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万人迷女主的海王妹妹我不当了 > 正文 29条鱼
    回程的路上, 闻念说自己学业为重不需要人陪,又说他工作繁忙不要为自己费心的,但他还是半点松口的迹象都没有。

    她忍不住叹气, 解除婚约真的好难哦。

    距离睡觉的时间还早,她打开微博翻了翻, “江彻脱单”的话题,果然已经冲上热搜榜了。

    以前江彻在娱乐圈发展的时候,隔三差五就会有人出来爆假料说他交女朋友了, 所以这次很多粉丝一开始是不信的, 直到大量从讲座现场流出的照片和视频,锤死了这件事。

    画面中,江彻亲口承认他已有未婚妻, 神色格外认真。

    有些毒唯接受不了,看完视频就哭了。哪怕江彻已经退出娱乐圈去继承家业了,她们还是幻想着有天他会重新回到娱乐圈。现在看来,几乎不可能了。

    她们跑去江彻那质问、咒骂, 情绪非常激动。

    江彻如今是江氏的总裁, 上一次发微博还是半年前。稍微理智一些的粉丝,在献上祝福的同时,都觉得他不会出来回应这件事了。

    没想到,江彻转发了一个毒唯说要人肉他未婚妻的评论, 措辞严厉地道:【接受不了我有未婚妻这件事,随时可以脱粉,但谁要是敢人肉网暴她, 我绝对会让他付出相应的代价。】

    江彻曾经作为顶流时,收到过无数诋毁和谩骂,特别过分的, 都是经济公司出面去处理,他的私人微博上,从来没拉黑过任何一个人。

    这样的他,今天却为未婚妻站了出来。不光真心喜欢他的粉丝,连路人都被他给圈了一波好感。

    别管是顶流还是总裁,这种风口浪尖,要是连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还算什么男人?

    大量的粉丝自发加入了净化评论区的队伍中,力挺江彻。

    【江彻哥,我们尊重你的选择,祝你和嫂子百年好合!】

    【准未婚妻就是还没订婚咯?期待你们早结连理啊!】

    【未来的江夫人,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我们把他交到你手上了,希望你好好对他呀。】

    【江彻好样的,我就知道我没白喜欢你!】

    【我太羡慕这位江夫人了,江彻让全世界都知道了他对她的偏爱,好想变成她呜呜呜】

    【诅咒人家分手的我劝你们省省吧,分手了也轮不到你】

    【最爱的偶像,值得最美的爱情!】

    闻念在看到江彻发微博的时候,就退出他的主页了。她以前的号已经注销了,现在用的这个是新注册的,一条微博都没发过。

    江彻的粉丝太多了,为保小命,她一定要捂好小马甲。

    到了睡觉的时间,她躺在床上,一闭眼就会想到江彻同她说的那些话,以及他粉丝发表的言论,越想越睡不着。

    最后,她烦躁地起身,披了一件衣服,坐在了电脑前,准备通过打游戏转移一下注意力。

    登陆了小甜兔的账号后,她扫了一眼好友列表,只有字母哥在线。为了不打扰闻晚休息,她没有给她发消息,而是戳了下字母哥:【在吗?要排位吗?】

    很快,那头回复:【来。】

    闻念把他拉进队伍中,两个人开始双排。

    匹配,选英雄,进入地图……楚临川左等右等,一句话也没见闻念说。

    他疑惑地想,这女人以前不是很聒噪的吗?今天怎么转性了?

    犹豫了几秒,他在队伍频道打字:【你怎么还没睡?】

    小甜兔:【睡不着】

    楚临川下意识打字“为什么睡不着”,不等发,又被他烦躁地全删了。

    她睡不睡得着,和他有什么关系?

    他面无表情地发出几个字:【注意配合】

    闻念技术菜,打游戏的时候腾不出手来打字,她又不想开麦,于是这一局打得很沉闷。

    胜利的字样跳出来后,她的心情轻快了不少,注意力也从江彻转移到了游戏中。

    慢慢的,她打游戏上了头,话也多了起来。连胜到第三局的时候,闻念开了麦。

    “对面的人不见了,可能是去堵你了,你等等我,我马上来。”边说,闻念边操控着她的人物往楚临川的方向走。

    刚说完,楚临川身边冒出三个敌人,其中一个还是对面发育得很好的打野。她担忧地问:“能打吗?要不撤吧?”

    楚临川只看一眼面板,就打字道:【可以,你闪现进场,放大招】

    闻念热血沸腾:“好的!”距离差不多了,她摁下了闪现技能,然后,楚临川从小地图上看到,她的人物咻的一下,离自己更远了。

    safdhj:【?】

    闻念一愣,懊恼地说:“啊啊啊我闪现摁反了!实在太对不起了!”

