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万人迷女主的海王妹妹我不当了 > 正文 第3章 3条鱼
    闻念很想在闻晚面前好好表现,见她不愿意牵自己的手,她就把闻晚的小皮箱从管家手里抢了过来,热情地道:“我来帮姐姐搬!”

    说完,生怕闻晚拒绝似的,拎着箱子就往前跑。那架势,和火车站抢着搬行李的工人有一拼。

    闻晚抿了抿唇,跟在她身后。

    闻念扭头看着她,叽叽喳喳地道:“姐姐,爸爸妈妈等了你很久,见到你来,他们可开心了呢。”说完,她还憨憨一笑,“我也超开心!”

    两人很快进了门,闻海生和王舒雅全都迎了过来。他们也想对闻晚嘘寒问暖,但毕竟分别了二十年,乍一见面还是有些生疏的,只客套地问了问路上的情况,累不累什么的。

    闻念就不一样了,放下行李后,又给闻晚端水果,又给她倒水的,生怕她饿了渴了。

    闻家父母望着小女儿,忽然很想请教一下,她这自来熟的本事是怎么来的。

    闻晚初来乍到,见对方并不排斥她,放心了不少。虽说就算闻家人对她不好,也不会给她造成什么损失,但她好不容易休假一次,还是希望能过的舒心点的。

    聊了一会儿后,王舒雅招呼闻念过来。比起同闻晚说话的语气,她叫闻念就要亲昵许多。

    “念念啊,快别忙了,你都快给妈妈转晕了,来,到这边坐。”

    闻念飞快地看了闻晚一眼,乖乖应道:“好哦。”

    闻海生:“晚晚一路过来累了吧,我让管家带你去休息。”

    闻晚从善如流地点头,正准备站起来,就见闻念刷地举起手来。

    她疑惑地看过去,心说闻念是想亲自带我去?

    “姐姐,我带你去看看我的房间吧,我那屋子是家里采光最好的,你搬过去怎么样?”

    闻晚不解地问:“那你呢?”

    “我住别的房间就行了啊,我不挑。”

    此话一出,闻海生和王舒雅都跟见了鬼似的。他们的闺女他们能不明白是个什么性子吗?吃穿用度一应要最好的,将就一点都不行。就说她校外那个公寓,早年就装修好了,但她不喜欢那个风格,非要扒了重新装,不然她早就搬过去了。

    现在她竟然说她不挑?这可是他们今天听到的最好笑的话了。

    本来闻家夫妇看闻念对闻晚这么热情,还挺欣慰的,觉得两姐妹以后会好好相处,现在他们不确定了。

    闻念不会是在憋什么坏水儿吧?先降低闻晚的警惕性,然后狠狠地欺负她?是把自己的房间里的柜子凿了,还是把床垫给剪了?不能在房间里藏虫子了吧?

    专心致志等闻晚回复的闻念要是知道她亲爹亲妈这么想她,肯定要气死了。就不准她对姐姐好了?

    闻晚望着闻念那黑澄澄的眼睛,语气柔和了些许:“不用麻烦了,叔叔阿姨给我安排哪里,我住哪里就行。谢谢你。”

    闻念还想要再争取一下,被王舒雅给拦住了,后者不断地给管家使眼色,让他快点把闻晚领走。

    待闻晚离开后,闻念气呼呼地问:“妈,你拦着我干嘛呀。”

    王舒雅忧心忡忡地问:“念念,你和妈妈说,你是不是特别不喜欢闻晚?”

    闻念黑人问号脸:“你怎么看出来的?”

    王舒雅叹气:“我就知道!”

    “……你知道什么啊!我那是反问!”

    闻晚被拐走后,王舒雅伤心过度,后来生了闻念,落下了病根,这些年身体都不太好。这会儿她靠在沙发上,有气无力地道:“念念,你别说了,妈妈还不了解你吗。”

    闻念鼓着婴儿肥脸颊,灰常生气。

    闻海生也帮着王舒雅说话:“念念啊,爸爸妈妈向你保证,就算你姐姐回来了,也绝对不会冷落你的,你可千万别欺负你姐姐啊。”

    闻念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别说她根本不想欺负闻晚,就算她想欺负,也不是闻晚的对手啊。人家背后有无数大佬粉丝,还有国家爸爸!她不要小命啦?

    闻海生还说:“比起晚晚,爸爸每个月多给你十万的零花好不好?不够你再找爸爸要。”

    闻念瞥了他一眼。还想拿钱收买她?她闻念是缺钱的人吗?

    过了两秒钟,闻念笑逐颜开,脆生生地道:“谢谢爸爸!”谁会嫌钱多呢?

