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万人迷女主的海王妹妹我不当了 > 正文 第21章 21条鱼
    楚临川脚步一顿。他好像听到了一个女生的尖叫?又仔细感受了一下, 没声了,估计是幻听。

    闻念急得在床上乱窜,手指戳向“打赏游轮”按键, 决定用钞能力改变楚临川的决定。

    可她忘了这是刚注册没多久的新号,系统提示她充值。等她冲了钱回来,楚临川已经走进了阳台。

    屏幕中一晃而过一件白色的小衣服, 眼尖的粉丝马上咆哮着:【那是什么!!!我没看错吧!!】

    【我也看到了,楚神家里竟然有女孩子的小内内!!!】

    楚临川的脚步跟灌了铅似的, 杵在原地。他震惊地盯着那迎风摇曳的布料,缓缓抬头,看向了隔壁的阳台。

    托他视力极好的福,借着微弱的灯光,他看清楚了对方晾衣架上, 挂着一件和他这边同样花纹的内衣,两个合起来是一套。

    楚临川使劲儿咬了咬下颚, 爆了句粗口:“我草。”

    闻念本来就紧张, 在他说话的时候, 手一抖,多打了一个0。

    瞬间,直播间铺天盖地都是礼物特效:【“小甜兔”打赏主播“楚歌”游轮X100!】

    一个游轮520软妹币,一时之间,直播间里的粉丝竟不知道该说“土豪求包养”, 还是追问那内衣哪来的了。

    楚临川哪还有心思直播, 刷地下了播。他的黑眸死死锁着那挂在防盗窗上摇曳的布料,好像对方是他的杀父仇人。

    闻念也知道自己闯了祸, 丢开手机, 蹑手蹑脚地跑到了客厅。她没敢开灯, 趴在茶几上,竖起耳朵听阳台的动静,不停地在心中祈祷:上天保佑他一定别把这笔账算在我头上。

    紧随其后,她就听到阳台那边猛地爆发出一声咬牙切齿的“闻念!!!”

    她啪叽坐在地上,惊恐地想:咋一下子就发现是她的了?

    楚临川额头上青筋都跳出来了,心口起伏剧烈。一个急转身,他走出家门,敲响了闻念的房门。

    又重又急促的敲门声把闻念吓了一跳,她往沙发里面躲了躲,假装自己不在。

    “闻念,开门,我知道你在家。”楚临川的声音压抑,像冰山上万年不化的积雪。

    闻念想哭。她要是现在把打赏页面给楚临川看,不知道他能不能饶自己一条小命?

    不行,本来他就讨厌自己拿钱砸人,如果被他知道了这事,肯定又要骂自己了。

    呜呜呜,五万多块,买了一通骂,世界上还有比她更悲惨的人吗。

    楚临川还在敲门,力度虽然放轻了很多,但大有一种“你不开门我就一直敲下去”的架势。

    闻念掐着手机,心里默念“我是遵纪守法好公民,和谐富强民主共和”,猫着腰走到了门口。

    她把门打开了一个小缝,从门里怯怯地往外看。目光所及是楚临川的胸膛,她抬起头,与楚临川对视的刹那,打了个哆嗦。

    “干,干嘛?大半夜敲我的门,当心我报警了啊。”她想震慑一下楚临川,可是说话的时候,尾音都在颤,明显是很怂。

    楚临川焦躁的心情,因她一句话被冲淡了。他勾起唇,冷飕飕地说:“行啊,正好等警察来了,我和他们说说,我是怎么被女邻居骚扰的。”

    闻念死鸭子嘴硬:“谁骚扰你了!我一次都没往你面前凑过!”

    事是这么个事,但是从闻念嘴里说出来,楚临川怎么觉得更烦了呢?

    他淡淡地道:“你人没凑过来,但是衣服掉我家了。”

    闻念理不直气也壮:“你怎么知道是我的衣服!上面写我名字了?”

