独在这里卖卡通气球?

    除非是录制节目。

    叶蓁又往四处打量了一番,果然便见离他们不远处, 有个人高马大的男子正扛着摄像机对着槐米和熊猫人。

    现在正值春天,广场上到处都是取景拍摄的人, 还有一家拍婚纱照的也在这里取景。所以看见扛着大摄像机的摄影师, 叶蓁先前也没有多想。

    如果真的是简菘蓝,现在他们肯定在录节目。叶蓁不想打扰别人录制,就招呼小槐米“米米,我们该走了。”

    小槐米现在却不肯走,继续和熊猫人聊“松松哥哥, 你在做什么?”

    熊猫人保持着沉默, 似乎有些犹豫。

    就在这时, 一只“皮卡丘”过来了, “你卖得怎么样?怎么还有这么多没卖掉?小心今晚没饭吃。”

    小槐米惊讶地看向皮卡丘, 一脸疑惑。

    皮卡丘看她困惑不解的模样,便又道“小朋友,哥哥和姐姐没有钱钱吃饭,得把手上的气球卖掉才能换到吃饭的钱。你要买一只吗?”

    熊猫人把糖果放到肚子前的衣兜里,“她已经有一只了。”

    小槐米这下算是明白了,原来他们在赚晚饭钱。

    “米米有钱,可以给你们,不用饿肚子。”小家伙十分慷慨,她说罢转头看向叶蓁,“妈妈,米米想把钱钱给熊猫哥哥。”

    虽然她不确定熊猫哥哥到底是不是松松哥哥,但他和松松哥哥一样温柔,有着和松松哥哥一样的气息,还送卡通气球给她,她也不能眼睁睁看着熊猫哥哥饿肚子。

    没等叶蓁回答,熊猫人便婉拒道“谢谢你的好意。这是我的任务,我能自己完成,你的钱钱留着买零食和玩具。”

    槐米“什么任务?”

    皮卡丘抢着说“我们的任务就是卖卡通气球,只要把手上的气球卖完,今晚就可以吃上一顿丰盛的晚餐。”

    “卖气球吗?米米可以全部买下来。”小槐米豪气十足。

    皮卡丘……这好像也不失为一种方法,节目组又没说不可以打包卖给一个买家。

    “小朋友,真厉害……”

    皮卡丘没说完,熊猫人就打断了她后面的话,“谢谢小朋友!但是真的不用,你买这么多,拿着不方便。我能卖掉,你相信我。”

    叶蓁看着热心过头的小槐米,一时也是哭笑不得,不过她也没阻止小幼崽的善良。

    “嗯,我相信你。”小幼崽的眼睛一片真诚,“那我可以和你一起卖吗?”

    这些卡通气球做得很可爱,和熊猫哥哥一起卖气球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她还没有卖过东西呢!

    “好啊!那我们就先谢谢小朋友了。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皮卡丘热情地问。

    “我叫米米。”

    “哦,原来你叫米米呀!很可爱的名字,人也长得真可爱。我叫玲玲,你可以叫我玲玲姐。”皮卡丘递给她一根绳索,“那你帮姐姐卖掉这只小黄鸭好不好?你要是帮姐姐卖掉,姐姐以后可以送你一个奖励。”

    槐米却摇摇头,“我要先帮熊猫哥哥卖小猪佩奇。”

    皮卡丘有点挫败,“行吧,那我就不抢先了,你一会儿帮熊猫哥哥卖完,再帮玲玲姐姐卖好不好?”

    小槐米乖巧点了下头。

    于是,小家伙就留下来,跟着熊猫和皮卡丘一起卖卡通气球。

    叶蓁有些无奈,不过这里阳光不错,广场也很宽阔,广场边还有可以坐下休息的长椅。她找了一张长椅坐下休息,观察着热心的小幼崽,给她拍拍小视频和照片。

    顺便看看小槐米怎么卖气球。

    小槐米手上拿着一只小猪佩奇的卡通气球,来到一个小女孩面前“妹妹,你要不要买气球?”

    那小女孩大概只有一岁多,走路也摇摇晃晃的,看见槐米手上的气球,可高兴了,学着小猪佩奇,发出一声标志性的“嗯”的声音。不过小女孩很快又被熊猫手上更多的气球吸引了注意力,槐米见状就道“这里还有乔治的恐龙。”

    幼儿园里很多女同学都喜欢佩奇,男同学就喜欢恐龙。

    “恐龙~”小女孩也跟着说,望向气球的眼睛亮闪闪的。

    “你要佩奇还是恐龙?”槐米问。

    “恐龙~”小女孩重复。

    “熊猫哥哥,她要恐龙。”

    熊猫人……

    皮卡丘提醒道“米米,要先付钱,才能给。你要先问问阿姨,是否愿意给这位小妹妹买。”

    槐米第一次卖东西,只顾着卖,一时竟搞忘了这些流程。她看向小女孩的妈妈,甜甜道“阿姨,你给妹妹买一只吗?她很喜欢,气球会给她带去幸福和快乐。”

    年轻妈妈听到这祝福,脸上堆满了笑意,“要是你能陪妹妹玩,那我就买两只。”

    “好!”

