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txt > 玄幻小说 > 和森首领be后 > 正文 第66章 第66章
    “你好, 我叫清枝莉香。21ggd  21”我握住相叶江里的手,他的名字听起来好像女孩。

    掌心的皮肤要比一般人细腻得多。

    “莉香老师以后请多关照。”

    “哪里哪里。”

    简单的,通用的问候。

    说完这些话, 相叶江里从携带的手提包里拿出小小的黑色盒子, 里面放着一副无框眼镜。

    用眼镜布细心地擦拭着镜片上几乎瞧不见的污渍,这才从容地戴上。

    “怎么了?”察觉到我的视线, 他转头问我。

    脸大或者偏圆的人戴这种无框眼镜会有强撑着的难看,他却不同,或许是清瘦的缘故。

    “没有,只是觉得相叶老师戴眼镜很合适, ”我揣度着该用怎样的词来形容,可怜我那连半桶水都没有的词汇量, 搜刮半天也找不到合适的用语, “很像数学老师。”

    最终的结语连我都觉得平淡。

    “谢谢,”他单纯是温和地笑, 没有取笑的意味,“上学的时候同学就这么说过。”

    教师的日常无非是和学生打交道, 和同事打交道。我光记着要和同事解释自己左腿长出来的事, 忘记了学生的八卦能力要比老师厉害得多得多。

    第一节课基本没法上,大部分的时间都在重复先前才在同事那里蒙混过关的理由。在咒术高专的半个多月,大部分时间都是一个人呆着,突然被这么多鲜亮的声音和面孔包围,整个人有种在烈日下暴晒的炽热感。

    好歹算蒙混过关, 第二节课总算能正常进行。

    也是在第二节课后见到了好久不见的美夏, 在旧校舍一别后就没有再见过, 明明时间也不算长, 但还是觉得过了好久好久。

    我想她也是这么觉得的。

    被撞得一个趔趄, 女孩扎进我的怀里,“莉香老师!好久不见!”

    她和我记忆中的模样不太相同,脸还是圆圆的像小饼干,但眼神比参加夏穗葬礼的时候要亮,精气神也变好了。

    看来是从好朋友离世的阴影里走了出来。

    “美夏,好久不见。”我摸摸她的头发,有点恍惚地想起夏穗。

    我也曾这样拥抱过那个孩子。

    她似乎是有点不好意思,嘿嘿地笑了两声,又抱怨道“老师怎么出差这么久啊,而且还走得那么急。”

    “这我也没办法,学校临时安排的。”把锅甩给学校这一招最好使。

    “老师,”美夏的表情神神秘秘,音量也压得很低很低,“你的腿是因为上次的旧校舍事件才变好的吗?因为那些奇怪的生物……”

    我一愣,虽然她的思路可能和真相完全对不上线,但是好歹挂上了钩。

    美夏误把我的愣神当做了默认,还郑重其事地和我保证“绝对不会告诉其他人,这是我和老师的秘密。”

    “嗯……谢谢美夏。”误会就误会吧,详细解释起来更麻烦。

    总算熬到了午休时分,我把脸埋进桌上摊开的乐谱里,装成鸵鸟一动不动。

    “早上课很多吗?”相叶江里把茶杯放在我手边,“看你很辛苦的样子,所以擅自用了你的茶杯冲了点红茶,希望你不要介意。”

    我握住茶杯,红茶的温度通过杯壁传递到我的手心,“当然不会介意,反而是我该说麻烦了相叶老师。”

    “客气了。”相叶江里端起自己的茶杯小啜一口,用闲谈的口吻问起“不去吃饭吗?”

    “中午习惯吃自己带的便当,”我摇头,“倒是相叶老师,不快点去食堂的话,超有人气的炒面面包要卖光了。”

    “巧了,”相叶江里又往手提包里一摸,摸出便当盒,“我也习惯吃自己带的便当。”

    田川和智子老师先前说着要品尝食堂推出的新菜品所以两人都没在,办公室里只有我和新来的相叶老师一同安静地吃着便当。

    “莉香老师吃的可真少呢。”初次和我在一起吃饭的人都会发出类似的感叹。

    我只能用站不住脚的理由推脱“今天没什么胃口。”实际是天天都没什么胃口。

    “苦夏吗?”

    “现在离夏天还有一段时间吧。”但到了夏天胃口会变得更差倒是真的。

    “说的也是,不过没有胃口的话其实可以尝试吃一些酸甜味的食物,比如梅子饭团,或者吃一点偏辣的开胃小菜。”他把蛋卷放入口中,长长地哦了一声,“今天的蛋卷真是超级好吃。”

    相叶江里把便当盒推过来,“你要不要尝尝?”

