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万人迷女主的海王妹妹我不当了 > 正文 38条鱼
    探望过岑屿森后, 闻念一个人往医院外面走。刚到楼下,她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

    能把白大褂穿出这种气度的男人,她至今也就见过林暮一个。

    走的近了, 发现他对面那位是前段时间碰瓷了自己、儿子身患重病的阿姨。

    她手局促地握着,正感激地冲林暮连连鞠躬, 说:“林医生真的谢谢您,要不是您给我们申请了医院的补助,我儿子根本没办法手术, ”她哽咽起来, “我都不知道要怎么报答您才好……”

    闻念不是故意偷听的,实在是就这么一条路。她有些尴尬地站在两人身后,犹豫要不要出声提醒他们。

    同时, 她也萌生出“我就知道林医生不会坐视不理”的想法。

    林暮听她说完,淡淡地道:“不用报答,安心养病吧。”

    话音落下,他准备离开, 那位阿姨直起身本来是想拦他, 忽然看到了不远处的闻念。

    “这不是……”她不知道闻念叫什么,示意林暮来看。

    林暮面无表情地转头,和闻念对视的时候,瞳孔一缩, 忽然感觉到不自然。

    她怎么在这?刚刚的话,又被她听去多少?她之前就和岑屿森维护自己,现在知道自己帮了叶霞母子, 会在心里怎么想他?

    明明其他人怎么看待自己,他心中都不会有波澜,为什么他会在意闻念的看法呢?

    都被发现了, 闻念只能客气地叫了一声:“林医生。”

    “嗯。”不去看她的表情,也不想听她对自己的评价,林暮冷冷道,“我还有事,先走了。”

    叶霞和闻念目送他匆匆离去,前者还感慨:“林医生治病救人太忙了。”殊不知林暮已经下班了。

    他一走,叶霞主动来到闻念面前,羞赫地说:“这位小姐,之前的事实在是对不起,我现在手头没那么缺钱了,把一千块转给您吧。”

    不光这笔钱,她碰瓷的事,闻念也没放在心上过。自己撞了人,给点赔偿也是应该的。而且她儿子刚做了手术,休养也需要钱,闻念便说:“不用了。”

    叶霞更加无地自容,坚持要把钱转她,闻念肯定是不要的。

    最终,叶霞红着眼睛道:“您和林医生都是好人,谢谢你们。”

    闻念后来打听了一下她儿子的情况,林暮的手术成功了,顺利的话,他再过一段时间就能出院了。闻念由衷地希望,他能恢复健康。

    ……

    临近年末,江彻工作繁忙,腾不出功夫给闻念上课。好在他已经把这学期的内容都给闻念补完了,所以闻念可以自己支配双休日了。

    她头天晚上还在考虑,要不要叫闻晚出来玩,没想到周六一早就接到了江彻母亲蒋思云的电话,邀请她去逛街。

    蒋阿姨是她的长辈,对她一直很照顾,闻念不好意思拒绝。

    上午,她亲自开车去接了蒋阿姨,带她去了她们之前总去高档商城。蒋阿姨见到闻念,心生欢喜,嘴上却埋怨着:“你这孩子,我不找你,你都不说来看看我。”

    闻念乖巧地认错:“阿姨,我错了嘛。”

    蒋思云不舍得和她计较,宠溺地笑了笑。

    等到了商场,她自己的东西没怎么买,都是给闻念挑衣服首饰,几十万刷出去,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闻念不好意思地说:“阿姨,够啦够啦,之前江彻哥也给我买了很多,我都用不完了。”

    蒋思云振振有词:“那小子是你未婚夫,送你东西是应该的,阿姨一年到头能和你出来逛几次,好不容易给你花点钱,你再拦,我可不高兴了啊。”