    小家伙为了达成这笔交易,可积极了,答应得十分干脆。

    大抵小孩子都喜欢小孩子,那小女孩很喜欢槐米,和她一起在广场上踉踉跄跄地跑起来,围着一只萌萌的熊猫人绕圈圈,还玩得乐此不疲。

    广场上还有不少和他们差不多大小的小朋友,看见她们玩得开心,也跟着加入队伍。

    于是,没过多久,熊猫人周围就围上了一圈大小不一的小豆丁,绕着圆圆的他玩起开火车的小游戏,不停地转圈圈。

    蔚蓝的天空下,萌胖的熊猫人拿着可爱的卡通气球站在阳光明媚的广场中央,周围还有一群绕着圈圈的可爱小朋友。广场的喷泉在他们身后喷薄而出,这一切的一切都显得那么活泼、美好。

    不少路人看见这一幕,都拿起手机拍下这萌萌的有爱画面。

    玩累之后,大家都停下来休息,槐米想起熊猫哥哥的任务,便对小朋友们道“你们要不要买熊猫哥哥的卡通气球?熊猫哥哥的气球要是卖不完的话,今天晚上就没有钱钱吃饭,要饿肚子。你们要是喜欢,可以帮着买一只吗?”

    小幼崽问得真诚坦率,又动之以情,她长得粉雕玉琢,很能引起人们的好感,尤其对这些“以貌取人”的小朋友来说。

    天真的小朋友们听了她的话之后,都非常同情熊猫哥哥的遭遇,纷纷叫自家家长买熊猫哥哥的气球。

    有的家长自然是不信的,但是耐不住小孩子信了,再加上这气球卖得也不贵,就当哄小孩子开心。

    没一会儿,熊猫人手上的卡通气球全都卖完了。皮卡丘也跟着沾了光,没费什么功夫,就圆满完成任务。

    “谢谢米米,你真厉害!我们卖了半天,都没有你卖得多,真是太感谢你啦。你给姐姐一个地址,姐姐会实现承诺,给你一个丰厚的奖励。”皮卡丘说道。

    节目组总是安排一些整蛊游戏,今天便让他们穿着玩偶服在这里卖气球,还不准他们暴露身份。天知道她在这里卖了多少口舌、费了多少功夫,结果还是没有卖出去。

    摄影师虽然一直都在跟拍,但是她和简菘蓝都穿着密不透风的玩偶服,路人也认不出他们来,还被当成商家做活动,一听说要花钱买,就不愿意掏钱了。

    “不用谢,米米没帮忙,不需要奖励。”

    她只是问了小朋友们愿不愿意买而已,而且是帮熊猫哥哥问的,槐米不敢邀功。

    “怎么会没帮忙呢!要不是你让小朋友买气球,姐姐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卖掉,可能晚上就只能吃白米饭了。你有没有什么特别想要的东西?姐姐可以帮你达成愿望哦~”皮卡丘说。

    “米米没有想要的东西。”小槐米道,不过她犹豫了下,“米米有个小小的愿望。”

    皮卡丘“什么愿望?说出来姐姐帮你实现。”

    小槐米看向熊猫人,满怀期待,“熊猫哥哥,我可以看看你是谁吗?”

    熊猫人……

    皮卡丘一愣,随即笑起来,“他就是熊猫,你都叫他熊猫哥哥了,那他以后就是熊猫哥哥。”

    小槐米不信“他不是熊猫。”

    她看见他的眼睛了,他只是穿着熊猫的衣服,就像以前哥哥带自己去游乐场玩的时候,做游戏穿的衣服一样。

    叶蓁见他们已经把气球都卖完了,就起身招呼“米米,我们该走了,哥哥在等着我们过去。”

    “嗯,妈妈,米米来了。”小幼崽准备离开,她要去看哥哥。

    “米米。”熊猫人却忽然开口叫她。

    “嗯?熊猫哥哥还有什么事吗?”小幼崽问道,转眼就忘了刚才的愿望。

    看来那个愿望真的很小,小到转头就忘掉。

    熊猫人缓缓蹲下身,“今天谢谢你。”

    “不用谢!米米要走了。”

    “嗯,你稍等一下。”

    熊猫人说完,伸手摘下了头罩。

    一张年轻清秀的脸慢慢暴露在明媚的阳光下,青涩精致的眉眼染着淡淡的笑意,温暖的和风吹过,吹起了他眼底的涟漪,一点点荡漾开,“米米,好久不见!”

