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万人迷女主的海王妹妹我不当了 > 正文 第60章 60条鱼
    “我讨厌现在的自己, 却没办法恨把我变成这样的你。”他苦笑着,眼眸闪烁着细碎的光,闻念感觉得到他的难过, 喉咙也跟噎了一团棉花似的。

    在喜欢的女生面前露出这样的一面,秦星野觉得很丢脸。他垂下眼眸, 轻声说:“你不用管我, 让我缓一缓就好了。”

    自始至终,他没有质问她当初为什么要那么做, 没有警告她以后改正,更没有说过放弃喜欢她。

    他明明那么不甘心, 却为了她全都忍耐了下来, 郑重地像对待什么易碎的珍宝。

    闻念恍然明白,上一世他会疯狂成那个地步, 不是讨厌她,而是因为太爱她了。

    这一世他对自己的爱,不比上一世要少。沉甸甸的,让她动容。

    包厢里寂静了许久,枯坐成石的男人,动了一下。他朝闻念伸出手,神色看起来不再那么疯狂。

    闻念没躲,任由他握住了自己的手。

    他的手很大, 掌心温热, 可以把她整只小手都包起来。他克制着力量,还是让她感觉到有些疼。就好像他一松手, 闻念便会离开似的。

    看向她, 乌黑的瞳孔里满是她的身影。他笑了一下, 似在自嘲, 也似认命,低哑地说:“念念,怎么办,我这辈子彻底栽你手里了。”

    ……

    闻念被他送回了家,有些疲惫地在床上躺下。

    她没有再看网上的讨论,没联系任何人,静静地蜷缩在被子里,脑海中回荡着他们的脸,耳畔响起他们的话。

    她想,连那么不堪的自己都能接受,自己能遇到他们,真的是很幸运。

    不管选择谁,都要辜负另外的人,这让她很纠结。

    理智和感情不断交战,她越来越累,闭上眼睛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她被一阵铃声吵醒。微微睁开眼,房间里很昏暗。

    摸到手机后,她没注意看是谁打来的电话,接了起来:“喂?”

    对面愣了一下,问:“嫂子,你在睡觉?”

    “嗯,你是?”闻念瞌睡醒了不少。

    “常子辰,咱们过年那会儿见过的。”

    “嗯嗯,怎么了吗?”

    “队长喝了好多酒,我怎么劝他都不听,你能不能来接他一下?”

    闻念马上从床上坐起来:“他在哪?”

    ……

    江彻孤身坐在包厢卡座里,面前的桌子上摆满了空酒瓶。偌大的房间,充斥着酒味。

    他低头时,碎发挡住眼睫,投下一片阴翳。无声地开了一瓶酒,倒进了透明的酒杯里,他修长的手指握着辈子,仰头将酒一饮而尽。

    杯子被放下时,和桌子相碰,发出“哐”的一声。

    他头有点疼,揉了揉眉心,又拿出手机,准备给常子辰打个电话。

    这人也不知道去哪了,这么久还不回来。

    还没拨通,包厢的门被打开,一阵熟悉的脚步声传来。

    他低着头苦笑,喝太多都出现幻觉了,不然怎么会听到念念的脚步声。

    正想着,念念担忧的声音响起:“江彻哥,你怎么喝了这么多酒?”

    他先是一僵,随后不可置信地抬起头,发现来人真的是闻念后,他第一反应就是把桌子上的酒瓶给收了。

    可是他喝了那么多,一下子根本收不完,拨拉了两下,他皱着眉问:“你怎么来了?”

    闻念见他虽然因为喝多了口齿不大清晰,但还能正常交流,松了一口气。

    “常子辰给我打了电话。你还没回答我,怎么喝了这么多酒?”

    江彻先小声说了句“他真是多事”,之后清了清嗓子回答:“公司出了点事。”

    “真的吗?”

    “嗯。”

    因为他始终都没看她,闻念并不信他的这番说辞。如果江氏真的出了什么事,她还能不知道?

    叹口气,她放弃了追问,走过去扶着江彻的胳膊:“我先送你回去吧,还能走吗?”

    出乎她的预料,江彻推开了她:“我自己可以。”

    闻念的手僵在了半空中,心头浮上难堪。她今天收到他消息的时候就知道,他肯定是生气了,现在竟然连碰她都不愿意了。

    她鼻子酸酸的,心里难受得要命,怕他看穿自己的想法,飞快地侧过了身,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说:“那走吧。”

    “不用了,我叫司机来接我。”江彻站起来,翻找着司机的电话,包厢里一片死寂。

    他慢半拍地察觉到什么,看向闻念。小姑娘背对着他,他完全看不到她的表情。

    直觉促使他走到闻念身前,微低头看去,闻念还想躲,被他给抓住了肩膀。

    “你放开我。”她语调很冷,尾音在颤,听着像是要哭了。

    江彻瞬间忘记了其他,柔声说:“念念,怎么了?”

