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万人迷女主的海王妹妹我不当了 > 正文 第25章 25条鱼
    路上闻念问江彻要去哪, 她先送他过去,江彻却说让她往公寓开。

    等红灯的时候,闻念鼻子有点不舒服, 用手轻掩着,打了个喷嚏。

    本来她穿的是长袖,半只手都藏在袖子里面,打喷嚏的时候不小心把手背露出来,江彻便看到了那上面淡淡的淤青。

    他马上问:“这是怎么伤的?”

    闻念低头看了眼, 不在意地道:“不小心磕的吧,没注意。”

    “你啊, ”江彻摇摇头,无奈又心疼,“小心着些。”

    “知道啦。”闻念蒙混过关。

    把车开到地库后,她邀请江彻的上楼坐了会儿。经过她家阳台, 江彻眼尖地注意到,里面晾着一件男人的外套。

    他眯起了眼睛, 坐下后,才假装不经意地问:“念念家里怎么有男人的衣服?”

    “嗯?”闻念反应了一下, 才想到他说的是岑屿森的外套,笑着回答, “上次天气有点冷,一个朋友借给我的,我得记着下次还给他。”

    江彻见她态度坦荡,提着的心慢慢放下。怕问多了,会让她有一种自己在干涉她的感觉, 他随口聊起了别的事。

    临走的时候, 他给闻念转了三百万, 并且在她的坚持下,立了借据。

    下楼后,他给闻海生发了条消息:【叔叔,钱我借给念念了】

    闻海生很快回复:【好,麻烦你了】

    ……

    第二天,闻念先去了趟4S店付款,她订的那辆车,最快要下周才能到。

    然后,她开车去了江彻那。闻晚现在已经搬去郊外住了,刚好江彻住的地方,在她和闻晚中间,为了方便她们两个,上课的地点就定在了他那。

    闻念到的时候,闻晚已经来了。今天她穿的比之前还要朴素,绝美的容颜未施粉黛,随时都能下地干活的模样。

    和她相比,闻念打扮得花枝招展。张扬明媚的小姑娘离老远就朝闻晚喊:“姐姐!”

    见的次数多了,闻晚也领略到她的热情了,勾唇一笑:“嗯。”

    “姐你今天怎么打扮成这样?”

    “早上去田里转了转,怎么,不好看?”

    闻念浮夸地说:“太好看了,我还以为是谁家的仙女下凡了!”

    闻晚不禁笑出声来,自己就没见过比她还能吹彩虹屁的。

    人到齐后,江彻开始给她们两个上课。

    “闻晚,念念,我明天要去出差。”江彻同二人道。

    闻念眼睛一亮,期待地问:“那明天的课是不用上了吗?”

    “嗯。”不等她欢呼,江彻补充说,“挪到今天上。”

    闻念就跟泄了气的皮球似的,噗噗噗趴到了桌子上,江彻和闻晚看着她,眼中均有笑意。

    逃又不能逃,她只能认命。闻晚学的快,江彻主要是给闻念讲。中途他瞥了一眼闻晚,发现她正在本子上写着他没讲过的公式。

    “闻晚,你这是……”他疑惑地说。

    “我在用其他的方法解题,”闻晚飞快地算出了得数,边写边说,“比你刚刚讲的那个快捷。”

    “我看看。”

    两人研究起题来,闻念有眼力见的没去打扰。她美滋滋地想,你们碰撞出一段学霸的爱情才好呢。

    江彻搞懂了闻晚的那个方法后,打心眼里对闻晚刮目相看。谁能想到,这人连高中都没读完呢。

    佩服的同时,他也冒出了浓浓的危机感。如果闻晚比自己强,闻念会不会让闻晚当她的老师?

    不行,他不能让这种情况出现。

    对了,念念在干嘛?

    江彻转头看去,发现闻念正专心致志地在本子上画王八……

    “闻念。”江彻冷飕飕地叫她。

    “在!”闻念跟个小学生似的,坐得板板整整。

    “刚刚那题你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

    “那你给我讲一遍。”

    “……”

    江彻无奈地摇头,修长的手指戳了戳她脑门:“认真点儿!”