    他身后的喷泉很应景地喷薄而出,被阳光照出七彩的光,像是为他们的重逢绽放的烟花。

    “松松哥哥!真的是你!”小幼崽兴奋道,漂亮的眼睛像有星星,眼底全是惊喜。她张开双臂,再次拥抱眼前的人。

    简菘蓝也抬起笨拙的熊猫手,轻轻拥抱了小小的女孩。

    叶蓁抿唇温柔一笑,为他们拍下这一幕重逢的美好画面,这是属于他们的意外之喜。

    玲玲忍不住问道“米米,你是怎么认出菘蓝的?”

    虽然槐米不是娱乐圈的人,但是她的热度丝毫不逊于娱乐圈的明星,玲玲也很乐意为节目制造一些话题和噱头。

    而简菘蓝其实也不是这档节目的常驻嘉宾,他今天只是来客串一期。原本该参与录制是另一个嘉宾,不过那位嘉宾临时有事来不了,节目组就邀请了简菘蓝救场。简菘蓝也算是还节目组导演多年前的提携之情,他平时并不怎么参加综艺。

    玲玲知道简菘蓝和槐米两人关系不错,毕竟“双草药”c粉可不少,也一起上过多次热搜。玲玲没想到他们今天竟然能在这里偶遇槐米,不知道是不是节目组的刻意安排,但节目组事先并没有给他们提示过任何这方面的消息。

    “米米认得,松松哥哥和别人不一样。”槐米不假思索地说。

    “哪里不一样?”玲玲追问。

    小槐米认真想了下,“松松哥哥的气息不一样,米米闻得出来。”

    她现在是人类,没有妖精那么灵敏的感知能力,不过简菘蓝是少数她能够感知到的人类之一。

    “原来菘蓝身上还有味道呀!”皮卡丘玲玲忍不住笑出声,带着几分调侃意味道“那你说说菘蓝是什么味道?”

    简菘蓝……

    槐米思考着,“像阳光下万木生长的气息,很温暖、很好闻,米米很喜欢。”

    简菘蓝一时不知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他只觉得心口暖暖的,像有暖流涌出,仿佛要融化掉;又像被裹了一层浓浓的糖,连心底染上了甜。

    玲玲笑得更厉害,“他这么高冷,哪里像太阳了?我今天和他搭档,都差点被他冻死。”

    简菘蓝……

    “我们的任务完成了,该走了。”简菘蓝提醒道。

    这里人很多,要是有粉丝,被认出来,不好收场。

    “松松哥哥再见!”小幼崽对他挥挥手,她也要去和哥哥汇合了。

    “米米再见!”简菘蓝目送小幼崽,还想说点什么,但终究没说。

    槐米牵着妈妈的手,一边走一边回头,简菘蓝就站在原地看着她。槐米每次回头都能对上那只萌萌的熊猫服,她觉得这样的松松哥哥也好可爱。

    叶蓁看她这么舍不得,不禁觉得好笑,“宝贝很喜欢松松哥哥呀?”

    “嗯。”

    “有多喜欢呀?”

    “很喜欢。”

    叶蓁更具体地问道“那松松哥哥在你心中排在第几位?”

    这个问题可难着小槐米了,她想了想,“米米喜欢他,就像喜欢心心哥哥一样,要是他也像心心哥哥一样和我们住一起就好了。”

    叶蓁被逗乐,“原来松松哥哥和心心哥哥一样啊,那看来宝贝确实很喜欢松松哥哥。不过心心哥哥天天和你在一起,松松哥哥却没有,他们在宝贝心中还是一样位置,心心哥哥可能要伤心了。”

    槐米想象了一下心心哥哥听到这话的反应,赶紧补充道“那妈妈不要告诉心心哥哥好不好?心心哥哥不知道,就不会伤心。”

    叶蓁笑得更欢,“好吧!那妈妈就给宝贝保守住这个秘密。”

    可能眼缘这种东西与生俱来就有吧,又或者小孩就是天生以貌取人,更偏向于喜欢长得好看的小孩或大人。小槐米对简菘蓝的喜欢确实让叶蓁有些意外,但仔细一想,简菘蓝不仅长得好,对槐米一直很不错,这么温柔又好看的小哥哥,槐米会喜欢也不足为奇。