    他睥睨着她:“正常不是应该问,‘我衣服丢了?’么,你这个样子,好像早就知道衣服在我那。”

    闻念:“……”大意了。

    “过来。”楚临川冷冷地命令着。

    闻念不动,噘着嘴,估计在心里骂他。

    他目光从她的眉眼,移到她的唇上,又不自然地挪走。

    “快点,别让我说第二遍。”

    闻念磨磨蹭蹭地打开门,刚迈出一只脚,楚临川就不耐烦地“嘶”了一声,抓着她的手腕往前走。

    “诶!”闻念惊得踉跄了一下,想挣脱开,但是她力气太小了,纤细的手腕被他捏在掌心,纹丝不动,扯得过了,疼的还是她。

    于是她放弃了挣扎,跟他回了家,嘴上叭叭叭个不停:“你放开我!我自己能走!”

    楚临川直接带闻念去了阳台。他的手机和摄像头放在地上,防盗窗上的白色布料,格外显眼。

    闻念的手被他松开了,红了一圈,她娇气地吸了吸鼻子。这男人怎么这么粗鲁,好烦哦。

    “你的东西,你自己拿走。”楚临川扬了扬下巴。

    闻念看一眼,收回目光:“都说了不是我的。”男人的两只手忽然握住了她的肩膀,给闻念吓得大叫,“你要干什么!杀人是犯法的!”

    “别吵。”他不耐烦地用一只手捂住她的嘴。

    两人现在一前一后站着,贴得很近,专属于她的馨香,不停地往他鼻子里面钻。

    她的身体比他的要柔软很多,温温热热,像个面团。

    闻念瞪大眼睛,嘴唇颤了颤,唇珠触碰到了他的掌心。

    那酥酥麻麻的感觉,从手掌一路蔓延,让他四肢百骸都像是过了电。

    时间仿佛过了好久,又仿佛只过了一瞬,他刷地把捂着她的手放下,喉结一滚,耳根蔓延上红晕。

    “别叫。”他故作冷漠地警告了她一句,推推她的肩膀,示意她看向自己的阳台。

    闻念起初还不明白他的用意,直到她揉了揉眼睛,看清楚了自己的阳台上,挂着一个同色文胸。

    她:……失策了。

    “这回认出是谁的衣服了吗?”楚临川不动声色地退后两步,嫌弃地道。

    闻念低着头,脸上火烧火燎,恨不得现在就推开窗户,从这跳下去。

    她怂哒哒地回头瞅了他一眼,见他正盯着自己,马上又背过身去了,声音小的跟蚊子似的:“认出来了。”

    楚临川:“呵。”

    咱也不知道他这“呵”是啥意思,咱也不敢问。

    闻念顶着巨大的尴尬,把她的内衣从防盗窗上取了下来。她现在穿的衣服没有兜,没地儿揣,只能把东西团吧团吧,攥在手里。

    “那什么,我说是衣服先动的手,你信吗?”她有气无力地问。

    楚临川又“哼”了一声。

    闻念暗暗吐槽,哼什么哼!就你会用语气词是吧!

    “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哦。”闻念现在特别惜命,再留下去,她怕楚临川想起自己是怎么害他在数百万观众面前出丑的,到时候把她顺着窗户丢下去。

    刚走了两步,她就被叫住了:“等等。”

    闻念快哭了。咋整啊,她是不是要死了。

    楚临川在去找她之前,都想好要怎么挖苦她了,这会儿,却一个字都讲不出来。

    小区的夜晚,喧嚣退去。清风顺着没关好的窗户吹进来,她柔软的发丝微微晃动。

    楚临川盯着她的小耳朵,那里通红通红的,很是可爱,莫名给他看得心情大好。

    “你给我的药,我吃了。”

    闻念等了半天,听到这话,疑惑地歪了歪头。不打人不骂人?

    楚临川要是知道她心里的想法,肯定要生气地说:老子在你心里就是个暴力狂是吧?

    “好了,你走吧,以后少出现在我面前。”

    闻念犹如得到了特赦,跑得比兔子还快。很快,房子里就只剩下楚临川一个人。

    他捡起了地上的摄像头和手机,没着急走。过了不到一分钟,隔壁阳台传来了开门声。

    接着,一串哒哒哒的脚步声响起。他看不到,却能想象到她跑起来的样子。

    闻念丢了个大人,第一想法就是赶紧把阳台上的衣服都收了。一个猪突猛进到阳台后,她扭头看向隔壁,楚临川竟然也在他家阳台里面!

