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我在古代有个崽 > 正文 第123章 第 123 章
    魏老大坚持要自己驾马车送魏景和入考场, 若不是魏景和坚持不让,魏老太,安爸安妈都要一块送他进考场。

    进了马车, 魏景和坐下后就拉过安觅的手捂着。

    安觅坚持要送他入场, 早起天又冷,怎么劝也不听。

    “我再检查一遍你有没有忘带的东西。”安觅说着就要去揭考篮。

    她觉得自己已经能提前体会到送孩子参加高考的滋味了。

    “我都检查妥当了。让我抱抱。”魏景和将她拉进怀里。

    安觅看着魏大人, 年后忙建祠堂,忙分家。之后,她忙开厂,忙幼儿园的事, 他忙上朝当值,下值了争分夺秒看书复习。

    不过也不耽误某人吃肉就是了, 只不过都克制得很, 不会闹到半夜。

    安觅也不说什么,安静地靠在他怀里。不需要说过多的话, 只需要陪着他静心宁神就好。

    到了考场,天刚翻鱼肚白, 考场外的考生已经人头攒动, 他们来的时候考场已经开始排队入场了。

    “三日后不必来接我,嗯?”魏景和贴着安觅的额头,这还是她来到这边后,两人第一次分开。

    安觅也有些不舍得,不过考试是大事, 哪能黏糊。

    “好, 三日后, 我和平安在家等你归来。”安觅说。

    魏景和亲了亲安觅, 提上考篮下马车, 怕多待一会更舍不得。

    都说女人比男人更舍不得分离,其实,他比安觅更舍不得。

    安觅想下马车送他,魏景和不让。

    安觅担心他穿这么点还会冷,为了防止作弊,也为了减轻检查方面,不让带被子,也不让穿夹层衣服,不然穿上棉袍都好。

    可惜暖宝宝不能拿出来,就算能拿出来到考场检查也要被撕开。

    她想起升级后的系统商城能买到不一样的东西,赶紧搜索了下保暖物,其中一块来自修真位面的石头引起她的注意。

    暖石,遇体温则热,是送给普通亲朋好友必备佳品。

    安觅看了下价格,一百万功德点,不愧是跨位面的东西。

    她如今的功德点有五百多万,想省着点让家人穿越来回的,但是现在看这天,她实在是不放心。

    安觅最终咬咬牙,还是兑换一块暖石出来。

    暖石看起来就是鹅卵石一样,但是抱在手里触及体温越暖。

    她把石头塞给魏景和,“安心考,身子为重。”

    此时,天刚朦朦亮,旁人一时没认出魏景和,就算认出来估计也只会觉得像,毕竟没人相信一个三品官还来考会试。

    看到这人的夫人给了他一块石头,都暗暗好笑,考场送石头是有何寓意不成?

    摸石头过河?铁石心肠?坚如磐石?

    石头一入手,魏景和就知道石头的妙处,心里滑过一股暖流。只有真心将你放在心上的人,才会怕你冷,怕你饿,恨不能替你事事周全。

    “你回吧,我进场了。”

    安觅点头,在马车上看着他入场。

    魏景和握着石头,轮到他的时候,将两层的考篮放到桌上让人检查。

    检查的官差看到这么高的考篮愣了下,觉得这又是哪家官家子来春游来了,正要不耐烦,抬头看到一张面如皎月,温润和煦的脸,心头一颤。

    娘哦,他这是看到了谁?户部侍郎魏景和?

    “魏大人,您是不是走错了?主考官已经都在考场里了。”

    这声“魏大人”瞬间引起哗然。

    魏大人!是他们以为的那个魏大人?

    魏景和淡然点点头,“今日没有魏大人,只有魏举人。”

    这话一出,现场更是像炸开了锅。

    三品官要考会试!这是历史上都没有的事!

    方才看到安觅给石头的人就排在后头,原本还想看那人受检查时被笑话呢,现在听闻这是魏大人,他只想也去找块石头带进考场!

    负责检查的官差听了赶紧进去禀报,很快,负责本次会试的事务官员出来了。

    每次会试有主考官四人,一正三副,由进士出身的大学士、尚书等一至三品大员担任,为防止泄漏试题,能接触到试题的主考官早提前一日穿官袍携行李到贡院封闭起来,不与外界往来。

    除了主考官外,还有同考以及提调等官,这些主要负责监场、搜查、收卷等事务官都被惊动出来了。

    “魏大人,你这是胡闹啊。这无例可寻啊。”

    魏景和“无例可寻那是没有像我这样的例子。敢问可有说为官后不能科考应试?”

    做官的都是科考中进士才能做官……

    “皇上已准我十日假,命我好生考试。”魏景和淡淡地说。

    得了,谅他也不敢拿皇上拉大旗。

    大家就让检查的人该如何检查就如何检查,却是没一个走的,都想看看魏景和带了什么来考试。

    别说考生觉得稀奇,就连考官们也稀奇得很。

    三品官参加会试,古往今来头一份,只怕连带着他们这届考官都能在史书上被记上一笔。

    “魏大人还带了炒好的炒饭,到饭点都冷了。”

    “咦?魏大人还带了面条!”

