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万人迷女主的海王妹妹我不当了 > 正文 33条鱼
    闻念无奈:“我很同情你们的遭遇, 但我的确在林医生那说不上话。”

    中年女人认准了闻念,还想再求,就听轮椅上那个少年勾唇笑了笑, 语气里带着浓浓的寒意:“说了帮不上,听不懂话吗?”

    明明他也是病患, 还蒙着眼睛,可中年女人不由被他的气势震慑,后退半步。

    两句话的功夫, 她儿子从病床上下来, 虚弱地扯住中年女人的胳膊,难堪地道:“妈,您别为难人家了。”

    说完, 他又诚挚地给闻念道歉:“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

    闻念摇摇头,推着岑屿森离开了。中年女人还想喊,她儿子冷冷地打断她:“妈, 你还嫌不够丢人吗。”

    女人呆呆地看着他, 又把目光落向病房里的其他人,大家都不想和她对视。

    “丢人又怎么样,”女人一边抹眼泪一边说,“只要你能好好的, 我给她跪下都行。”

    儿子听完,眼睛也红了。但凡有办法,谁又会苦苦挣扎。

    另一旁, 林暮带着组内的医生季红继续查房。避开病人的时候,林暮说:“去向医院申请看看,能不能给3床那位病人补助。他的病还挺特殊的, 如果预后好的话,可以作为案例写进论文里,到时候让他多配合。”

    季红知道,林医生是想帮那对母子。毕竟论文没有这个案例可以,病人没有这笔钱却不行。

    林医生是他们医院的顶梁柱,以他的名义申请,这事基本上会成。

    刚刚不和那对母子说,一方面是顾及病房里其他人,另一方面也是怕中途有什么变故,让人空欢喜。

    季红跟在林暮的身边不短了,对他欣赏且敬佩。她郑重地答应着:“好的林医生。”

    一抬头,她见到闻念推着岑屿森,走在他们前面,鄙夷地想,前段时间不还死缠烂打我们林医生吗,这就喜新厌旧了?也好,别来糟践我们林医生了。

    闻念正和岑屿森说着话,没察觉到林暮他们在自己身后。岑屿森看不到,就更不知道了。

    他问闻念:“刚刚那个女人为什么向你道歉?她做了什么?”

    “你做手术那天我不是遇到个碰瓷的吗,就是她。”

    岑屿森抿着唇,面上透出浓浓的不悦。原来就是她耽误了闻念的时间!讹了人,现在还强人所难!

    他本来想着出院以后再把这个人揪出来,好好教训一顿,现在看来,不用等那么久了。

    她和她儿子,都该被撵出医院,自生自灭去。

    岑屿森:“你会帮她吗?”

    “不会。但是我也不怪她,人在绝望的时候,哪怕是一根稻草,也会死死抓住。只能说可恨之人,也有可怜之处啊。”她死过一次,那种绝望她这辈子都不会忘。

    岑屿森心想,我可没你那么宽容。要怪就怪她不长眼睛,敢碰瓷到你身上。

    他又不经意地提起林暮:“林医生也不容易,在医院里,常常能遇到这种情况吧。他拒绝起来,还挺铁石心肠的。”

    岑屿森是想吹吹闻念的耳旁风,降低一下她对林暮的印象分,就连林暮都觉得,闻念会附和他的话。

    没想到闻念马上反驳道:“林医生不是铁石心肠的人,他就是看着高冷,其实比任何人都在乎病人的生命。能帮的,他一定会帮忙。”

    林暮脚步一顿,定定地看向闻念。他身边的季红本来都做好了讽刺闻念一番的准备,这会儿也震惊了。

    包括岑屿森在内,三人想的都是:闻念怎么这么了解我/他?

    闻念怎么了解的?还不是上一世死缠烂打出来的。

    还有昨天,她被林暮救人时的目光深深地震撼了。像心中有一团火,只要他还穿着白大褂,那火就不会熄灭。

    一个小护士刚好从病房里出来,欣喜地叫了声:“林医生!”