    闻念:“嘤。”凶什么呀,我还不是为了让你们两个专心培养感情。

    江彻:“你不服气?”

    “服气,”闻念笑得跟个面团儿似的,“江彻哥,咱们继续上课吧?”

    这天的课上的比较久,结束后,江彻留她们两吃了顿饭。待送走她们后,他给自己的助理打了个电话,让他帮自己买点东西。

    助理听他说要按照闻念的尺码置办衣服,并不意外,之前江彻也总是送衣服和首饰给闻念的。

    但江彻说让他去买几本高数竞赛题,他就搞不明白了。

    于是他小心翼翼问:“江总,请问习题也是送给闻念小姐的吗?”

    江彻:“给我的。”

    助理满脑袋问号。江总不是早就大学毕业了吗?

    第二天在飞机头等舱,其他乘客要么休息要么用电脑处理事务,只有江彻,把书摊在小桌板上,认认真真地算起题来。

    助理忍不住问:“江总,您怎么把高数捡起来了。”

    江总一脸凝重:“为了以后能顺利结婚。”

    助理:“???”这俩有啥必要联系吗?

    “安静一点,不要打扰我。”

    听到这话,助理赶忙闭上了嘴。

    ……

    不用上课的闻念,比江彻要潇洒多了。她一早就爬了起来,洗漱后,在衣柜里挑了半天,选出一套素净的运动服和一双运动鞋穿好。

    之所以这么穿,是因为她要去给闻晚帮忙。长这么大她还没下田劳动过呢,格外期待。

    开车往郊外走的时候,她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是某大牌商场的经理,问她是否有时间,他们亲自上门送衣服给她挑选。

    闻念问清楚是江彻下的单后,有点窝心。他对她真是太好了,她一定要好好为江彻工作,报答他。

    和经理另外约好了时间,闻念挂了电话,给江彻发了条语音:【江彻哥,衣服收到啦,谢谢你,让你破费了。】他大概是在飞机上,没回。

    与此同时,闻晚也在清点货物。一个穿着西装皮鞋,头上打了发蜡的中年男人,毕恭毕敬地对闻晚说:“老师,您要的子种、化肥、农药,我全都买来了。还有这些农用器械,您看看够不够,不够我再去采买。”

    在他身侧,停着数台崭新的农机。工人穿梭在院子中,把车上的东西往仓库里面搬。

    闻晚把货物清单收起来,淡淡地道:“这些就够了,谢谢。”

    男人受宠若惊地说:“不用谢不用谢,上面说了,让我们全力配合您。再有什么需要,您只管给我打电话。”

    “好的。”

    闻晚身旁站着个男孩子,因为身材比例很好,简单的卫衣长裤被他穿得阳光又帅气。

    他看模样十六七岁,既有少年的青涩,也有青年的成熟。如果忽略他嘴里叼着的那根草,还有吊儿郎当的表情,应该是个眉清目秀的俊俏少年。

    闻晚话音落下,男生不耐地摆摆手:“我师姐这没你什么事了,赶紧走吧,别来打扰我师姐休假。”

    男人同样不敢惹这位少年,连声应是,带着他的人离开了。

    闻晚转头往别墅里面走,少年快步跟上:“师姐,你走那么快干嘛,等等我啊。”

    她没回头,淡淡地说:“你不是已经和俱乐部签约了吗,怎么还有工夫到我这来。”

    这位少年,便是她前段时间通过电话的凌弈。

    江彻通过闻晚,结识了凌弈,请他参加了俱乐部的考核,如今凌弈已经是DNW青训队的选手了。

    没让他直接首发,不光是不符合联盟的规矩,还有一点就是凌弈太傲,高层一致决定,再磨一磨他的性子。

    这些凌弈并不清楚,他把两只手背在脑后,懒懒散散地说:“我要下周才搬去俱乐部住呢。”

    闻晚:“既然签了合同,就认真对待。”

    “我很认真的,可是俱乐部的那些考核真的很弱,我随随便便就过了。不说这个了,师姐,你怎么想种地了?”

