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万人迷女主的海王妹妹我不当了 > 正文 第4章 4条鱼
    闻晚面对闻念殷切的目光,点点头。

    “那姐姐你多吃点!咱家的厨子什么菜都会做,你下次想吃什么,和他们点菜就行了,别客气。”

    闻晚“嗯”了一声,嘴角勾起一个浅浅的笑容。

    闻海生和王舒雅在用眼神无声地交流着——念念不会在饭菜里下毒了吧?想毒死晚晚?

    ——咱俩也在,她应该不会这么做的。

    闻念冷不丁开口:“爸,妈,你们眉来眼去干嘛呢?”

    两个人吓了一跳,连声否认:“没有没有。”

    闻念扁扁嘴,哼了一声,小声嘟囔:“肯定是在说我坏话,别以为我不知道。”

    闻海生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真没有。对了,听说晚晚回来了,明天晚上你江叔叔一家要请咱们吃饭。”他生硬地转移话题。

    闻念“啊”了一声,问,“那彻哥……江彻哥也会来吗?”

    江彻就是江叔叔的独生子,江氏目前的掌权人。闻家在青城也算是排得上号的豪门了,但和江家还是没得比。

    江氏底蕴深厚,行业遍布广泛,企业结构稳健。在江彻手上经历过两次转型后,发展前景更好了,多少人才削尖了脑袋要往里进。

    不过商业上的事闻念不懂,也不关心。她想到的是闻家和江家的婚约。

    江彻比闻晚大一些,在闻晚出生不久,两家长辈就给他们立下了婚约。但是闻晚一岁那年被拐走,闻家以为她尸骨无存,闻念出生后,这婚约就落在了闻念身上。

    喜欢不喜欢另说,反正闻念从小就把江彻当成她的未婚夫。上辈子她占有欲特别强,闻晚回来后,她死都不肯把江彻还给她。

    闻晚眼界那么高的一个人,自然懒得和她抢男人,闻家和江家的长辈更宠爱闻念,都向闻念许诺,她和江彻的婚约不会变。

    就连江彻,也是个责任感很强的男人,承诺会一辈子照顾她。

    可她太坏太贪心了,姿色上佳的男人她看一个撩一个,整天就知道拈花惹草。

    江彻起初并不知道这些事,还以为闻念是个单纯的小妹妹,后来事情败露,上流圈子都嘲笑他头顶的草原能跑马。

    就算是这样,江彻还是没放弃她。他说念念只是走岔了路,只要能改正,就还是他的未婚妻。

    闻念起初是消停过一段的时间的,但是本性难移,又背着他养鱼,最后患上了重病。

    江彻对她彻底失望,问她:你怎么会变成现在的样子。

    想到江彻双眼红彤彤的样子,闻念心抽疼了一下。他真的很好,是自己配不上他。

    这辈子,她不想再耽误江彻了。本来他的未婚妻就是闻晚,她要把他还给她。

    王舒雅回答道:“江彻也来。不过念念,你以前不都是管他叫彻哥哥的吗?”

    “小孩子才那么叫,我都长大了。”闻念心虚地想,彻哥哥这称呼太肉麻了,以后闻晚和江彻结婚了,想起这个称呼不高兴怎么办。

    王舒雅哈哈笑道:“十八岁的小屁孩,还好意思说自己长大了哈哈哈!”

    闻念再一次气成河豚。干嘛呀!能不能给我留点面子了!

    对于要见什么人,闻晚全凭闻家夫妇安排。此刻他们在饭桌上斗嘴,她听得津津有味。

    她15岁以前,家里也挺热闹。养父养母虽然没什么钱,但是对她很关心。只是在她15岁的时候,养父得了重病,需要一大笔钱,她就进入了国家的秘密基地,靠科研赚钱了。那之后几年,她都没回过家。

    一家人坐在一起其乐融融吃饭的场面,她真的好久好久都没经历了。

    望着闻念那和自己相似的脸,闻晚忽然对在闻家的休假生活,期待了起来。

    ……

    第二天傍晚,精心打扮过的闻念和闻晚,被父母带去了约好了饭店。

    她们的衣服是王舒雅准备的,同款名品礼裙,闻晚是典雅的白色,闻念是古灵精怪的黑色。

    姐妹两个站在一起,格外养眼。

    闻念其实是有点自惭形秽的。她比闻晚矮了一点,身材也没闻晚好,脸上还有婴儿肥。最最重要的是,她知道闻晚是个富可敌国的超级天才,她只是个混吃等死的富二代,呜呜呜呜。

    到包厢后,王舒雅同闻晚说:“怕你吃不惯西餐,我们选的是中餐厅。有什么不懂的餐桌礼仪,你就问问念念。”

    闻晚:“嗯。”

    闻念:“没什么礼仪,你多吃点。”

    闻晚忍不住笑了一下:“好。”