    本来是想拒绝的,但是他原本沉寂的深紫色眼睛因为那个蛋卷变亮了,我不由得怀疑那个蛋卷的味道是否真的那么好。

    可如果是甜口的……

    “是咸的,一点也不甜。”

    “那我不客气了。”我夹住软和和的蛋卷送到嘴里,咀嚼,果然是咸口,而且鸡蛋的香味好浓。

    我觉得自己的眼睛也变亮了,“真的很好吃!这个是相叶老师自己做的吗?还是家里的夫人做的?”

    “我还没有结婚,这是自己做的。”

    “对不起!说了失礼的话。”但是能自己做出这么好吃的蛋卷真的很厉害,尤其是对于男性来说。

    他弱弱地笑了笑,眼睛上蒙了层灰灰的阴翳,“这个年龄了还没有结婚很奇怪吧。”

    “没有那种事,结婚与否是个人的自由。”我说不定以后也不会结婚,试图弥补刚才的过失,我把便当盒推过去,“要吃这个章鱼小香肠吗?脆脆的。”

    他看了看我,再看看便当盒里的小香肠,小声说了谢谢。

    相叶江里来上班的时间虽不到一天,但他在我心中留下的印象远比原本教数学的高木好得多。

    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变成另一个模样。

    头发从稍长的直发变成短的微卷,莉香说时而酒红色时而紫色的眼睛这会儿真的变成了深紫,身高倒是没有发生变化。

    所以他才这么钟爱收集异能者。

    改变模样的异能,适合战斗的异能,能够治愈伤者的异能,还有能实现至爱之人愿望的异能。

    只要易于掌控,任何荒谬的异能都能在自己该呆的地方发挥作用。

    让爱丽丝变成另一个模样去接近莉香倒也是个办法,毕竟爱丽丝是他异能的实体化,和人体里的基因应该没有什么关系。

    但也想真正地触摸到莉香,让莉香看见他,不只是凭借异能作为中间体。

    所以森鸥外想了个办法,异能体和被异能化的他本人轮流去学校里上课,具体时间要怎么分配还得看港*黑里的工作量。

    不过,到横滨中学上班的第一天还是他本人。

    选择的名字是相叶江里,没有什么深层次的原因,单纯是好听无害。不带有攻击性的名字能一定程度上留下好的印象。

    借着陌生的名字和陌生的模样,森鸥外再一次让自己重现在莉香的视野中。

    原本会穿过他心脏的视线现在不会飘忽不定,安稳地降落在他的身上。虽说没有爱意,但对目前的他而言已经足够。

    一点一点的,挤进莉香的生活,重新留下自己的痕迹。

    就算是换一个身份,也要让莉香重新爱上他。

    “你好,我叫相叶江里,之后会接替高木老师教授数学这一科目。”把本来自我介绍的话再和莉香说一遍,像是弥补之前被忽视的缺陷,恨不得能重复数十遍,让莉香回应他数十遍。

    当然那可不行,会被当成神经病。

    握住的手真切地传来柔软和温热,不同于之前穿过的虚影。莉香的嘴唇翕动,在和他说话,只和他说话,疯子在心脏里疯狂蹬腿,在耳膜处疯狂叫嚷,森鸥外告诫自己要忍耐。

    只是上班的第一天就被一群聒噪吵闹的小鬼包围,有女学生朝她撒娇,有男学生在计划着递送情书。

    森鸥外觉得自己长了只暗眼,在看不见的地方窥伺着莉香的一切。

    她本就不喜欢吵闹,应付完别人的热情后像是瘪掉的气球。

    脸埋到乐谱里,把洁白的后颈暴露在别人的视野中,那块后颈骨微微凸起,和第一次见面时相同,散发出会吸引坏人的因子。办公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人,森鸥外肆无忌惮地将占有欲过剩的目光落在后颈处,良久。

    收敛起自己的心思,给莉香冲了杯红茶。

    还是和以前一样喜欢吃咸口的蛋卷,便当盒里一定有炸好的章鱼小香肠。记忆可以修改,但习惯无法硬性改变。

    适当地装可怜会获得更多的同情,这一招对于莉香特别适用。

    莉香本来就是很敏感的人,对于别人情绪变化的感知也更敏感。眼神沉下来,气场软下来,人都变得像淋雨的小狗。

    莉香看着他,用蜜棕色的,他曾经吻过的眸子看着他,柔软地小心地问“要吃这个章鱼小香肠吗?脆脆的。”

    “谢谢。”

    要吃。

    全部吃掉。