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万人迷女主的海王妹妹我不当了 > 正文 第48章 48条鱼
    林暮很快换好了游戏币, 满当当地装在小筐筐里。

    他环视了一圈,问闻念:“想玩什么?”

    “没想好,先转一下看看?”

    “行。”

    两人绕着游戏厅走, 路过赛车游戏机,闻念伸手一指:“我想试一下这个。”上次秦星野赛车, 给她看得心情澎湃,可惜她在马路上不敢开那么高的速度,游戏机就没这顾虑了。

    “好。”林暮拿了一把游戏币给她。闻念投币坐下后,发现林暮还在原地站着。

    她好奇地问:“林医生,你不来玩吗?”

    “不了。”

    闻念心里有些打鼓。所以他还是不喜欢这的吧?

    连着换了几个游戏项目,林暮都只是看着。闻念终于忍不住问:“要不咱们去别的地方?”

    “为什么?”这次轮到林暮不解了。

    “感觉你兴趣缺缺的样子……”

    “没有,我只是不想自己上手。你放心去玩吧, 不用考虑那么多。”

    闻念见他神色认真,稍微放下了心。两人刚好走在跳舞机前面,左侧那个位置空了出来。

    她一下子想到江彻跳舞的模样,心有点痒痒。闻家家境好, 她自小就学了不少东西——唱歌, 跳舞, 画画, 乐器, 运动……虽然都只学了个皮毛,比不了江彻的舞技歌喉、楚临川的钢琴,但唬唬外行还是没问题的。

    闻念眼睛亮亮地对林暮说:“我想去跳舞!”

    林暮有些期待,勾了勾唇:“去吧。”

    她的外套一进商场就脱下来,这会儿被林暮拿在手上。脚边轻快走向跳舞机的时候, 百褶裙轻轻荡漾, 一双小腿又细又长。

    当她站好, 围观的人都露出了惊艳之色。有妹子小声和同伴说:“你看左边那个小姐姐,好漂亮,不过我觉得她有点眼熟……”

    面对这么多人,闻念丝毫不怯场,简单地热身后,伴着音乐,跳了起来。

    她选的并非难度大的舞蹈,步伐变换游刃有余,上肢也跟着舞动。跳到兴起处,她撩着头发回头wink了一下,身后顿时响起一阵惊呼。

    后半截,闻念小小地失误了一下,自己先笑得眼睛弯成了月牙。

    林暮的目光始终追随着她,心情格外愉悦。蹦蹦跳跳的闻念像个精灵,活泼又可爱,就连失误都很萌。

    他的生活一向是规律枯燥的,没兴趣爱好,对娱乐活动也不感兴趣,科室的人戏称他活的像个老干部。

    闻念闯进他的世界后,他恍然发现,日子其实可以很丰富多彩。

    就是她太耀眼了,他已经听到不少男生说等她跳完要找她要联系方式了。他矛盾地想看她继续跳,又想找个东西把她给罩起来。

    一曲结束,闻念喘着气跑过来。有人挽留她:“妹子再跳一支吧!太好看啦!”

    闻念摆摆手。她可没江彻那两下子,跳完脸不红气不喘的。就这么一首,她都累坏了。

    “林医生,我回来啦。”她脸红扑扑的,黑曜石一样的眸子闪烁着光,冲他灿烂一笑。

    林暮也不自觉地笑起来,眉眼柔和了许多:“好。”

    那些想找闻念要联系方式的男生见到这一幕,都退却了。林暮长得太帅,气场又强,让他们丧失了勇气。

    “走吧,咱们去玩点别的。”闻念招呼林暮跟上,边走边问,“我刚刚跳的怎么样?”

    “很好。”

    从他口中听到这么高的评价,闻念更开心了:“谢谢。”

    经过一排娃娃机,闻念放缓了脚步,露出渴望的神色。娃娃可爱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抓起娃娃的时候特别有成就感。

    林暮看出了她的想法,问道:“想要?”

    “嗯……我看看哪个好抓。”闻念一个个娃娃机看去,嘟囔,“小时候爸爸妈妈带我来玩,我都是选最喜欢的,现在我要权衡利弊了。”

    “不用权衡。你最喜欢的是哪个?”

    闻念停下脚步,转头问他:“林医生要帮我抓吗?”

    “嗯。”

    “你很会抓娃娃?”

    “不知道,以前没抓过。不过我可以学。”

    闻念不敢对他抱有太大的希望,万一他抓不上来呢。指尖戳了下玻璃橱窗:“这个粉红色小猪怎么样?”

    “好。”

    林暮将外套递给他,慢条斯理地把自己的袖子挽了挽,闻念见到这一幕,总觉得他要做手术……

    他先投了两个币,试了一下这个是怎么玩的。爪子落下后,抓到了娃娃,但是娃娃很快就掉下去了。

    闻念正想凑过去和他说自己从网上看到的那些技巧,一个女孩子在后面问:“您好,请问您是小酸莓吗?”