    闻念停下脚步,慢慢地转过了头。只一眼,她就尴尬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啊啊啊啊她刚刚都说了什么啊!还被当事人听到了!

    和之前一样,她第一反应就是逃。于是还没等林暮说话,闻念就推着岑屿森的轮椅跑起来,速度快的跟兔子似的。

    林暮注视着她的背影,镜片后的狭长眼眸,浮现浅浅的一抹笑。

    回到病房后,岑屿森问:“走这么快干嘛?”

    “林医生刚刚在咱们身后啊!”她崩溃地说。

    “他又不是什么洪水猛兽,至于这么怕他?”

    闻念想了想,对啊,说林医生坏话的明明是岑屿森,他都不慌,自己慌什么!

    “也不是怕……好吧,是有那么一点点。你不知道,林医生板着脸的样子真挺吓人的。”

    岑屿森笑了笑,给保镖看得瑟瑟发抖。闻小姐觉得其他人可怕,那是因为她没见过我家少爷发火的样子。

    说起来上次她迟到,少爷不是说要教训她的吗?怎么没教训?少爷还每天眼巴巴盼着闻念过来,明明看不到,非要闻念推着他到处走,那感觉就像是在像所有人说:看到没,这是我的人。

    闻念离开后,岑屿森犹豫要不要让他的人把那对母子撵出医院。会犹豫当然不是他良心发现,而是怕闻念知道这事后怪罪他。

    他也没什么人可商量,便问保镖:“你说她会生气吗?”

    保镖硬着头皮回答:“闻念小姐那么善良,估计会不高兴的。”

    岑屿森的脸骤然一冷。

    保镖求生欲爆棚地继续道:“但是她肯定不会生您的气!她那么在意您,您做什么都是对的!再说了,您本来也是为了她好。”

    岑屿森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些,轻笑着说:“算了,我不想她不高兴。”

    那对母子要是再敢不要脸,他就不会姑息了。

    过了两日,他的人传来消息,说是在林医生的努力下,他们和医院签署了协议,医院会补助他们。

    岑屿森的眉心深深地拧起。这个林暮,够心机的啊。看似冷酷无情,实际上这么乐于助人,做好事还不留名。闻念本来就对他印象不错,再被她知道这些事,不更喜欢他了?

    自己之前不应该犹豫的,直接把他们母子赶出医院好了。现在他们能拿到钱,轻易不会离开了。

    岑屿森又生出一计。他让自己的人去找那对母子交涉,给他们提供医药费,要求就是他们转院。

    出乎他的预料,这么优渥的条件,竟然被他们给拒绝了。那对母子说,外院没有林暮这么好的医生,就算是要支付一部分的医药费,他们也要选这里,岑屿森气得又在病房里面发了一次火。

    现在不光岑屿森,保镖们最盼望的也是闻念早点来。只有她在,他们少爷才是个乖宝宝。

    这不是,医生来查房,少爷碍于闻念在,对人家和颜悦色的。

    闻念没想到今日来查房的竟然是林暮,他身后跟着两个护士。进门后,他淡淡地道:“王医生今天不来医院,我作为她的临时一助,代替她来查房。今天感觉怎么样?”

    岑屿森:“还好。”两人一问一答,闻念神游物外。

    闻晚收了林暮做一助,在林暮面前应该是掉马了吧?林暮那么崇拜她,做她一助应该也是他主动提出来的。接下来,两人双剑合璧,是不是要擦出点火花了?