    她吓得还收什么衣服啊,掉头就跑。

    楚临川目睹了全程,等她跑远后,他低下头,起初肩膀还是轻轻的抖,后来整个上半身都跟着颤,喉咙里发出一串低沉的笑声。

    闻念一直到第二天白天,都精神恍惚。她现在唯一庆幸的是,楚临川直播间里的那些粉丝不知道她是谁,不然上辈子的教训又要重演了。

    一节小课结束后,她听前桌两个女生八卦地说:“楚校草好像是有女朋友了!”

    “真的假的?谁啊?”

    “不知道,反正昨天他直播,被粉丝看到家里有女孩子的内衣!你等等,我给你找找截图。”

    闻念:“……”

    “哇,还是动图。真是女孩子的内衣哦。”

    “不管是谁,能把楚神拿下,牛逼啊。”

    闻念捂着脸,有点想死。

    她拿出手机,偷偷下载了一个微博,搜索了楚临川直播时用的名字“楚歌”。

    跳出来的,果然都是和昨晚直播事故有关的内容。楚临川超级多的女友粉,不少人在震惊过后,去他微博底下哭天抢地,让他公布小婊砸的名字,不然就脱粉。

    楚临川没有团队,微博都是长草的,可是就在两分钟前,他发了条新微博。

    “没女朋友,就算是有,也不会和你们汇报。”

    有粉丝言辞激烈地评论着:【我们是你的粉丝!】

    楚临川回复:【你还知道你只是我的粉丝?】

    还有人说:【那内衣是哪来的?】

    楚临川回复:【我穿的】

    他连着怼了十几个人,三两个回合就给人怼得哑口无言。

    其实更多的粉丝还是表示,不管他和谁谈恋爱,他们都会献上自己的祝福。

    【楚神,我觉得昨晚给你打赏100个游轮的女土豪也不错,你要不考虑考虑?】

    看到这条评论,闻念捂着脸,退出了微博。

    她真的知道错了,别再鞭尸了,球球了QAQ

    楚临川关直播动作太快,当时瞥到了有人给他打赏游轮,但是没想到打赏了这么多。

    他登陆自己的直播后台看了一眼,对着“小甜兔”这个名字,陷入了沉思。为什么他觉得这么眼熟呢?在哪里看到过?

    ……

    闻念退出微博后,随手点开了校内论坛。果不其然,楚临川作为学校的风云人物,昨晚直播事故的瓜,也有人发在了这里。

    她默默地把帖子划走了。反正只要她不说,楚临川不说,谁都不可能知道是她!

    让她没想到的是,紧随其后的一个帖子,竟然出现了她的大名。

    她吓了一跳,还以为事情暴露了,点进去才发现,楼主发了几张她从不同商务车上下来的照片,说她的白富美身份可能是假的。

    这位楼主阴阳怪气地分析着:【这么老气的车子一看就不是年轻人开的,就算是她爸爸,也不会至于每次都换车吧?再有,闻念次次都打扮得花枝招展,看着就像是去陪人的。啧啧,她的那一身名牌也指不定是哪来的呢。】

    这么驴唇不对马嘴的分析,竟然还有一堆人支持。

    【果然不是我一个人觉得闻念奇怪,原来是个职业小三啊】

    【她年纪这么小就下海了,她父母知道吗?】

    【好奇她一晚多少钱,估计很贵吧】

    【什么白富美,身上说不定都是A货】

    有零星几个人表示疑惑,比如闻念穿的用的都是高档品,以前还开过跑车来上学的评论,很快被诋毁闻念的言论给刷下去了。

    校内论坛版块是匿名的,很多平常看着乖巧懂礼貌的人,披上马甲,什么脏话都说的出来,所以论坛乌烟瘴气是常态。

    闻念一层层地往下看,没生气,只觉得好笑。这楼主拍的车子,是闻惊弦还有江彻开过的,时间跨度最起码有半个月,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天天在自己小区外面蹲点,黑自己黑得真努力。