    晚饭之后,叶蓁和槐米去看篮球赛,给两名少年加油。

    顾泽兰、沈细辛上场的时间不长,只在中途出场了十来分钟,但这并不妨碍全场迷妹们为他们尖叫,生生把客场弄得像主场一样。

    比赛结束之后,他们坐深夜飞机回到上淮。

    时隔一周,荔枝台一档综艺节目把“熊猫哥哥”和小槐米推上热搜。这其中有没有营销的成份无人知晓,不过这一期综艺确实火爆全网,双草药c讨论度尤为高。

    嗑到了,嗑到了!简菘蓝和槐米的互动真的又萌又甜,甜蜜暴击啊啊啊!跪求米米出一本情话守则,无论多贵,我一定掏钱买买买!

    小槐米和素人妹妹围着熊猫简菘蓝转的那一幕太萌了,简菘蓝当时肯定很想把她们抱起来,可惜那身衣服不允许。还有后面一圈小孩围着简菘蓝那里,简直不要太可爱,阿伟已死

    今天终于t到了简菘蓝的反差萌,他看上去冷,其实是个很热心的小小少年。槐米的营销手段不得了,哈哈哈哈,卖惨卖得太好了!不过如果我在场,遇上这么漂亮这么可爱的小孩,我肯定也会买两只

    我也好想知道板蓝根身上那股万木生长的气息到底是什么味道,我还以为她要说板蓝根的味道

    很明显米米根本不懂板蓝根的梗,我觉得可能是草的气息,此处指植物草

    米米好聪明,竟然可以打出这样的比方,土味情话说得太动听了。情商和智商都爆表,果然不愧为校草和学神的妹妹

    这绝对是节目组刻意的安排,剧本也太老套了,还套用在两个小孩身上,真的炒作无下限

    我看上去不像是故意演的吧,小孩子哪有这样的演技?

    绝对是演的,不然他们怎么可能在陌生城市相遇,这他妈也太扯淡了,狗血偶像剧都不敢这么安排

    上淮大学和e大的篮球赛就在这附近举行,槐米出现在这里也说得过去,上天安排的最大啦

    槐米和妈妈真的是去看哥哥的篮球赛,不信你们看一星期前的高校篮球赛直播视频,她们就在观众台,地点和时间正好和简菘蓝拍摄综艺的时间对得上

    双校草的篮球赛更好看,真的是强强联合双倍暴击,只是上场的时间太短了,不够看

    ……

    顾泽兰又要上课,又要忙着练球,在家的时间比较短,一开始还不知道这事。直到班上的同学讨论起这个热搜,顾泽兰才得知槐米原来和简菘蓝见过一面,还一起上了电视。

    沈细辛刷着网上的视频,一面和顾泽兰讨论“你说这小槐米怎么那么多花招,你品品她这说话的艺术,‘可爱的熊熊,甜甜的糖果给你’,‘阳光下万木生长的气息’,啧啧,土味情话信口就来,谁招架得住?”

    顾泽兰握着笔,没吭声。

    沈细辛又道“你说这小家伙到底是不是真的一眼就认出简菘蓝来了?还是事先得到什么线索,早就知道简菘蓝穿成熊猫的样子,故意逗人开心?不行,我得问问小姑。”

    沈细辛给叶蓁打了个电话,叶蓁把那天的事情从头到尾给他说了一遍。

    “真的假的?简菘蓝穿成那样,小槐米也认得出来?”沈细辛被惊到了。

    “所以才说米米很厉害,我当时也没认出来,他们拍摄得很低调,广场上那么多人,都没一个发现……”叶蓁提起那天的事,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可能小孩的感知更加敏感。

    顾泽兰低垂着眉眼,放下笔,漫不经心地翻着桌上的书。

    沈细辛转过头,对顾泽兰提议道“要不我们也来玩玩这一招,看看那小家伙能不能把我们认出来。”

    顾泽兰“……无聊,不来。”

    “是不敢来吧?万一那小家伙没有把你认出来,这多尴尬?”沈细辛故意激将道。

    视频那头的叶蓁不禁轻笑,笑意中带着几分调侃“没什么事的话,我挂电话了。这种游戏还是不要玩,万一米米没有认出来,那有的人就要伤心了。”

