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万人迷女主的海王妹妹我不当了 > 正文 第5章 5条鱼
    此言一出,除了闻晚,满桌子人的脸色都变了。

    尤其是江彻,俊脸一白,满是不解:“念念?”

    闻念绷着脸,故意不看江彻。

    王舒雅也反应过来,埋怨道:“念念,你别开玩笑了,看给江彻吓的。”

    江母也笑着道:“是啊,念念太调皮了。”

    闻念坚决地道:“妈妈,江阿姨,我没开玩笑。本来咱们两家有婚约的就不是我和江彻哥,是我姐姐和他。现在我姐姐回来了,这个婚约,我也该还给她了。”

    闻海生心虚地瞥了闻晚一眼,呵斥闻念:“胡闹!婚约又不是儿戏,哪能你说是谁就是谁?”

    闻念据理力争:“本来就不是我的未婚夫,我强占着有什么意思!”与其等江彻以后喜欢上闻晚这个万人迷,来退自己的婚,还不如她一早就把婚约解除了呢。

    眼看江彻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王舒雅也来了火气:“念念,够了!”

    闻念偏开头,小声嘟囔:“反正我要退婚。”

    “你!”

    王舒雅正要责备她,被江彻给打断了。

    “阿姨,稍后让我和念念好好谈谈吧。”他勉强地笑了下,诚恳地道。

    在江彻的注视中,王舒雅冷静下来,答了声好。

    饭桌一下子沉寂下来。过了几秒钟,闻晚开了口。

    “或许我可以问问,婚约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本来闻家夫妇都打定主意,不把这事告诉她的,现在被闻念捅出来,他们不说也要说了。

    得知江彻原本是自己的未婚夫,闻晚总算是正眼看了他一回。

    闻海生和王舒雅刚刚骂归骂,心里还是更偏袒闻念的,便劝着闻晚:“婚约是死的,但人是活的。你流落在外多年,同江彻没有感情,贸然订婚,对你和他都不公平。念念就不一样了,她和江彻从小一起长大,感情深厚,晚晚,你应该不会忍心拆散他们的吧?”

    江家人也是这个想法,附和道:“青城的青年才俊不少,晚晚喜欢什么样的,我们帮你物色着。”

    闻念看着闻晚自始至终都没变过的脸色,心越来越沉。上一世就是这样,长辈们联手给闻晚施压,让她放弃这段婚约。自己得意洋洋地看戏,觉得闻晚真是个小可怜。

    如今重来一次,闻念哪怕明知道闻晚不喜欢江彻,还是挺心疼她的。

    于是她站出来维护闻晚:“你们别把我姐姐说的非江彻哥不可似的,我只是要把婚约还给她,她接不接受江彻哥还两说呢。”

    几个长辈欲言又止。一个连高中都没读完,还在乡下长大的人,有什么理由看不上江彻啊?能嫁给江彻,不该是她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吗?

    闻晚有点意外地看了闻念一眼,在想她说的是不是反话,可看她认真的样子,也不像啊。

    注视着几位长辈,闻晚轻启樱唇,认真地道:“我暂时还没有恋爱和结婚的打算,也并不准备履行什么婚约。对我来说,江彻只是个陌生人,我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

    得到了她的保证,闻海生和王舒雅放下心来。江家夫妇倒是有点不爽了。我儿子那么优秀,闻晚竟然急着和他撇清关系。不过也好,要真是被这种乡下妞赖上了,他们才头痛呢。

    两家长辈和江彻最终还是没同意闻念要解除婚约的事。因为这个插曲,饭局草草就结束了。

    闻念明天有课,今晚就得回公寓那边去住,刚好江彻要和她谈谈,便主动表示要送她。

    她想了想,说不定攻破江彻一个人会比较容易,于是坐上了他的车。

    王舒雅在回程的路上,同江母发着消息:【今天真是抱歉。念念这孩子估计是看闻晚回来了,有点吃醋。】

    江母:【没事,你也别往心里去。回去好好劝劝念念,我们江家认定的媳妇,是她不是闻晚,让她放宽心】

    王舒雅:【好】

    ……

    江彻的保时捷平稳地行驶在路上。车内音响没开,没人说话。

    等红灯的时候,江彻修长的手指在方向盘上敲了敲,温声叫她:“念念。”

    “嗯?”她转头,不知怎的,有点心虚。

    男人直直地看向她,眸子黑沉沉的:“你是不是不相信我?”

    她没听懂,歪了歪头:“什么?”

    江彻叹了口气,直白地道:“闻晚回来了,你觉得我会对她动心,所以想和我解除婚约?”