    “还有青菜!鸡蛋!”

    大家看向魏景和的目光都不对劲了,这是来春游来了吧。

    “魏大人,这是会试不是厨艺考试啊。”

    “魏大人,您参加过乡试应该不至于不懂需要准备什么才对。”

    “关键是考场不许带炉子生火,以免走火,这要如何煮?考场不炉子的。”

    魏景和谦卑地拱手,“学生知晓,若没问题学生是否可以过去了?别耽搁了后头的考生。”

    考官们……

    不愧是魏景和,这考生角色适应得真好。

    行吧,行吧,我们等着看你生吃,靠关系也没炉子。

    检查人员又检查笔墨砚台,连食盒都敲敲打打,里里外外仔仔细细查了一番,这才将一包包面饼,一把青菜,一包包粉末类的东西挨个放回去。

    这还是因为是魏景和才这般收拾的,是别人早让自个收拾了。

    “魏大人,您手上那块石头还得瞧瞧。”

    刚要回去的考官们听说还有块石头,又都折回来看。

    带面和青菜还可以生吃,带石头又是几个意思?

    魏景和将石头递出去。

    那人接过,诧异地看向魏景和,看衣领也就三层,啧,阳气真足,居然能把石头捂这么热。

    那人把石头对着火光看了又看,又放桌上敲了敲,还放进水里看看有无显出字迹之类的,最后仔细擦干恭恭敬敬还给魏景和。

    魏景和见石头到水里还担心没法用了,回到手上没一会就又热起来,他放心了。将考篮提到里边的搜身处。

    不用说,魏景和已经主动将外边三层衣裳除去,最后一层已经是里衣了,负责搜身的人上手摸是不敢摸的,那里衣一看就薄得很,只看了眼就让穿上衣裳。

    魏景和领了号舍牌,一路有考官盯着,哪怕派号舍牌的人想给个好的也不敢啊。

    魏景和看着领到的号舍牌,好在不敢贿赂,也不敢给他穿小鞋,他拿到的是天字六号,离臭号远得很,不然他都担心白带那么多吃的了。

    魏景和找到号舍,运气不错,顶上都好好的。

    魏景和一进入号舍,后头跟着的官差立即铁面无私地锁上号门,防止乱跑,想出去还得挂牌。历史上就有发生走水因为被锁着活活烧死的,最后朝廷也只是禁止考生带炉火,却没取消这道锁。

    上面发下来一小桶水,三根蜡烛,火褶子,水若不够可以再要。

    魏景和将小小的号舍收拾好,东西放好,见离发卷还有半个时辰,便先揣着暖暖的石头闭目养神。

    一直盯着他的考官觉得这也太淡定了,就这么胸有成竹?若是没考好可就要叫天下人耻笑了。

    要是他们才不会来考,被诟病就被诟病呗,那么多丰功伟绩,早盖过这个缺点,总好过考不中被耻笑的好。

    而早一日进场封闭起来的主考官们这会才知道魏景和来参考了,个个瞪大双目不敢置信,这魏景和居然想不开跑来考会试!他是对自己的才学很有信心吗?也不怕考砸了叫人耻笑。

    天大亮,辰时三刻,魏景和拿到了发下来的考题。

    第一场考的是三道四书题。

    魏景和拿到的第一道考题是——百姓足,君孰不足

    一般考题从《四书五经》中取出一句回话或一句话中的某答一部分,甚至有从几句话中各区一字重新组合的,让考生破题写一篇文章。

    百姓足,君孰与不足?百姓不足,君孰与足?这话出自《论语·颜渊》。

    结合上下原意是主讲富民。

    只要百姓富足了,国家就不会不富足,百姓不能富足,国家也不会真正富足。

    出这考题的人是要考生写出如何使百姓富足,还是要考生论辩其意,就看考生如何解题了。

    魏景和是重点观察对象,考官只差没到号舍前盯着他了,最重要的是好奇他写的文章是什么样的。

    魏景和从县令到户部侍郎,官也不是白当的,比起其他考生纸上谈兵,他更有实践经验和感触,所以破题后,下笔如有神助。

    一气呵成在草稿上写完,魏景和抬头看看天色,才发现午时已过,四周也响起了考生充饥的各种声音。

    魏景和收拾好卷子和笔墨,活动了下筋骨,拿出套盘来。

    这是安觅到铁铺让人特别打造,自热包是那爱捣鼓东西的二舅哥做出来的。

    魏景和最先吃的是盛在盘子里的炒饭,是岳母大人一早起来炒的,如今天不热,放到这会吃正好。

    把加热包放到底下,加上水,放上有炒饭的那一层,盖上盖子,不一会儿,香味飘散出去。

    附近号舍的考生狂吸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