    她意味深长地盯着林暮的侧脸,暗暗啧啧两声,真是没想到啊,最高冷的林医生,下手竟然是最快的。

    护士要给岑屿森换药,林暮捏着病历本退后一步,扭头看向闻念。

    她正打量人家呢,被抓了个正着,很是尴尬。

    林暮眯了眯眼睛,看不透闻念。说她喜欢自己吧,她又不像之前那么粘人了,说她不喜欢吧,她又坚定地维护他,刚刚还偷看他。

    难道是换了追人的套路?不得不承认,这个套路比之前的有效果,他放在她身上的注意力变多了。

    “还不出去吗?”他淡淡地问。

    “啊……我留下碍事了是吗?那我现在出去。”闻念看了岑屿森一眼,护士一圈圈拆着纱布的时候,他的手死死地攥成了拳头,像是在忍耐什么。

    “不是碍事。”林暮破天荒地解释道,“伤口有些狰狞,你还是不要看了。”她不是怕这些东西吗。

    闻念走出病房后,才反应过来,林医生为什么要向我解释啊?我怎么样,他不是不关心的吗。

    关门声响起,岑屿森执拗地道:“等我的伤口愈合,我的眼睛会变得很漂亮。”

    “狰狞”两个字被闻念听到,他真是恨不得杀了林暮。他怕闻念真的留下不好的记忆,才没阻止她离开。

    林暮淡淡看着他,没出声。

    等护士换完药,林暮让她们先去忙,病房里只剩下他和岑屿森两个。

    他开门见山地问:“你派人去找了叶霞母子?”

    叶霞就是之前碰瓷闻念的中年女人,她儿子是林暮的病人。

    岑屿森咧嘴笑了一下,乖巧劲儿消失无踪:“是又怎样?我给他们开出的条件那么优渥,他们竟然不答应,真是不识抬举。”

    林暮皱着眉:“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无可奉告。林医生查完房了吧?查完可以走了。希望你以后别出现在我面前了,你太让人讨厌了。”

    林暮扯了扯嘴角:“正好,我也不喜欢你。”

    转身走向门口,推开门后,林暮对病房外的闻念说:“病人的情况已经稳定了,再有几天就能出院休养了。”

    他主动搭话,让闻念有些受宠若惊:“好的,谢谢林医生。”

    岑屿森却听出了林暮的言外之意:你探病不了几天了。

    嘴上笑意浓浓,身体中却满溢暴戾之气,暗中咒骂着林暮。偏偏闻念还挺为他高兴的,岑屿森也不能把对林暮的厌恶表现出来。

    至于那对母子的情况,他是绝对不会对闻念说的。

    林暮走远后,怔怔地想,刚刚真不像他会做出来的事,就算是少年时代,他也没争强斗胜过。闻念对他的影响,似乎变重了。

    ……

    周六,闻念在江彻那补习结束,开车去找了闻晚。今天闻晚没领她去田里,而是说带她去看自己养的鸡,闻念顺手打开了直播。

    她现在也是有点粉丝的人了,开了直播没两分钟,就有了几百人观看。

    【妹妹开播了,爷一周一次的快乐源泉来了】

    【姐姐呢?我要看姐姐!】

    【今天直播点啥?】

    【卧槽刚刚镜头一晃而过,我好像看到了辆贼拉风的拖拉机。】

    闻念对着镜头笑眯眯摆手:“大家好呀,我是小酸莓,今天给大家直播家禽是如何养殖的。悄悄给大家看一眼我姐……”

    她转了下镜头,咻地又转回来了。

    【说一眼还真是一眼?绝了】

    【没看够,还要看!】

    【姐姐好美,啊我死了】

    边聊天往院子里面走的时候,直播间来了几个熟人。大灰狼、高定西装、蓝色的天空……都是之前给她打赏过蛮多钱的人。

    闻念怕他们一言不合又battle,认真地说:“大家给我打赏我很高兴,不过还是不要破费啦,提前谢谢大家。”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话起了作用,直播间气氛还算融洽。

    到地方后,闻晚伸手一指:“看那边。”

    闻念切成后置镜头,屏幕中出现了院子里的场景。十几只鸡,有公有母,有白有花,正优哉游哉地溜达着,不时低头啄啄地面。

    “……姐,我还以为你养的是小鸡。”

    “现在没有小鸡仔卖,我从附近村上买了这些土鸡。”

    “那还有什么养成的快乐嘛!我还以为是可可爱爱的小鸡呢!”