    楚临川:“……”他就不该把闻念当成队友的,敌方第六人还差不多。

    本来闻念进场骗一波技能,他走位猥琐一点,是有希望把对面三个都杀了的。现在对面的打野已经突他的脸了,另外两人策应,楚临川一个脆皮,伤害没打出来就挂了。

    他一死,闻念更加心虚:“对不起qaq”

    楚临川正要打字,他们的中单队友开了麦,听声音是个妹子:“辅助怎么回事,演员?”

    闻念解释着:“我不是演员,我就是手残,真的对不起……”

    “手残你来玩什么对抗游戏,你去玩换装啊。一晚上净碰到你这种抱大腿的抠脚辅助了,坑货。”

    闻念理亏,没有为自己辩解。结果字母哥却在队友频道说:【不会输】

    中单妹子一下子就炸毛了:“呵呵,像你们这种下路连体婴儿我见的多了,没那个本事就别带妹了好吧?”

    队内气氛已经够严峻了,对面的打野还在公众频道里面添乱:【谢谢小甜兔妹妹的助攻,妹妹处cp吗?】

    闻念翻了个白眼,没理,认认真真地清线。

    中单妹子却替她回答:【人家和我们射手是一对】

    对面打野:【那不是更刺激?】

    看到这句话,闻念噗的轻笑一声。这打野怎么这么有意思,她都不确定他是认真的还是开玩笑了。

    safdhj:【好笑?】

    闻念没想到他的耳朵这么灵,头马上摇跟拨浪鼓似的:“不好笑。”

    接下来,对面的打野一直在公众频道挑衅楚临川,约他在大龙那单挑。

    【1v1,谁输了谁就是小甜兔的新cp,敢不敢来?】

    【兄弟你说句话啊,也太怂了吧】

    【我让你个技能,你看可以不?】

    闻念时刻盯着公众频道,见字母哥一句话也没说,还以为他把对面的打野给屏蔽了。

    他们这边的发育不如对面好,中单妹子几次想开团,都因为射手和辅助不在身边而放弃,她打得越来越暴躁。

    就这样,拖到了后期,楚临川终于出山了。

    他简简单单地在队伍频道发了两个字:【开团】

    闻念毫不犹豫地跟上,其他队友正好在附近,也集结了过来。但因为站位不好,除了楚临川外,其他四个人相继倒下。

    好在他们在倒下前,带走了对面的坦克和辅助,还消耗了对面大半的技能,也不算是毫无贡献。

    对面的两个输出位把自己保护得很好,几乎满血,打野状态也不错。见状,他们这边的中单妹子烦躁地说:“这还打什么,直接被对面一波了。打不过还瞎几把叫我们开团。”

    闻念心里也没底,但她还是挺字母哥:“咱们ad的血几乎是满的,说不定可以打。”

    “你忘了他刚刚怎么被对方杀的了?看着吧,他马上又要被虐了。”

    话音刚落下,屏幕上就跳出楚临川击杀了对方法师的字样。中单妹子瞬间闭嘴,震惊地想:发生了什么?

    她点开小地图,就见对面打野对楚临川的三次攻击,全都被他给躲过了!一边躲,他一边平a,暴击效果出现,打野三两下就倒下了。

    对面的射手也在努力地输出,楚临川的血条急剧下降,眼看着就要被打死,技能落在身上,却没掉血。

    中单妹子惊呼:“名刀!他的无敌效果被打出来了!”

    他没死,那死的就只能是对面了。一打三,最后只有他活着站在战场上。

    他操控的人物脚下出现回城光圈,同时,一句话,被发到了公众频道里。

    safdhj:【老子不需要你让】

    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往上看聊天记录。最近的一句话,是十几分钟前发送的:【我让你个技能,你看可以不?】

    楚临川明显是在回复对面打野。开局的时候,他被对面三人蹲了一波,如今他1v3,复仇成功。配上这句回应,真是嚣张到不行。

    闻念注视着屏幕,慢慢捂住了脸。字母哥在游戏里面太帅了!保护自己的样子,也太让人动心了!

    以此为节点,队伍全力保护楚临川,就连那个一开始多有怨愤的中单妹子,在别的队友倒下的时候,都肯把自己当肉盾用。

    楚临川走位风骚,输出爆炸,带领队友们点掉了对方的水晶。退出结算页面后,他见中单妹子给他发来了好友申请,随手点下了拒绝。

    闻念这会儿把江彻都抛到脑后去了,满脑子都是楚临川的高光时刻,兴高采烈地同他说:“你刚刚真是太厉害啦!对面那个打野连你的衣角都摸不到吼吼吼!一开始咱们队友还说我坑,见你能凯瑞,他们也不说我了!”