    “没什么理由。”快进门的时候,凌弈挡住了她,闻晚面无表情地把他推开,“让让。”

    凌弈退开一步,小声嘟囔:“师姐还是这么冷酷无情,不过我喜欢,嘿嘿。”谁让师姐做什么都比他强呢!

    闻念来的时候,闻晚离老远就听到她的跑车声。她叮嘱凌弈:“我妹妹来了,当着她的面,你就别叫我师姐了。”

    “那叫什么?”

    “和她一样,叫姐吧。”

    不知怎么,凌弈对这个称呼很抗拒:“我不要。”

    闻念已经下了车,闻晚边往外走边说:“那你自己想一个。”

    凌弈觉得自己被冷落了,不平衡地说:“我来的时候,你都没迎接我,她凭什么!”闻晚理都没理他。

    咬咬牙,凌弈跟了上去,要去会会闻念。

    刚出门,就见跑车上下来一个穿着运动装,戴着墨镜的女孩子。她随手摘掉墨镜,开心地朝闻晚说:“姐,我来啦!”注意到她身边那个俊俏的少年,闻念问,“这是?”

    “我招的帮工,凌弈。”

    光听前半句,闻念差点就信了。凌弈也是这本书中比较重要的一个人物了,非常痴迷闻晚,不过自己上辈子没和他直接接触过。

    按照原书的时间线,他不应该去环游世界了吗,怎么出现在青城了?

    闻念压下心中的疑惑,笑着和这位未来大佬打了个招呼:“你好。”

    然后,凌弈冷冷地瞥了她一眼,哼了一声。

    闻念:“……”大佬都这么狂的吗。

    闻晚显然不满意他的态度,冷冷地道:“凌弈,这是我妹妹,闻念。”

    凌弈这才不情不愿地对闻念说:“你好。”

    “吃过了吗?”闻晚问她。

    “吃啦,”闻念目光扫过她的院子,“哇,姐,你这里好多农机啊,都是怎么用的?”

    “不知道,一会儿看看说明书。”

    闻念一脸敬佩地竖起大拇指:“看一遍说明书就会开,不愧是我姐。”

    凌弈深深地看着闻念,有点明白自己的危机感是哪来的了。闻念竟然和他是同一类人(舔狗)!

    本来师姐就更偏心她,听多了她的彩虹屁,不更喜欢她了?自己可不能让她把师姐抢走。

    想清楚后,凌弈骄傲地说:“我老板本来就很厉害,什么车都会开。”

    闻念心想,还用你说,上辈子我就知道了。

    不过她装作第一次听说的模样,惊叹道:“太强了!”

    闻晚摆摆手,示意他们打住。“念念既然吃过了,我带你去田里看看吧。”

    “好!”

    凌弈也挤了过来:“我也去我也去。”

    明明闻晚右手边还有地方,他非要和闻念在左手边挤。本来闻念对于书中这些大佬,抱着的都是能让就让的态度,可是凌弈这么明目张胆地和她抢闻晚,让她很不爽。

    她直接开了口:“你去那边。”

    凌弈:“不去。”

    “行。”闻念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自己绕到另一边,挽住了闻晚的手。

    凌弈是个男的,不能做出这种动作来,一脸地吃瘪。

    闻念仰着头,冲着他阳关灿烂地笑。让你和我攀比,来啊,继续比。

    凌弈白了她一眼,像是在说,嚣张什么。

    闻念朝着他做鬼脸:我就嚣张,你把我怎么样,略略略,气死你。

    凌弈内心咆哮:啊啊啊我好想把这个臭女人丢出去。

    闻晚夹在他们两个中间,一脸的无奈。两个幼稚鬼凑到一起,她心很累。

    到了田里后,闻晚和他们说了今天她要翻地。

    凌弈和闻念异口同声:“那我呢?”