    闻念还能说什么。天大地大,长辈最大。

    蒋思云对她这么好,她也开不了想解除婚约的口。血拼到中午,大包小包的东西,有商城的人帮她们送到家。

    闻念正物色餐厅,想带蒋思云去吃饭,结果对方说:“我出门前亲自煲了汤,咱们回家吃吧。”

    蒋思云煲汤是一绝,她从小到大特别爱喝,便欣然答应下来。

    没想到的是,蒋思云让她开往的,竟然是江彻的公寓,而不是江家的老宅。

    “去江彻哥那?”闻念握着方向盘,疑惑地问。

    “对,你江彻哥最近太忙了,饭也不好好吃,我有点不放心他,你陪我去看看。”

    都开了一半,闻念也不能把蒋思云丢在半路自己跑了,只能硬着头皮把车开到了江彻家楼下。

    蒋思云一早确认过,江彻今天在家,她让佣人把煲好的汤,还有做好的饭菜都送到这边来了。

    敲响了门后没多久,江彻从里面将门打开,见到蒋思云身后跟着闻念,愣了一下。

    “妈?”他用眼神问道:不是说就你一个吗,念念怎么也来了?

    蒋思云笑眯眯地说:“我带念念来查岗,当然要让你措手不及了,念念快进来。”

    江彻哭笑不得:“我这房子就我一个人住。”连根长头发都找不到,上哪查岗去。

    不过见到闻念,他还是很开心的,笑着邀请闻念进来。

    闻念换鞋的时候,偷瞄了江彻好几眼。往常见到他,他都是穿着笔挺的正装,今天却是深色的家居服,还挺新鲜的。

    他身材太好了,寻常的衣服也被他穿得很矜贵,不过比起正装,这会儿还是要平易近人些的。

    再看这张脸,难怪当初在娱乐圈里掀起腥风血雨,退圈几年还是有无数迷妹,啧啧,祸水。

    饭前她去洗手,蒋思云等她离开,得意地对江彻说:“妈妈这波助攻怎么样?”

    江彻默默地竖起了大拇指。

    蒋思云严肃地说:“念念那么可爱漂亮,你可要抓紧点时间。要是你因为工作一个劲儿地忽略她,让她跟别人跑了,我可不饶你。”

    江彻认真地道:“我不会的。”

    闻念洗好手出来,饭菜已经在桌上摆好了。江彻家的餐桌有点小,是四人位的,蒋思云招呼闻念在江彻身边坐下,先帮闻念盛了一碗汤。

    “来尝尝我煲了几个小时的汤怎么样。”

    瓷碗里的萝卜排骨汤是奶白色的,散发着晶莹的色泽,汤表面飘着一点点油花,喝起来不仅不腻,还很鲜香。咬一口萝卜,软烂入味,好吃极了。

    闻念眼睛亮晶晶地夸奖着:“太好喝啦!我最喜欢和阿姨煲的汤了!”

    蒋思云很高兴:“喜欢就多喝点,等以后你和阿彻结婚了,搬到老宅去住,阿姨每天都给你炖汤喝。”

    听到后半句话,闻念的笑容有点凝固,悄悄看了江彻一眼。

    江彻护着闻念,同蒋思云道:“妈,念念还小,先不说这个。”

    蒋思云白他一眼,心想我这是为了谁。念念都快十九了,你俩的订婚宴迟迟都没办上,真是的。

    江彻假装没看到她眼里的埋怨。他也想订婚啊,问题是念念不想,他有什么办法。

    过了一会儿,蒋思云说起了别的事情,闻念暗暗松口气。

    江家人对她太好了,让她压力真的很大,唉。

    气氛融洽地吃完一顿饭,蒋思云看了一眼手机,说:“我还有点事,得走了,念念,把你的车借我开开。”

    闻念也想走:“我送您吧。”

    “别,你再坐一会儿。”

    最后,蒋思云拿走了闻念的车钥匙,开走了她的车,把闻念一个人留在了江彻家。

    闻念:“……”她怎么有一种自己上了贼船的感觉。

    房子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江彻看着一脸懵逼的闻念,忍不住笑出声来。

    “我妈真是的。要不我现在送你回去?”