    和上辈子楚临川的粉丝骂自己的话相比,楼里这些黑子骂人都是小儿科。她想看看这帮黑子还能说出什么花来,没有跳页。

    然后就被她发现,出现了几个维护她的人。这几个人战斗力很强,逮着前面楼层的撕,楼主被她们骂得最狠。

    【张口闭口就是小三,你了解得这么清楚,怎么,你在这行干过啊?】

    【你父母知道你这么关心人家吗?】

    【你怎么不好奇你妈一晚多少钱呢?】

    【你买过一件名牌吗,就好意思说人家穿的是A货?】

    【楼主你内心是有多阴暗,生活里过的多不顺才能凭几张图就污蔑人啊?人家闻念就是白富美,你酸死了吧?】

    闻念在学校里熟人不少,交心的却一个都没有,她实在想不出来,谁会维护她。

    直到她看到维护她的人说了一句:【闻念连秦教授都看不上,还能去找糟老头子?】她仿佛知道这几个人是谁了。

    午休后,她给学姐了个消息,对方承认了的确是她们在帮闻念说话。

    她们害闻念在秦星野那出了丑,闻念没和她们计较,让她们挺过意不去的。

    学姐还宽慰闻念:【你别怕,看我这个祖安选手不撕烂那个傻逼楼主的嘴。】

    闻念感动地道:【谢谢学姐,你们辛苦啦,这件事就交给我处理吧。】

    学姐还以为闻念是要亲自去澄清,没想到下午她们在论坛上一刷,一条和闻念有关的帖子都没了。

    所以她说的处理,就是直接删帖吗?

    闻念:那不然呢?能用钱解决的事情,为什么要大费周章?

    黑子们尽管蹦跶喽,能蹦跶起来算她输。

    学姐们默默地放下手机,精神恍惚地说了一句:“钞能力的强大,我今天算是领略到了。”

    不光她们,发帖的那个楼主——陈若瑜也领略到了。上次闻念害她出了个大丑后,她时常被朋友嘲笑,抬不起头来。

    对闻念怀恨在心的她,无意中发现闻念上了一辆老气的商务车,就起了报复的心思。

    她蹲点了很久,总算是又拍了几张照片。结果她帖子的热度还没起来呢,就被删了!

    她重新发了几次,甚至都不带闻念大名了,还是被秒删,真是气死她了。

    一计不成,她又生一计。前段时间闻念不是搞了个“选妃大会”吗,这么伤风败俗的事传出去,她会被全网唾弃的。

    陈若瑜之前不是没想过拿这事做文章,关键是闻念在“选妃大会”结束后,就把她给拉黑了,什么细节都没和她说。

    她犹豫了一会儿,决定去打听打听。人托人费了好大的劲儿,总算是和一个参加了那晚宴会的人搭上线了。

    对方收了她的好处,和她透露了当晚的场景。

    她听完,震惊地问:“怎么可能?她竟然提前走了,没过夜?”

    “没有。可能是因为和楚临川不欢而散,心情不好吧。之后也没见她出来玩过了。”

    陈若瑜瞬间抓住了重点:“楚临川又是怎么回事?”

    ……

    楚临川今天来了学校,和院长商量休学的事。他高考成绩不低,学的这个专业也不错,院长其实不大支持他休学。

    劝了他几句,他还是一意孤行,院长只能惋惜地和他说了休学所需要准备的手续。

    谈好后,楚临川下楼,迎面走来一个浓妆艳抹,香味刺鼻的女人。对方笑得谄媚:“楚神你好,请问能耽误你几分钟吗?”

    楚临川眉心微蹙:“不能。”

    他绕开她,拔腿往前走,对方死皮赖脸地跟上来:“拜托了楚神,是和闻念有关的事情。”

    楚临川的脚步慢慢停下,审视地看着她,几秒后,淡淡地道:“走吧。”

    来找楚临川的,正是陈若瑜。得知了闻念对楚临川有非分之想,被楚临川痛骂一顿后,她就想请楚临川帮忙。

    跟随楚临川到僻静的地方后,陈若瑜说:“楚神,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让你彻底摆脱闻念,只是需要你配合。”

    “嗯?”男生黑漆漆的眸子深不见底,给陈若瑜看得心里毛毛的。

    “你只要把闻念对你做过的那些事情公开,她绝对不敢再骚扰你了。”

    楚临川第一个想到的,不是闻念在宴会上给他的那张卡,而是她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可怜巴巴地问“我说是衣服先动的手,你信吗”的样子,嘴角微不可见地勾了起来。

    真把这事说出去,闻念跳楼的心估计都有了。

    面前这个女人,应该并不知道闻念就是直播事故的罪魁祸首,那她说的是自己和闻念在宴会上的不欢而散?当天人多嘴杂,有人泄露消息很正常。

    楚临川没答应也没拒绝,冷淡地问:“你是哪位?”