    她惊讶地转头,同女生对视。

    问话的女生看过闻念直播,基本确定了是她,但她不确定闻念会不会承认。她身边那个戴眼镜的男人长得好帅,两人应该是在约会吧,不想被打扰也是人之常情。

    出乎她的预料,闻念喜出望外地说:“你认出我了?”

    女生:“是的。”

    闻念捧着脸,笑得眯起眼睛:“我都这么出名了吗,走路也能被粉丝认出来哈哈哈!”

    女生被她的反应逗笑了,试探着问:“能和您拍个照吗?”

    “好呀好呀。”

    女生走到闻念身边,举起手机,打开自拍模式。同框一对比,闻念的脸只有她一半大,肌肤像是拨了壳的煮鸡蛋,又嫩又滑,让女生很想问问她平常用的是什么护肤品。

    摆好姿势后,女生摁下拍照键,定格画面。

    “谢谢您,那我就不打扰您了。”

    “拜拜哦。”

    待她走后,闻念扭头,正想和林暮分享一下喜悦,就见林暮同时转身,怀里抱着三个小猪猪玩偶,不光有粉的,还有蓝的白的,各个憨态可掬。

    闻念一下子忘了她本来要说的话,惊讶地瞪大眼睛:“林医生,这是你抓的?”

    “嗯。”林暮长相是偏冷漠那一挂的,抱着三个萌萌的玩偶,反差很是明显。他淡淡地问,“还想要哪个?”

    还能要?他还能抓?这三个怎么抓的她都没看到!怎么回事,这本书里的男主都会开挂吗?

    “你等等……”闻念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他,“我就拍个照的功夫,你抓了三个?”

    林暮点头。

    “你也太厉害了吧,这一筐游戏币用完,我都未必能抓到三个呢!”

    “找到窍门以后不难。”

    ……行吧,她就是个只会纸上谈兵的家伙,气。主角和配角之间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不管怎么样,能抓到就是好的。闻念见电影都要开场了,没继续让他抓,而是抱着三个小猪猪,兴高采烈地进了电影院。

    路上别的小孩子看到她,还露出了羡慕的神情呢,给她嘚瑟坏了。

    林暮受她感染,心情也很不错。他没哄过女生,不知道其他女孩子是不是和闻念一样,这么容易开心。

    望着闻念,他特别想把她的开心维持下去。

    电影不如闻念预想中那么好看,但是也不算差。一场电影结束,两人又在楼下吃了个饭。

    林暮问她:“一会儿怎么回去?”

    “司机过来接我。”

    “嗯。”林暮有些失望。他想送她回去的。

    两个人在商场一楼告别,闻念走了一段路,忽然发现他有东西落在自己这了,就边扭头往地下停车场走,边给他发消息,他没回自己。

    收起手机,她听上楼的人说:“下面有人打起来了,好像是因为停车位起了摩擦。”

    闻念心里咯噔一声。她宽慰自己,林医生不至于因为这种事和人冲突。

    结果,打架的竟然就是林暮!

    五六个人高马大的男人把林暮给围住,动手的时候骂骂咧咧的。闻念看过去,发现林暮的车子也被他们堵在里面了。

    闻念又气又急。明明是他们没停好车子,怎么还动起手来了?这么不讲理?

    动静太大,不少人都仰着脖子往这边看。怕波及到自身,没人靠太近。

    闻念知道自己是个战五渣,冲上去也帮不上什么忙,握着手机大喊一声:“停手!我已经报警了!”

    几个找机会冲林暮下手的男人动作一顿,扭头看去。见说话的是个柔柔弱弱的小姑娘,不屑地说:“滚,少管闲事。”

    林暮本来平静的神情也因为闻念的到来被打破,他焦灼地道:“你别在这,我能应付。”

    不等闻念开口,一个男人就坏笑着说:“原来你们两个还是一起的?”话音落下,他甩着膀子朝闻念走过去。

    闻念吓得小脸儿一白,掉头就跑。那个男人也跑起来,速度比她快。

    因为闻念本来距离他们就挺远,一时还追不上。

    林暮也动了,他下颚绷紧,拿出了百米冲刺的速度。几个围攻他的男人大喊:“老大,他冲着你去了!”

