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宫斗不如当太后 > 正文 第121章 铁血
    唐师师震惊了, 她刚刚还在嘲笑周舜华蠢,一个来路不明的刺客藏在周舜华屋里,周舜华不赶紧去找人, 竟然还替刺客打掩护。那刺客一是个男人, 二是个逃犯,帮他简直是脑子有坑。

    所以, 这就是周舜华是女主,而她是女配的原因吗?唐师师有些麻木地想,她当众举报了世子,害他狼狈逃走, 以后,唐师师还有机会得到世子的好感么?

    不敢细想。她站在阴影里, 沉默良久, 冯嬷嬷将其余事情安排完,一转头见唐师师还怔怔站着, 呵斥道“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回去。”

    唐师师行礼, 低声应道“是。”

    唐师师跟着素兰姑姑走到冯嬷嬷的屋子, 一路上都是闷闷的,哪有先前讨巧的劲儿。素兰以为唐师师受到了惊吓,等进屋后,对唐师师说“你不必害怕,你本便是送来侍奉靖王的……今日你在靖王面前露了脸, 说不定, 也是好事。”

    唐师师僵硬地笑了笑, 勉强道“是。”

    如果唐师师的目标是靖王, 那今日这一出虽然尴尬, 未必没有转圜的机会。但是,她要争取的男人是世子啊。

    哪个男人被害得狼狈逃走后,还能对举报者抱有好感呢?原来,真正的故事情节并不是周舜华举报立功,恰恰相反,而是掩护刺客。周舜华用自己的女子身份掩护了刺客,等追兵走后,世子从房梁上跳下来,对这位机智勇敢的女子赞赏有加,后面在王府两人再次见面,世子认出了周舜华并对其宠爱非常,也就顺理成章了。

    唐师师捂住眼睛,觉得绝望。原来她真的是个恶毒女配,得知剧情没有让她扭转乾坤,成功洗白,反而让她更恶毒了。

    素兰见唐师师提不起精神的样子,没有多说,悄悄离开了。唐师师抱着包裹呆坐一会,重新打起精神。

    事在人为,来日方长,往好处想,今日,世子彻底记住她了呀。相比于面目模糊的其他美人,唐师师好歹在男主面前有了名号。在后宫内宅里,怕的不是声名狼藉,而是没有声名。

    被人厌恶,总好过被人遗忘。唐师师再一次鼓起劲儿来,她毕竟手握剧情发展,唐师师就不信,她能一次猜错,还能次次猜错。

    这时候门口传来响动,冯嬷嬷回来了。唐师师立刻站起身,低眉顺眼给冯嬷嬷请安“嬷嬷好。”

    冯嬷嬷穿着繁重的大衣服,唐师师很有眼力劲儿,上前服侍着冯嬷嬷将外衣脱下来,换上轻薄的家常袄裙。冯嬷嬷坐到榻上,唐师师从一旁取了美人锤,轻轻给冯嬷嬷敲腿。

    冯嬷嬷脸上还是一副死板严肃,但是心里却舒服地吁了口气。她在深宫中沉浮了一辈子,虽然外人都恭称她为冯嬷嬷,但说到底,干的还是伺候人的活。冯嬷嬷伺候了这么多年,身上积攒了不少毛病,阴雨时关节疼,就是其中之一。

    最近下雨,冯嬷嬷赶路一整日,刚才还在外面站了那么许久,腿早就支持不住了。

    唐师师这个人,心机算计都表露在明处,可是不得不承认,她应变快,会说话,舍得下身段,时常能让人熨帖到心坎里。姚太后和冯嬷嬷明知道唐师师此女野心不小,但依然选择提拔唐师师,将她捧为美人之首。

    和周舜华那种有傲气有依仗的高门女子比起来,唐师师无疑要好操纵的多。如果换成周舜华,姚太后还不放心呢,唯有唐师师这种一眼就能望穿的人,姚太后才能放心将她扔在靖王府。

    就比方今日,唐师师做出这么出格的事,若换成别人,冯嬷嬷必然要怀疑了。但这个人是唐师师,冯嬷嬷就觉得一切尽在掌握,她甚至能猜到唐师师在想什么。

    冯嬷嬷慢悠悠问“今夜,你为何自作主张,冲出来和靖王说话?”

