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带着作弊码穿游戏 > 正文 第135章 第一百三十五章
    蓟飞英本来想着是一着不慎, 满盘皆输,没想到现实却是一着不慎,下一着再慎。

    ……是她对机关的了解还不够多。

    严格来说, 孟瑾棠的功力并未臻至化境, 比之一流高手有余,但尚且不如武林中的宗师人物, 不过论起对内力的操控,世上恐怕没多少人能跟她相提并论。

    这也是《明夷心法》的了不起之处。

    她同时修炼多种内力,真气在不同属性间转换自若,平日里又频繁练习生活技能, 使用起内力来就跟呼吸般自然,气随意转, 无不如意, 此刻更如丝如絮地延展到了机关盒子内部,就算拨弄错了那块零件, 也能将边上的机括按耐住,免得毒针乱飞。

    作为机关术新人, 孟瑾棠的表现非常优秀, 但作为选拔成员,出现的失误足够她翻来覆去死上无数个来回,蓟飞英开始还有些担心,但看对方轻而易举地将机关拨回原状,几乎目眩神迷。

    在拆卸过程中, 孟瑾棠数次触发了致命机关, 然后重新稳住, 她功力高深, 又不怕被暗器集中, 动作极快,最后磕磕绊绊的,居然第一个完成。

    成功之后,蓟飞英反倒有些怔然,她本来已经做好了失败的准备,没料到居然当真被孟瑾棠靠武功莽了过去。

    ——眼前的考验毕竟只是为了选拔人才,难度再高也有限,尚且控制在孟瑾棠可以依靠武力值硬刚的范围内。

    蓟飞英“秋大哥好厉害。”

    她在赞叹之余,还有一丝怅然。

    蓟飞英本来以为靠着自己的本事,已经能够匹敌武林中的普通高手,却没想到,那些威力非凡的机关在孟瑾棠面前,却跟小孩子的玩具一般,没有半点威力。

    孟瑾棠猜到小姑娘的心事,笑道“不管习练武功,还是研究机关术,最终都殊途同归,我功夫虽还凑合,若是遇见机关术大宗师,怕也不能全身而退。”

    蓟飞英怔了下,露出若有所思的态度。

    ——机关术很有用,只是她还不够强。

    边上的六扇门中人也看得一脸不可思议,在蓟飞英手臂受伤还要坚持参加后续环节时,他们还以为只是小孩子家不知天高地厚,想要垂死挣扎而已,没料到她们居然当真靠实力通过了第二个环节。

    ……虽然这个实力并非技术上的,而是武力上的,但整个选拔期间不讲究的地方已经挺多,也不差这么一处。

    如今已到了申时二刻,有公门中人走上高台,自袖子里取了几册文书递了过去,诸向文看过,又提笔写了几句话,接着起身道“能连续通过两道题目之人,自然都是此道好手。”视线落在孟瑾棠身上,“其中当以停云楼三位称冠,诸某这便写信发往云州首府,请兄长将送入建京的文书发下。”

    此话一出,如今还停留场中的参选之人,大多松了口气,通常而言,地方州府在选拔时,会多挑一些人才送入江州,免得出现意外,留下的队伍不多,显然是都有机会。

    而且停云楼那边的选手太过诡异,现在别说故意为难,他们连对正面对上都不大愿意。

    ——不管阵营如何,这些选手能坚持到现在,目的基本都是为了立身扬名,只要拿到进入建京的文书,就算是距离目标又近了一步。

    诸向文又道“六扇门已经备了晚宴,各位朋友辛苦了一天,还请务必与会。”

    话音方落,孟瑾棠就提出了反对意见“诸大人一片好意,但蓟姑娘手臂受伤,便不凑这个热闹了。”

    “……”

    不少想捧小诸大人臭脚的江湖人士在心里倒吸一口冷气,只恨自己抢话抢的不够快,给了没颜色的家伙发言的机会——在平沧城内,谁敢拒绝诸向文的邀请?莫说只是手臂受伤,就算快死了,爬也要爬过来,否则自己倒霉便罢,多半还要连累亲友。

    诸向文停步,居然不怒反笑,说话的语气比之刚才,还更加亲切了三分“身上受伤,难道便能不吃饭么?晚宴上各位朋友又不用挪动,蓟姑娘胳膊不适,那就坐着看看戏就是,也算提前与各位朋友认识认识。”又道,“秋少侠少年英雄,若是不肯留下来,那六扇门的晚宴还能有甚么光彩?”