    闻念明知道自己应该马上离开,明知道有些事情根本就不需要说明白,可她还是控制不住。

    她直视江彻,眼睛红通通,肯定地道:“你生我的气了。”

    江彻一怔,没反驳。

    闻念觉得浑身冷得可怕,一颗心直直地往下坠:“因为我曾经做过的那些事,你觉得我不堪,不愿意碰我,甚至不愿意看到我。那我现在就走,我以后不会出现在你面前了。”

    说完,她死死憋着眼泪,想绕过他离开。结果刚走了半步,就被男人给抓住了手腕。

    他用了很大的力气,让她没办法挣脱,看着她的时候,眼尾也红了。

    像是被人泼了满身的脏水,他辩解起来,气息不稳,声音一颤一颤的:“念念,你在胡说些什么。”

    闻念觉得自己现在的样子也有点陌生,就像秦星野说的那样,失控了。

    对待其他人,她可以心平气和地分析、思索,但是对江彻,她只想用最尖锐的话刺激他,让他体会到自己的难受。

    “我说的不对吗?”一滴泪不受控制地掉下来,她用另一只没被钳制的手,狠狠抹去,“从我来了之后,你正眼都没看过我一下,不让我扶你,也不让我送你回去。江彻,你到底怎么想的?你如果怨我,你就直说,不用这样。”

    上辈子她落到那种程度,他还对她不离不弃,这辈子事情暴露,他就成了这般态度。难道上辈子那些好,都是假的吗?

    他给了她太多的期待,一开始她怕重蹈覆辙,也觉得他太好了,她配不上他,所以一直没回应过。

    现在她开始相信他了,他却给了她重重一击。

    这就是重生的代价?不管怎么扭转,命运女神都不肯垂帘她。

    她甚至想,上辈子死了一了百了就好了,也不用这辈子受这种折磨。

    “越说越离谱了,”江彻脸色铁青,伸手把她给扯进了怀里,“你真是要气死我。”

    “你放开我……”闻念伸手推他,男人的身体就跟座山似的,根本推不开,到最后她手都酸了,委屈地哭起来。

    “别哭……”江彻手放在她的后脑上,把她拥在怀里,心疼地哄着她,“念念,我从来都没有讨厌你过。”

    闻念难过得一个字都讲不出来,垂着头,摆明了不信他的话。

    江彻喉结上下滚动,狭长的眼眸满是纠结,片刻后,他沙哑地解释着:“我很介意你之前那些事,所以才来喝酒。本想把负面情绪都消化了再去找你,结果你忽然来了……我不想让你看到我现在的样子。”

    他自小就知道闻念是他的未婚妻,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守护她成了刻在他骨子里的信条。

    不管是做偶像,还是江氏的总裁,面对无数诱惑,他都没有动摇过。他想把自己,完完整整地留给闻念。

    在他看来,他们两个之间不仅仅是青梅竹马、未婚夫妻这么简单,还是会扶持一生的爱人、亲人。

    他知道闻念从小就是个霸王,脾气差还耍小性子,但是本性不坏。所以当他今天看到新闻的时候,是真的震惊到了。

    那个跟在他屁股后面喊江彻哥哥的小女孩,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来?那些亲密的话,真的是从她口中说出来的吗?

    他坚持了多年的想法,瞬间坍塌,一下子接受不了也是很正常的。

    怕打电话暴露了他的气愤,他给闻念发了文字消息,然后派人处理了网上的言论。

    他发现还有另外一批人在帮闻念,他猜测要么是另外几个男人,要么就是闻晚派来的。

    这让他心里敲响了警钟,尽量平静地思索整件事。他可以确定的是,闻念现在并没有和任何人谈恋爱。

    爆出来的截图也显示,她早就和那些人断了。既然她现在是单身,其他男人无非有两种选择:追她,或者放弃她。

    江彻当然希望是后一种,可连楚临川、凌弈这种丢了大脸的人,都在直播间里明确表示会继续喜欢她,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

    他当然也不可能放弃她,只是心里的苦闷实在难以排解,就过来喝闷酒。

    他计划得很好,喝了酒,发泄了负面情绪,他又会变成那个完美的、温柔的江彻。

    等见了闻念,他就告诉她,事情都处理好了,她知错就改,依旧是自己的未婚妻。

    结果,人算不如天算,闻念来到这,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她还误会了自己,他真是又丢脸又冤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