    “小鸡明年再养,你要是喜欢的话,还可以养点小鸭小鹅。”

    闻念霎时眉开眼笑:“好!我都喜欢!”

    观众发布弹幕:【上次我就发现了,姐姐真的好宠妹妹啊】

    【这种神仙姐姐我怎么没有呢!】

    【别说了,我脑袋里已经有烧鸡烤鸭铁锅炖大鹅的画面了。】

    屏幕另一边,江彻批改着文件,办公室除了偶尔的翻页声,就是闻念欢快的说话声,听得他不禁微笑;

    dnbsp;   病房中,岑屿森耳朵都快和听筒贴上了。他问保镖:其他人开始打赏了吗?保镖回答:少爷,还没有。岑屿森:你先把钱给我充上,他们要是开始打赏了,你给我砸双倍的进去。

    闻晚给闻念递过来一盆鸡食,让她去喂鸡,自己则帮闻念拿着手机。

    闻念痛快地接过食盆,兴致勃勃地向前走去。她开始喂食后,十几只鸡都围了过来,急得咯咯叫。

    “姐姐你看这些鸡,好馋啊,哈哈哈。”闻念抓了一把饲料,刚丢下去,就发现有只鸡不知怎么回事,抻着脖子,炸着毛就冲她啄了过来,还好她反应快,躲开了。

    “啊呀!”她惊呼一声,让江彻等人都向她看去。

    然后他们就发现,闻念正在被一只鸡撵着跑。闻晚的镜头一直追着闻念,把她的样子全拍下来了。

    闻念长得可爱,此刻被鸡吓得瞪着眼睛,缩着脖子,特别逗。

    边跑,她还边喊:“啊啊啊姐姐,这个鸡为什么会追着我跑啊!不是说只有大鹅才撵人的吗!”

    闻晚:“我也不知道,可能这只鸡比较好斗。”

    “姐姐救命呀!它好凶呜呜呜!”闻念一跑,给其他鸡吓得扑棱着翅膀到处乱窜,她身后那只鸡还在穷追不舍,院子里乱成一团。

    闻晚也是第一次见到人能被鸡追成这样的,忍着笑,肩膀微微地抖。

    江彻在自己的办公室也笑出声来:“念念,你也太可爱了。”

    训练室里,楚临川听凌弈大声嘲笑着:“哈哈哈哈闻念是个废物吧,连只鸡都搞不定?扭头踹它一脚不就行了?”

    本来楚临川也被闻念逗笑了,听到凌弈的话,他又不舒服起来。就像是他有一件宝贝,他很想藏起来,却发现被其他人盯上了。

    岑屿森就很担忧了,拍了拍床垫:“哪来的死鸡,被我抓到,我一刀剁了它。”同时,他对眼睛的恢复,更加急迫起来。

    他想看看闻念长什么样子,看她笑起来会不会有酒窝,看她的眼睛是黑色还是棕色的。她开心的,狼狈的,伤心的样子,他都想知道,想疯了,想得骨子都在疼。

    闻念被那只鸡追出了火气,气喘吁吁地和它对峙着:“你再追我,你信不信我打你?”

    往四处看了看,刚好有个扫院子的笤帚,她撸着袖子就把笤帚朝起来,往地上一砸:“汰!吃我一招!”

    弹幕里现在全都是“哈哈哈哈”。有人说:【妹妹这个样子,又让我想到了一个表情包:吃喵喵一拳.jpg】

    【我竟然看到有人和鸡决斗哈哈哈!】

    【决斗也就算了,还没赢】

    【这只鸡也太嚣张了,欠炖】

    【多放点辣椒】

    闻念拿这只鸡没办法,委屈巴巴地看着不远处专心直播的闻晚:“姐,你也不帮帮我!”