    唐师师知道这是自己最大的危机,同样也是最大的机遇。只要渡过了这一关,冯嬷嬷和姚太后就会真正信任她,并且将监视靖王府的大权交给她。唐师师自己不怕死,但是她不能不顾忌远在临清的母亲。

    唐师师垂着头,露出一截修长白皙的脖颈,表现出适到好处的温顺和害怕“嬷嬷恕罪。我当时误以为带兵的人是世子,想在世子面前立功,故而冒失。没想到……”

    马屁拍到了马腿上,撞到了世子的父亲,靖王跟前。

    和冯嬷嬷预料的一样。冯嬷嬷脸上带着一切尽在掌握的从容,这种美貌锋锐、野心勃勃但是不甚聪明的女子,太适合掌控了。一个合格的棋子,最重要的,就是让上位者用得安心。

    冯嬷嬷不紧不慢说“起来吧。你今日犯了大错,但念在你是初犯,饶你这一次。”

    唐师师低头道“谢嬷嬷。”随即慢慢站起来,依然垂头侍奉在一边,并不敢东张西望。唐师师知道,她的考核还没过。

    冯嬷嬷问“你可知你错在哪儿了?”

    唐师师低声说“不该忤逆嬷嬷的话,贸然冲出去。”

    冯嬷嬷含笑,摇头“并不是。你和老身不一样,老身终身伺候主子,而你,名义上是宫女,实则是主子。”

    唐师师提裙跪下“小女不敢。”

    冯嬷嬷垂眸看了一会,扶着唐师师的胳膊,说“起来。进了靖王的封地,你的身份就不一样了,日后除了靖王,你不必对任何人下跪。说不定,等再过几年,老身见了你,亦要行礼。”

    唐师师明白这话是试探,她要是真的应下就完了。唐师师不肯起,有些惶恐地说“嬷嬷这是说什么话,小女怎么敢动这种心思……”

    唐师师看起来被吓得不轻,连话都说不利索了。冯嬷嬷心道还是没见过世面,竟然被吓成这样,不过虽然这样想,冯嬷嬷心里却极其满意。

    冯嬷嬷放下手,端起一盏茶抿了两口,放在桌子上,说“行了,起来吧。我只是提醒你,又不是要对你做什么,怎么吓成这样。”

    唐师师心底悄悄松了口气,缓慢站起来,面上依然是一派惊惶。冯嬷嬷语气和缓很多,真变成了提点的口吻,说“今日你的心思是好的,但是太过明显。深宫中,争宠太用力反而落了下乘,要的是以退为进,不着痕迹。你懂了吗?”

    冯嬷嬷说完后,顿了顿,道“不过,你今儿阴差阳错,说不定正好撞到了点上。靖王可不是个好相与的人,这些年,没有一个女人能靠近他身边。可是他今日走时,竟然问了你姓名。”

    唐师师欲哭无泪,这哪里是什么恩宠,靖王问姓名,确定不是为了记住她是谁,等进府后再赐死她吗?最重要的是,她的目标,并不是靖王,而是世子啊。

    讨好了靖王,却得罪了世子,等日后男主登基,还不是一样死路一条。

    唐师师心里苦,但是她没法说。她勉强笑了笑,擦着边打听“嬷嬷,我路上听闻靖王世子是人中龙凤,少年英才,我便以为世子是一个极出色的少年郎,为何靖王……”看起来也如此年轻?

    唐师师真的觉得自己很冤,但凡今日来一个大腹便便、沧桑深沉的中年男人,唐师师都不会认错。然而那个男人身姿挺拔,腰身劲瘦,年轻俊美,往那里一站就是一道风景,谁能相信他已经有一个十六七的儿子了?