    闻晚不在,她在客厅呆着有点无聊,和闻家夫妇告别后,欢欢喜喜上了楼。

    等她走远,王舒雅小声同闻海生说:“我就说她是来要钱的吧。”

    闻海生一脸“拿这个女儿没办法”的宠溺表情:“念念这样的才是最好哄的。”

    王舒雅表示认同:“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晚晚的心思好像比念念要深,叫咱们都是叔叔阿姨,唉。”

    闻海生一生阅人无数,连他都看不透闻晚。他只宽慰道:“毕竟她都二十多岁了,一下子改口不过来也正常,慢慢来吧。”

    ……

    闻晚是超级天才,闻念其实也不笨,但是她的心思都没用在学习上,考试只求及格,最后擦线上了个普通的一本。

    上大学后,课能逃就逃,每天大把的时间都拿去养鱼了。

    昨天晚上她把鱼群遣散了,现在回了房,没事可做,忽然有点无聊。

    随便刷刷视频,见快到午饭时间,她下楼去了饭厅。

    再往里走,便是厨房了,几个厨师正在里面忙得热火朝天。

    闻念不喜欢油烟味儿,站在门口,嫌弃地捏着鼻子,闷闷地说:“陈叔,今天的菜能不放糖就不放。”

    陈大厨先是愣了一下,才应下来。

    等她转头回到客厅,发现闻晚也下楼了,管家有礼地叫了一声“闻晚小姐”,又朝着闻念叫了声“大小姐”。

    闻晚听出了两个称呼的差别,但她并没有纠正,倒是闻念,认认真真地吩咐道:“以后叫她大小姐,叫我二小姐吧。”

    管家很是意外。闻念在这个家里可是横着走的小霸王,不准任何人凌驾在她之上。

    现在她竟然主动把“大小姐”的称呼让给闻晚?自己怎么看不懂了呢。

    “没听明白吗?”见管家迟迟不回应,闻念冷冷地问。

    管家如梦初醒,低着头说:“明白了,二小姐。”

    闻念收回目光,走到闻晚不远处坐下,同她讲话前,先绽放了一个甜甜的笑容:“姐姐,你要不要看电视,我给你拿遥控器。”

    闻晚不知想到什么,眼中闪过一丝愉悦。

    “好。”

    姐妹两个等开饭的时候,就在客厅看起电视来。王舒雅下楼见到这一幕,心咯噔一声。

    念念不都答应他们,不找晚晚的麻烦了吗?

    想来想去,她还是不放心,远远道:“晚晚啊,要不妈妈给你房间添个电视吧?你想要多大的?”

    闻晚反应了一下,才意识到她在叫自己。她乡下那对父母给她起的名字,和“晚”字一点都不沾边。

    转头看向王舒雅,闻晚礼貌地道:“谢谢,不用,我很少看电视。”

    王舒雅惆怅地想,唉,也不知道晚晚以前过的是什么日子,连电视都看不上。

    实际上,闻晚想的却是:我忙着搞科研,没时间。

    边往她们姐妹身边走,王舒雅边说:“你妹妹被我们惯得太任性了,她想看哪个电视节目就得看哪个,我们要是和她抢,她可不高兴了呢。”

    闻晚听出来了,这话看似在嫌弃闻念,实际上是希望自己能让着她。

    在她看来,闻念就是个小孩子,她哪能和小孩子抢,正要把遥控器推给她,就见闻念面红耳赤地说:“妈,你说的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我现在哪和你们抢过电视!你当着姐姐的面,能不能给我留点面子!”

    王舒雅心想,我这是为了谁!你心眼那么小,真因为一点小破事和闻晚闹起来,我还得护着你!反正家里也不缺钱,要多少电视,安就是了!安他个一整面墙!

    闻念是真的很气,都不理王舒雅了。

    王舒雅同闻晚对视了一眼,像是在说:看吧,我就说你妹妹性格不好。

    闻晚虽然不怎么喜欢闻念的自来熟,但也不觉得她讨厌,于是帮闻念说了句话:“她没和我抢电视。”

    王舒雅松口气:“那就好,念念真是好宝宝。”

    闻念抓了抓头。这也值得你表扬我?我以前到底是有多差劲啊!

    说了会儿话,饭也好了,一家人去了饭厅。

    刚坐下吃几口,闻海生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儿:“今天的菜怎么不甜了?”

    王舒雅也反应了过来:“我就说吃起来怎么这么好吃,厨师忘记放糖了?”

    闻念清咳一声,挺直腰板,可可爱爱地邀着功:“是我让厨师不放糖的。”

    “你不是最喜欢吃酸酸甜甜的了吗?”

    “我口味变了,酸酸甜甜哪有咸口好吃,”闻念看向闻晚,“你说是吧,姐姐?”

    闻家四口人,除了闻念外,都不喜欢吃甜口的菜。闻念任性,做咸口的菜她就不动筷子。以前家里就三个人,分开做太麻烦了,闻家父母为了迁就她,都让厨房做甜口的。

    此刻听了闻念的回答,闻海生二人很是不可思议。口味还能说变就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