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万人迷女主的海王妹妹我不当了 > 正文 第10章 10条鱼
    她也朝着闻晚迎了上去,没注意到,江彻紧跟在她身后。

    “姐!”

    “闻晚姐~”

    闻念和闻惊羽的声音同时响起。闻晚停下来,看向他们二人。

    闻惊羽不停地给闻念使眼色,让她走开,闻念装作看不到,拉着她的手说:“姐,舞会马上就要开始了,你有舞伴了吗?”

    闻晚:“还没。”

    闻惊羽立马开口:“闻晚姐看我怎么样?”

    闻念朝闻惊羽翻了个白眼:“不怎么样!边儿呆着去!”

    “闻念!”闻惊羽用眼神问她:我这是为了谁?小没良心的。

    闻念娇俏地哼了一声,继续笑眯眯地同闻晚说:“姐,江彻哥也没舞伴,要不你去邀请他跳舞吧?江彻哥什么舞都会跳,而且跳的特别好,保你满意!”

    站在闻念身后不远处的江彻:……我怎么觉得我像是待售的大白菜。

    闻晚没说话,闻惊羽先急了。他把闻念扯到自己身边,小声说:“江彻是你的未婚夫,你竟然让他和你姐跳舞?”

    闻念推了他一把:“哎呀我还没说完呢……”

    比她还小一岁的闻惊羽,早就长得比她高了,身材挺拔,根本就不是她能推动的。

    闻惊羽不让她走,伸手去抓她,结果还没等碰到她,肩膀上一痛,他整个人被一股巨大的力气扯着,后退了两步。

    “谁?”一回头,发现是脸色有些难看的江彻。

    男人漆黑的眸子注视着闻念,尽量让声线温和地道:“念念,我一直都是你的舞伴。”

    闻念:大白菜滞销了。

    她笑了笑,一本正经地说胡话:“江彻哥,我想着我姐是第一次参加这种宴会,你刚好可以带带她。”

    江彻抿着薄唇,闻念假装没看到他眼中闪过的受伤,坚持着不改口。

    他失望归失望,妥协是不可能的。正要表明自己的想法,闻晚出声道:“是该有个人带带我。”

    几人齐齐看过去,只见闻晚面向闻念:“由你来当我的舞伴吧。”

    闻念:“啊?”

    闻晚嘴角浮现浅笑:“舞伴不可以是同性吗?”

    闻念实在地摇头:“私人宴会,没那么多规矩。”

    “那就成了。你的经验并不比江彻要少,而且昨天我陪你练舞的时候,觉得你跳的很好。还是你不愿意当我的舞伴?”

    闻念的心加速跳动,急冲冲地说:“我当然愿意!”

    呜呜呜呜这么大个馅饼砸我头上了!我何德何能啊!

    被忽视了个彻彻底底的闻惊羽:“这什么展开?”

    江彻拧着眉问:“你们两个,练舞?”

    闻念局促地解释道:“嗯,昨天我请姐姐陪我练习了一段有些难度的交际舞。”

    说是请闻晚帮忙,其实是闻念在不动声色地教她怎么跳。闻晚不愧是天才,她当初练了好几天才跳顺的舞,她看一遍就记得分毫不差。

    闻念想的是,事先教会闻晚,舞会上她就不会出丑了,没想到,闻晚竟然邀请了自己!嘿嘿,这种天大的好事,她哪能放过呢?

    江彻心里的不舒坦,在闻晚朝闻念伸出手的时候,达到了顶峰。

    他眼神落寞,低声问:“念念,那我呢?”

    闻念搭在闻晚掌心的手,微微颤抖,除了她,只有闻晚发现了。

    她狠心地说:“对不起。”

    江彻定定地看了她几秒钟,闻念低着头,等着他失望而去。

    结果,他竟然伸出手,拍拍她的头说:“去吧,和你姐玩的开心。”

    闻晚带着闻念离开后,闻惊羽焦灼地问:“闻念到底在想什么?”

    江彻原本以为她说退婚,是在闹别扭,现在他心里也没底了。没回答闻惊羽的话,他亦离开了这。

    舞会开始后,闻家这对姐妹花,成了全场的焦点。绝美的容貌,高贵的气度,姣好的身段,舞步优雅,令人迷醉。

    和神色淡定的闻晚相比,闻念嘴角控制不住地上扬,灯光盈满她的双眸,似有星辰坠入其中。

    在舞池不远处,江彻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全程他的目光,都放在闻念的身上,陌生的情愫从心间蔓延开来。