    追闻念的男人转头,林暮已经近在咫尺。后者跳起来,一脚重重地踹在前者的腹部,撞击伴着痛嗷响起。

    男人被林暮踹翻在地,疼得直抽搐。闻念目睹了这一幕,也觉得自己的腹部隐隐作痛。

    刚刚林暮都没有下重手,这次一个对上了后面几个,眼神冷的仿佛在看死人。

    他们收了钱来找林暮的麻烦,听说这人是个医生,心想书呆子能有多大本事,看他们不给他揍得哭爹喊娘。

    结果林暮不光身手了得,打人还贼疼,他们五脏六腑都在翻涌。

    保安来的时候,闻念正抓着林暮不撒手:“林医生可以了,别打了。”

    上次玩密室逃脱,林暮暴打NPC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呢,这些找茬的人也是点背,好死不死踢到了林暮这块铁板。

    林暮一想到他们竟然敢去追闻念,就气血翻涌。他怕伤了她,顺着她的力气没挣扎,抬手摘掉眼镜,使劲儿擦了擦。

    做这个动作的时候,他狭长的眸子一直盯着那几个倒地不起的男人,像是在说:我看看谁还敢起来。

    保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冲林暮嚷嚷着:“不准打了,我已经叫警察过来了!”

    闻念皱眉:“明明是他们几个欺负人。”

    保安:“?”你把人都揍趴下了说人家欺负你?

    闻念:“……”

    民警很快就来了,把她们都带去了派出所。林暮本来想让闻念先回家,她不放心,也跟了过来。

    林暮有条理地将事情讲述了一遍。他的车好好在车位上停着,那几人的车把他挡了,还来找他的茬,先动手的也是他们。

    停车场有监控,那几个混混对此的没有否认,他们揪着林暮打人的事不放。

    本来林暮动手算正当防卫,但后面那几个人都倒地了,他还薅着人打,确实防卫过当了。

    对此,林暮淡淡地说:“可以送他们去验伤,我会按伤情等级赔偿。”

    民警有点头疼地说:“我带他们去一趟医院。”

    林暮:“我就是医生,我也可以给他们验。”

    民警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最后当然不可能让林暮去验伤,另外找了大夫。

    结果和民警想的一样,六个人里,只有一个勉强算轻伤,伤在腹部。这个伤情,赔也赔不了几个钱。

    几个混混傻眼了。他们疼得都快过去了,竟然连轻伤都不算?

    民警无奈地想,谁让你们找一个大夫的茬。他刚刚打听了一下,这人还是青城医院的顶梁柱,医术格外精湛。教训你们几个,还不是轻轻松松的事。

    折腾到后半夜,事情总算是处理好了。那几个混混被拘留,林暮全身而退。

    闻念等在他的车子上,他打开车门的时候,见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刚一动,就“嘶”了一声。

    他面色一变,担心地问:“怎么了?”

    闻念扁了扁嘴:“一个姿势太久,腿麻了,动不了……”

    “你等一下。”林暮绕到另一边,把她那侧的车门打开,弯下腰,一手托着她后背,一手从下面穿过她膝弯,把她拦腰抱了起来。

    “诶?”闻念一惊。

    林暮把她从车上抱下后,就放在了地上。她的腿是麻的,根本就站不住,差点又倒了,下意识抓住了林暮的胳膊。

    “你扶着我肩膀。”说完,林暮蹲下来,用两只手帮她轮番揉着腿。

    腿麻的时候一揉,滋味十分酸爽,闻念龇牙咧嘴。好在起作用,不一会儿她就不麻了。

    林暮重新站起来,抱歉地道:“等久了吧。”

    闻念摇摇头,问他:“结果怎么样?”

    听林暮说他们被拘留了,闻念解气地一笑:“活该!”

    晚上的风很冷,林暮示意闻念上车,他送她回家,这次闻念没有拒绝。

    路上闻念嘀咕:“这种奇葩怎么就被咱们碰上了呢。”

    林暮没接话。他也觉得这几个混混出现得太刻意了,就像是有人安排的一样。谁会和他结仇?

    车子一路驶进闻念的小区,停在了单元楼下。解安全带的时候,闻念听林暮道:“今天吓到了你吧?”

    闻念想到他打人时候的样子,的确有点怂。这身手怎么也不像锻炼出来的啊。

    摇摇头,她说:“你没事就好。”

    看出她的确被自己吓到了,林暮很是自责。他郑重地道:“下次绝对不会发生这种事了。”

    “下次?”闻念敏锐地捕捉到这两个字,心想林医生以后还要找她搭伙看电影?

    林暮却理解成了“你还想有下次?”

    他低着头,诚恳地说:“我向你道歉,对不起。”

    闻念困惑地眨眨眼:“你不用道歉的啊,我也没受伤什么的……”

    “所以你不怪我?”林暮抬起眼帘。

    “当然啦。”

    林暮的心情由阴转晴:“那下次我带你去别的地方玩。”

    “等等……”闻念终于忍不住问出了口,“林医生缺同伴的话,怎么不找同事一起?”

    “什么缺同伴?”