    陈若瑜笑笑:“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和你一样,都与闻念有过节。”

    楚临川冷冷地笑了一下:“有仇就自己报去,拿老子当什么枪使。”

    陈若瑜:“!”

    “我和闻念怎么样,与你无关,少管闲事。”

    说完,楚临川头也不回地走了。陈若瑜盯着他的背影,咬牙切齿。

    回到家,楚临川输入门锁密码的时候,往闻念的房门看了一眼。要不要给这傻子提个醒?

    想法刚冒出来,他使劲儿摇了摇头。他是疯了吗,闻念那种讨厌的女人,被人教训了也是她活该。

    这天晚上,他没什么心思直播,打开电脑,准备拿小号去单排。

    上号的时候,他忽然想起来在哪见过“小甜兔”这个名字了。之前他被这女人分手过!对方还给了他十个皮肤的分手费。

    登陆成功后,楚临川见小甜兔给他发来了消息:【你是个好人,但我们真的不适合,你就算是送我皮肤,我也不会和你复合的。】

    楚临川脑仁有点疼。他那是不想欠她的,哪门子的求复合?

    小甜兔现在不在线,楚临川打开她的资料看了一眼,常用英雄都是软辅。她的战绩没隐藏,戳进去,一水儿的胜利。

    楚临川之所以现在还对她有印象,是因为她真·菜得抠脚。一路全胜的战绩,是有人带她吧?

    点开对局详情,发现她还真是和人双排的。那人资料男,玩的都是打野。

    除开前面几局,后面都是操作难度极大的英雄,能用的这么厉害,肯定是个老手。

    楚临川边看边挑眉。小甜兔这么执着要和他“分手”,应该就是因为这位野王?

    他关心的是,这个“小甜兔”,和直播间给他打赏五万多的那位,是不是同一个人?如果是同一个,那就有意思了。

    关掉了小甜兔的资料,楚临川去单排。每次对局结束,他都特意看看小甜兔上线没。等了一晚上,她的头像也没亮起。

    ……

    闻念以前养鱼的时候,一天24个小时,她恨不得当成48小时用。现在不当海王了,她每天睡得都很早,皮肤状态好得不得了。

    第二天一早,她神清气爽地起床,给自己选了一身漂亮的衣服,画了个美美的妆。

    之所以这么用心地打扮,是因为她要去给秦星野当模特了。怕迟到,她比约定的时间早出门了半个小时。

    艳阳当空,万里无云。她溜溜达达地走在去往校园的路上,远远地看到一个有点眼熟的背影。对方牵着一条狗,步子不徐不缓。

    几分钟后,她在他身边经过,侧头看了他一眼,惊喜地说:“岑屿森,还真是你啊?”

    光看狗狗,她都没敢认。

    岑屿森本来死死捏着狗绳的手,放松了下来,转头面对闻念的方向,他笑得像个小天使:“闻念?”

    “嗯,是我!你怎么来这边啦?”闻念往左右看看,“没人跟着你吗?”

    岑屿森垂下眼帘,长睫掩着琥珀色的眼睛,神情有点落寞,闻念的保护欲一下子被击中了。

    放在上一世,这么好看的男生,她肯定是要拿下的!这一世,唉,可惜了。

    他低声说:“我没让其他人跟着我,你会不会觉得我任性。”

    闻念心想,你眼神不好,还一个人乱跑,是挺任性的,但是她肯定不能这么说啊。

    “当然不会。”她语气极为真诚。

    岑屿森抬起头,特别开心地笑了,给闻念看得心砰砰直跳。别笑了别笑了,受不住。

    “你还没和我说,你怎么会到这来呢?”

