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万人迷女主的海王妹妹我不当了 > 正文 第16章 16条鱼
    闻海生今天休假,王舒雅也出院了。闻念进门的时候,这俩人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

    “爸,妈,我姐呢?”闻念问道。

    提起闻晚,他们两个的表情有些复杂:“在楼上。”

    闻念不安地想,姐姐不会是惹爸妈不高兴了吧?她坐过来,旁敲侧击地道:“姐姐这周是不是开始补习了?怎么样啊?”刚问完,闻海生和王舒雅的脸刷地黑了。

    完了完了,把爸爸妈妈气成这样,看来我姐摊上大事了。

    她是不是把老师给气跑了?更过分一点,她狠狠地羞辱了人家?

    闻念脑海中浮现出一幕——闻晚站在书房中,掐着腰嚣张地笑:“哈哈!这么简单的国际竞赛题都解不出来,真是个废物!”然后老师缩在角落中,泪流成宽面条。

    晃晃脑袋,她把那副画面赶走。

    沉默了半晌的闻海生说:“挺好的。”

    王舒雅干笑:“嗯,是。”

    闻念心急火燎地问:“我不信。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们别瞒着我。”

    王舒雅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念念,妈接下来说的话,你可能不相信,但全是真的。”

    闻念:“?”

    “你姐好像是个天才。”

    闻念面无表情。哦,这我早就知道了。

    王舒雅看到闻念的反应,心想,我闺女出息了,都学会处变不惊了。

    “你姐吧,好像是过目不忘,学的特别快。老师没讲过的东西,她看一遍例题,就能反推出公式。”

    上辈子因为有自己从中作梗,闻晚一开始没什么展现自己能力的机会。这辈子她算提早掉马了。

    闻念后知后觉地假装出惊讶的模样:“这不是挺好的吗?”

    王舒雅支支吾吾半天,推了闻海生一把:“你说。”

    没办法,闻海生只能一脸窘迫地道:“补课之前,你姐和我们说,她想开片空地出来种菜,我和你妈妈就数落了她两句。”

    闻念能想都他们都说了什么,无非是:不好好学习,竟然想着种地?真没出息。

    “你姐也没和我们争执,她就问,如果她把知识学会了,是不是就能种地了。我一气之下就和她说,她如果真能做到,我就把城北的那块地给她,让她想种什么种什么。”

    闻念露出了同情的目光。高中那点东西,对闻晚来说还不是手到擒来。怪不得闻海生和王舒雅都哭丧着脸,地没了啊!

    闻家夫妇哪能想到,闻晚随便翻翻,就把一整本书都给背下来了?那么难的数学题,她看了两眼,直接写出了正确的得数!给她补课的老师临走的时候还气愤地说:学习这么好补什么课!浪费时间!

    谁能想到一个从乡下长大,高中都没读完的人,能有这本事啊!他们找谁说理去?

    虽然是自己的亲爹妈,但闻念真的很想笑,怕闻海生断了自己的零花钱,才硬生生忍住了。

    她清咳一声,问:“城北那块地我没记错的话,爸爸用了好几年的时间,费了无数财力精力,才从农业用地转成商业用地吧?”

    “是啊!唉,现在可怎么办。”

    农转商非常难操作,闻家在里面下了血本了。结果,现在因为闻海生的一句话,要给大女儿拿去种地……他们俩能不愁吗?搁闻念,估计都气哭了。

    闻海生和王舒雅把狠话都放出去了,出尔反尔,脸可就丢净了。可要是真把这块地给闻晚,他们的心会碎成一片片的。

    “这样吧,我去问问姐姐,把城北这块地换成别的行不行。”

    “嗯嗯,你去劝劝,她要是同意,我再给她买两台拖拉机,兰博基尼牌的。”

    闻念0 0:“兰博基尼还有拖拉机吗?”

    “有啊!”

    “……”是她孤陋寡闻了。

    闻念敲响了闻晚的门:“姐,我可以进来吗?”

    “进来吧。”

    “嘿嘿,姐姐你在干嘛?吃中午饭了吗?”她扯着没营养的话题。

    闻晚一眼就看穿了她,浅笑着问:“来给叔叔阿姨当说客的?”

    “啊……”闻念尴尬地拍着彩虹屁,“不愧是姐姐,料事如神。”

    闻晚脸上笑意更盛,回应道:“我本来也没想拿城北那块地。”

    闻念大喜过望,抱着她的胳膊撒娇:“姐姐,我就知道你最好了!我让爸爸妈妈给你买块更肥沃的地,随便你想怎么种,就怎么种!”

    “好。”

    事情如此顺利就被解决了,让闻念不禁感慨,她上辈子果然是对闻晚误解太深。一家人之间,哪至于不死不休。

    闻念靠在她的桌边,钦佩地道:“我听爸爸妈妈说,姐姐你是天才!真厉害。”

    闻晚笑了笑,没反驳。闻念又问:“这事江彻哥知道了吗?”

    “知道了。”

    “知道了他还要来给你补课?”

    闻晚嘴上说着“他说我大学的没学过,说不定需要补课”,心里却想,还不是为你来的。

    闻念一脸哀怨。等江彻发现我姐对大学课程也手到擒来的时候,还不是只剩我一个人需要补课!

    说好了学渣手拉手,谁先提高成绩谁是狗!呜呜呜我好气,为什么同样是一个爹一个妈生的,我却不是天才!

    江彻来的时候,发现整个闻家被喜气洋洋的气息笼罩,只有闻念,一脸的生无可恋。

    有闻念在其中调和,闻晚和闻家父母说好了,闻家在郊外的大别野归她,附带良田十亩,随便她种。

    城北那块地,还是该拿去做什么就拿去做什么。除了闻念,皆大欢喜。

    江彻走到闻念面前,小姑娘表情木木地,顺着他的长腿往上看,最后与他对视的时候,哀怨地叹了口气。

    他被她这小模样逗得勾起嘴角:“这是怎么了,谁欺负我们念念了?”

    闻念指了指上面。

    江彻不解:“嗯?”

    她高深莫测地道:“是不公的命运。”

    江彻:“……命运公不公我不知道,我就知道你要补课了。”

    闻念扁扁嘴,仰倒在沙发上,纤细的腿胡乱蹬着:“啊啊啊啊!”

    闻晚注意到这一幕,像哄小孩子一样,同闻念说:“早点上课,早点结束,我带你去郊外转转。”

    闻念停下来,保持躺着的姿势,扭头看闻晚,期待地问:“去研究研究种啥?”

    “嗯。”

    “来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