    “就是看电影,吃饭什么的啊,找我不如找你身边的人方便。”

    林暮望着她,片刻后,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闻念不懂他的想法,整个人都懵懵的。

    “闻念,我以为我表现得很明显了。”

    “啊?”

    林暮看向她,一字一顿:“我在追你。”

    闻念以为自己幻听了,半晌才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追她?为什么要追她?不会喜欢上她了吧?

    不对啊,自己之前对他死缠烂打,他不是非常反感吗?后来他们两个接触也不多,怎么就喜欢上她了?还有,他跟在闻晚身边学习,闻晚那么出色,他竟然不动心?

    闻念眼中的质疑太明显,看得林暮十分头疼。

    他揉了揉太阳穴,语气凉凉的:“所以你一直没看出来?”

    闻念小幅度点了点头,费解地问:“你怎么追的啊?”

    “我每天给你发养生知识。”

    “……”这特么谁能看出来!!我年过半百的叔叔还总是给我分享诸如“绿豆汤能治百病”这类文章呢!

    闻念那一言难尽的模样,也让林暮心里没了底。他低声说:“发这个不就像发早安晚安一样。”

    哪一样了啊!哪一样了!你随便找个女生问问,会不会觉得这是在追人!

    如果是医院里的那些同事,估计能察觉到林暮的心思,因为非正事这人从不回复,也鲜少主动给人发消息。

    雷打不动每天转发文章,他还是第一次做。

    “所以你邀请我看电影,也不单纯是为了结个伴?”

    “嗯,这不是约会吗。”

    闻念双目放空,不知道说点什么才好,车内的气氛有点尴尬。

    半晌,林暮认真地说:“看来我还要多多学习。”

    “别……”闻念还是第一次碰上这种表白的场面,非但不尴尬,还有点想笑,清咳两声,才把笑声止住。她严肃地说,“林医生,我并不喜欢您,请您不要浪费时间在我身上了。您如果退不回朋友的身份,以后咱们就不要见面了。”

    林暮脸上的血色,一寸寸褪尽。他垂下眸,薄唇轻启:“所以你之前的确只是玩玩的。”

    意识到他说的是还没重生时自己追他的事,闻念理亏地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郑重地说了句“对不起”。

    林医生是个有傲骨的人,自己这种轻慢了他的心意的女人,想来他不会再喜欢了。

    “我先回去了,再见。”话音落下,闻念伸手去推车门。结果“咔哒”一声,四扇门都被落了锁。

    闻念一想到车里就他们两个,汗毛都吓起来了。林暮不会恼羞成怒,揍她一顿吧?

    沉默在四周蔓延,空气仿佛都停滞了。闻念不敢看他,心怦怦直跳。

    就在她思索对策的时候,车锁又被齐齐打开了。

    “算了,”林暮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清冷中暗含柔软,“很晚了,你回去休息吧。”

    闻念连忙上了楼。躺在床上,她一遍遍琢磨着林暮的话。所以他到底是放弃了没有?

    她不知道自己几点睡的,闹钟响起后,她迷迷糊糊给江彻打了个电话,让他帮自己跟俱乐部请个假。

    挂了电话,她倒头又睡了过去。

    再醒来,已经是下午,她太饿了,等不及外卖,就给自己煮了个面。

    填饱肚子,她彻底活了过来。想到林暮的那些话,有种做梦的感觉。

    说不定真是做梦呢,林医生怎么可能喜欢她啊,看看,他今天又转发文章给自己了。

    等等……他竟然联系自己了?而且在文章之后,还发来了早安和天气预报,提醒闻念添衣裳。

    闻念揉了揉眼,确定是今天清晨发来的消息没错。除此之外,手机上还有好多别人发来的消息。

    犹豫了一会儿,闻念敲字:【林医生,你今天会联系我,是我想的那样吗?】

    林暮估计在忙,没回她。闻念就切出去看别人的消息。

    江彻:【念念昨天去游戏厅玩了?】

    凌弈:【那个男的谁啊?】

    岑屿森:【念念,我也想和你一起看电影】

    楚临川:【……】

    秦星野:【闻念,你有男朋友了吗?】

    这都什么跟什么?闻念一脸懵逼地去微博转了一圈,这才知道,昨天那个女生把她们的合照发到了微博上。

    她的微博内容很正常,就是夸闻念真人比屏幕上还要漂亮,性格也好。坏就坏在,这俩人自拍的时候,把林暮的半张脸给拍进去了。

    背景虚化开的不高,有人把林暮截下来,拿软件处理了一下,清晰的侧颜简直惊为天人。

    闻念不少粉丝追问,这个大帅比是谁?

    女生回应:【他和小酸莓一起的,给她抓了好几个娃娃呢。】

    如果只是这样还好,关键有人用浏览器识图,顺藤摸瓜出了林暮的身份!

    百科里那一串的奖项、学术成果、手术成就,闪瞎了一众人的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