    “你们自己玩去吧。”

    凌弈不答应:“我帮你翻地吧,那些农机我学两遍也能开。”

    闻念不甘示弱:“我也要开!”

    然后,闻晚都顺顺当当开始在地里干活,凌弈农机也上手了,闻念连方向都没会操控。

    “轰隆隆”,凌弈嚣张地开着拖拉机从她身边经过,甩给她一屁股的尾气,闻念气得捶了两下方向盘。

    天才了不起哦!呜呜呜好吧天才就是了不起。

    没办法,闻念只能灰溜溜地放弃了农机,拿了把小铁锹,别人开车,她在田边挖土。

    天晴时,秋日的太阳也是有些毒的。闻念来时兴冲冲,干了十分钟,就累得汗流浃背。

    闻晚开车经过,见她一脸地生无可恋,对她说:“觉得无聊就去找点别的事情做,别在地里耗着了。”

    闻念看一眼远处的凌弈,倔脾气也上来了:“我不走,我就要在这。”

    闻晚想着她如果坚持不下去,自己会放弃的,便没有再劝。

    在原地杵了几分钟,闻念跑回自己的车边,把之前拍照用的手机支架掏了出来。

    然后,她打开之前下载的直播软件,又重新注册了一个账号,叫“小酸莓”,再把手机放在支架上,开启了直播。

    她今天没化妆,但她五官生的好,美颜模式一开,照样是个大美女。

    为了照顾新主播,软件是有新人版块的,虽然按照时间排序,没多久就会被挤下去,但还是能吸引到一点观众。

    闻念直播间的缩略图上,是她那张清纯可人的脸。有人被她的颜值吸引,点了进来。

    本以为这么好看的主播,直播的应该是唱歌跳舞,再不济也是打游戏,没想到入目竟然是一片美丽的田野。

    有人发弹幕问:【主播这是在播什么?】

    闻念对着镜头整理了一下头发,确定形象没什么问题后,举起了手中的铁锹。

    “直播种田哈。”

    观众不大满意,但是看在闻念颜值高声音好听的面子上,忍了下来。

    也有人说:【我就很向往乡村生活,感觉很美好】

    闻念叹口气:“美好啥啊,又累又晒又辛苦。今天我直播的主题就叫——关于我的乡村梦破灭这件事。”

    【……】还带这样的?

    可能是以前没见过这种类型的直播,闻念说完后,真有不少人留了下来。

    闻念没再和观众们交流,弯腰继续吭哧吭哧地挖坑。她力气小,一铁锹下去,还得用jio在铁锹上踩踩,然后再两只手往下摁铁锹把,把土给掀起来。

    干活的时候,她还无意识给自己配着音:“嗨呦!嘿!”

    弹幕:【我竟然觉得很可爱是怎么回事】

    【美女果然干啥都是美的】

    【哈哈哈,主播一看就是个新手,来体验生活的吧】

    【这是在干嘛?挖坑种树?】

    新手直播区,闻念在一众唱跳主播里,鹤立鸡群,直播间里的观众慢慢多了起来。

    怕新观众懵逼,闻念每隔两分钟,就会说:“欢迎来到我的种田直播间哈,不用点关注,这玩意这么累,我可能播过这一次就不播了。”

    有人被她给逗笑了,竟然还给她打赏。

    【田里好像还有两辆农机?主播和他们是一起的吗?】

    闻念离手机有点远,没看弹幕。正好闻晚把农机开到闻念身边停下,飒爽地从上面跳了下来。

    她黑色的长发在空中划出一道弧度,背着光,五官明艳,曲线优美。

    这一幕刚好被的闻念的手机拍下,直播间里沸腾了。

    【卧槽卧槽卧槽这位姐姐有点帅!】

    【下车的样子太美了,给我看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一分钟之内,我要知道这个姐姐的全部资料!】

    闻念听到脚步声,连忙挡在手机前,把闻晚的身影给遮了个完全。

    “姐,我在开直播,没事吧?”闻念心虚地问。

    闻晚不在意地道:“没事。”她瞥一眼闻念挖的坑,好奇地问,“你是想在这里打口井?”