    再这么下去,闻念该生气了,闻晚道:“你过来这边。”

    闻念小跑过去,那只鸡追到一半,看到闻晚,忽然哑了火,掉头走了。

    “连鸡都欺软怕硬!”闻念这个气啊。

    闻晚把手机塞给闻念,边朝着那只鸡走,边淡定地撸了撸袖子,动作十分有大佬风范。

    弹幕:【哇,姐姐要去做什么?】

    【为什么有的人能三百六十五度毫无死角的美啊!太飒了吧!】

    【趁人不注意,抱着姐姐就跑】

    【休想!姐姐是我的!】

    闻念没注意弹幕里在说什么,因为她发现,闻晚是去抓鸡的。那只刚刚还嚣张到不行的鸡,可能是察觉到了危险,正准备跑。

    闻晚一个加速,弓着身体,双手猛地抓起了那只鸡的翅膀,把它拎了起来!全程也就几秒钟。

    “哇塞……”闻念眼睛里都是星星,快准狠,不愧是我姐!

    鸡一个劲儿地叫着,想挣扎,翅膀被人抓着,根本跑不掉,声音里满是绝望。

    闻晚拎着鸡往回走,像个提着剑,英姿飒爽的女侠。观众们疯狂截图+发着弹幕:【姐姐杀我!!!】

    【太帅了太帅了!】

    【我宣布,我就是姐姐手中的鸡!】

    【这动作也太麻利了,爽!】

    闻晚走到闻念面前,晃了晃手中的鸡,问她:“晚上想怎么吃?”

    闻念试图为鸡求情:“这就杀了啊?我其实也没被它怎么样。”

    闻晚失笑:“你说这话的时候,能别咽口水吗?”

    弹幕又飘过一堆整整齐齐的“哈哈哈哈哈”。江彻几人都特别想看看闻念现在的样子,肯定很好笑。

    被看穿了心思,闻念也不装了,小嘴叭叭地点菜:“我想吃红烧鸡块!还想吃烤鸡翅!还想吃炖鸡!还想喝鸡汤!”说完,她得意地哼哼两声,对那只鸡道,“看到没,这就是惹到我的下场!”

    闻晚:“那一只鸡不够,我再抓一只。”

    很快,两只鸡就被她抓好了,她拿着菜刀要杀鸡的时候,闻念伸手把摄像头给捂住了:“这种画面乖孩子是不能看的哦。”

    弹幕:【我还没见过杀鸡呢!让我看看啊!】

    【姐姐连鸡都敢杀,太绝了】

    【还有什么是姐姐不会的吗?】

    【姐姐永远滴神这几个字我已经说累了】

    杀完鸡,闻念本来就想把直播关了,可是直播间的几万观众不同意,说想看姐姐做饭。

    于是她就跟闻晚一起进了厨房。闻晚把鸡处理得很干净,剁鸡的时候,菜刀铛铛落在菜板上,干净利落的动作看得人赏心悦目。

    等她开始做菜,大家又又又被震惊了。一鸡四吃,还要蒸米饭,做其他的菜,她一个人到底是怎么能做到有条不紊的啊?

    观众中的许多人,在家里做两个菜,都得四十分钟呢。

    闻晚做饭,闻念打下手的画面,和谐又美好,观众沉浸在其中,甚至没怎么注意到时间的流逝。

    等闻晚做好了一桌子菜,闻念一看直播间的人气,都突破五十万了。这吸粉能力也太强了吧?

    她举着手机,一个个菜地拍过去。闻晚的摆盘特别漂亮,那些菜看得人垂涎欲滴。

    闻念由衷地感慨:“瞧瞧这一桌子菜,也不知道我姐以后会便宜了哪个男人。”

    弹幕:【哈哈哈,现在没便宜别的男人,便宜你了】

    【有了这么好的姐姐,想追妹妹的人,也要掂量掂量了吧】

    闻念说:“那是,没我姐姐会做饭可不行。好了,我手机马上没电了,下播吃饭了哈。”

    作者有话要说:  几大男主:不说了,我去学做饭了

    *

    这章20个红包~mu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