    旁人闻言,几乎不可置信,这位手段酷辣的小诸大人今天的脾气居然如此之好,他们久在云州,深知诸氏两兄弟中,哥哥诸向武口蜜腹剑,口上说得再亲热客气,该动手时也绝不手软,至于弟弟,那就是个冷面屠夫,在凶恶残暴上头,算是个言行极度一致的人物。

    孟瑾棠扫了他一眼,沉吟片刻,又看向蓟飞英“你还能坚持得住么?”

    蓟飞英姐弟两人彼此支撑着过了那么些年,更困难的事也经历过,根本不以受伤为苦,当下点了点头,决定过去蹭饭。

    晚宴距离选拔场地不远,一样在六扇门府衙的范围呢你,众人抵达之时,桌上已经摆好了冷盘,正待开席,诸向文倒也没有长篇大论,只随意说了两句话,便举杯劝饮,又叫了优伶伎乐过来歌舞助兴。

    诸向文忽然道“蓟姑娘手臂受伤,不敢用酒,那也罢了,怎么秋少侠也不饮酒?”举起杯子,“莫非少侠是嫌咱们云州的酒水不好么?来来来,诸某敬少侠一杯!”

    孟瑾棠依言举杯,略沾了沾唇便放下,微笑“年少量浅,不能尽饮,诸大人莫怪。”

    边上的人看见,急忙打起圆场,大声赞起这酒味道绝佳,乃是上好的蒲萄醅,又说酒里有着一股特别的香气,此前从未在世面上见过。

    又有人解释道“小人听说,这些蒲萄醅里头,还额外加了一些从万宝楼那买来的清露,滋味才如此别致。”

    “什么清露,居然能有这般香法?”

    “据说是掖州那边的沉香饮,诸位想想,此等珍物,除了掖州王本人外,还有谁能饮用?咱们今日是托诸大人的福,才有机会尝上一口。”

    “……”

    不小心被稍带着捧了一句的孟瑾棠其实想说,随着她生活技能的不断提高,沉香饮已经没那么珍贵了,平常有机会饮用的人应该不算太少,只是她暂时没跟万宝楼这边重定合同,才导致沉香饮很少在掖州之外的地方出现……

    厅内的丝竹声悦耳动听,渐渐压过了吹捧之声,与歌舞匹配得恰到好处,宴席上不少宾客都看出神了,但诸向文留意到,那位秋少侠只随意扫了眼,一副不大感兴趣的样子。

    孟瑾棠对古典乐固然没什么研究,但好坏还是听得出来,有了无情剑珠玉在前,其他人在技术水平上,委实显得不大够看。

    那些正在努力展示才艺的人都是些容貌清秀的少年男女,乃是诸向文刻意挑选出来的美人,虽不算十分姿色,也说得上楚楚动人,他想要借此笼络江湖豪杰,也顺便观察旁人的心性,如今倒是有些遗憾地发现,秋露白此人看似有些飞扬不羁,却视美色若浮云,显然是大家公子的做派。

    酒过三巡,孟瑾棠看着天色已晚,再次出言告辞。

    诸向文还未回答,就有人自厅外匆匆入内,说是有事通报。

    那人进门后,先看了蓟家姐弟一眼,才匆匆转过头去,表情里带了点显而易见的惊慌。

    孟瑾棠“……”

    这人演技实在有点刻意。

    蓟飞英也注意到了这一幕,但在外表上,依旧是一副受伤后的萎靡姿态。

    诸向文听完下属的汇报,面色忽的一沉,重重放下手上的酒杯,沉声道“今日选拔,虽然较量的是机关之术,但诸位都是江湖上的好汉,人品也不可不提。”

    话未说完,孟瑾棠已经抚掌而笑“妙极妙极,诸大人此言甚是有理。”

    旁人都不敢说话,唯有宗成罗转过身来,闲谈似地询问道“不知秋少侠说何事妙极?”

