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守护美强惨师兄 > 正文 第63章 牵手
    这还是自衡阳城偷听事件之后, 凌星遥主动同云初月说的第一句话。

    不过这话听起来并不温柔,甚至还带着点淡淡的嘲讽之意。

    云初月背影微僵。

    她实在想不到她和凌星遥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但是这段日子她有好几次单独找过凌星遥,想同他解释自己和慕华晖婚约的事, 还想告诉他, 自己心里是有他的,但是凌星遥都是面色淡漠的看着她。

    有一次他甚至冷冰冰的对她说道“你说的任何话我都不会信的。还有, 我奉劝你一句,收起你在我面前的这副嘴脸。这样我还能将你当着同宗师妹来看待,不然,休怪我翻脸不认人, 将你的真实面目都抖露出来。”

    云初月愕然。

    她不明白,为什么明明以前待她那样好的凌星遥会用这样的语气跟她说话。

    一时之间竟是连哭都忘记了。

    当然, 这也是因为她很清楚凌星遥的性格。既然他会说出这样的话, 摆出这样的一副态度来,那无论她如何的梨花带雨他都不会有一点动摇的。

    于是, 自那之后,她也再没有单独找过凌星遥。两个人虽然每日都会见面, 但却形同陌路。

    不过云初月心中多少还是存了一丝希望的。想着凌星遥会不会心里割舍不下她, 有一天会对她回心转意。

    但是现在凌星遥这话一说出来,云初月就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了。

    既然如此

    云初月头也没回,十分冷淡的回答着“这与你无关。”

    说着,她抬脚就走。

    凌星遥看着她逐渐走远的背影,片刻之后他轻嗤了一声。

    自己以前怎么没有看出云初月竟然会是一个表里不一的人?若非那次偷听事件, 那想必此时他依然会觉得云初月是个纯真善良的娇软小姑娘吧?

    他可真是瞎了眼!

    孟棠决定先去抓鱼。

    当然, 说是抓鱼, 其实就是玩儿。

    脱了鞋袜, 拉着丁乐萱一起, 涨潮的时候就往回跑,退潮的时候就在松软的沙滩上到处乱窜。

    甭管是八爪鱼还是螃蟹,还是其他的什么,反正统统抓起来往盆里扔。

    这样玩了一会儿,抬头看到慕华晖背着双手站在一棵树下看着她们。

    他今天穿的是一件素白色的交领袍子,腰间系一条浅碧色的腰封。这般身姿修长的站在夕照里,当真就是一位出尘脱俗的仙人。

    但是她自己却是赤着一双脚,手上和裙摆上都沾了好多泥沙

    孟棠顽皮心起。立刻直起腰,朝着慕华晖一路小跑过去。

    慕华晖看着她一脸不怀好意的模样,就知道她心中肯定在打什么坏主意。

    但是这有什么关系?

    这样的黄昏夕阳下,看着她这样笑着朝自己跑过来,无论她想什么,他都不会拂了她的意。

    于是他就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一直眉眼温和的看着越来越近的孟棠。

    孟棠刚一靠近,就装做脚下一滑,沾了湿润泥沙的手就抓住了慕华晖的衣袖子。

    很好。他素白的衣袖上立刻就有了一滩水渍和好些泥沙。

    趁着慕华晖伸手扶她,右臂揽住她腰的时候,她又顺势抬起头落在了他胸前。

    这样他的衣襟前面就有了五根很显然的手指印啦。

    当然,这手指印都是用水渍和泥沙堆出来的。

    孟棠歪头看了看,对自己的‘杰作’表示很满意。

    慕华晖则看着那两处手指印,温和的笑,眉眼间没有一丝着恼。

    不远处的丁乐萱看着这一幕,一脸面无表情的表示她已经见怪不怪了。

    而且她已经做好了后续还会被继续喂狗粮的觉悟。

    就继续淡定的到处找鱼。

    孟棠正拽了慕华晖的衣袖子,要他脱了鞋袜跟她一起去抓鱼。

    撒娇撒痴这种事她也会啊。不过这种事她只会在跟自己关系好的人面前才会做就是了。

    慕华晖拗不过她,只得脱了鞋袜,将衣袍下摆掖在腰间,赤脚踩在了沙滩上。

    丁乐萱看到这一幕的时候还是挺惊讶的。

    那可是大师兄啊!

    他们明华宗光风霁月,高高在上的大师兄!

    全宗上下,哪一位峰主长老不对他抱以深切希望?哪一位师弟师妹看到他的时候不毕恭毕敬?