    他有些难以启齿地回答:“我……我想看看大学是什么样子。”

    闻念又愧疚,又心疼。岑屿森因为身体的原因,不能像普通孩子一样去上学,自然也考不了正常的大学。

    她诚挚地说:“对不起,让你伤心了。”

    “没有没有,”岑屿森连连摆手,“能在这里遇到你,我很开心。你难道是这所大学的吗?”

    “是啊。”

    “真好,”岑屿森满脸的艳羡,“我怕影响别人,只敢在学校外面转转。”

    宝宝本来蹲坐在他脚边,听到这话,仰头“汪汪”两声,像是在说:我带主人转的。

    闻念觉得岑屿森真是卑微到让人心疼,她思索了两秒,说:“我们学校不准遛狗,但是宝宝特殊,进来没事的。至于你,更不存在影响别人了。要不要进来参观一下?我带着你们。”

    岑屿森表情一亮,很快又局促地说:“还是算了,你要上课的吧,我就不耽误你了。”

    “我上午没课,但是要帮一位教授当模特。或者你想不想体验一下艺术系的课堂?我带你去蹭课。”

    岑屿森没自信地问:“我也可以吗?”

    “可以呀,就是他们画画的时候,你估计挺枯燥的。”

    “我不怕枯燥,宝宝也很乖,不会打扰别人。”

    “成!那就走吧!”闻念和岑屿森站在一排,放慢脚步,“我就在你右手边,你慢慢走,不急。”

    “嗯。”岑屿森牵着狗,笑吟吟地往前走,特别真诚地道谢,“麻烦你了。”

    闻念真是要喜欢死岑小天使了,连声回应:“不麻烦,一会儿咱们交换个联系方式,你想来的时候,提前和我说,我带着你。”

    “好!”

    两人一狗走远后,路边停着的车内,几个男人交头接耳:“就让少爷跟闻念走了?”

    “不然呢,敢跟上去,当心少爷要了你的命。”

    闻念长相出众,往常走在校园里,回头率就不低,此刻带上个漂亮剔透的贵族少爷,回头率高达百分之两百。

    岑屿森才比闻念大几个月,个子却比她高了半个头,和她走在一起,男俊女美,很是登对。

    宝宝起初在岑屿森的左边,后来暗戳戳跑到了两人中间,吐着舌头,时不时用身体蹭蹭闻念的腿。

    岑屿森过了好一会儿才发现,扯着狗绳把它拉远,不满地说:“宝宝,别烦人。”

    “没事的,宝宝这么可爱,我也喜欢它的。对了,它的伤怎么样了?”

    “全好了,多亏了你帮它包扎伤口。”

    闻念不好意思地道:“举手之劳。”

    途径学校的建筑,闻念都会给岑屿森介绍两句。他视野里,只有微薄的光亮和模糊的轮廓,唯一清晰的,是她甜脆的声音。

    他做出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实际上,注意力都放在了她身上。

    上次一别,他让人把她查了个底朝天,发现了不少有意思的事。

    看着乖乖巧巧,却在网上处了那么多个CP,真有她的。他呢,不仅不觉得讨厌,反而对她更感兴趣了。谁让他也是个表里不一的人呢。

    越是了解,他就越想见她,于是他让手底下的人安排了一场和她的偶遇,成功骗到了她的同情和信任。

    就这样,闻念带岑屿森去见了秦星野。

    得知岑屿森要体验课堂,秦星野道:“只要不影响到其他同学,可以来旁听。”

    闻念:“谢谢秦教授!”

    岑屿森也笑着道了谢,心情却越来越烦。闻念的语气那么欢快,笑得是不是很灿烂?她对秦星野有好感?一会儿她还要给秦星野以及学生们当模特,他同样看不到。

    戾气在他身体中蔓延,破坏欲极度膨胀。他眼尾一点点红了,缓缓吐出一口气。不能暴露本性,会把闻念吓跑的。

    秦星野带着闻念、岑屿森以及一条狗走进教室的时候,学生们集体震惊了。

    他们知道今天会有新模特来,但是没想到长得这么好看啊!狗狗也好可爱!

    秦星野开口:“同学们,这位闻念同学是未来两节课的模特,她旁边这位则是旁听生。”

    得知岑屿森不是模特,不少女同学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有同学好奇地问:“旁听生为什么带了一只狗呢?”