    闻念飞快地眨了两下眼,睫毛像是振翅欲飞的蝴蝶。她惊骇地想,不是吧,这都能被江彻给猜到?

    她的想法都写在脸上了,江彻先是无奈,后被气笑了。

    红灯的时间刚过,他启动车子,平时前方。

    “念念,你这醋吃的是不是有点太早了?就算是你要判我死刑,也得有证据吧?我今天和闻晚几乎没说过话。”他的口吻中,暗含埋怨。

    闻念不吭声,心说,知道“真香”这个词是怎么来的吗?

    但她又不能告诉江彻,我死过一次,知道这本书里的剧情,所以她只能把原因归结到自己身上。

    “江彻哥,我要和你退婚,主要不是因为我姐。我脾气那么差,你得一直让着我,对你多不公平啊?”

    江彻笑了笑:“这么多年都让过来了,我说什么了吗?”

    闻念:“……我人品也差!和我一起,你会被影响的!”

    “怎么个差法?”

    闻念的求生欲不准她把自己以前是个海王的事告诉江彻,于是她绞尽脑汁,搜刮着其他的缺点:“我交的都是狐朋狗友!人也不上进!就是个废物!”

    “嗯。”闻念还以为江彻被自己说服了,没想到他话锋一转,竟然夸奖起她来,“看来念念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以后改正就行了。”

    不愧是以前在娱乐圈混过的人,太会说话了吧?不行,自己不能被他给蛊惑了。

    闻念心一横,抬高了声音:“我不要改!我就要继续当废物!我是废物我开心!”

    江彻一下子被她给逗笑了:“噗。”

    闻念斜着眼睛看他。干嘛呀!我都自黑得这么卖力了,能不能给我点面子?

    怕她真的生气,江彻很快收敛了笑意,认真地说:“念念不是废物,只是还没找到你真正想做的事情。没关系,哥哥陪你一起找。”

    闻念鼻子又有点酸。江彻对她越好,她越因为上辈子的事情愧疚。她宁愿他指着她鼻子骂,闻念我真是看错你了,然后走的远远的,也不想他这样,只会让自己更加觉得配不上他。

    深呼吸两下,闻念认真地道:“可是我对你只有妹妹对哥哥的那种感情。”

    江彻握着方向盘的手,猝然收紧,下颚也绷了起来,足足有半分钟都没讲话。

    闻念耷拉着脑袋,觉得自己这句话说的够狠了,江彻应该会放弃了吧。

    “念念,你还真是……”话说到一半,江彻叹了口气,包容地道,“你现在还小,分不清什么是亲情,什么是爱情很正常。”

    “我……”

    “念念,我要专心开车了。”

    听他这样说,闻念只好闭上了嘴。

    车子一路开到了公寓楼下,江彻亲自送她到了家门口。

    他伸手摸摸她的头,眸光清澈柔软:“早点休息。”就像车子上的不愉快,从来都没发生过一样。

    “哥,你回去开车小心。”

    “知道了。”江彻笑了笑,转身往电梯走。不等他摁“下行键”,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了。

    他第一眼注意到的便是电梯里那人张扬的奶奶灰发色。目光向下,则是极为出众的五官。

    江彻在娱乐圈中阅星无数,仍旧会对这张脸感到惊叹,可见对方有多俊美。

    男生穿着宽松的T恤和长裤,脖子上挂着一串金属项链,单眼皮,肤色冷白。

    他抬腿往电梯外面走,江彻则往里进。侧身而过的时候,对视一眼,又漠然移开目光。

    随后,电梯门徐徐关上。

    闻念家是密码锁,她刚刚输入错了一个数字,这会儿正在重新输入。听到后面有脚步声,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就发现楚临川正低头走过来。

    上次不欢而散的场面还历历在目,吓得她手一抖,又输错了。

    门锁传来了报警的声音,格外刺耳,她懊恼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楚临川看过来的时候,闻念背对着他,小手捂着脸,生怕他发现是自己。

    她如果大大方方开门,楚临川肯定不会起疑心,现在门锁一直在报警,她还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于是楚临川皱了皱眉,把脚步给放慢了。

    眼看着他要从自己的左边走到右边,闻念飞快地换了一只手捂脸,另外一只手刷刷摁了一串密码。谢天谢地,总算是打开了。

    她跟个兔子似的,飞快地冲进了屋,砰地把门给关好,好半天才把急促的呼吸平复下来。

    然后,她就后悔了。不是说好了要给楚临川道个歉的吗?她刚刚跑什么啊!

    这回好了,下一次见到他,还指不定是什么时候呢。

    门外,楚临川见不是小偷,拿钥匙打开了他的房门。

    进去后,他拧着眉想,刚刚那个背影,怎么那么像闻念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