    但是现在,他竟然赤脚踩在沙滩上,还跟孟师妹一起玩水。

    不但衣服上有了水迹和泥沙,只怕头发上也免不了

    丁乐萱惊讶了一会,又继续淡定的弯腰开始摸鱼。

    自毁形象什么的。算了,反正大师兄对孟师妹那么纵容,在孟师妹的怂恿下他做出任何事都不足为奇,她还是少操心吧。

    三个人玩玩闹闹之下,竟然也捡了一盆的海货。

    将盆塞给慕华晖拿着,孟棠拉着丁乐萱一起去捡柴火。

    等捡的差不多了,她就跟丁乐萱一边走,一边说说笑笑的往回走。

    至于藏身在一棵树上的云初月,她只当不知。

    因为孟棠觉得,云初月这种人就不应该太在意。你越在意她吧,她就越来劲,索性无视。

    等回到那间破屋,就看到屋中一侧的空地上有几块石头围在一起,里面正好可以烧柴火,上面还可以架锅。

    旁边还堆了一小垛柴火。

    孟棠看了一眼闭目盘腿坐在地上入定的凌星遥,心里想着,他的动作倒是快。

    孟棠刚刚在海滩上玩儿的很高兴,心情一好,剩下烧饭做菜的事她就全都一个人包了。

    反正这几位都不会做饭做菜,也帮不了什么忙,干脆就让他们别插手算了。

    储物戒里面还有一些食材,孟棠全都拿了出来,做了一锅大乱炖。

    刚抓的海味儿,吃的就是个鲜,所以除了盐,其他的调料孟棠都没有放。

    等煮好了,一掀开锅盖,就是扑鼻的香味。

    孟棠从储物戒里掏出碗筷来。分给慕华晖之后,她故意问丁乐萱“你都已经辟谷了,怎么样,这些凡间的浊物你吃不吃?”

    这是还记着初初下山那日丁乐萱在客栈里说的那些话呢。

    丁乐萱面上有些讪讪的。

    但那时候她是不待见孟棠嘛,孟棠说什么东西好她就必定会说不好。但是现在她和孟棠很亲近。

    而且这一锅海味闻着就鲜,好些还是她自己亲手抓的,怎么不吃?

    就点头,斩钉截铁的说道“吃!”

    孟棠没有继续打趣她,笑了一笑之后,分给了她一副碗筷。

    至于凌星遥

    就见那位已经睁开眼,起身站起来,十分自觉的掇了一只小凳子在这搭起来的简易火炉旁坐好。

    这火炉是他搭的,刚刚烧的柴火也有好些是他捡的,所以这锅海货他理应有份。

    所以孟棠也递了一副碗筷给他。

    四个人开始吃海货,场面虽不说十分温馨,但也十分的和谐。

    只是正吃到一半,不和谐的因素来了。

    云初月自幽幽月下踏进屋里,容颜清丽如世外仙姝。

    看一眼他们四人,她咬了咬唇,矜持的走到另外一边坐下。

    孟棠只当没有看到,继续埋头干饭。

    云初月原以为肯定会有人开口叫她过去一同吃的,但是直等他们吃完了,也不见有一个人开口叫她。

    就感觉自己被他们孤立了。心中十分的委屈,单手捂脸就抽抽噎噎的哭了起来。

    正和丁乐萱一起收拾碗筷的孟棠手一顿。

    这位大小姐又怎么了?好好的怎么就哭了起来。

    就用眼神示意丁乐萱你以前不是和她关系好?不然你过去劝劝?

    丁乐萱疯狂摇头。

    她其实觉得自己挺对不起孟棠的。

    因为在衡阳城的时候,云初月那样险恶用心的想置孟棠于死地的事她都没有说出来。

    她总是想着,云初月或许只是一时犯糊涂才会做出那样的事来。要是她将这事说了出来,大师兄和孟棠肯定都不会饶了她。所以她暂且还是隐瞒下来,给云初月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吧。

    但是她自己却是再也不敢和云初月亲近了。

    孟棠见丁乐萱不动,就去看凌星遥。

    这位可倒好,干脆利落的闭上眼又开始入定修炼了。

    行吧。反正她自己是不会去劝云初月的,也不会让慕华晖去劝云初月的。既然以往跟云初月关系好的丁乐萱和凌星遥都不愿意过去,那就只能让她自己在那伤心着了。

    等她收拾好碗筷,云初月依然坐在那里抽抽噎噎的哭。

    但是没有人管她。

    慕华晖还叫孟棠“我们去村里赁条船,明日出海。”

    孟棠清脆的应了一声。

    不过等走出门外,孟棠就凑近过去,轻声的问着“师兄,你其实是不想待在屋里的吧?”