    恰好五一节上淮大学艺术学院要组织一个蒙面舞会,沈细辛拉着顾泽兰一起参加,还准备带上小槐米。

    沈细辛早就盘算好了,打算考考小家伙。把槐米接到学校后,沈细辛就托熟识的女生帮着照顾,他和顾泽兰去装扮一番,看看小幼崽到时候能不能把他们认出来。

    顾泽兰对这种无聊的游戏嗤之以鼻,但不知怎的,这次还真配和沈细辛玩起来。

    可能他心中也想看看小家伙能不能认出他。

    槐米跟着大姐姐们去了女生寝室,这几个大姐姐都非常热情,还给小家伙拾掇打扮,帮她戴上一只漂亮的七彩羽毛面具。

    镜子中的小幼崽上半张脸都被遮住了,只露出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

    槐米看着镜中的自己,满是新奇。

    “哇!米米好漂亮,今晚绝对能成为最漂亮、最神秘的小仙女,到时候我们考考你的哥哥们,看看他们能不能把你认出来,好不好?”给她打扮的大姐姐说道。

    小槐米也觉得这个游戏挺好玩,她打扮成这样,脸都被遮住了,不知道哥哥能不能认出自己。

    “好!”小家伙兴奋地点点头,满怀期待地跟着精心打扮的姐姐们一起去参加今晚的化妆舞会。

    姐姐们也打扮得非常有特色,有的姐姐戴着有趣的面具,根本看不到原本的模样;有的蒙着轻薄的面纱,看上去就像小仙女一样。

    舞会现场灯光昏昧,还有好听的音乐。经过精心的打扮,哥哥姐姐们一个个都大变样,他们穿着奇装异服,脸上都被面具遮住了,根本分不出谁是谁。

    槐米一个个望过去,寻找着哥哥的身影。

    主持人说了一段开场白,舞会即将开始,哥哥姐姐们都在人群中寻找舞伴。

    面具给了年轻的男生女生们神秘感和勇气,让他们可以释放更真实的自己,不用顾虑旁人的眼光。不少人都找到了自己的舞伴,成双成对地跳起了舞。

    “小美女,哥哥可不可以邀请你跳一支舞?”一个穿着超人衣服的男生走到槐米面前。

    “不要理这个怪叔叔,他长得太丑了。”和他同行的男生拆台道。

    “谁是怪叔叔?滚开,不要打扰我和小美女谈话。”

    “他不是怪叔叔,他是大灰狼,你不要理他。哥哥认识你,哥哥带你去玩。”

    小槐米笑着看他们拌嘴,拒绝道“我不走,我要在这里等人。”

    她认识这两个哥哥,一个是大狗哥哥,一个是涛子哥哥,他们装扮得太好认了。

    “你等谁呀?”涛子故意问道。

    小槐米伸出一根指头,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这是秘密。”

    两个男生被她可爱的小动作萌到了,“你告诉我,我可以带你去找你要等的人,说不定我还知道他们在哪里。”

    “滚滚滚!你们从哪里来,就滚回哪里去!没看见我们的小仙女对你们没有兴趣吗?”槐米旁边的女生把大狗和涛子轰走。

    不过今晚参加舞会的学生确实挺多,大概现在是五一假期,还有一些外校的学生也来找本校朋友一起凑热闹。

    槐米看得眼花缭乱,最后她才看到站在不起眼角落的哥哥。

    小家伙一见着哥哥,就兴奋地想跑过去,不料却被旁边的姐姐拉住了,“米米,我们不能过去,要等哥哥来找你,看看他能不能认出我们的小仙女。”

    槐米这才想起来,她正在和哥哥们玩游戏。

    但是槐米等了很久很久,哥哥都没过来,她一直忍不住朝哥哥看过去,希望哥哥早点发现自己。可哥哥好像并没有认出她,根本没有过来的打算。

    中途有好几个女生邀请顾泽兰跳舞,不过都被顾泽兰婉拒了。

    槐米等着着急,沉不住气了,心中想着可能是自己太矮,哥哥没有看到自己。

    “姐姐,我们去那里,哥哥才能看到我。”槐米指着顾泽兰附近的位置。

    女生笑道“好吧!”

    她们去了离顾泽兰不远的地方站定。

    沈细辛被几个女生拉着唠嗑了会儿,看小幼崽还没有找到他,也没有在顾泽兰身边,就朝顾泽兰走去。

    “喂,小槐米该不会是还没认出你来吧?啧,看来这小家伙的眼神真的不怎么好呀!”

    顾泽兰……

    “哎呦,看过来了。”沈细辛饶有兴致地看着那只戴着七彩羽毛面具的小幼崽,噗嗤笑出声,“谁给她选的面具,丑出了新高度。你说那小家伙到底是认出还是没认出?怎么看一眼就没表示了,不太像她的风格啊……”

    顾泽兰看着不远处的小幼崽,晦暗不明的光线和面具遮住了少年人脸上的情绪,唯有一双琥珀色的眼睛流转着不明的光彩。

    沈细辛有点无聊了,“走,过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