    “算啦,反正我也没什么事,江彻哥你先去忙工作吧。”

    “那你呢?”

    “看会儿手机?我现在在学着剪辑视频呢。”

    “那你跟我到书房来,我给你找个电脑。”

    江彻把新款笔记本连上网,交到闻念手上,又切了水果给她后,回到自己的位置继续工作。

    闻念指了指门外:“我就不耽误你工作啦?”

    江彻抬起头来:“你就在书房吧,没事的。”

    见闻念还想走,江彻叹气:“我一个人工作有点无聊。”

    “……我不走了。”

    一下午,她摸索着入了个剪视频的门,同时发现了江彻有多忙。隔几分钟一个电话,英语法语日语中文无缝切换,还开了两个视频会议。

    等他停下来,外面天都黑了。江彻靠在椅子上,捏了捏发胀的眉心。

    闻念走过来,轻声说:“辛苦你啦,要不要我帮你倒杯水?”

    江彻意外地看了她一眼,笑起来:“多谢念念。”

    “不用谢。”闻念勤快地端来了水,江彻抬头喝水时,喉结上下滚动。

    喝完,他主动解释道:“年底事多,平常没这么忙。”还有一点,就是他在给圣诞节腾时间。

    闻念真心地说:“别太累了,要多注意身体啊。”

    “好。”

    江彻翻了翻桌子上的文件,眉心很快又拧起来,心事重重的样子。

    闻念便问:“怎么了?”问完,她连忙补充道,“要是涉及公司机密,我就不问了。”

    “不是什么机密。最近公司要扩建新厂房,新设备上要应用的一项关键技术,始终也没谈下来。”

    “什么技术呢?”

    江彻用闻念能听得懂的语言简单地形容了一遍后,说:“我得到的消息是,拥有这项专利的王院士休假了,我们的人联系不上她。其实就算是能联系上,也很难谈下来,这位王院士对合作伙伴的选择非常苛刻,我们想投其所好,都摸不到门路。”

    闻念微微瞪大了眼睛。拥有这项技术的王院士,不就是她姐闻晚吗!自己有上一世的记忆,是不可能记错的。

    她姐来青城是为了休假,结果不仅被请去给岑屿森治疗眼睛,还抽空和dnbsp;   闻念不可能暴露闻晚的马甲,但她又想帮江彻,抓耳挠腮想不出法子。

    江彻还以为她是在为自己的事情着急,宽慰道:“你别担心,我再想想办法。”

    闻念心说,你是该想想怎么讨好闻晚!如果你把人直接追到手,想合作还不容易。之前我撮合你们两个,你还不领情,等你以后知道了闻晚是谁,肯定会后悔的!

    后不后悔,江彻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对着电脑太久,眼睛有些疲惫,便看向窗外。这一看,他不确定地问:“外面是不是下雪了?”

    青城很少下雪,就算是下了,也很快会融化成水,所以在雪天出门,都是要打伞的。

    听说下雪,闻念的注意力刷地转移了。她小跑到窗边往外看,脸都快贴到玻璃上了。

    几秒钟后,她兴奋地说:“真的下雪了!”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呢!

    江彻打了个电话,让人把饭菜送过来。随后站起来对闻念说:“距离吃晚饭还有段时间,下楼去看看?”

    闻念脆生生地道:“好!”

    江彻去换衣服,她风风火火地把外套穿好了,站在门口等他。

    不一会儿,江彻拎着个盒子走了过来。在她疑惑的目光中,他把盒子打开,拿出了里面崭新的女款围巾和手套。

    “我前段时间就买好了,一直没找到机会带给你。正好你在,把这个戴上再出门吧。”

    闻念窝心地说:“谢谢江彻哥。”

    “和我不用客气。”江彻把手套交给她,亲手帮她系了围巾。

    女孩子脸小小的,围巾缠两圈,露在外面的就剩一双眼睛,黑葡萄似的,特别可爱。

    闻念仰着脖子,总算是把脸给露了出来,说:“这个围巾好厚实,我都热了。”

    “走吧。”

    “你呢,不用系围巾吗?”