    楚临川静静地听着她说话,嘴角不自觉地勾了起来。

    safdhj:【这回开心了?】

    闻念一愣:“你怎么发现我之前不开心的呀?”

    楚临川没回答,而是说:【开心了就去睡吧,很晚了。】

    闻念是真的很喜欢和他一起玩游戏,于是期待地问:“下次还可以一起玩吗?”

    safdhj的:【再说吧。】

    吼,还挺高冷。

    “那行,我先下啦,你也早点休息,拜拜哦。”

    待闻念退出队伍,楚临川摘掉了他的耳机,瞬间有敲击键盘的声音传来。

    “楚哥,你今天怎么这么晚还不睡?”隔着两台电脑,对面传来凌弈的声音。

    “就睡了。”闻念的头像黑掉后,楚临川也关了电脑,往宿舍走。

    “你记得给我留个门啊。”凌弈头也不抬地说。

    等凌弈训练完回到宿舍,已经是凌晨四点。目前他和楚临川都是二队的队员,待遇没有一队好,住的是双人间。

    楚临川早已经熟睡,房间里静悄悄的,没开灯。

    凌弈掀开自己的被子躺下,闭上眼睛,怀念起他在研究所的大床来。

    不过,虽然和研究所相比,这边的吃和住都差远了,他还是一点也没有回去的念头。

    因为在这里,他发现了很多有意思的人。尤其是他这位室友,实力强横得要命,练习赛时几次交手,自己输多赢少。上一次被这样压制,还是和师姐切磋的时候呢。

    说起来,楚临川之前不一直睡得挺早,今天难道是加练了?

    自己明天也要好好努力,绝对不能被他给甩开。

    凌弈握着拳头,斗志满满地睡着了。

    ……

    时间转眼就到了周六傍晚。一队和二队的吃过饭,被经理叫到了大厅来。

    相对其他行业来说,电竞选手的平均年龄要小的多,像凌弈这种没成年的,二队还有一个。

    此刻,一水儿的男孩子坐在沙发上,交头接耳:“经理怎么忽然把咱们叫过来了?”

    “你不知道?一会儿江总要来,阿姨大中午就开始打扫卫生了。”

    经理清了清嗓子,等众人安静下来后,证实了江彻要来这件事是真的。

    “一会儿见到江总,你们都机灵些,让江总看看咱们的训练成果。”

    选手们和江彻接触不多,大部分都是很兴奋的,毕竟他们的工资是江彻开的。

    楚临川和凌弈,对于见江彻这事,兴趣缺缺。再会来事,成绩不行有什么用,照样会被俱乐部淘汰。

    有讨好江彻的工夫,还不如多练练技术。

    凌弈小声对楚临川说:“和江总打过招呼后,我就准备去训练室了,你呢?”

    楚临川:“我和你一起。”

    不多久,门铃响起。经理跑过去打开门,选手们就见他对门外的人热情地说:“江总您来了,快请进。”

    楚临川坐在角落里,低着头,有不同的脚步声传进耳中。

    等江彻到了近前,选手们陆续站起,同他打着招呼。楚临川刚漫不经心地抬起头,就听凌弈惊讶地问:“你怎么来了?”

    紧随其后,是一个楚临川烂熟于心的清脆少女音:“凌弈,你怎么在这?”

    楚临川猛地抬起头,向前看去。只见穿着长裙和毛呢外套的闻念,站在江彻身边。

    凌弈扬起下巴,斜着眼睛打量闻念,嫌弃之情溢于言表:“你说我怎么在这,当然是来打职业的啊!”

    “可你不是去……”闻念刚想说,按照这本书的走向,你不应该是去当跳伞教练了吗?好在她及时刹住了,“不是去郊外给人当帮工,开拖拉机的吗?”

    此言一出,包括楚临川在内的队员们,看凌弈的眼神都变了。

    开拖拉机和打职业,这差的可太远了。

    凌弈脸马上红了,气急败坏地说:“我那是去帮忙的!我的职业是电竞选手!”

    他吃瘪的样子,给闻念看得十分愉悦,她拉长声音说:“哦~那你也挺不容易的。”

    凌弈:“……”别搞得我跟混职业吃不上饭,才去种地的行不行?