    “不是啊,你不是说要松土吗?”

    “……那你这个坑也太大了。”

    “啊。”闻念的脸一点点红了起来。

    闻晚失笑:“算了,你想挖就挖吧。”

    叮嘱了两句,闻晚重新登上农机,不一会儿就开远了。闻念转头看了一眼弹幕,密密麻麻的,给她吓了一跳。

    人怎么忽然这么多了?

    再看弹幕内容,都是在讨论闻晚。

    【姐姐怎么走了?妹妹你快点让开啊,别挡着镜头!】

    【呜呜呜姐姐的声音也好好听啊,是我最爱的御姐音!】

    【哈哈哈哈打口井,姐姐也太好笑了】

    【姐姐太宠妹妹了吧!】

    【我以前从来都不知道,农机开起来也能这么飒】

    【妹妹,求你多给姐姐点镜头,我给你打赏】

    闻念看了看直播间的人气,都已经有三万了。她呆滞地想,我竟然因为我姐,小火了一把?

    “我姐她在忙呢,我不好去打扰她,下次有机会的吧。”

    她的声音,把大家的注意力拉了回来。

    【妹妹的种田风格我也很喜欢,不用让姐姐出镜】

    【对的,我就想看妹妹挖坑】

    闻念见有人喜欢她,有点受宠若惊,又连着挖了几个坑。突然,她一铁锹下去,眼尖地看到半条蚯蚓。

    “嘶……”她倒吸一口冷气,捂着心口,咧嘴收下颚,吓得双下巴都出来了。

    直播间有人眼疾手快地截了图:【哈哈哈主播的表情太逗了!】

    【这是看到虫了?田里这东西是很多】

    【妹妹被吓到的表情好萌啊!求一份截图】

    【我也要我也要!】

    凌弈把车子停在不远处,从侧面走过来的时候,把闻念被吓到的样子尽收眼底。

    他嘲笑道:“瞧你那胆子。”

    他所在的角度,镜头照不到,但他声音好听,直播间观众已经脑补出了一个小帅哥。

    【还有小哥哥?你们是一家人吗?】

    【让小哥哥也出镜!】

    【妹妹被小哥哥嫌弃了,哈哈】

    闻念是因为不小心铲断了蚯蚓,才被吓到的,正常她反应不会这么大。

    现在被凌弈嘲笑是个胆小鬼,闻念很不高兴。

    她从小蛮横惯了,小霸王的名号可不是白来的。扭头往后看了看,很好,闻晚离得很远。闻念刷地蹲下来,捡起来了个什么,丢在了凌弈身上。

    男孩往后一蹦,但还是没躲开,急急地拍着衣服:“什么东西?”

    闻念插着腰,一脸嚣张:“是我刚刚铲断的蚯蚓!”

    他面色骤然一变,指着她:“你!”

    闻念摇头晃脑:“怎么样怎么样,让你说我。”

    “别以为你有人护着,我就不敢教训你了。”

    “我就是有人护着,有能耐你也找人护着啊!略略略。”说完,闻念就跑。

    凌弈拔腿追了上去,两个人追逐在田野间,闻念银铃般的笑声传了很远。

    因为她的体力不如凌弈,最后还是被他给追上了。他撸起袖子,露出白皙却有力的小臂,绷着脸要收拾她。

    闻念的小脸儿红彤彤的,急促喘着气,举起手向他求饶:“刚刚就是一块土,我没丢虫子在你身上。”

    凌弈冷笑:“你的嚣张劲儿呢。”

    “不敢了不敢了。”

    凌弈本想再挖苦她两句,忽然见到她后退的路上,有块石头。他刚要提醒,闻念已经绊了上去。

    眼看她身体失衡,摇摆着向后倒,凌弈下意识朝她伸出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