    闻念担心大家知道岑屿森的情况后会歧视他,刚想帮他解围,就见他坦荡地道:“我双眼有疾,它是我的导盲犬。”

    同学们不出声了,用同情的目光看着岑屿森。

    精致的小少爷仿佛没察觉到气氛的改变,冲闻念的方向笑了一下:“多亏了闻念和秦教授,我才能有旁听的机会。大家放心,我和我的狗不会打扰道你们的。”

    有女生握着手,暗暗感慨,小少爷全心全意看着闻念的样子好软哦,想rua。

    岑屿森和闻念的对望,却看得秦星野有点烦闷。他甩开负面情绪,温和地道:“同学们,开始上课了。”

    接下来两节课,闻念就成了一尊“木有感情的雕像”。同学们为她画像,秦星野轻轻在教室中穿梭,不时停下来指导几句。

    岑屿森坐在教室最后面,面前也架着画板,纸上毫无描绘的痕迹。他的目光穿过其他人,落在闻念身上。

    一切都是模糊的,他只能凭空想象她的模样。

    他也想把她画下来,但是他做不到,焦灼的情绪填满了他的心口。

    宝宝本来趴在他脚边,看其他人都在画画,也不知道它从哪叼来了一只铅笔,塞进了岑屿森的手中。

    教室里除了秦星野,没人讲话,只有画笔落在纸上的沙沙声。岑屿森捏着笔,薅了薅宝宝的后脖颈。

    宝宝拿脑袋顶着他的手腕,往画板那边送,岑屿森一脸抗拒。

    若是以前,他早就呵斥宝宝滚远一点了。现在他像是感知到了什么,往前看去。

    视野里,闻念的身影依旧模糊,但他隐隐能分辨出,她在“看”自己。

    想到自己只能在这干坐着,一种名为羞耻的情绪,在心中酝酿,他偏开了头。

    秦星野也在看闻念。明明他说了姿势随意,她还是端坐在自己为她准备的椅子上,手拘束地叠在一起。可能是因为身体不能动,所以她的眼神特别轻灵,看什么都好奇。

    别人在画她,她却已经美成了一幅画。

    好不容易把整节课熬过去,岑屿森牵着狗绳往外走。

    “等一下。”闻念匆匆站了起来。

    岑屿森想到上次她蹲久了,摔在他身上的事,脸色一变。

    他松开了狗绳,快步朝着她的方向走去。过去的一节课中,他早就把前面的画板位置记得清清楚楚。

    顺利地避开障碍物,他果不其然发现闻念又往前摔去。刚要伸手接着她,有人比自己快了一步——是收作业的秦星野。

    他就在闻念身边,长臂一捞,把闻念给带到了怀中。

    秦星野会出手,完全是下意识的。很快,他就察觉到女孩身体格外温软,耳根一下红了。

    还不等他松手,一道蛮横的力量将他的胳膊扯开。他侧头,发现是岑屿森。

    整个过程闻念都是头晕眼花的,也没察觉到自己中途被转了个手。

    男生扶着闻念,关切地问:“念念,你怎么样?”

    闻念晃晃头,眩晕的感觉总算是消失了,她轻声说:“好多了,谢谢你啊。”

    岑屿森握着她的手腕,埋怨道:“明知道站急了会摔倒,也不注意着点,不是次次都有我在身边的。”

    她小声嘟囔:“我还不是看你走得太快……”

    岑屿森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我那是想去门口等你。”

    “这样啊。”闻念很是理亏。

    秦星野站在两人面前,一句话都插不进去。岑屿森话里话外,都透露出她和闻念的亲密,这让秦星野更加不爽。

    眼看岑屿森要带闻念离开,秦星野鬼使神差地开口:“闻念。”

    “嗯?”女生下意识扭头。

    岑屿森垂下眼睫,在想世界上有没有什么能让人无声无息消失的办法。

    秦星野:“你上次看中的车,买了吗?”

    “没呢,双休日有点事,没去试车。”

    “那你什么时候去试?”

    “怎么啦?”闻念没答,反问道。

    “我顺路的话,可以捎你过去。”

    岑屿森抢在闻念前面开口:“不劳烦秦教授了。”他笑起来有浅浅的梨涡,“我随时都有空,我带她去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