    不然这大晚上的村民都睡了,你说跑出来赁船?明摆着就是借口嘛。

    她靠的很近,慕华晖鼻端又盈满了她身上幽幽的女儿香。

    心湖再起涟漪。忙平复了下自己的情绪,然后老实作答“嗯,很吵。”

    孟棠捂嘴偷笑。

    不过她也觉得云初月哭的有点儿吵啊,也不想在屋里多待。

    既然现在出来了,倒不如和慕华晖去看看夜色下的大海。

    就将自己的这想法说了出来,慕华晖自然应允。

    等他们两个走到海边的时候,虽然没有看到海上生明月的美景,却看到了月色下水波粼粼的大海。

    而且晚上的大海好像比白天要安静一些。虽然还是有潮起潮落,但涨潮退潮的时候相较白天要温柔很多。

    孟棠以前也只有去海边城市旅游的时候才有机会看到大海,平常压根没机会的,现在忽然到了海边,就觉得哪怕什么事都不走,只在海滩上走一走,吹吹海风也很好玩。

    自然,因为海滩是湿的,所以肯定要赤着脚才行。

    孟棠就脱了鞋袜,提着裙角,跑到离海水近一些的地方去。这样涨潮的时候海水哗的一下从她的小腿上掠过去,退潮的时候又哗的一下从后面掠过她的小腿。

    脚下是柔软细腻的沙子,夜里的海水是冰冰凉凉的,孟棠玩儿的十分高兴。

    就挥手叫慕华晖“师兄,你快过来。”

    等慕华晖到她身边,就要他跟她一样,脱了鞋袜,撩起衣摆,就这样站着。

    新的一浪很快打了过来。哗啦啦声中,潮起又潮落。

    孟棠侧过头看慕华晖,一脸兴奋的问他“师兄,好不好玩?”

    这一瞬间,所有的月色似都落在了她眼中,让慕华晖移不开眼。

    心中亦如这话月色一般温软。慕华晖颔首,轻声的说着“好玩。”

    他不敢太大声。因为这一切美好的就跟一场梦一样,他怕他声音稍微大一些这场梦就会醒。

    但是孟棠可没有这些顾虑。

    活着的时候就要高高兴兴,所以她笑的肆无忌惮。

    还会不时张开双臂,在海浪涌过来的时候向着浪头奔过去。

    有的时候浪头小一些,只没过她的小腿。有的时候浪头大一些,会溅湿她的衣裳。但是她一点都不在意,照样玩儿的很高兴。

    到后来见慕华晖只站在旁边看她,她就拉着慕华晖一起这样玩。

    两个人就跟个孩子一样的追逐着潮头。玩到后来,孟棠身上的衣服不说湿透了,但也没有几处干的地方。

    甚至她头发梢上有时都会往下滴水。

    但是孟棠仍然兴高采烈的,兴致一点不减。

    她还问慕华晖“师兄,这样玩儿下来是不是觉得很有趣?”

    “你一开始站在那里不动,太美意思了,一点乐趣都没有。”

    孟棠知道慕华晖这是玩不开。

    千鹤城的少城主,明华宗的大师兄,从小到大有的是人叫他要矜持,要端庄,从没有告诉过他玩的时候可以痛痛快快的玩吧?

    于是经年累月下来,才养成慕华晖这样虽说面上也是温和得体,但内里其实沉闷无趣的性格。连玩都不会。

    不过没有关系。现在她孟棠来了,就要让慕华晖体验一下以前没有体验过的人生。

    就笑着说道“师兄,以后你跟着我,我带你到处玩儿啊。”

    一副十分豪爽的样子,只差没抬手拍胸脯立下保证书了。

    慕华晖看着她,眸中忍不住泛上笑意。

    一边手中拿了一块干净的布巾在不停手的给她擦拭发梢上的水珠,他一边唇角蕴笑,轻轻的嗯了一声。

    无论天涯海角,往后他就跟定她了,永远不离不弃。

    两个人身上都有泥沙水渍,各自给自己施了个清洁的法术,然后才转身往回走。

    月上中天,村民早就已经熟睡。偶尔犬吠声响起,却只会更加的凸显这夜的寂静。

    这般并肩走了一会,孟棠摆手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慕华晖的手。

    正要擦手而过,那只手却忽然被慕华晖给握住了。

    孟棠还是有点儿惊讶的。

    慕华晖以前虽然会握她的手,甚至还会抱她,但那一般都是在紧急或者危险的情况下。像现在这样好好的就主动握住她的手,还是头一次。

    不由的侧过头去看慕华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