    “你还没说呢,你怎么在这?”凌弈把话题转回到闻念身上。

    这次回答他的,是江彻。

    “向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俱乐部为大家请的生活助理,叫闻念。她现在还在上学,所以来的次数不多,大家生活上有什么需要,可以给她发消息。”

    凌弈忍不住笑起来:“就她这样的,还当生活助理,她能照顾得了谁啊。”在田里挖坑都挖不明白呢。

    楚临川皱眉,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江彻面色虽然没变,但是眼底也闪过一丝不悦。

    来之前,他不知道凌弈和闻念也是认识的。这小子天赋卓绝,来历却成谜,如果可以的话,江彻不想闻念和他过多地接触。

    闻念被凌弈嘲笑了一番,看他更加不顺眼了。不过她都答应了要帮江彻的忙,是不可能因为凌弈放弃的。

    生活助理这个职位,是她和江彻商量后的结果。江彻作为老板,再平易近人,和员工之间也有距离,这让他很难了解到选手们真正的想法。同时,他在俱乐部里没什么心腹,或许会有员工欺上瞒下。

    闻念既是他的眼睛,也是他和选手们之间的桥梁。

    再有一点,闻念打游戏的技术太菜,这就导致她可以选择的职位很有限。总不能让她去当厨房阿姨、扫地阿姨吧?

    凌弈话音落下,闻念大大方方地站了出来,冲选手们笑了一下。

    这些男孩子整天宅在基地里面打游戏,见到的女孩子太少了,闻念长得那么漂亮,不少男孩子都害羞地错开了目光。

    楚临川莫名有点恼。笑什么笑?

    想着自己欠江彻的三百万,闻念柔声道:“我的确是个笨手笨脚的人,也不怎么会照顾自己,但我对待工作认真,抗压能力很强,任劳任怨,乐于学习。往后如果在工作上有什么让大家不满意的地方,大家尽管提,我保证虚心改正。”

    不了解她的选手们都在想:这个妹子看起来脾气好好,好温柔哦,我们喜欢。

    大家对闻念瞬间热情起来,抢着和闻念加了好友。闻念本以为凌弈和她相看两厌,不会加她的好友呢,没想到他主动把手机递了过来:“喏,你扫我。”

    闻念意外地问:“你怎么这么主动?”

    凌弈脸部的肌肉抽了抽:“我是为了以后使唤你!想什么呢!”

    闻念气鼓鼓地扫了他的好友码,一句话也没说,扭头走了。凌弈见她生气,反而眉开眼笑的。

    到了最后,就只有楚临川一个人的好友她没加了。从她进门开始,楚临川和她连个眼神交流都没有,这让闻念心里很没底。

    于是她放缓了脚步走到他面前,手机慢慢往前送,嘴上说着“你要加我的好友吗?”手却一副随时都准备把手机撤回去的样子。

    凌弈见到这一幕,幸灾乐祸地提醒道:“我们的好友他都不加,你别费力气了。”

    “哦,那我……”闻念话还没说完,楚临川淡淡地道,“手别抖。”

    她定住,疑惑地看向他。众目睽睽之下,楚临川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扫了闻念的好友码。

    “可以了。”加完好友,他云淡风轻地又把手机给揣回去了。

    “我靠,”凌弈不平衡地说,“怎么她的好友你肯加,我们的你就不肯?区别对待啊?”

    其他队友跟着起哄:“就是就是!某些人嘴上说着不私聊,加起漂亮妹子来比谁都快!”

    “噫~~~”

    楚临川拧着眉,冷声说:“噫什么噫,她又没在群里。不加她,以后我缺什么东西,你们去给我买?”

    队员们迷惑了。这么说好像也有点道理?

    后面闻念被拉进了俱乐部的员工群中,楚临川还是没把她的好友给删除,不过这就是后话了。

    江彻见到选手们对闻念这么热情,头一次对自己的决定产生了怀疑。当初借给闻念钱的时候,他理由是不是选错了?

    接下来,他随经理去了会议室,了解俱乐部近来的运营情况,闻念在楼下自行熟悉环境。

    选手们还想和闻念多交流交流,但是教练已经催他们去训练了,他们只好依依不舍地同闻念告别。

    大厅很快空了起来,闻念坐在沙发上,拿出手机给凌弈发消息:【拜托你一件事,不要把我是闻家二小姐的事说出去。】

    凌弈刚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看到消息,心说他又不是碎嘴的人,说这个干嘛。

    不过他习惯了和闻念对着干,就回复道:【你求我总要有点表示的吧?】

    闻念:【我把你开拖拉机的样子拍下来了,不答应,我就把照片发给你队友看。】后面还跟了个得意的小表情。

    训练室里,凌弈把手机重重地放在桌子上。不远处的楚临川看过来,凌弈怒气冲冲地和他吐槽着:“这个闻念,竟然敢威胁我!”

    楚临川目光落在他的手机上:“她刚刚找你了?”

    “嗯啊!”凌弈没注意到,他回答完,楚临川的脸就黑了,还自顾自地说,“她完了,看我以后怎么折腾她的。”

    楚临川又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一条新消息也没有,更烦了。

    作者有话要说:  念念:并木有说种地不好的意思,只是为了嘲笑一下凌弈这个小学鸡

    凌弈:你说谁是小学鸡!

    *

    这章30个红包么么么,感谢宝贝们的花花和营养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