    孟瑾棠笑吟吟道“提人品已然妙极,由诸大人提人品,就更是妙极。”

    在场中人,只要耳朵不聋,都听得出来她实在讽刺诸向文人品不行,不配提及此事,话音方落,已经有人忍不住笑出声来,但笑意还未收敛,回想起诸氏兄弟的辣手无情,脸色又是一变。

    诸向文冷哼一声“事已至此,秋少侠很不必胡搅蛮缠。”转脸看向蓟家姐弟,“停云楼也算江湖正道,二位怎的如此目无尊长,居然对自家师叔下了毒手!”

    以诸向文的名声,莫说与人疾言厉色的说话,便是正常言语,都得吓得旁人心惊肉跳,但此刻处于风暴中心的两人,蓟飞英神情岿然不动,便是蓟飞茂,也没太畏惧,只是露出了些许茫然不解之色。

    孟瑾棠半倚在凭几之上,面含浅笑,想着小姑娘心态倒不错,但是装模作样的经验还少了些,若是跟蓟飞茂一样,表现得疑惑不解,才更像一些,容易释人疑心。

    六扇门中的人一脸痛心疾首之色“本来诸大人一片好心,晓得蓟姑娘家里有人身子不适,便派了大夫过去探望……”

    身边,蓟飞英的表情虽然还是纹丝不动,但心跳已经微微变快,孟瑾棠内力深厚,虽然离她两个身位远,也能听得清清楚楚。

    “大夫进门后,就看到了那位卧病在床的孙先生……”

    蓟飞茂虽然不明白六扇门中人到底想做些什么,但猜到对方是要借着孙师叔的事情做文章,急忙出声打断,站在自己的角度上,将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据他所言,那位孙师叔不久前,受葛家的邀请出门,期间发生了什么,蓟家姐弟自然一无所知,只晓得孙师叔最后被人发现时,已然头破血流,正奄奄一息地倒在路边,距离彻底告别这个世界只差一丝血皮,事后葛家那些人突又然现身,不但没解释孙师叔受伤的问题,还说孙师叔跟他们签下了一个极不合理的合同,奈何合同上没有签名,只有指印。

    这番解释之下,旁人多半会觉得是葛家弟子逼迫那位孙先生,但那位孙先生不愿屈服,葛家人只得将其打伤,才能强行按下指印。

    无妄剑派是诸向文的狗腿,涉及此事的葛姓弟子们自然也陪侍在宴席之中,听了蓟飞茂的话,嘴唇动了动,似想说些什么,又强行按下。

    六扇门中人忽然道“请问蓟公子一事,孙先生平日待你们如何?”

    “……还好。”

    蓟飞茂不擅说谎,对方又是骤然发问,回答时便迟疑了片刻,虽然只是短短一瞬之间,但在座之人多有精明强干之士,已然看出他这句话大有不真不实之处。

    宗成罗本来没怎么说话,忽然笑道“此事委实太过巧合,加上合同上又没有签名,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无妄剑派之人恃武强逼,为保门派清名,依在下看,那份合约,干脆就此作废的好。”

    葛家的一名年轻子弟忍耐不住,大声到“那姓孙的受伤还是不受伤,又怎能怪到咱们头上,他当日根本就没上咱们家门!”

    “……”

    宗成罗闻言,倒当真有些讶异起来——这么简单的计策都能骗的无妄剑派之人露出破绽,真是多亏了对方在智力上的配合。

    孟瑾棠手中捏着酒盅,摇曳的烛光洒落在那身半新不旧的白衣之上,她听见葛家那人说话,抬眼望了宗成罗一眼。

    此时此刻,宗成罗也正好看了过来。

    宗成罗只觉那白衣少年目光如霜,自己便像是被冷了一下,下意识稍稍移开视线,转而看向秋露白持着酒盅的手。

    那是一双练武之人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