    待他看向闻晚时,眼神却冷了冷。

    因为这支舞,闻念一整晚心情都很好。第二天是周日,她醒来后没着急起床,窝在被子里玩手机。

    昨天晚上,她之前约稿的学姐,给她发了消息:【闻念学妹,你和秦教授在一起了?】

    闻念回复:【没有,怎么这么说?】

    学姐秒回:【论坛上有你们的照片啊!】

    闻念切出聊天页面,去校内论坛上看了一眼,帖子就挂在首页,照片明显是在咖啡厅偷拍的。

    闻念的系别、名字,早就被人给扒出来了,楼里说什么的都有。

    切回聊天页面,闻念道:【他找我是和我说情书的事。】

    学姐:【难不成他被你的情书感动了?】

    闻念:【没,他把情书里面的语法、用词错误都标注了出来。】

    学姐一下子变得非常尴尬。她们都是胡乱抄的,谁也没想到,秦星野真能看懂啊。

    等了一会儿,闻念没骂人。她特别过意不去地说:【学妹,要不我把钱退给你吧。】

    闻念:【不用了。】反正她也没承认是她写的。

    学姐更自责了。因为她们的偷懒,闻念和秦星野没可能在一起了。

    闻念是真的没把这事放在心上。放下手机,洗漱吃了饭,她溜溜达达下了楼。

    透过窗户,她一眼就看到了后院的闻晚。

    “姐!”她中气十足地喊。

    闻晚看过去,心说每次见到闻念,她都这么有活力。

    跑到闻晚身边后,闻念好奇地问:“你在散步吗?”

    “不完全是。”

    “那是?”

    闻晚坦然地说出她的想法:“我看看后院有没有空地,想种点菜。”

    闻念一下子联想到了她桌子上的那些书。还有上辈子,闻晚貌似在郊区搞了个养殖基地。

    不愧是我姐,休假方式如此与众不同。

    她都这么说了,闻念肯定要帮她达成心愿啊。只见她挥了挥小手:“后院当年为了建泳池,处理过土质,已经不适合种植作物了。走,我带你去前院找地方。”

    闻晚:“前院有空地吗?”

    “没有就创造!”闻念一把抓住闻晚的手腕,风风火火地往前跑。

    到前院后,她手指在空中点点点:“这块,这块,还有那块,你看看你喜欢哪个?”

    闻晚:“这里面都种着花。”

    “都拔了!”

    “这些品种很名贵吧?还是算了。”

    “没多少钱。拔了给你种菜!”

    说完,闻念撸起袖子,就往花圃中走,赫然要亲自动手。

    管家看到这一幕,心脏差点没吓停喽,呼喊着:“二小姐,不行!这花夫人花了两百万买的,费了好大的劲儿才养活!”

    闻念掐着腰,理直气壮:“两百万也敢配和我姐比?”向前伸出了魔爪。

    管家急得都快哭出来了:“大小姐!您帮我劝劝二小姐!”

    闻晚跑进花圃,老管家没注意到,她的速度非常快。在闻念拔花之前,闻晚抓住了她的手腕。

    “念念,真的不用了。”

    闻念跟个提线木偶似的,一点点扭头看着她:“你说什么?”

    “我不在家里种菜了,别……”

    闻念发出灿烂的笑声,一把熊抱住闻晚:“姐!你刚刚叫我念念!”

    “……”

    “我听得清清楚楚!是真的念念哦!”

    闻晚想把闻念弄开是很轻松的事情,但她最终还是没伸手,目光落在远处,嘴角噙了笑意。

    闻念搂着她,一个劲儿地傻乐。

    管家见花保住了,颤巍巍地伸出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忽然,口袋里的手机响起急促的铃声。

    他接起来,听了两句,脸刷地白了下来。

    “大小姐,二小姐不好了!夫人受伤,被送往医院了!”

    闻念的笑容僵住,三两步从花圃中跳出,焦急地问:“怎么回事?”

    “具体原因我也不清楚,您和大小姐快去看看吧。”

    闻念浑身发冷,心房一颤一颤。上一世的这个时候,母亲没出过事,这一世是怎么回事?难不成就因为宴会提前了?

    她现在必须赶往医院,车钥匙呢,放哪了?

    一只温软的手,握住了她的:“你别急,我陪你去拿手机证件和车钥匙,然后我开车带你去医院。”

    闻念慢慢看向闻晚,眼睛红了:“姐……”

    “不怕,我在。”

    “嗯!”

    有闻晚在,闻念的确踏实不少。前者开车往医院走,后者给闻海生打了个电话。

    王舒雅今天和其他几个贵妇凑了个美容局,结果路上出了车祸。具体情况闻海生也不清楚,他同样在去往医院的路上。

    “我已经联系上林医生了,你母亲的手术由他负责。”

    闻念的脑子里,忽然蹦出了一个名字:林暮。

    这人上辈子,也是她看中的“鱼”。纠缠了他许久,也没能把他拿下,她就做了一件天大的蠢事。

    摇摇头,闻念努力把这些记忆从脑海中抛出去。母亲情况不明,还等着林暮医生去救,现在不是想着怎么和他撇清关系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