    “不用,我不怕冷。”

    闻念心说,人和人的体质可真是不一样。

    这场雪下了有一阵了,朋友圈早就被刷屏了,也就是他们两个太专注才没发现。

    江彻的这个高档小区是不对外开放的,绿化做的很好,此刻地面和草坪都积了薄薄的一层雪。夜晚气温低,雪没化。

    闻念哒哒哒踩在雪地上,跑到花坛边,用手套抓了一把雪,捏了个雪球出来。

    “江彻哥,你看!”她把雪球双手捧起来,跟江彻显摆。

    江彻望着她的笑颜,翘起的嘴角始终没放下过:“嗯。”

    “嘿嘿,我要捏个小雪人出来。”闻念弯着腰,在花坛边忙忙活活。

    江彻走到她身边,伸手帮她拍了拍落在肩膀和头上的雪。

    “要不要打伞?”他问道。

    “不用。”闻念专心地捏着雪球,遗憾地道,“可惜咱们这边不能像北方一样,下那种鹅毛大雪,不然我肯定天天到雪地里面打滚。”

    她也不是没见过大雪,从小家里人就总带她去旅游,但是那和自己家乡的雪是不一样的。

    “咱们这确实积不了那么厚的雪,念念想玩的话,圣诞节我带你去挪威怎么样?到时候你不仅可以去雪地里打滚,还可以坐驯鹿车、住冰屋、追极光。”

    闻念还没去过挪威呢,一下子被他给说心活了。雪夜静谧,男人长身玉立,眉眼温柔,她望着他出了神,差点就答应了。

    不过最后,她还是匆匆低下了头,含糊道:“不是说了要看看到时候有没有空嘛。”

    江彻眼中闪过失望:“好。”

    闻念捏了一个大雪人,一个小雪人。说大,其实也就是江彻手掌那么长。

    她用泥土给雪人做了五官,树枝做手臂,丑萌丑萌的。

    指着大雪人,她说:“这是你,”又指着小雪人,“这是我。”

    江彻微笑着评价:“不错。”然后他把两个雪人挪到一起,用手机拍了张照片,发到了朋友圈,还配字:【第一场雪。】

    晚饭正好到了,两个人上楼去吃饭。闻念没忘记专利的事情,边解着围巾,边对江彻说:“这围巾真的蛮好,江彻哥你要不给我姐也买一条吧。”

    说实话,她这次真不是在撺掇江彻追闻晚,可是有了前几次的经历,江彻明显误会她了。

    刚刚就连她不答应出游都没生气的男人,此刻脸直接沉下来,严肃地说:“念念觉得好的话,我把牌子给你,你自己买了去送她。”

    闻念百口莫辩:“我不是……”

    “我和闻晚之前没关系,现在没关系,以后也不会有什么关系。你就算是想退婚,也别再把我们硬凑到一起了。我也是人,看重的女生把我往别的女人怀里推,我也会难受。”

    闻念垂着头,蔫巴巴地道歉:“对不起。”

    江彻凶了她一下,自己马上就后悔了。他和闻念从小一起长大,她心思有多单纯,他会不清楚吗?

    他揉揉她的头,心疼地服着软:“抱歉念念,我不该那么说你。”

    “不是的,江彻哥你不用向我道歉的。”

    “好了,咱们不说这个了。我让人做了你爱吃咕噜肉,咱们去吃饭吧。”

    ……

    闻念第二天开车去找了闻晚。才一个白天的工夫,雪就化的差不多了。

    闻晚买了肉片、豆干、菌菇、鸭肠鸭掌鸭血,手打了丸子,又摘了些她种出来的小菜,炖了骨汤,炒了底料,准备打火锅吃。

    席间,她发现闻念兴致不高,便问:“怎么了,火锅不合你的口味?”