    上辈子闻家调查闻晚的生平,得到的情报是她高中都没读完,一直生活在乡下,所以闻念很瞧不起她。

    此刻见王舒雅叮嘱闻晚要注意餐桌礼仪,闻念有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快意。

    闻晚或许不懂上流社会的那些弯弯绕绕,但她随便一个马甲,都能让上流社会的人大加追捧。她想来青城平平静静地度个假,闻念是绝对不会暴露她身份的。

    哎呀,有这么个金大腿在,真是舒坦。

    很快,包厢的门再一次被打开,侍者毕恭毕敬地将一对容貌气度出众的中年夫妇,以及一个脖子以下都是腿的大帅哥请了进来。

    虽然侍者表现得很淡定,闻念还是发现她偷偷看了江彻好几眼,耳朵都红了。

    为了表示欢迎,闻家人都站了起来,由闻海生主动和江叔叔握手。包厢里马上响起了一阵问好和寒暄声。

    闻念和闻晚叫了“叔叔阿姨”后,江母笑眯眯地看过来:“念念,你旁边的就是晚晚?和你一样漂亮讨喜。”

    闻念灿烂一笑:“嗯,是我姐姐!”

    说完,她目光移向江彻。和很多人印象中的冷酷无情大总裁不同,江彻像是从漫画中走出来的王子,矜贵,优雅,精致。

    他穿着得体的黑色高定西装,领结系的一丝不苟。肩宽腰窄腿长,样貌是一等一的好。

    说起来,他也是青城年轻一辈中的传奇人物了。以前他从事的职业,和经商几乎不擦边,是男团的全能C位,还率领团队拿过全亚洲最高的音乐大奖。

    然后,他在顶流期毅然的退出娱乐圈,回家继承家业。也是那个时候,粉丝们才知道,让她们疯狂迷恋的“哥哥”是财阀江氏的独子。

    可能也是因为这段经历吧,哪怕他在执掌江氏后,低调了许多,仍旧跟个聚光灯似的,走到哪都吸睛。

    据说还有很多他的小迷妹,为了能近距离接触他,疯狂学习,就为了毕业进江氏工作。

    闻念看到他第一眼,想到的不是他在舞台上的光芒万丈,在商场上的运筹帷幄,而是他上一世红着眼睛质问她的失望模样。

    深深地愧疚席卷了闻念,她鼻子一酸,错开了目光。

    正微笑着的江彻:“……”怎么觉得念念今天情绪不高?是因为闻晚回来了,她有危机感?

    这姑娘就是太爱钻牛角尖了,闻晚的存在,其实不会影响到她什么的。

    江彻同闻家夫妇问好后,又将准备好的礼物给了闻念和闻晚,礼数十分周到。

    闻海生招呼他们落座,江彻就像以前一样,抬腿往闻念身边走。

    现在饭桌上,四个长辈坐在一起,闻念和闻晚坐在一起。只有闻念左手边和闻晚右手边有空位。

    闻念都下定决心和江彻解除婚约了,刷地一下把手包放在了自己旁边的空位上,然后抱歉地对江彻道:“我这里没地方了,江彻哥你坐在我姐姐旁边吧。”

    江彻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念念这次闹脾气不得了,对自己的称呼都改了。

    他笑了下:“行,听念念的。”

    待他坐在闻晚身边后,闻念把耳朵支棱了起来。闻晚长得那么漂亮,又是他的正牌未婚妻,他肯定很好奇吧?会不会擦出点火花来?

    结果,一直到上菜,两个人愣是一句话都没讲。

    闻念这个急啊。江彻你怎么就不懂我一番苦心呢!你知道你身边坐着的那位,是以后的国民女神吗?你不近水楼台先得月,等啥呢!

    她化悲愤为食量,吃得满口香喷喷。隔着闻晚,江彻看到闻念嚼东西跟个小仓鼠似的可爱模样,忍不住笑了起来。

    “念念这是多久没吃饭了?”他问道。

    “嗯?”忽然被cue的闻念扭头看他,大眼睛滴溜溜的,表情困惑。

    “饿了?”江彻歪着头问。

    闻念把嘴巴里的东西嚼吧嚼吧咽下,才“嗯”了一声。然后,她压低了声音,小心翼翼地问:“不能吃?”

    江彻笑得更大声:“当然能,随便吃。”

    闻念皱了皱眉。那你刚刚干嘛说我,真是的。

    坐在两个人中间的闻晚:“……”忽然有种我好像会发光的错觉。

    江彻的笑声引来了几个长辈的注意,江母笑眯眯地道:“阿彻和念念不愧是从小一起长大,感情这么好。”

    王舒雅摆摆手:“那是江彻让着她,就她那驴脾气,能有几个人忍得了啊。”

    放在往常,闻念肯定要辩驳一句,你胡说,我才不是驴脾气,今天她却放下筷子,清了清嗓子,郑重地道:“妈妈,我觉得你说的没错,我脾气是太差了。”

    几个长辈不约而同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我家小霸王念念有自知之明了?

    闻念心一横,咬咬牙说:“所以还是别委屈江彻哥了,解除我们的婚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