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直播奶包皇子的日常 > 正文 第224章 第二百二十四章
    之前有大可爱等久了, 抱歉抱歉,加一更做补偿,别生气呀。21ggd  21

    ——————

    何三苗的情况有点特殊, 他离开水木学堂之后, 去其它学堂念书,但他其实并不喜欢念书。他喜欢玩。

    不过他是孤儿, 学堂里破例给了他一顿午饭,没什么油水的粗粮粥。

    有总比没有强,他认了。

    这会儿他躲在角落里,听着外面的动静, 他看到好多人往水木学堂去了。

    哼,最好端了那个破学堂。

    丫头片子念个屁的书。

    他等啊等, 等到午后了, 才看到有人回来,然而那些人好像在讨论着什么, 还挺高兴。

    他竖起耳朵听。

    “……不求其他……学个算账都不错…”

    “还教织布……那敢情好……”

    “……听说还要教怎么养猪呢……心动…哈哈哈哈”

    “等我空了,我也去。大不了, 我们站学堂外面嘛。”

    一群大老爷们笑呵呵走过。

    何三苗傻眼了, 怎么回事,这跟他想的不一样。

    别说他没料到,星际观众们也没料到。

    “衍崽真是用最温和的语气,说最霸道的话。”

    “本殿就是想让女子读书,学算账, 学习生存技能。有问题吗?  没问题没问题, 你说得都对。疯狂点头 ”

    “阿衍真帅!!”

    林其看着画面里的男子, 瘦了些, 但脸还是那张脸, 乍一看与过往没什么区别。

    但仔细一瞧,却发现那双黑色的眼睛,已经褪去了灵动跳动,里面藏了事,稳重又深邃。

    林其知道孩子总有长大的一天,可是容衍成长得太快了,他好像都没有反应过来。说不清是一种什么情绪,骄傲有,自豪有,失落也有一点儿。

    晚上,容衍忙活到深夜,在纸上落下最后一笔,然后才搁下笔,揉了揉酸痛的肩膀。

    下人进来伺候他洗漱,一会儿后,屋里的灯灭了。他躺在床上,回想着今天的事情,确定没有什么错处,然后又思考明天要做什么。

    忽然………

    “衍衍。”

    容衍思绪被打断,温声道“其哥。”

    林其闻言,话到嘴边,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我想跟你聊聊。”

    容衍“好。”

    林其在心里组织了一下语言“你……”

    容衍“嗯?”

    林其“你对这次救灾有什么想法?”

    容衍无奈笑“没什么想法啊,就是尽全力去做就好了。”

    “喔。”林其应了一声,没说话了。

    过了一会儿,他又道“那你对太子有什么想法?”

    其实林其没想到会问出个什么,他只是不想那么尴尬。

    没想到容衍静默了一会儿,冷冷吐出两字儿“蠢货。”

    林其“喔……嗯??”

    星际观众们???

    “那个,我刚刚是不是听错了。”

    “我也……”

    直播里,容衍起身披了件衣服,打开了窗子。

    今晚的月亮很亮,清泠泠的月光落在他的身上,连人都仿佛沾上了一些冷清。

    容衍抱胸靠在窗边,仰头看着天上明月,眉眼冷淡倦怠。

    “其哥,我记得小时候,太傅教过我和皇兄们一句话。”

    “良才善用,能者居之。”

    林其应了一声,等着他的下文。然而容衍没下文了,却说起了别的。

    “我还是阿绿的时候,遇到过一个孩子,三岁左右,”他伸手在空中比划“这么高吧。”

    “他运气说好也好,说不好也不好。”容衍收回手,又抱胸靠着窗栏“他躲过了洪水,躲过了流民,躲过了瘟疫。却没躲过一场风寒。”

    “他人小却很懂事,明明自己都很不舒服了,还拉着我的手说他不难受。但两天后,他死了。”

    林其突然语塞,他没注意到这件事。

    灾民太多了,容衍每天也太忙了,那个小孩儿很不起眼,他们的视角都跟着容衍走,并不是全知全能。

    窗外吹起了夜风,树叶沙沙作响,却分外孤寂。

    “没有药材了,当我好不容易带人重新找回一批药材时,那个孩子没了。其实只差半天时间,就半天。”

    “其哥,这种灾情时候,时间就是性命。可是我却得在这种时候,花费时间跟人周旋。”

    “我明明有的是钱,哪怕买高价粮食,高价药材,我也供得起整个南河郡的百姓。可是不行。”他说到后面,带出了一些鼻音,下颌绷得紧紧的,仿佛极力在忍耐什么。

    半晌,他长长吐出一口气,整个人像卸了力一般,额头抵着窗栏,眼眸低垂“我始终见不得普通人受苦受罪。”

    当初他努力的弄出化肥,改良农具。后来办厂,各种农庄,心里第一个想的都是让普通人过得好一点儿。

    然后再是赚钱。

    然而赚钱的目的,又是怎么为百姓谋福。

    后来,他想推广平价药材,却遭到各种势力抵制。

    其实,有时候他也想不通他为什么要做那些。明明他可以做一个富贵闲人,听听小曲儿,到处品尝美食,收集各种古玩珍宝。

    更甚至,他可以去各处游历,小时候他最喜欢听乔哥讲冒险的故事了,不是吗。他是那么向往。

    什么时候他想要的东西,就变了?

    不知道。

    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察觉自己对其他外物不感兴趣了。

    这次来南河郡,他心里比谁都急,身为男子,还是皇子,却以女装示人。他完全没有觉得什么抵触,他只想着怎么先查探情况,救人才是。

    林其隐隐窥探到他的想法,试探道“衍衍,你想取代太子吗?”

    容衍没有否认,意外的诚实和爽快“不可以吗?”

    他抬起头,那双漆黑的双眸像看不见底的幽深漩涡一般,将要噬人。

    “那么重要的位置,为什么不能是能者居之。”

    林其心头猛颤,他这些日子的感觉没有错,衍衍真的变了。

    他生了野心。

    这其实并不是一件坏事,不是吗。林其想。

    容衍浑身都绷紧了,双手紧攥,淡淡道“其哥,我不是你想象中乖巧懂事的孩子了,你讨厌我了,是吗?”最后一句,他说得很轻,很轻。夜风一吹,就没了。

    “没有。”林其瞬间回应了他。

    “衍衍,闭上眼睛。”

    容衍犹豫片刻,照做了。

    他的脑海里出现了林其的身影,对方穿了一身灰色的衣服,眉眼清湛,含着淡淡的笑意,朝他伸出双手。

    “阿衍,你长大了。我很为你高兴。”

    林其上前两步,拥抱他,声音温柔的不像话“我相信你会是一个好君王。你会比你的父皇做得更好。只要你需要我,我会一直陪着你。”

    容衍鼻子一酸,再也维持不住强装的淡定,伸出手试图拥抱他,泣声微颤“其哥……”

    “我在。”

    “谢谢你。”

    “傻孩子,你我之间不用说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