    “不是,”闻念连连摇头,“姐姐做的火锅超好吃,我是在想江彻哥。”

    “他怎么了?”

    “他最近工作上遇到了些困难。他们想谈一个专利的使用权,结果联系不上这位专利的拥有者。”闻念简单地把事情说了一遍,凝视着闻晚的眼睛,道,“姐姐,这位王院士真的好神秘哦。”

    闻晚神色平静:“是有点。”

    闻念心想,要不是我重生了,看你这反应,我是绝对不会把你和王院士联想到一起的。

    江彻那头劝不动,她只好在闻晚这多努力。

    “这位王院士手上好多利国利民的专利,一定是个心怀天下,爱国爱民的人。有个词怎么说的,大国之士!依我看,王院士就担得起这几个字。要是有天能见到她,我一定会向她讲述我有多崇拜敬佩她。我要以她为榜样,好好努力,争取以后也能为国家做贡献……”

    闻晚捏着碗,表情变得很是复杂。其实她一开始会进科研所,只是因为养父病了需要一笔钱,没什么“为国为民”的崇高理想。

    现在被闻念不带重样地夸,闻晚都听不下去了。

    清咳一声,她淡淡地说:“那位王院士有可能没你说的这么崇高。”

    闻念和她对着演,十分卖力:“你又不是王院士,你怎么知道?人家王院士肯定是个高风亮节,视金钱为粪土的人!”

    闻晚:“……”

    闻念假装生气地端着碗:“姐你不懂的,别说了。”

    闻晚:???我就是王院士,你说我不懂?

    沉默了半晌,闻晚越想越想笑。说实话,她刚回到闻家的时候,真没发现闻念还是个有爱国情怀的女孩子,挺根正苗红的嘛。

    刚刚她说江彻为了一个专利犯难?明天让助手去联系一下吧,如果他们能通过自己考核的话,自己可以和他们合作。

    想通后,闻晚给闻念夹了一片涮好的肉,像是哄小朋友一样对她说:“好啦,姐姐以后不说你的王院士了行吧?快吃吧,一会儿都煮老了。”

    闻念在心里乐开了花。哈哈哈,我这位天才姐姐吃瘪的样子太好笑了。

    表面上,闻念还耍着小性子:“哼,我不吃。”

    闻晚乐意宠着她,好脾气地问:“那你想吃什么,我来帮你涮。或者你想开直播吗?这周还没开过呢。”

    闻念装不下去了。呜呜呜面对这么好的姐姐,谁舍得真生气啊。

    “要开!火锅这么香,我要好好馋一馋别人,哈哈哈!”

    “你太坏了。”

    “略略略,我就坏。”

    这天晚上,闻念成功地馋到了直播间几十万的观众。不光是因为火锅诱人,还因为姐妹两个太养眼了。

    尤其闻念,吃东西特别香,还把闻晚煮的火锅夸的天花乱坠。到最后,闻晚自己都看不下去了,说:“刀工就别夸了,肉我是买的切好的。”

    闻念:“……”

    弹幕:【哈哈哈哈哈!】

    【妹妹的眼睛里仿佛写着:姐,能不能给我留点面子】

    【终于见到活着的彩虹屁精了】

    【姐姐住口!让她夸!】

    闻念的直播,岑屿森是必看的。江彻等人要看忙不忙。今天,秦星野和林暮也加入了粉丝队伍。

    秦星野刚知道闻念竟然已经直播过好多次了,有种错过了一个亿的感觉。

    作者有话要说:  我彻哥终于来了,买未婚夫股的选手请举起你们的双手

    *

    这章20个红包,停电了手机不好操作,上一章的红包明天和这章的一起发

    然后大家关注一下我微博吧,不方便发在晋江的通知,我会在那头发,id笙落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