    冯嬷嬷嗤笑一声,说“什么世子,不过是个养子罢了,又不是赵家正经血脉。”

    唐师师惊讶地瞪大眼睛,等着冯嬷嬷继续往后说。但是冯嬷嬷提了一嘴,就不肯再深入,而是转而说起靖王“你没进府就想讨好男主子,心是好的,但是不要做得这么明显。靖王这个人深不可测,便是太后娘娘也拿不准他的心思。”

    冯嬷嬷说着,脸上露出些许感慨“他自十四岁就藩,已经十年没有回过京城了。当年离开宫城时,靖王不过一个俊秀单薄的少年,没想到,十年过去,他竟成了如此模样。”

    冯嬷嬷是伺候姚太后的老人,知道许多宫闱秘闻,当年世宗去世,靖王、滕王就藩,冯嬷嬷都是亲历者。一转眼许多年过去,孝宗也死了,当年那个病弱苍白的皇子,却变成了威震一方的藩王。

    靖王十四岁就被送往藩地,他那时候还生着病,宫里所有人,包括姚太后,都觉得他活不了了。谁能知道,活得最长的,反而是靖王呢。

    冯嬷嬷唏嘘不已,唐师师从只言片语中,提取出许多靖王的信息。

    靖王十四岁就被送往藩地,冯嬷嬷感叹十年未见,那就是说,现在靖王二十四岁。这个年纪不算大,或者说正值英年,难怪唐师师会认错。按开国留下来的规矩,皇子成年后全部去藩国镇守边疆,不得留在京城,但是靖王十四岁就被送走,着实有些早了。

    听冯嬷嬷的话音,以及今日靖王见了冯嬷嬷后的表现,恐怕当年靖王就藩有许多猫腻,说不定其中就有姚太后的手笔。

    唐师师为自己的未来深深叹气,靖王和姚太后有仇,唐师师还没进府就狠狠得罪了世子。她日后在靖王府的路,恐怕不好走。

    唐师师怀着担忧,问“冯嬷嬷,我还不知该如何避靖王名讳。”

    冯嬷嬷沾着茶水,在桌子上写了一个字“讳钧。”

    唐师师了然,如今国姓赵,靖王和孝宗皇帝一样从承辈,名钧。

    原来,他叫赵承钧。

    唐师师看着最上方的靖王,完全愣住。她预想过很多中情况,她为此一一准备了说辞,唯独没料到靖王会插手进来。

    还把她调到自己书房。她是姚太后送来的人啊,靖王都不避讳的吗?

    刘吉又咳嗽了一声,唐师师骤然惊醒。她在心里长长叹了口气,明明不情愿,还是要作出惊喜的模样,谢恩道“多谢靖王。”

    唐师师行礼时,能感觉到许多人的视线都落在她身上。赵子询的,周舜华的,刘吉的,甚至是赵承钧。

    赵承钧没有叫她起来,唐师师依然保持着蹲身的动作,她等了一会,听到上首传来一个淡漠的声音“起吧。”

    “谢王爷。”

    唐师师去赵承钧的书房伺候,那顺理成章的,周舜华和任钰君都跟着世子。这本该是皆大欢喜的局面,赵子询得到了自己预期的人选,周舜华和任钰君也不必自相残杀。但是,赵子询和周舜华等人就是高兴不起来。

    赵承钧撇了许久浮沫,但是没有丝毫入口的意思。他放下茶盏,手指在桌子上敲了敲,赵子询一下子反应过来,连忙作揖道“父亲还有事要忙,儿臣不敢打扰,先行告退。”

    赵承钧淡淡点了点头,没有阻拦“勿要分心,专注治学。”

    “儿臣遵命。”

    赵子询告退,其他人也识趣跟上。等退出赵承钧的屋子后,赵子询的脸色瞬间冷下来。他冷冷扫了唐师师一眼,道“不要玩花样,要不然,我绝不会放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